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狐仙佛牌小说吴凡凡完整版阅读

资讯 2019-08-14 07:58 阅读(128)

关于狐仙佛牌的小说,主角是吴凡凡,这本小说的书名是我的诡狐夫君。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吴凡凡从小脸上就有缺陷,长着一块黑色的胎记,而且胎记上还有绒毛,导致了吴凡凡从小就自卑,后来为了去除胎记,去做了美容手术,却适得其反,为了根治胎记,吴凡凡请了狐仙佛牌戴在身上,却没有想到,将狐妖胡其琛给引了出来,导致了和胡其琛之间的爱恨纠葛。

狐仙佛牌小说吴凡凡

>>狐仙佛牌小说吴凡凡在线阅读<<

狐仙佛牌小说吴凡凡精选章节

钱萌萌哭得很伤心,周围轰咚轰咚的,好像还能听到打雷的声音。

我慌了:“萌萌,你先别哭,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你现在在哪,没事的,有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的。”

“帮不了,这事你帮不了!”钱萌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暑假不该回去的,为什么我能忍一个学期,却忍不住一个多月?都怪我,全都怪我。”

“萌萌,你别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上次奶奶不是还提醒你吗,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话……”

我安慰着钱萌萌,其实大概也猜到她遇到什么事情了。

钱萌萌命不好,父母早逝,亲朋好友中跟她走得近的,大多都不长命,最后也就只有她外婆肯收留她,养她这么大。

但是她也不常跟她外婆待一起,每年来了学校就不回去,一开始我觉得她这丫的心大不知道想家,后来才明白,她说她怕回去跟她外婆一起待久了,小老太太禁不住她克,所以每年只有放假的时候才回去。

回去也都是在她们家乡镇上做兼职。

我知道这些的时候,真的很心疼她,这回去才十来天就哭成这样,八成是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又刁难她了。

“萌萌,你别哭,你先回江城,我接你来我家住,正好给我作伴。”我和奶奶都是命硬的人,不怕她这个寡妇命!

钱萌萌压抑的哭着:“凡凡,我外婆去了,我不该回去的,家里连绵大雨,我就在家住了十天,我外婆在院子里一跤摔下去便没起得来,今天早上咽了气,是我害死了她,真的是我害死了她啊!”

我一惊,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赶紧安慰道:“萌萌,你外婆七十好几了,人老了总有去的那天,不是你的错,别在意那些恶毒的人的嘴脸,你回江城,我去接你。”

“我在火车上,我没家了,不知道该去哪,我这种人活着也是个祸害,飘吧,飘到哪是哪,凡凡,再见。”

钱萌萌忽然就停止了哭泣,十分冷静的跟我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当时我慌不择路,不管不顾的抓起钱包就往外面冲,雨水拍打在我的脸颊上,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只知道我得去找钱萌萌,迟了可能会出事。

甚至都来不及通知奶奶一声。

可是我刚跑上山路,就被一群村民给撵了回来,雨势太大,去镇上的唯一一条路发生了山体滑坡,路被堵上了,几个村的村长正忙着通知村里人最近别出村,等雨停了再说。

并且通知大家,如果雨一直不停,可能会断水断电,让各家各户都做好准备。

我只能回到家里,急的眼泪直掉,随即便拿起电话打给胡绍阳,告诉他我这边的情况,以及钱萌萌的遭遇,让他想想办法,一定要尽快帮我找到钱萌萌。

挂了电话之后我还是不放心,不停的翻着手机,先是找到了刘主任的电话,暑假里,学校宿舍是半开放的,考研的人提前报备是可以住在宿舍里面的,所以有宿管阿姨值班,我让刘主任给那边打个招呼,钱萌萌要是一回学校,立刻通知我。

可是想想晚上要是再停电,该死的我手机也撑不了太久,住在乡下这点的确麻烦,又翻到了庄继辉的电话,几次想点下去,最后还是忍住了。

萌萌不希望跟庄继明有牵扯,我也不想一直麻烦庄继辉,再说了,我们堂口里那么多人呢,应该能找得到。

我坐在家里面魂不守舍,七点多的时候奶奶回来了,我便将事情都跟她说了,奶奶叹了口气:“上次她过来我就看出她这段时间要遇到事情,所以多说了两句,这孩子心里有执念,一般人说不通的。”

八点左右就停电了,我手机充满,充电宝也充满,外面电闪雷鸣,一整夜大雨不停,哗啦啦的搅得我心烦意燥。

我守着手机眼都不敢眯,过一会儿就要点开来看看,可是没有一个电话打进来。

之前冲进雨里面,之后打了那么长时间的电话没换衣服,到了后半夜我就开始发烧,奶奶给我冲了感冒药,药性上来,凌晨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支撑不住睡着了。

早上四点多,我又一个激灵吓醒,头痛欲裂,伸手将手机摸出来,点开一看,有一条短信,是半个多小时之前发过来的,发信人是胡绍阳:人已经找到了,正在开导,莫念。

我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当时莫名的就想哭,想打电话过去问问是在哪找到的,现在在什么地方,人碍不碍事之类的,可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奶奶说了,现在她需要一个特别的,说话管用的人才能帮她走出执念,她那么喜欢胡绍阳,有他陪着,应该比我千言万语都来的有分量。

心落了回来,困意席卷而来,没一会儿便又睡了过去。

接下去两天,我不断发高烧,内火特别大,眼睛里面糊的全是眼屎,鼻子里面也有血,除了吃药喝水,几乎都在半睡半醒之间。

第三天好不容易好点了,天也放晴,山路也清理出来了,我便跟奶奶说得回江城一趟,奶奶答应了,叫我路上小心。

在大巴上我就给胡绍阳打电话,问他钱萌萌人呢。

那天是胡绍阳在通往黑龙江的火车上找到钱萌萌的,找到的时候整个人哭得都背过气去了,怎么劝都不行。

后来胡绍阳就决定先带着她在当地下车,疯玩几天散散心,之后我又发短信问过,他说萌萌心事太重,根本就没心思玩。

这会子我又问起来,胡绍阳说他们在长白山呢,萌萌想最后再见一面她外婆。

我叹了口气,这样也好,能面对就还是好事,等面对完了,说不定就想通了。

当即我就决定去长白山陪钱萌萌,但是这一去最起码要几天,我得先跟胡其琛见了面,忽然觉得好麻烦,咱俩就跟一起过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似的,定期得交公粮,否则就会影响家庭和谐似的。

回去的路上我就取了钱,回到芙蓉园就开始收拾行李,之后又去超市大采购,买的都是钱萌萌喜欢吃的东西。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嘛,食物可以让人心情愉快!

这天底下唯美食不可辜负也!

况且钱萌萌本身也是个标准的吃货。

等我提着一大袋零食回去的时候,意外的,胡其琛已经回来了,那时候还不到五点钟。

“你怎么回来了?”我放下东西,走过去,搂住他的腰。

他身子一低兜着我屁股就把我抱起来了:“听说你回来了,想你想的做不了事情,就巴巴的跑回来了。”

我咯咯的笑了起来,抱着他的头揶揄道:“胡其琛,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肉麻了?马上都赶上传说中的情话小王子了。”

“我说的是真心话,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就是不肯回来,就算是回来了,竟然也不是为了我。”说着已经将我压在了床上。

手伸进来的时候,眉头皱了皱:“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这几天感冒发烧,已经好多了,你动作快点,我还准备赶今晚的火车呢。”我一边说着,一边解他扣子,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胡其琛顿时皱了眉头:“去哪?你要去长白山?”

“嗯,去看看萌萌,实在不放心。”我手已经从他领口伸进去了。

胡其琛一把握住我的手:“有邵阳在那边陪着,不用你过去,你好好待在芙蓉园把感冒养好,我每天也能看到你。”

“那不行,萌萌情况很不好,我是她最要好的闺蜜,这种时候怎么能不在她身边陪着?我还打算把她带回去住在奶奶这边,天天在一起我才放心。”

我说完,胡其琛的脸整个都黑了:“你们天天在一起,我怎么办?”

“你又不是三岁,非得我陪着?”我没好气道。

他呼啦一下站起身,出去了,我衣服都差不多脱光了,他就这么走了?

“胡其琛你什么意思?”我追上去问他。

结果他已经整理好了衣服:“喂饱了你就养不家了,饿着你你才能知道我的好。”

我……

我气急了,挡在他身前:“你既然这么舍不得跟我分开,为什么不陪我一起去长白山,到底是什么让你这么分不开身?”

“告诉你了,我这段时间很忙。”胡其琛皱眉道。

“呵!”我嗤笑一声,“忙?整个堂口你是老大,你却最忙,说出来谁信?我看你是忙着陪你那个惜文妹妹吧?”

胡其琛嘴唇动了动,像是要反驳,但是最终没出声,我心中一片荒凉,果然被我猜中了。

“胡其琛你以为我真的离开你就活不了吗?你以为这个世上所有男人都死光了吗?除了你,我还是有别的选择的!”我撂下狠话,提起行李箱和零食便要出门。

胡其琛用力的将我扯回去,压在了墙上,狠狠的捏着我的下巴:“吴凡凡,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我别过眼神不看他。

“你要找别的男人?呵,你不怕死?”胡其琛怒极反笑,语气冷冽,带着一股嗜血的味道。

我转眼对上他:“难道因为怕死我就要跪在你脚下像只哈巴狗一样的容忍你的一切?对不起,我做不到!”

我就那么瞪着胡其琛,胡其琛也瞪着我,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捏着我的下巴疼的我想叫,我们就那么对峙了足足有五分钟,谁也没说话,我以为他暴怒之下又要惩罚我,却没想到他忽然松开了我,将我打横抱起,放在了沙发上,伸手拽过一边的脚凳,面对面的将我卡在中间。

“好,凡凡,我知道,自从惜文出现之后,你三番两次跟我闹,你很介意惜文,对不对?”他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耐心的问我。

我没想到他忽然变得这么严肃,这是不是说明,他是真的在乎我的?

“我介意的不是惜文这个人,而是你对她的态度,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你自己心里明白。”

“我和她认识好几百年了,我们都是在长白山上一起长大的,后来修炼成精之后,各奔东西,这十九年我在外面,最近才跟她重新相遇,她以前帮过我,如今有了困难,我也肯定是要帮她的,但是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你所想象的那种感情。”胡其琛耐心的解释着。

我心里舒服了一点,但是又想到前些日子在佛牌店里面,惜文说到胡其琛的时候,那柔情似水的眼神,便又说道:“感情这东西很微妙,处着处着就有了,你或者不敏感,但是不代表那惜文对你就没动心。”

“你要真的怕我被别的女人抢走,就乖一点,对我好一点,我自然不会再看别的女人一眼。”胡其琛理所当然道。

我撇撇嘴:“眼睛长在你身上,你爱往哪看就往哪看,心长在我身上,我想对谁好,就对谁好。”

“吴凡凡你,你想气死我啊!”胡其琛怒了,我娇笑,“能气死你,也是我的本事。”

……

斗来斗去,最终胡其琛还是丢下了手里面所有的事情,陪着我去了长白山,理由是怕我在火车上再发高烧没人照顾我。

我问他江城的事情不忙了?

他没说话,拧着眉头,看起来还是忧心忡忡的。

我看着他那样子,心里又有点不忍,便捧着他的脸叫他放心去做事吧,我自己能行的,三个多小时的火车罢了,到了长白山给他报平安。

胡其琛却执拗的跟着我上了火车,只说了句:我的事情我可以安排好。

这次我们直接坐的高铁,比上次要快,后半夜便已经到了,根据胡绍阳提供的地标,我们找到了他们,是在一个小镇上的小旅馆里。

钱萌萌看到我便扑进我怀里,嚎啕大哭:“凡凡,我没有家了,他们不让我参加外婆的葬礼,不让我祭奠,我连外婆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萌萌,你别这样,外婆在天之灵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也会走的不安宁的,你要坚强,要过得幸福,外婆才会高兴。”

“凡凡,我就是想见见外婆,你不是会招魂吗?帮帮我好不好?”

钱萌萌都有点魔怔了,我伸手摸着她的头,将被泪水浸湿的头发从脸颊上拨开,摇头:“萌萌,外婆的阳寿到了,去世之后,有专门的鬼差来带她去重新投胎转世,我现在招她上来,不是耽误了她的前程?”

“真的吗?外婆真的去投胎转世了?”钱萌萌有点不信。

我坚定的点头:“外婆一辈子与人为善,比起那些孤苦无依,瘫痪在床的老人,她走的仓促却并不算痛苦,是不是?这其实就是福报,有福报的人,阎王爷都会优待三分的。”

钱萌萌的眼泪又哗哗的往下掉:“是我克死了外婆,要不是我暑假待在家里不走,她就不会……”

“傻姑娘,人各有命,就算你再能克,外婆的阳寿未尽,你也克不死她,人的命理讲究个因果循环,你生在钱家,周围围着这一群人,其实都是你前世种下的因果,因果了结,便是分离的时刻,你又何必纠结不放,强加因果?”

这话说出来,钱萌萌的情绪慢慢的平息了下来,我继续说道:“萌萌,坚强一点,其实对比起来,我跟你的命格还不都是差不多,以后我的奶奶就是你的奶奶,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咱们做一对亲姐妹,好不好?”

钱萌萌哇呜一声抱着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但是我知道,这一刻,她才真正的宣泄了出来。

……

我好不容易把钱萌萌哄睡下了,胡绍阳进来冲我招了招手,我轻手轻脚的出去,问他怎么了?

胡绍阳一向干净整洁,一丝不苟的,这几天陪着钱萌萌,胡子冒出了一层的青茬,头发也乱糟糟的,衣服上一块一块的斑,不知道是钱萌萌的眼泪还是鼻子糟蹋的,两只眼睛红彤彤的,全是红血丝。

这几天真是累着他了。

“萌萌心里有个结,我怎么哄也不顶用,你们来之前还吵着要去看她外婆,那时候老人家还没下葬,我怕她控制不住情绪就没带她过去,昨天中午已经入土为安了,我想着要不带她去祭拜一下?”胡绍阳问我。

我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这个时候也就四点钟左右,天还没亮:“要不就带去看看吧,趁着天亮之前,不要打草惊蛇,之后我们就带她回江城,时间长了也就好了。”

胡绍阳连忙点头:“那我去安排一下。”

所谓安排,就是去买香烛纸钱等等,等胡绍阳回来,我把钱萌萌叫醒,正准备出发的时候,一只洁白的小狐狸从旅馆的窗口跃了进来,吓了我们一跳。

那小白狐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叫道:“二叔阳叔,你们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我爸一听到消息,立刻潜我来请两位叔叔回去坐一坐,说是有事情跟两位叔叔商量。”

我当时便愣住了,这是胡其琛家族里面的晚辈吧?我们前脚刚踏进长白山的地界,后脚人就找上门来了,这么迅速。

这一刻我也终于明白了,胡其琛为什么那么为难还要跟着我一起回来,怕不是害怕我只身进入长白山地界,他家族的人找我麻烦吧?

毕竟上次他带着我回来,很多人都知道的,他家族里面对我的身份,肯定也是门儿清的!

胡其琛冷声道:“这么多年了,家族里面的事情我从不插手,我回来是办自己的事情的,没时间回去,下次吧。”

胡其琛直接拒绝了。

那小白狐委屈的瘪了瘪嘴:“二叔,我爸说这次要跟您商量的事情,是关于您的,您就给侄女一个面子好不好,要不然回去我又得挨罚了。”

胡其琛不说话,小白狐又转向胡绍阳:“阳叔,您帮我劝劝二叔嘛,我爸那脾气您都知道,小皮鞭抽在身上就皮开肉绽的,疼呢。”

胡绍阳嘴角抽了抽:“你二叔的主我可做不了,他忙,你爸就不能亲自过来吗?我们又不是闲人。”

小白狐看没人顺着她,眼神又落在了我的身上:“这是二叔的弟马吧,长得可真漂亮,要不……”

胡其琛一把将我拽进怀里:“回去跟你爸说,我抽时间会回去,我们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小白狐这才高兴起来:“那二叔阳叔您们早点来啊,侄女先走一步。”

说完,又变成小白狐的样子跑走了。

“琛哥……”胡绍阳皱着眉头,想说什么,胡其琛阻止了他,“难得他想见我,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他到底又弄什么幺蛾子。”

转而又看向我:“走吧,趁着天没亮把事情办了。”

我想问的事情很多,但是最终什么都没问,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不想听这些。

钱萌萌外婆的坟就葬在她们村后面的山脚下,很简单的一个坟堆,前面竖着一个石碑,坟上面还插着不少塑料菊花,以及没烧完的花圈。

我和钱萌萌跪在坟前烧纸钱,祷告,胡其琛和胡绍阳站在不远处的田埂上在抽烟。

他俩几乎不怎么抽烟,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估计是心里着实烦闷吧。

还没等我们烧完纸钱,村子方向忽然亮起了几盏手电筒的光亮,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便到了跟前,老远就听到有人大喊大叫:“扫把星又回来霍霍我们钱家了,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她,这不要脸的死妮子,害得我们一家还不够惨吗?”

“克死了她外婆,还想继续克我们不成!”

“咳咳,咳咳……”

“看看,我们家娟子从小跟她走的近,最近这咳的,挂水都止不住!”

……

钱萌萌呼啦一下站了起来,慌里慌张的不知道往哪躲,明显以前她是被这群人教训过的,很害怕。

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我护着钱萌萌,看向被胡其琛他们挡在田埂边的几个人,大的小的七八个,手里面拿着棍子叉子的,一个个面色张狂,跟要弄民族起义似的!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