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顾庭琛时笙全文在线阅读

资讯 2019-08-20 12:13 阅读(5704)

顾庭琛时笙小说叫什么?顾庭琛时笙的小说名为《最难不过说爱你》,是一本言情婚恋总裁虐恋文。小说全文讲述了时笙没有想到顾庭琛在娶了她之后,便把她当成了工具,这一切在他来说,都是因为时笙赶走了温如嫣,但时笙在得到怀孕的消息后,是无比开心的,结果顾庭琛却当面让时笙打掉孩子,在打掉孩子后的两年,时笙再次去复查,结果却得到了惊讶的消息,顾太太,你癌症晚期。

顾庭琛时笙

>>顾庭琛时笙全文在线阅读<<

顾庭琛时笙全文章节免费导读

温如嫣看见我跟看见了鬼一样,开始疯狂大叫,砸东西,真像是我强奸的她一样,顾庭琛见状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

他的胸膛,一直都很温热安定人心。

温如嫣渐渐的冷静下来,嘴里一直喃喃的喊着顾庭琛的名字,而那男人、我的丈夫,一声一声的哄着她,“没事的,有我在她不会对你做什么。”

顾庭琛的片刻温柔是她的,话锋一转,他冷冷的质问我道:“你到医院做什么?还不赶紧回家。”

在温如嫣的面前,他总是喊我回家。

我收回视线,不去瞧顾庭琛给温如嫣的温柔,就在这一瞬间,温如嫣仗着顾庭琛的纵容,突然把一杯滚烫的热水泼在我脸上,我痛的尖叫出声,慌乱的后退,撞到一些东西,在快要摔在地上时,有人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抬眼无措的望着他,“庭琛。”

他眼神颇为凌乱的望着我,随即瞪了温如嫣一眼带着我离开去了急诊室,从镜子里我看见自己精致的妆容被热水融化。

只徒留半张带着血色疤痕的脸。

那是中午我摔的,更是我用指甲抠的。

顾庭琛找到纱布和酒精,他沉默不语,开始给我消毒,我虽然疼但忍着一直没有吭声,静静地享受着他给我的片刻温暖。

黑色的头发湿淋淋的,我微微的垂着脑袋望着顾庭琛修长白皙的手指,忽而轻轻的喊着他,“顾庭琛。”

他低声回我,“嗯?”

我轻轻地,几乎贪恋的问:“我把时家送给你,也同意跟你离婚,你真不愿意跟我谈一场恋爱吗?”

顾庭琛手指一顿,他抬眼眸心困惑的望着我,仍旧问了一句,“从如嫣昨天回国之后你就开始一直不对劲,你究竟想做什么?”

顾庭琛说过,他对我没什么耐性,此刻簇着的眉已经表示对我的耐心已经用尽,我伸手忐忑的摸上他的眉,替他抚平问:“你真不愿意吗?”

我的嗓音很轻很轻,也很卑微。

可能是第一次抚摸他的眉骨,我越摸越上瘾,顾庭琛却突然抓紧我的手腕,嗓音低沉,充满磁性又含着锋刃道:“我跟任何人谈恋爱,哪怕是个傻子都可以,但唯独不会跟你谈,你死了这条心吧。”

像是被灼伤一般,我快速的收回自己的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身侧,心里的酸楚和委屈突然在这一刻放大,我忽然不想再忍了。

顾庭琛继续给我上药,神情很专注。

我笑着问他,“庭琛,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疼啊?”

他下意识问:“嗯?”

我低低的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疼不会哭不会闹,所以才一直肆无忌惮的欺负我啊?可顾庭琛,我嫁给你那年刚满二十岁,那是一个还无法承受他人冷漠、憎恨、忽视的年龄啊,特别是那个人还是我的丈夫,我最需要依靠的人,其实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强呢。”

顾庭琛神色震惊的望着我,他的眉眼真好看呐,我悄悄的打量着,听见他突然问我道:“你为什么想要……谈恋爱?”

估算着顾董事长要到了,我眨了眨眼,结束这个话题,漫不经心的说:“顾庭琛,我们离婚吧,我把时家也送给你。”

顾庭琛的手指突然用劲,我疼的倒吸了一口气,面上却没心没肺的笑说:“我腻了,你不是一直想娶温如嫣吗?”

顾庭琛:“……”

他锋锐的俊脸阴沉沉的,我从手提包里取出离婚协议,依旧轻快的笑道:“庭琛,你签了字就自由了。”

我舍不得,但抓住他不放又能怎么样?

何况……我不想再说服自己原谅他对我的伤害。

顾庭琛接过离婚协议书,他垂眸认真的翻阅着,最后只淡淡的问了一句,“你连时家都不要了吗?”

“我只要五百万,剩下的都给你。”

顾庭琛:“……”

他拿着离婚协议书久久的不动,我从包里拿出笔给他,他犹豫了许久才郑重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我黯然,他签字了……

在他的心里其实是想离婚的。

一份协议,终结了我和他的婚姻关系。

我从他手中取过离婚协议书,勉强的笑说:“我让律师去处理,过几天就给你离婚证,时家的股份也会在这几个月转给你。”

剩下的时间就让我自生自灭吧。

似乎想通了什么,我全身感到很轻松,脸上的伤似乎也不那么疼了,我终于……舍得放开了他,舍得还他一个自由。

这个时间顾董事长应该到了,我和顾庭琛起身往温如嫣的病房走去,在门口刚巧听见董事长冷漠的质问温如嫣,“怎么?他们难道不是你给自己找的男人?”

温如嫣一直怕他,语气恐惧道:“你胡说,我没有!”

“你们的转账记录我都有你还想抵赖?温如嫣,你想嫁祸给我的儿媳妇简直是痴心妄想!我们顾家即使没有她也不会让你进门!”

我偏头望着顾庭琛,他听见里面的对话神色依旧,仔细一想是我多此一举了,顾庭琛他是聪明人,很多事不用他人说他自己都能调查的清楚。

但他没有戳破温如嫣,甚至还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安慰她,原来是他一直在纵容她罢了,而我还可笑的一直想给自己一个清白。

甚至去叨扰了他的父亲。

想到这,我仓惶的转身离开,刚跑到医院门口我便察觉到不对劲,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摸了摸滚烫的鼻子。

一抹猩红,那般刺眼。

静谧的夜空仍旧下着白色的雪花,我伸出手心接着,双腿突然受不住力支撑自己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雪色覆盖的台阶上。

那一刻,我似看见了那年的顾庭琛。

他温润的唤着我小姑娘,嗓音低低沉沉的问着,“小姑娘,这么晚你怎么还不回家呢?”

我笑的肆无忌惮,笑的明媚道:“我想听你弹琴,你能给我弹一首《风居住的街道》吗?”

“好啊,明天上课我就弹给你听。”

那年我还是没有勇气进教室听他弹奏的钢琴曲,而是蹲在教室外面,在白墙绿窗下,我哭的不知所措与彷徨。

喜欢上顾庭琛,似乎很简单。

……

我摔倒在台阶上,脑海里还有浅浅的意识,甚至看见了那个温暖的顾庭琛,似乎还听见他在耳边喊我――

“时笙你醒醒!坚持住!”

隐隐约约的,我好像又似听见一个悲伤的语调,他轻轻的祈求我道:“只要你没事……我就答应跟你谈恋爱,一辈子都可以。”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