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邢蕾陆非白的大结局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3-09 09:07 阅读(134)

本站提供邢蕾陆非白的大结局目录阅读。现代言情闪婚小说婚非我意主要讲述的是邢蕾的脑子从认识陆非白那天起就已经被驴给踢了,不过是跟他睡了一晚,便答应和他结婚。结婚一个月,邢蕾才明白,一个男人结婚真的仅仅可以是因为责任。陆非白哪里都好,就是不会爱她,她宁肯离婚,也不要这样的婚姻!

邢蕾陆非白的大结局全文阅读

>>邢蕾陆非白的大结局全文阅读<<

邢蕾陆非白的大结局精彩章节导读

第二天邢蕾精神满满的进了公司,可她今天可能出门不利,正好碰到了苏沫荨。

苏沫荨一看邢蕾手中的文件,就知道是什么。

“怎么?终于想着给公司做点贡献了?”

苏沫荨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讽刺,不怪她看不起邢蕾,在她的眼中公司就是白养着邢蕾这个米虫。

“我是陆氏的员工,为公司工作不是很正常吗?”

苏沫荨哈哈的笑了,“是吗?可我觉的你不给公司添乱就不错了。邢蕾,你平心而论,若不是陆非白和周睿扬,以你的水平你真的能进陆氏吗?这样的你凭什么做陆家的少夫人?”

看着邢蕾没有什么反应,苏沫荨接着打击道:“什么都不懂的你凭什么站在陆非白的身后?你会帮着陆非白笼络那些夫人吗?你会为他算计厉害关系吗?你能给他分忧吗?什么都做不到的你,凭什么站在陆非白的身边?”

苏沫荨说的这些邢蕾都考虑到了,可是就这样让她看不起吗?

不,不战而败,从来不是邢蕾的性格!

“我不懂,可以学。没有谁生下来就懂这些,我会从头学起,我不认为自己比谁笨,尤其是你!”

她可以输给任何人,唯独不愿意是苏沫荨,她的骄傲不愿许她如此!

苏沫荨高高在上一般的看着邢蕾,“希望过几天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苏沫荨转身走了,留下莫名其妙的邢蕾。

过了几天之后,邢蕾才明白苏沫荨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来陆氏买下了宋家的地,董事会对此很是反对,但是陆非白一意孤行坚持买下了宋家的地。

等买下来之后没几天,上面就传下来一个计划,那就是在C市搞旅游开发。

要问C市搞旅游开发,对陆氏买的地又什么好处,这只能说是天意吧!C市就在B城的旁边,而陆非白买下的北城的地,正好和C市搞开发的地区相连。

本来不值钱的地,瞬间就翻了几倍,而陆非白在宋家买地的时候,又将价格压到了最低,所以陆氏买下来的地,不管是转手还是直接卖出去,都能挣几倍的钱。

不过因为陆氏想要染指房地产,自然是要在买回来的地皮上建高档别墅了。可以说陆氏别墅以后挣下来的几十亿,跟白捡来的没有什么区别。

当陆氏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要懵了。

陆氏得有多大的气运才能捡到这样的便宜,从宋家卖地到陆氏买地再到上面zheng策下来,期间不过差了两三天而已,这里面只要稍微有一点犹豫,那这个便宜都落不到陆非白的身上。

一时间,各大公司的精英们不少跳槽来陆氏的,他们不为了其他,就为了陆氏这股上升的气运。

陆氏风光了,宋家自然就倒霉了,宋程在知道上面的zheng策之后,直接气的吐了一口血。

而这还不是最惨的,有人告发宋家偷税漏税,宋家旗下所有的产业全部查封检查。

而宋家卖地的钱刚刚投入旗下产业,随即便被冻结,宋家就算是想要转移财产都没有办法,宋家算是彻底完了。

陆非白坐在办公室里,听到周勋回报宋家的事情,嘴角勾了勾。

宋程曾经问陆少夫人值多少钱,那么现在他可以回答了,邢蕾要比一个宋家珍贵的多,她是无价之宝!

世纪地产和城市规划局的杨局之后在谈到陆非白的时候,赵总一阵后怕的说道:“小陆恐怕早就知道C市要搞旅游开发吧!他真是一个赌徒!”

陆非白能知道B城南城要建大型商场,自然就能知道C市开发了。

而他在知道这些的情况下,竟然还敢把地先让宋家买下来,他就不怕宋家不卖地吗?

他就不怕算计来算计去到最后一场空吗?

诚然现在陆非白就跟白捡了一块地皮,可这里面的风险又有多大呢?其中任何一环出了错,结果都是天差地别。

赵总笑看着杨局,“他将你也算计进去了,北城要不是因为他的话,你们也不会卖出去,你们这样提前卖出去,虽然也不会太吃亏,却最终还是便宜了小陆!”杨局听言却是摇了摇头。

“你说错了,就算我不同意卖北城的地,小陆这样的手段,难道上面就没有人吗?到时候我就是不答应也要答应了,总的来说zheng府没有吃亏,你别忘了北城地皮竞价的时候,你们世纪地产和陆氏可是狠狠地挤兑了宋家,那个价格和现在知道这个zheng策再拍卖,也不会有太大出入。”

赵总点了点头,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陆非白算是在B城给自己树立了威信,谁还敢不把他放在眼中?

恐怕他这一辈的年轻人,都要望其项背了!

赵总和杨局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说道:“陆氏不能招惹啊!”

这是知道陆非白机会的两人,而不知道陆非白计划的人,在看到他这么大手笔之后,与陆氏合作的合作商谨慎了很多,不然被坑了都不知道。

而打算与陆氏合作的,要拿出更多的诚意了,不然人家陆氏看不上啊!

陆非白在商业界彻底打响了自己名声,他春风得意的时候,却不知道苏沫荨在接着他的名头中伤邢蕾。

即上一次见面过去了几天,这一次似乎是苏沫荨特意等到陆氏门口堵邢蕾。她看到邢蕾的时候,脸上摆着高高在上的姿态。

邢蕾知道苏沫荨为什么会是这么一副嘴脸,她没有给苏沫荨开口的机会,说道:“你是来炫耀的吗?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在宋氏与陆氏签约的时候,陆非白特意给我打电话,问我最后的意见,若我不答应的话,他就会终止签约。这件事你知道吗?”

看着苏沫荨的脸色沉了下来,也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了,邢蕾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

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她高兴的,苏沫荨能看出那块地的价值,她却一点都不懂。

陆非白在乎她的意见,可若当初因为她的任性,让陆氏遭受巨大的损失,她又该如何自处?

她是对陆非白有一定的影响,可这样的影响却像一个昏君冲奸妃一样,她如何承受的起?

她想陆非白肯定不知道那块地皮的价值吧,若是知道了他绝对不会给她决定权吧!她心中明明是这样想的,可是对苏沫荨说的却是另一个意思,她就是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你能说服陆非白买地又怎样,只要我不愿意,他照样不会买那块地,你在我面前,又有什么可得意的呢?”

苏沫荨你是认为我可悲,一直配不上陆非白,可是你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呢?或许陆非白以前是喜欢过你,可现在他已经将你放下了,虽然你能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可却再也不能牵动他的心了。

咱们都是可悲之人,谁也没有资格嘲笑谁!

苏沫荨深吸了一口气,她发现她做错了,对付邢蕾就不能在嘴上逞强,而是想邢蕾对她那样,对她漠视才行。

漠视才是最伤人的,可她在对上邢蕾的时候总是忘记这一点,她总是希望能将邢蕾的尊严踩到脚底下,也因为她总是斗不过邢蕾,甚至反过来被邢蕾压制住,她一直处于恶性循环上。

苏沫荨想明白了这一点,同时又惶恐不安的猜测着,是不是邢蕾已经知道陆非白对她的感情了?

不,很快苏沫荨就将这个猜测推翻了。

陆非白和邢蕾都是极其骄傲的人,在对方没有说出爱来之前,两人都不会轻易表达自己的爱意,这也是两人明明爱着彼此,却都不知道的原因。

苏沫荨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放心了,一直发热的脑子也清醒了过来,她发誓以后再不会蠢的与邢蕾斗嘴了!

苏沫荨调整心态,对着邢蕾露出苦笑的表情,“你说得对,我没有什么好得意的,我要做的就是让陆非白重新爱上我才对,那就看看咱们两人最后谁能得到陆非白的爱吧!”

邢蕾不是一直以为陆非白喜欢的是自己吗?

她一定要好好的利用这一点,在邢蕾的眼中,她就是陆非白的旧情人,只要他们稍稍的靠近一点,她都会受不了嫉妒吧!

而人在嫉妒的时候,最容易做出令人厌恶的事情。邢蕾,谢谢你让我看清楚这一切!

邢蕾肯定的摇了摇头,“陆非白不会再喜欢你,你心肠歹毒,只知道利用别人,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人,陆非白更不会。”

“心肠歹毒?”苏沫荨反问到?她可从来不认为自己心肠歹毒,她只是善于利用周边的资源而已,难道这也有错吗?

邢蕾见苏沫荨不明白,说道:“宋家的事情难道你忘了吗?你说要帮助宋家,你肯定不会是真心的吧,你知道陆氏买下宋家的地会得到莫大的好处,却为了这莫大的好处,甚至不惜将宋家置于死地。”

“既然打算害宋家,为什么还要做出表面帮助他们的样子背后却捅刀子的行为?你这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谁也不会喜欢。”

苏沫荨真想嗤笑一声,邢蕾你在这里责备我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却不知道你真正应该责备的人,就是你一直深爱着的陆非白,那人才是真正的阴险狠辣无人能敌!

“邢蕾,你说你为了陆非白能从头学起。那么我也能,为了陆非白我会改掉所有的坏毛病,谢谢你提醒我。若是陆非白真的能重新爱上我,我希望你能主动退出。”

邢蕾的脸色白了!

苏沫荨像是找到了对付邢蕾的办法,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这样就害怕了吗?

这才只是开始,何况她要是真的将陆非白做过的那些事情告诉她,她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原谅陆非白了?

这就是她最后的利器,所以陆非白还有邢蕾,你们不要逼我,不然的话,我不介意彻底毁掉你们。

邢蕾这边听到苏沫荨为了陆非白愿意该,不由脸色白了。

在她的心中陆非白一直很在乎苏沫荨,若是苏沫荨真的改好了,是不是她就没有机会了?

听到苏沫荨说谢谢她的提醒,她就恨不得从来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性子要是这么容易改,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坏人了,你要是真的能改好了,能赢得陆非白的回心转意,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从来都不希望为难陆非白,若是他最后真的选了苏沫荨,她会彻底的退出。

苏沫荨都愿意为陆非白改,那她就应该更加努力了。

她要努力的改变自己,做一个能真正站在陆非白身边的人。

她现在是陆非白的妻子,近水楼台先得月,她应该对自己更有信心才对。

邢蕾和苏沫荨说完了话,对自己手上的项目方案更上心了,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邢蕾四人坐在办公室里一起讨论,陈慧先开了口,“我觉的这个方案看似有好处,却又有很多漏洞,最基本的一条就是咱们不知道合作公司报给咱们的这些材料的原价,若是知道原价的话就好了。”

董兰翻了一个白眼,“你是不是傻了,合作公司怎么可能告诉我们原价?”谁会傻的告诉合作商自己的原价,那不是让合作商有机会拼命压价吗?

陈慧摇了摇头,“我说的原价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原价是咱们可以大约估计出来的原价,咱们不是营销部的,没有正确评估出大概价格的能力,因为咱们的缺陷,所以咱们就很难找到方案的漏洞。”

韩悦也开口了,“所以咱们要从吴晴那里知道评估的原价才行。”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因为邢蕾与吴晴的关系不好,所以她们基本不可能在吴晴那里拿到资料。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