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苏霓陆长铭的小说目录阅读

资讯 2019-09-11 16:50 阅读(42)

主角是苏霓陆长铭的小说名字叫一生一世情不渝,是作者又曲写作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女主苏霓爱了陆长铭五年,可是因为五年前的一场意外事故苏霓毫不留情的将陆长铭的初恋女友送进了大牢,之后苏霓为了陆长铭的妻子,可是这五年的婚姻苏霓每天独守空房,长时间的冷淡已经让苏霓心灰意冷,在决定要跟陆长铭离婚时,陆长铭却发怒了。

一生一世情不渝

>>苏霓陆长铭的小说目录阅读>>  

一生一世情不渝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他有些烦乱,薄唇紧抿,淡淡的倦意从眉宇中散开,“你仔细想想,有些事情,别急着做决定。”

说完,他终于站直身体,将那带着压迫感的气息收了回去。

苏霓拽了拽掌心,没有继续辩驳。

没弄懂他说的决定,却也并不好奇。

两人本就不再是亲密无间的关系,苏霓曾无数次期待过他能为自己做一顿饭,可到婚姻走到尽头时也不曾有过。

陆长铭想了想,站定在餐厅中央。

头顶晕黄的灯正好落在他脸上,照射着那高挺的鼻尖格外明显。

苏霓能仰起头看他。

她一直知道陆长铭很高,如今两人都穿着拖鞋,她站得直直的,却也只到他肩膀。

“你多想想,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会开心么?”

“德阳需要帮手,你父亲的生日宴需要男伴,就连小艾已有定论的案子,也难保不会翻盘。”

他无非是想告诉她。

你需要我。

苏霓不说话了,那淡淡的话放在以往,总能揉开她心里的忐忑和烦躁。

如今,却是半点波澜也生不出。

男人越发的没了耐性,按着她肩膀道,“你心里仍旧有我,至少、不要勉强自己立刻和其他人开始。”

他意有所指。

苏霓诧然扬眸,他的心思一向是捉摸不定的,于是皱着眉思索许久,也想不出答案。

而那站在他身侧的男人,却有些忍不住似的,缓缓低下头。

细细的要去吻她。

“别。”

苏霓反射性避开,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将那双清亮的眼遮住。

那洒落了的一曾厚厚阴影,很好地掩饰了她此刻的神情。

男人的气息就在唇侧,苏霓只要呼吸,就能嗅到他的味道。

熟悉,又诱惑。

她轻笑,默默移开身躯。

“这是性骚扰,陆先生。”

气氛立时凝住。

陆长铭高大的身躯站立在客厅中央,许久之后才缓缓移开眼。

他用力拽紧掌心,知道自己从看见那只锦盒的时候开始,怒气便已然抑制不住。

然而所有的经验和教训都告诉他,不要再对这女人大动肝火。

至少现在不要。

苏霓拢起垂落的发,莹白小脸灯光下看起来异常白皙。

静谧的空间里。

陡然传来一声猫叫。

“妞妞,过来。”

苏霓朝那只棕色猫咪唤了唤,后者便欢快雀跃地跑到她面前。

蹲下,抱起。

“陆长铭,你回去吧。”

苏霓难得这样平静地与他说话,仿佛手里抱着妞妞之后,连性情都温和了下来。

她用手指扒着那软软的毛发,垂下的眸与猫咪蓝色的眼睛对视。

“你或许不知道,可我心里是清楚的。她爱你,爱到非要不可的地步。我的存在于她而言是必须跨过的障碍。”

“你来我这,无非是多生事端而已。”

苏霓没说完的是,若是有可能,最好永远别来她这了。

男人心陡然沉下。

她说的在理,可那样伤人。

他不能不承认的是,这样的话伤到了他的自尊心。

于是猛地背过身去,似是无法面对她,走得那样着急。

“陆长铭!”

苏霓追了过去,在他出门前喊住他。

清脆的音在黑夜里格外明显,“以后别再来了,密码我会换,你进不来。”

她言尽于此,顾不上男人脸上才挫败和失落,非要将要说的话说完。

继而转身走回餐桌。

继续吃饭。

……

黑色慕尚就停在小区临时停车位,男人颀长的身影几乎与夜色融入一体。

走了一圈寻到车,上去、发动。

他给周弋打了电话。

“大少?”

“先帮我查查有什么原因,会让人食欲大增。不,是一时没有食欲,一时又、吃很多。”

他斟酌了下字词,“非常多,不是寻常的饭量。”

“这应该是肠胃生病了吧,大少,您胃不好,不能暴饮暴食的。”

陆长铭嘴角抽搐,低沉着音冷呵,“不是我,结果发我手机上。”

“好的。”

周弋习惯了他的冷淡,只立刻着手去做事。

“另外,跟她和单泽奇,跟紧点。”

“知道了。”

周弋答得很快,陆长铭却没有如往常一般挂断电话。

而是拧紧眉,“我是说,如果他们俩晚上还在一起,立刻通知我。”

电话那端一阵沉默。

周弋迟疑了两秒,大声开口,“知道了!”

挂上电话,陆长铭坐在车内,想点一根烟。

可忽然想起她对自己抽烟的态度,又悻悻然收了回去。

车子本是要直接朝小区大门驶去,他此时应该尽快回到公司,来拜年的陆暖暖和其他亲戚还在那,而他已经离开太久。

十分钟前管家第三次打电话来催,他将车速提起,欲直接离开小区。

然而快到保安室时又忽然左转,迅速地往另外一个方向行驶而去。

黑色慕尚沿着另外的道路绕了整整一圈,在快到另外一条门时,才放缓速度。

2栋楼下已经没有了停车位,他将车速放得很缓很缓,直到足够他仰起头,看向五楼那明亮的灯火。

隐隐约约的,只能瞧见那被仔细收拢了的窗帘,和落在窗户旁的一道白纱。

苏霓显然不在窗口,约莫是在厨房忙碌的。

他从下往上,除了通明灯火外,什么也瞧不见。

身后传来喇叭声。

他停在这里已然影响到其他人出行,粗粗往后视镜看去,便瞧见好几辆车跟着。

于是一脚踩在油门上,提速离开。

身后闪亮的灯火和那让人牵挂的人,都渐渐消失。

陆长铭开车离开小区,左手握着方向盘时,骤然发现无名指空空如也。

他忽然想到刚刚看见的那个小盒子。

单泽奇动作那样的快,竟已给了她戒指?

甚至,她已经接受了?

这个念头让陆长铭心底陡然生出一阵恶寒,他再也不愿往下想,手指那空荡荡的地方仿佛一直在告诉他,这段时间他失去了什么……

……

陆宅还在举行家宴。

年节之后,陆宅难得这样热闹。

老太太前几日一直心情不好,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却扰得整个陆宅的气氛都乖乖的。

快要闷坏了的陆弯弯终于能下楼,和那些她已经认不清楚的长辈们打过招呼,便坐在客厅角落里逗弄小朋友。

她不太喜欢这些场合,尤其其他长辈面对她的第一句话,总是询问有男朋友了没。

她还不想结婚呢。

“暖暖,你看她一直冲我笑啊。”

她怀里抱着去年刚出生的娃儿,陆弯弯之前见过一面,还没觉着这样好看。

岂料才过了一段日子,小娃儿五官长开,粉雕玉琢的让人忍不住想去捏捏。

陆弯弯当真去捏了几把,觉着像棉花糖一样,软软的又嫩嫩的。

笑起来的时候,“咯咯”的,声音格外清脆。

那小小的娃儿,就将一群大人逗得心花怒放。

“她好可爱,暖暖,能不能让她在我们家住几天啊?”

陆弯弯抱着小娃儿,实在是舍不得松开手。

她记得别人家的baby都是又哭又闹又爱撒尿,偏偏手上这只,乖巧得不行。

非但如此,还喜欢有软软的小手去捏她。

有时候饿了渴了调皮了,似乎把她当成了陆暖暖,直直往她胸前拱。

陆暖暖正好拿了尿不湿过来,瞧见她这副样子,忍不住轻笑,“你看起来很喜欢她呀。”

“当然了,自家的娃儿,怎么能不喜欢!”

她答得理直气壮。

说完才发现陆暖暖和文宁都安静了下来,陆弯弯只当是自己又说错了话,便立刻垂下头,小心翼翼搂着娃娃往后退。

“我说错了什么呀你们这么看我,大不了我去暖暖家里住嘛。”

文宁轻斥了她一句,“最好是你大哥让你离开家。”

“别跑了,你跑什么,把米米抱过来,该给她换尿布了。”

“哦。”

没人告诉她,这句话苏霓也曾说过。

只是现在,她已经不在陆宅。

文宁和陆暖暖相视一眼,也觉着奇怪。

原本苏霓的离开,应该让她感到开心才对。

可如今文宁望着这讨喜的小人,又忍不住多想。

若是苏霓还在家里,依着长铭现在对她的态度,也该有孩子了吧。

要是有了,也许今年盛夏初秋时,她就有孙子抱了吧。

“妈,别胡思乱想。他们离了,没可能了的。”

陆暖暖看的简单,她本就不是在陆家养大的,对陆长铭倒没有多深的感情。

只是一贯地对苏霓不满,才一直有敌意。

文宁点头,似是被劝开了。

她想了想,往客厅另外一侧望过去。

老太太坐在茶桌后,身侧不是以往常常陪着她的苏霓,而是另外一个穿着艳红大衣的女人。

换了一个人,却用着相似的身份。

也不知是怎么了,像是更新换代一样,那么快就换了人。

女人像是发现了她的打量,替老太太倒了一杯茶之后,慢慢转过头。

......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