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温雪初裴正卿结局目录阅读

资讯 2019-03-15 16:07 阅读(24)

小说主角是温雪初裴正卿结局如何?温雪初和裴正卿的小说已经大结局了,女主温雪初被陷害怀上陌生人的孩子,没想到这个陌生人还抢走了她的孩子。为了找回孩子,报复当初害她的人,温雪初契约嫁给了裴正卿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想到裴正卿竟然就是当初夺她清白夺她孩子的男人。

温雪初裴正卿结局目录阅读

>>温雪初裴正卿结局目录阅读<<

温雪初裴正卿结局目录免费导读

而这件事情当天就上了头条,方小露看着他们一起合作的成果很是欣慰。

“原本没想到把事情做的那么绝,但是发现她比我想象中更要坏。”也是方小露没有想到的。

她只是被温千柔诋毁,然后赶走了。

而温千柔的举止明显不给温雪初喘息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的陷害温雪初,明显就是要让她身败名裂。

无论她做什么事情都是这样的,恨不得她去死。

“既然是你的妹妹,做这些事情未免太过分了。”亲姐妹互相伤害的戏码她倒是很少见。

温雪初不免苦笑,觉得她的话题有些好笑了。

然而并不是笑方小露提出的这个话题,而是笑自己。

“说的是啊,亲姐妹都能这样对我。”说了也没有用,况且她现在不能够说。

别人是无法体会她那种与亲生孩子隔绝了五年,然后看到那张照片的瞬间。

没有掐死温千柔已经算是温千柔的幸运了。

天知道她当时多么想要跟温千柔同归于尽,那个女人就该死。

“……”方小露没有再说话,她害怕自己再说什么,惹得对方情绪起来,那她就是罪人了。

她或许此刻有那么一些些明白对方的感受了,然而不能真切的去体会。

“我准备去接小包子了,你早点回家吧。”她让方小露早些回家。

而接送她的车子恐怕此刻就已经停在了裴娱公司的门口。

方小露一直想要问她和谁的儿子,但也的确诧异于她有了孩子,估计都有可能结婚了。

然而这件事情是不能够暴露出来的,对于刚刚接手新戏然后在这娱乐圈里走动的新人而言,是最不应该的。

“有时间我真想看看什么样的孩子。”方小露笑道,温雪初这样的大美人生的孩子一定很可怕。

温雪初慕得一顿,那哪里是她的孩子,的确很好看的一个小男孩,还随了裴正卿,聪明的有些过分。

但可惜了,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既不是她的孩子,还同着她一点血缘关系也不存在。

她有些想要苦笑,但碍于怕被方小露发现什么,这个女人的确很聪明。

她一直没有想要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又或者什么,只是迫不得已。

而且对于方小露的栽培,她是感激的,一开始都是相互合作,到现在她是真的为了她。

“好,裴娱公司近期要给我安排一个男经纪人,你介意不?”

虽然这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温雪初还是要征求方小露的建议。

方小露有明显的意外,她怔了怔,忽然一笑:“这件事情你安排就好了,不需要问我的。”

温雪初做每件事情都有自己的安排,方小露有时候虽然不赞同她的观点,但提出来的事情她会采纳的。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同,方小露很欣赏温雪初,觉得她这样的女人不仅外表美丽,更重要的是人格魅力。

“好。”

待把小包子裴思源接上了车,小包子才跟温雪初说那件事情。

“我在微博上看到了新闻,妈妈你上热搜了。”就一件事情把温雪初推上了热搜。

虽然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事不可避免的,毕竟跟着当红女明星扯上了关系。

而她打开微博的时候发现浏览量一大片,而且关注她的人瞬间暴涨。

从几十个人的粉丝瞬间暴涨到几万人。

没有想到比期待的还要好。

她非常满意地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发现温千柔的微博下面全部都是谩骂的消息,还有人直接 上了展子安。

她顿了顿,打开了展子安的微博。

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消息,近期唯一的一条就是有关于温千柔的,还是温千柔发布的那条六年陪伴之类的。

底下的人都在骂展子安好可怜,喜欢上这样的女人。

还有人说依着温千柔傍上了展子安这样的男人再加上原本优秀的家世,哪里需要进军娱乐圈。

很多乱七八糟的话然后把一切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混在了一起。

而温千柔则是一条消息也没有发布,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妈妈,你笑得好可怕。”小包子看温雪初没有回应他,所以一直看着温雪初。

他看见温雪初在笑,但是没有了平日里那种自带光芒的笑,反而给人一种可怕的感觉。

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慌忙眨眼,希望自己是看错了。

温雪初连忙反应过来,捏着小包子的脸蛋,认真说道:“因为她抢走了妈妈最宝贵的东西,妈妈看到她被人骂,很开心。”

小包子略有所思,大概也是明白了温雪初说的话。

他微微点头,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女人,记住了她的模样。

妈妈讨厌的人就是他裴思源的敌人。

而温千柔还不知道此刻自己已经被一个小娃娃给记住了,还是当年她想要弄死的娃娃。

裴正卿看着新闻上的消息以及微博上的热搜,不禁一笑。

这个女人演的一场好戏还真是让他意外,他不禁对温雪初开始刮目相看。

“真是有趣。”这么精彩的一场戏,可惜他没有到现场去看,不然一定精彩绝伦。

他都能够想到温雪初那副激动的表情,仅仅是孩子的事情都够温千柔死好几回的了。

她还真是够“仁慈”,一点点的折磨温千柔。

当他还在窗口的时候,那辆车就已经开入了裴家。

裴正卿已经等待温雪初很久了,他就看着她牵着裴思源走到他面前,面上是掩盖不住的愉悦。

“今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她重点不在于成名,而在于怎么样击垮温千柔。

所以即便这次机会她失去了,只要是能够压制到温千柔的,她会不惜一切的。

然而她做到了,而且做的很成功。

不仅把自己推上了热搜,而且还把温千柔推上了热搜。

虽然像是那种女人是不需要买热搜的,那不过是她给予的照顾罢了。

“很精彩,不是么?”裴正卿用着一种怪异的笑看着温雪初,看的温雪初由着发毛。

她讪讪回以一笑,用觉得裴正卿这副笑容有些可怕,但还是应了下来。

“的确,我的期望达成了。多亏裴正卿给她提供的平台。

可惜她没有提前通知裴正卿,不过看起来对方好像并不在意的样子。

“估计人家的男朋友马上就要找你了吧。”他想到的是这个问题,完全不和温雪初在同一平台。

“是未婚夫,我替裴少你纠正一下。”气氛突然凝重起来,温雪初一天的好心情全部都被打破。

许是因为裴正卿这个半个玩笑都不算的玩笑,心里苦笑了一阵子,而后又什么都没有了。

这件事情问她筹划了多久,也不过就这几天的事情,而且她根本不算是筹划,顶多是随机应变吧。

总得而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因为裴正卿能够理解她一点算作一点吧。

他既然没有插手这件事情,就并不代表反对。

“未婚夫也只是没有结婚的而已。”裴正卿见她脸色有些难堪,意识到自己没有提到点子上去,惹得温雪初不高兴了。

他本来不用做什么的,可偏偏心理上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温雪初皱了皱好看的眉宇,神色有一丁点暗淡,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但又很快转瞬即逝一般恢复了正常。

“他们之间的事情同我没有关系。”话不搭题一般,两个人结束了很短的话题,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去了。

搞得小包子是一头雾水,也不知道他们讨论的男人是谁,似乎因着这个两个人原本缓和的关系有了一丝破裂。

连着他也有几分不高兴了。

回到屋中就开始摆弄他的电脑,滴滴答答几下子又遇到那个黑客。

“嘿,怎么老是遇见你。”小包子不满道,他的运气属实不太好啊。

“嘿,我还好奇怎么老是遇见你。”黑客那端回复了一句,看起来因为小包子的无礼说话也冲了一些。

小包子懒得理会,因而打了一句话“最好绕道吧!”

又是短暂的话题结束。

“裴思源,你下来。”裴正卿在楼下喊了一声,害得小包子那电脑差一点摔了,他不满意地冲下去,小腿噔噔的很是有利。

但关键在于裴正卿的态度让他感到无限不满意,怎么能够这样对他。

在人前一向镇定的裴正卿也有失蹄的时候,瞧着他冷峻的面孔上闪过一丝怒意。

小包子突然心情大好,有时候就是那么一瞬间的问题。

他直直地走过去,盯着裴正卿看了半天,裴正卿蹲下身子询问道:“她在我家蹭吃蹭喝,还对我发脾气。”

如果刚才没有感受错的话,她应该是生气了。

裴正卿想着刚开始的时候,这个女人对他态度可不止这个样子。

但凡是能够客气也不会敷衍了去。

只是他好端端为何要说展子安的名字,明明对温雪初的身份了如指掌,还要去触碰她的底线。

而温雪初也是铁定知道他去调查了他。

起初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想要了解温雪初一番,毕竟是要结婚的对象,就算不是真的,但也是同一个屋檐下,照顾他儿子的。

“停,她现在是我妈妈了,你的妻子,怎么叫蹭吃蹭喝,那是你自愿的。”小包子没有好气,估计也是被温雪初带的,上来了脾气。

裴正卿顿了片刻,好像是这样,但如果不是为了裴思源,他估计也不会考虑。

那个女人的家世虽然复杂,但早已脱离了那个温家,所以他起初也才会肯定她。

裴正卿依旧心里有气,但还是让小包子离开了。

他这一向稳重的性子到底也是发了火,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温雪初并没有去裴思源的房间里照顾裴思源,而是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目光缩短,有些放空。

展子安,展子安。想到这个名字她有些镇定不住,不是还喜欢着,期待着。

早在几年的监禁里就已经消磨殆尽了,而是恨,无法消磨的恨。

她从带过来的那些东西里翻了又翻,终于找到了几年前他们一起合照的那张照片,展子安当时笑的很开心,正好抓拍到了他亲吻她脸颊的那一幕,然后她就一直保存着。

几年前被迫离开的时候,她身上还放着这张照片。

温雪初没有丢掉的原因并不是睹物思人,而是让她不要忘记这些东西。

展子安当初那么爱她,可发生那种情况的时候竟然没有相信她半分,他到底了解她多少。

还和她的妹妹在一起,她孩子出事的时候就算展子安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连着她孩子也不肯放过。

无限的悲痛压抑在心口,直到裴思源原本要回自己房间但看着温雪初房门紧闭的状态下的时候,还是上前了,他敲了敲房门。

没有动静,正打算再敲一次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温雪初蹲下身子把裴思源抱起来。

“小包子,妈妈很想你。”裴思源被她紧紧抱住,脸蛋正好贴着对方。

对着的那块有明显湿漉漉的感觉。

裴思源神经敏锐的感觉让她一瞬间反应过来,几乎有些吃惊。

妈妈今天是怎么了,明明应该开心的日子。

裴思源还是多多少少能够了解到她现在在做什么,这么做的目的。

所以上热搜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一件很渴望的事情。

“你别哭,我在这里呢。”裴思源紧紧抱住温雪初,就算他年纪小,不经事,也能后察觉出异样。

但他不愿意过问,直到说出虽然好受些,但是搓破别人的伤疤很难受。

“是不是那个坏女人欺负过妈妈?我替你教训她。”稚嫩地声音传入温雪初耳中,全然都是为了帮助温雪初。

小小的口气中带着霸道的气息,俨然像极了裴正卿,不愧是裴正卿的儿子。

“妈妈可以的。”她将着裴思源放下,拉着裴思源进了房间。

而在楼底下观察他们的裴正卿看到那一幕,多有感触。

“太太对小少爷真好,跟亲生的一样。”张美凤正好从一旁经过,她是一直照顾裴思源的,这么多年从未看过裴思源同谁这么亲密,而且关系愈发的好。

起初它还担心温雪初嫁过来是有目的的,对小少爷的好可能只是短暂的。

这也有半个多月的日子了,温雪初对待小少爷是真实的,有感情的。

张美凤一个半百年纪的人,看这个很通透,她略有感触。

“当年是把他带回来了,那个女人现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裴正卿说的是裴思源的亲生母亲,如果到时候裴思源的亲生母亲找到了,温雪初又该处于什么位置。

为了裴思源能够有完整的家,如果找到那个女人,试探合格的话,他会和温雪初离婚娶那个女人,并且公众于世的。

但这对于温雪初而言,是一件伤害极大的事情。估计没有哪个女人是情愿的。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