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秦北墨和墨心儿完本小说全文阅读

资讯 2019-10-13 10:59 阅读(205)

秦北墨墨心儿小说叫什么名字?秦北墨墨心儿完本小说名为九爷的心尖宠,是一本言情总裁类宠文。墨心儿是一个很乖巧的小姑娘,在被九爷(秦北墨)救了过去两年后,墨心儿都要把黑客师傅的所有本是学完了,墨心儿一直在想该怎么报答九爷,但始终是想不到,因为九爷又有钱又有势,还是全球第一财团的掌权人,然而在她沉思时,霸道总裁秦北墨只要墨心儿以身相许。

秦北墨墨心儿

>>秦北墨和墨心儿完本小说全文阅读<<

秦北墨和墨心儿完本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被两人这么一闹,气氛才稍稍好了一点。

过了一会,大家便该吃吃,该聊聊,说着以后的计划。

路远航看着墨心儿:“墨心儿,你不是也报的帝都大学计算机系嘛!未来几年咱们不仅还是校友,而且还是一个系。”

“咱们?”墨心儿疑惑:“这个‘们’都有谁?”

路远航道:“许越,你,我。”

这时,司徒安安嘿嘿一笑:“还有我。”

墨心儿震惊的看着她:“你之前不是说报的不是企业管理吗?”

司徒安安手指勾着一缕头发,别于耳后:“有钱能使鬼推磨嘛!”接着又道:“我这不是为了跟你在一起嘛!我多在乎我们的友谊啊!”

司徒安安说的那就一个情深义重,可墨心儿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司徒安安嘿嘿一笑,又和其他人聊了起来。

吃完饭后,司徒安安跟大家又是一起唱歌,又是玩游戏,十分的嗨皮。

墨心儿不喜欢这些,所以便坐在沙发上喝酒,也不喜欢那些无聊的游戏,她更喜欢射击,打拳击,这些。

边想着,墨心儿放下手中的空酒杯,又从新拿起一杯,接着喝,估计她是被九爷传染了,也喜欢喝酒了。

而陆远航叫许越去玩桌球,许越也不去,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离墨心儿不远处的沙发上,抬眸视线便刚好可以看见她。

这时,一旁几个女生悄悄议论:“这的环境还真不错,听说这盛世繁华的幕后老板就是传说中第一家族的家主秦北墨。”

另一女生道:“就是他,人称九爷,特别的神秘,传言他残暴狠戾,不过,据说长得超级帅!我还听我爸爸说不久前他花几百亿买下了一座岛,据说要打造成世界顶级的度假海岛。”

又一女生激动的道:“对对对,我也听说了,名字叫云之岛,光听这名字就能想象这个一定超级棒!”

女生一声叹息:“唉,得什么样的家世,多么优秀的女人才能嫁给九爷这样的男人啊。”

什么样的女人嫁给秦北墨?

墨心儿心里暗暗吐槽,恐怕只有女超人才能受的了被他折磨一辈子。

想到这两天男人对她的凌虐,她的腿都发软,但愿今晚,他能大慈大悲的放她一马,要是连续三天,她可能真的会死。

越想越气,接着又连着干了好几杯酒。

许越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酒杯,注视着墨心儿。

他听舅舅说过,墨心儿是在奄奄一息时被九爷所救,而且当时墨心儿的情况可以说很惨,也很危及。

是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救回来的,要不是被救到御景园,九爷身边有世界顶级的医疗团队,墨心儿早死了。

他很想弄清楚她留在九爷身边,究竟是真的喜欢九爷,还是仅仅为了报答九爷救命之恩。

如果,她真的喜欢九爷,他愿意远远的守护她,可如果她只是为了报答恩情,他便不会放手!

墨心儿头有些昏昏沉沉,视线也有些迷离,似乎是有点喝多了。

这时,手机忽然收到一声短信提醒,墨心儿看了一眼手机,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她迷迷糊糊的点开秦北墨发来的短信:【你还有三十分钟,如果三十分钟之后我在房间看不到你,后果自负。】

三十分钟?墨心儿看了一下时间,九点半,离十一点明明还有一小时三十分呢!

等等,不对,最后九爷说的十点!

又看了看,‘后果自负’四个字,墨心儿想想这两天受得折磨。

猛地站了起来,拿起包包,摇摇晃晃的急忙往外走。

许越看到墨心儿忽然跑出去,猛然站起来,可是,片刻后,她又回来了。

墨心儿刚刚一出门口,又忽然顿住!

觉得似乎不对!就算她立刻回去也已经来不及了,盛世繁华到御景园最快也要四十分钟。

所以,十点她是肯定回不去的,更是免不了被收拾的,那她干嘛还要现在急急忙忙的回去找虐,干脆就晚点回去,说不定九爷就睡了。

墨心儿微微一笑,摇摇晃晃的又回来了。

这要是清醒的情况下,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这么想,这么做!

才刚一坐回沙发上,刚刚议论秦北墨的其中一个女生向她走过来,坐在墨心儿身边,热情的打招呼。

随后端起桌上的一酒杯:“心儿,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竟然是c国最厉害的黑客大神,我真的好佩服你啊,这杯我敬你!”

墨心儿已经有些晕了,迷离的美眸微弯,看着女生笑笑,拿起一杯酒跟她碰了一下杯子,又一口干了。

这个女生墨心儿知道,家里是开小公司的,算不上豪门,父母拼了命让她进入艾林学院,就是希望能够钓个金龟婿。

女生成绩一般,长相也一般,听说至少倒追过不下十个富二代,可没一个成功的。

这会接近她,恐怕也是另有目的。

女生看墨心儿把酒了,开心的笑道:“那,心儿,以后我能跟你做好朋友吧。”

墨心儿迷迷糊糊的还没来的及说话,许越便走了过来喊她的名字:“墨心儿!”

墨心儿抬头,精致的小脸双夹绯红,看向许越傻傻一笑,这副样子一看便知道她是喝醉了。

女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许越,激动的半天才发出声音:“许......越,墨心儿她喝醉了,我把她送回去吧,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送她安全到家后告诉你!”

许越理都没理女生。

女生豪不在意,完全沉醉在许越的色相里,痴痴的望着。

这时,大部分的同学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司徒安安和陆远航也走了过来,司徒安安见墨心儿的样子摇了摇头,无奈道:“心儿,你怎么又喝多了。”

墨心儿轻轻一笑,含糊不清的道:“一不小心好像就多了。”

一旁的女生忽然来了句:“我送她回去吧。”

司徒安安和陆远航的目光齐齐看向女生,两人的眼神中都写着明显的同一个词:‘你哪位?’

女生丝毫没感觉尴尬,继续道:“我刚刚跟心儿做了好朋友。”

司徒安安实在听不下去了,扯出一抹假的不能再假的笑:“不麻烦你了,你还是该哪去哪去吧。”

女生似乎还以为司徒安安在跟她客气,笑着道:“不麻烦,不麻烦的,大家都是朋友嘛!”

说着,还羞涩的瞄了一眼许越和陆远航。

三人终于同时看向了女生,我去,这是个什么奇葩!!!

最后,还是司徒安安把话挑明了,女生才失望的离开。

此刻,同学们走的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也是一群半梦半醒的醉鬼了。

忽然一阵铃声响起,墨心儿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来电显示‘九爷。’

可墨心儿此刻已经靠在沙发上不醒人世了。

“怎么办?”司徒安安看向陆远航。

陆远航看着她:“你接呀,你是心儿好朋友没事,我和许越都是男生不方便。”

说的好像有道理,司徒安安拿起手机,手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按滑锁接听。

陆远航看着她问:“怎么了?”

司徒安安抬眸,来了句:“我不敢.......”

对方可是秦北墨啊,不仅仅是帝国第一家族的家主,更是一个比死神还可怕的男人,司徒安安的确有点怂。

许越直接把墨心儿手机拿了过去,滑动接听键:“她喝多了,睡着了。”顿了顿又道:“地址想必不用说,九爷应该也知道吧。”

挂了电话,许越将手机塞回墨心儿手里,坐到一旁,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昏睡的女孩。

陆远航看着许越摇了摇头:“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可怜我们许少爷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却只能远远的看着。”

“你不说话能死啊!”司徒安安瞪着陆远航喝道,同时看了一眼许越,真想不到万人追捧的许大校草,男神,情路这么坎坷。

不免有些同情。

陆远航看了一眼许越,把怒火暂时忍了,今天司徒安安怼了他两次,看等没人的时候,他怎么收拾她!

盛世繁华路对面,一辆劳斯莱斯停在路边。

车内,秦北墨挂了电话,狭长深邃的凤眸晦暗不明,薄唇轻启:“过去吧。”

现在已经凌晨十二点,其实,他给墨心儿发信息的时候,便已经到了,他没有催她,也没进去找她。

是觉得热闹的环境,交一群朋友,或许能让她的精神世界更加充实一些,便可以不再去想曾经那些让她伤心的记忆。

她清醒时,从未在他面前表现出伤心难过,却好几次在睡梦中,在他的怀里悄悄流泪。

醒来后,却从来什么都不说,总是以最甜美的笑容面对他。

以至于,就算他想安慰她,都无法开口。

所以,他选择静静的等在路边,可是这小家伙,不仅不回他信息,十点,十一点,都不见她出来,让他一等便直接等到了凌晨十二点。

胆子越来越肥了,秦北墨一个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竟然是许越,而那个小女人居然喝的不醒人事了!

盛世繁华包厢里,三人以为怎么也得等会,才会有人来接墨心儿。

没想到五分钟不到,那个传说中的九爷,竟然亲自出现在他们眼前。

高大英挺的身影,一进入包房,强大的气场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张帅破天际的脸,更是惹得几个女生拼命眨眼,揉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

一女生羞涩的捧着脸道:“我的天呐,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另一女生:“妈呀,看来我真的喝醉了,我好像看见我喜欢的那个漫画里的男主角了!”

“上帝保佑,让我多醉会,别醒过来。”

自诩见过无数帅哥的司徒安安这会眼睛也看直了,她已经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男人有多帅。

一定要形容的话那就是惊为天人!

墨心儿迷迷糊糊中似乎是感觉到了属于九爷的气息和寒意,睁开惺忪的眼眸,熟悉的身影向自己靠近。

墨心儿猛地从沙发上窜起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秦北墨已经到她身边,及时搂住她的腰。

墨心儿趴在秦北墨的怀里,抬起头,确定面前这张冷酷的脸就是她家大魔王,撇着小嘴,快要哭了:“九爷......”

随后,脸又埋进秦北墨怀里,小手抓着他的西装,小脑袋在他胸膛里蹭来蹭去,像个小猫似的,佯装着一副哭腔:“我错了,人家喝多了,人家不是故意的,。”

司徒安安,陆远航脸上的表情五彩缤纷,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这是平时那个女汉子一般的墨心儿?

秦北墨垂眸看了眼怀里的小醉鬼,直接大手一捞,将墨心儿打横抱了起来。

之后,在众人的震惊中大步离开。

......

回到御景园,秦北墨抱着墨心儿上楼,并吩咐苏恒去拿煮好的醒酒汤。

苏恒边向厨房走去,边轻轻摇了下头,这祖宗真能折腾!

墨心儿今晚怕是又要惨叫连连了,像他们这种习武之人,听力过分的好,有时候也是一种负担。

......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