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陆非白邢蕾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3-09 09:07 阅读(176)

本站提供陆非白邢蕾最新章节目录阅读。现代言情闪婚小说婚非我意讲述的是邢蕾一不留神睡了隔壁家的青梅竹马陆非白,对方为了负责娶了她。无爱的婚姻和不加糖的浓咖啡一样,苦涩的让人难以忍受,在结婚一个月后的某天,邢蕾终于忍受不了提出了离婚,这段单向的感情,是时候该说再见了!

陆非白邢蕾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陆非白邢蕾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陆非白邢蕾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周睿扬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却不知道怎么安慰邢蕾,而邢蕾似乎也没有等着他安慰,她似乎已经喝醉了,自说自话了起来。

“你们都喜欢苏沫荨对不对?甚至你也认为苏沫荨和陆非白在一起很般配对不对?可是我不喜欢她……”

“自从程铭因为她死了之后,我就不喜欢她甚至恨她,她为什么要害死程铭……若是她能把程铭还回来,我不介意她跟陆非白在一起,只要程铭能活过来就好……”

“程铭,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去看程铭了,我要去看看他,他现在一定很孤单……”

周睿扬终于确定邢蕾肯定是喝醉了。

“你哪里也不要去,我现在就去接你!邢蕾你听到没有,哪里都不要去!”周睿扬抓着车钥匙就匆忙的往外走,喝醉酒的女孩子在外面乱晃,可不太安全!

然而此时的邢蕾已经不太清醒了,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去看程铭。

酒保见邢蕾往外走,又听到她抓着的手机里有人在说话,还以为有人来接她了,只提醒她别忘了在前台结账。

毕竟像邢蕾这样在酒吧里喝醉的人,每天都要碰到不少,酒保能做的也只是尽到提醒的义务。

邢蕾从酒吧里出来之后,便沿着马路走,她走路晃晃悠悠的,很快就被几个穿着流里流气身上纹着纹身的男人盯上了。

几个男人跟着邢蕾走了很长时间,确定她是一个落单漫无目的的走,很快几个男人便围住了邢蕾。

“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啊?要不要哥几个开车送小姐一程?”

邢蕾虽然喝醉了,但是她平时就不喜欢身上有纹身的人,她认为这样的男人都不是什么正经的人。

所以见几个身上有纹身的人将自己围住了,她不客气的说:“走开!”邢蕾要推开挡路的男人离开,却被男人抓住了手腕,她抽了抽却是没有抽出来,“放开我!”

周睿扬这边因为邢蕾一开始在酒吧里,周围的声音比较嘈杂,他判断邢蕾还在酒吧里。

而他大声说话她却没有回答他,那就说明电话虽然通着,可她却没有听,所以他也懒的喊话了。

等他刚启动了车,就听到电话那边突然一静,十有八九邢蕾已经出了酒吧!

“邢蕾,你听没听到我说话?”

周睿扬几乎用吼的,可是邢蕾并没有回答他!

周睿扬害怕邢蕾出事,也不敢挂断电话,一边飚车一边注意着邢蕾那边的动静,听到电话那边传来邢蕾说‘走开’‘放开我’的话,他心里就是咯噔一声!“喂!喂!有没有人听的到我说话!”

周睿扬在电话里大声说话,自然引起了几个地痞流氓的注意,那抓住邢蕾手腕的男人,将手机从邢蕾的手中夺过来直接挂断了,不仅挂断了还直接给邢蕾关了机!

周睿扬听到电话传过来的忙音,再打过去便是关机的提醒。

他一拳垂在方向盘上,又脸色铁青的给陆非白打电话,电话一通他便劈头盖脸的质问,“你和邢蕾到底怎么了?她为什么要去酒吧喝酒买醉?”

此时岛国正是凌晨三点,人睡觉睡的最香的时候,陆非白接起电话的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可听到周睿扬的话顿时便清醒了。

“邢蕾去喝酒了?她出事了?”要是邢蕾只是醉了,周睿扬不会这么气急败坏,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邢蕾出事了。

“她怎么了?现在在哪里,能不能让她听电话?”他以为周睿扬和邢蕾在一起。

周睿扬也知道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邢蕾去酒吧喝醉了,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她,我还没有到,她又发酒疯的说要去看程铭,自己走出了酒吧。”

“她自己在路上走,又喝醉了,可能被心思不轨的男人盯上了,刚才我从电话里听到她说走开放开我,然后我的电话被挂断了,再打过去她的手机又关机了。我担心邢蕾会出事,你现在在哪儿?赶紧出来找人,现在可不是闹别捏的时候!”

听到周睿扬说邢蕾醉酒要去看程铭,陆非白本来担忧的心瞬间被泼了一盆凉水,所有的话堵在嗓子眼说不出来了。

若说这一次邢蕾对他突然的疏远,他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彷徨不安。

可在这两天冷静下来之后一想,或许这应该是邢蕾开始喜欢他的表现吧!

若是不喜欢他,为什么会介意他和苏沫荨单独在一起?

他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顿时有些兴奋了,那一刻他恨不得直接飞回到邢蕾的身边,问问邢蕾是不是真的爱护他。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两天,邢蕾再一次给了他沉重的一击。有点喜欢他又怎么样?

他永远也赶不上程铭在她心中的地位,那一点喜欢和程铭一比,随时都可以抹杀。

还有那一晚邢蕾情绪的失控,或许也应该有了解释,她发现了她对自己有好感了,感觉对不起程铭,所以才会那么痛苦,之后便开始与自己疏远。

陆非白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手上的青筋瞬间暴起!

程铭,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一个另一个男人,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他输了,在程铭死的那一刻,他永远也超越不了他了!

而这样的局面却是他亲手造成的……

陆非白因为一瞬间的情绪不稳,在周睿扬后面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听到他说什么,直到他这边一直没有动静,周睿扬对着他吼道:“陆非白你听到没有,现在不是闹别扭的时候,先找到邢蕾再说!”

陆非白因为周睿扬的吼声,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我现在在国外出差,我现在就联系人找人,邢蕾在哪个酒吧……”

等陆非白挂了周睿扬的电话之后,立刻便开始找人,一个个的电话安排下去之后,相信凭着这些人,十分钟之内就能找到人!

陆非白安排好了之后愣愣的看着手机,明明现在也很担心邢蕾。

可他却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就像自己在白担心一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自作多情一般,这样感觉甚至让他像野兽一般想要嘶吼一声。

再说邢蕾被几个流氓往黑巷子里拉,几个男人对着一个醉酒的女人拉拉扯扯,就算有路过的人看到了,也躲的远远的没有人上前去帮忙。

“你们……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不然……不然我就打电话报jing了!”

邢蕾挣不开几个男人的拉扯,甚至拉扯的时候她崩坏了衣服扣子,“陆非白……陆非白你在哪里,有人在欺负我……”

邢蕾的脑子已经有些混乱了,她睁不开几个人的拉扯,索性就不挣扎了。

“陆非白,你这个混蛋……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大混蛋!”

邢蕾一边哭一边骂,同时也被几个流氓拉进了黑巷子。

“呦!这是失恋了啊!没关系,哥哥们一定会好好安慰你的,保证你很快就忘记你的旧情人,爽的再也离不开哥哥们!”几个流氓淫笑起来,甚至其中一个开始抽腰带!

“先让我来!上一次可是你们先来的,这一次谁跟我抢别怪我不顾兄弟的情分!”胸前纹着一条青龙的男人站在最前面,直接去扒邢蕾身上的衣服!

邢蕾推不开这个有力的大手,直接放到嘴边撕咬了起来。

她现在心中正恨着陆非白,所以直接想象成了陆非白的手,只听嘎嘣一声清脆,竟然让邢蕾将流氓的手指要坏了!

流氓发出一声惨叫,“贱人,你给我松口!”

流氓抬手就给了邢蕾一巴掌,这一巴掌用的力气很大,打在邢蕾的脸上,耳朵嗡嗡的响几乎要聋掉!

流氓下了死手,他这样一打,反而将醉酒的邢蕾也打醒了,邢蕾扶着墙看着几个男人将她包围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被包围,可是她下意识的认为这些人很危险,张嘴便喊道:“救命啊!救命……”

那被邢蕾咬了的男人狞笑起来,“救命,你以为会有人来忙你?刚才哥几个把你带到这里的时候都没有人敢管,现在在这里,更没有人进来了,你还是老实的让哥几个爽一下,不然弄死你!”

邢蕾不管男人的话,不断的喊救命,可是让她绝望的是真的没有人来帮她,她抓着的衣服后退,恐惧让她几乎站不住。

“什么人在那里……”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这个声音,还有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在靠近!

邢蕾就像是遇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救命!这几个流氓要非礼我,求你帮帮我,哪怕你不能救我,也请跑出去之后立刻打电话报jing!”

邢蕾几乎语不成调,可是她拼劲全力的让自己说的更明白一些!

这里有五六个流氓,进入巷子的这个男人,或许是因为好奇才进来看一看的,他不见得能对付得了这么多的流氓。

她不求这个人能进来救下她,她只求这个人离开巷子之后打电话报jing!

这样流氓听到有人报了jing,就不敢在这里欺负她了,那么她保全清白的机会还会更大,若是这个人不管她,她或许今天就要被人轮奸了。

邢蕾全身颤抖,哆哆嗦嗦的开口,“求你一定要帮帮我,求你了!”她的声音梗咽的厉害,别人只能听到她说话,却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声音沉稳的男人再一次开口,“小姐你需要帮助吗?”邢蕾还没有开口,一个流氓却先说话了。

“哥们!劝你还是少管闲事!要不然今晚就要你躺着出去了!哥几个在这一片可是没人敢招惹,你要是活的不耐烦了,哥几个倒是可以成全你!”流氓开始放狠话!

然而来人并没有停下靠近的脚步,“这一片没人敢招惹你们,可我偏偏喜欢招惹不能招惹的人!”

“上!”见来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几个流氓也不罗嗦,直接冲着来人围了过来。

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有些功夫底子,对着冲着最前面的流氓一脚踹了过去,那流氓被踹到在地半天没有爬起来!

之后没过一会儿,来人就将所有的流氓打趴下了,来人靠近邢蕾。

“小姐,你怎么样?”叶庭在邢蕾身上闻到很大的酒气,不由皱眉,“一个人喝了酒在街上乱逛,怪不得会被流氓盯上!”

邢蕾哆哆嗦嗦的倚在墙上,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人占便宜了,上一次在宋程的别墅之内被逼着拍裸照,这一次差点失身,都让她有些惊慌失措!

巷子里昏暗,叶庭也不知道邢蕾有没有受伤,听不到她的回答,又开口道:“你还能动吗?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邢蕾摇了摇头,“我没有受伤!不用去医院,谢谢你救了我!”

邢蕾扶着墙往巷子外面走,叶庭就跟在她旁边,依然皱着眉教育她。

“一个姑娘家要懂得爱惜自己,今天是恰好遇到了我,要不然你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邢蕾慢慢地往巷子外面挪,听到叶庭的话,非但没有不耐烦反而觉的更加安心,她现在就希望身边能有一个人,而叶庭不断的说话,便给了她一种安心的感觉!

邢蕾花了二十分钟才走出巷子,而等她走出巷子之后,叶庭也没有离开。

他见邢蕾除了头发乱了些上身的衣服扣子坏了,倒是没有其他的不妥便放了心。

叶庭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在邢蕾身上,“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邢蕾抬头看叶庭,见他是端正的国字脸,表情很严肃,身上还带着一种正气,不由猜道:“你是jing察?”

叶庭到没有意外邢蕾能猜出来,毕竟见过他的人看他一眼就能猜出他的职业,于是很自然的点了点头,“所以由jing察送你回家,你不用害怕!”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