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闪婚娇妻宠不休楚幽厉严辞全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3-24 09:55 阅读(87)

现代言情小说闪婚娇妻宠不休的主角是楚幽厉严辞,全文讲述的是楚幽前脚跟男友分手,后脚就收到了他送来的喜帖,邀请她去参加婚礼。婚礼当天,楚幽喝的酩酊大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一睁开眼睛,旁边就睡了一个男人,她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闪婚娇妻宠不休楚幽厉严辞全文阅读

>>闪婚娇妻宠不休楚幽厉严辞全文阅读<<

闪婚娇妻宠不休楚幽厉严辞精彩章节导读

厉严辞联系了沈家,沈父沈母坐着飞机连夜赶来,沈依依却像失了魂一样,一言不发地坐在角落,所有人都意识到,她的精神出了问题。

这次不管沈母怎么骂厉严辞都没有松口,表示如果沈依依再敢伤人,他就立刻报警。

沈家这段时间在厉严辞的打压下不复从前,看出了厉严辞的狠心,他们带着沈依依悲愤离开。

厉严辞一个人在阳台站了许久,直到凌晨破晓,楚幽从后面抱住他,柔声道,“没事了。”

厉严辞的手覆上楚幽的手背,笑容有些僵硬,“明明受委屈的人是你,怎么反倒安慰起我来了?”

“这次不委屈。”楚幽勾起手指在厉严辞掌心蹭了蹭,她说的是实话,这次厉严辞没再帮沈依依,是非黑白,他分得很清楚。

过了片刻,厉严辞的声音才低低响起,“依依从小就跟在我身后,因为母亲临走时留下的那句话,我对她总会比旁人好很多,我想母亲如果知道了,也是开心的,可我从来没想过,这种溺爱会让她疯癫至此。”厉严辞顿了顿,“是我的错。”

楚幽没接话,只是静静抱着男人,这点她很认同,沈依依敢做出这么多出格的事,就是笃定厉严辞不会拿她怎么样。

两人游玩的兴致去了大半,又在珈蓝岛待了一天,便打算回楠城。

临走时厉严辞不知从哪里掏出个手链,用小贝壳串起来的那种,再普通不过,楚幽却戴在手腕上,十分喜欢。

咖啡厅的生意跟往常一样,楚幽赶到时正值人流高峰期,店里坐满了人。

“幽姐你回来了?”一个女孩冲楚幽扬起甜甜的笑脸。

这个女孩名叫徐圆,长着一张娃娃脸,虽然不是多艳丽的容貌,却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另一个叫范茵,身材高挑,长相比较出众。

楚幽看了一圈,“范茵呢?”

徐圆面露难色,“出去了,说是有事。”

楚幽一边在电脑上对账一边问道:“她每天都出去吗?”

徐圆含含糊糊“嗯”了下,显然不想背地里说人。

等楚幽跟徐圆送走两桌客人,范茵才小跑进来,她脸上还带着笑,见到楚幽有些惊讶,“幽姐你回来了?”

“嗯。”楚幽也不客气,“这还没到下班时间呢,你就把店扔给徐圆一个人看?”

徐圆忙不迭说,“没事幽姐,反正也不累。”

这不是累不累的问题,楚幽不喜欢范茵对待工作的态度,这次回来前她就想好了,如果这两人干的好,就都留下,不行就结账走人,目前看来徐圆倒是没问题。

范茵一回来就被楚幽说,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她很快调整过来,反而亲昵地挽住楚幽的胳膊,扭捏半天才问道,“幽姐,就是你临走那晚,来店里那位先生,中途又来了好几次,挺健谈的。”

楚幽想了想,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宋嘉。

“怎么了?”楚幽觉得范茵不对劲儿。

范茵微微红了脸,这种神色楚幽再清楚不过,范茵这是对宋嘉……

楚幽注意到徐圆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楚幽核对完账目,先给两人结了账,然后委婉表示范茵不用再来了,谁知范茵一听就慌了,扯着楚幽的胳膊开始卖惨,她也的确卖到了点子上,说家里父母早亡,就剩一个奶奶,楚幽这里工资好活也轻松,她还要赡养奶奶之类的云云,楚幽对家庭格外敏感,架不住范茵声泪俱下,到最后两个都留下了。

有了徐圆跟范茵的帮忙,楚幽轻松了很多,而范茵那点儿小心思,她也没放在心上。

厉严辞母亲的忌日就在五天后,这两日男人情绪明显不对,虽然还会对着楚幽笑,但笑意牵强。

“管家买了些槐花干,我闻着味道挺好的,就做了些槐花糕,你尝尝。”楚幽端着糕点进到卧房,看到厉严辞正在发呆。

听到动静男人回神,笑了笑,“好。”

楚幽等厉严辞吃了两口后才说道,“到时候我陪你去。”

“嗯。”厉严辞握住楚幽的手,“妈喜欢白玫瑰,你准备,可以吗?”

楚幽难得见厉严辞这么脆弱的样子,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唇角,嗅到了淡淡的槐花香,“好。”

楚幽订好玫瑰的这天,顺路去了咖啡店,她坐在车上看到范茵跟宋嘉站在门口,两人有说有笑,楚幽第一次在宋嘉脸上见到那么陌生的表情,像是一张假面具,带着某种目的,强制性镶嵌在脸上。

范茵毫无察觉,笑得如花灿烂。

“小姐,您还下车吗?”司机问。

“不用了,去韵苑。”楚幽轻声道。

或许她应该再对宋嘉设一层防,对方明显有问题。

忌日这天,蒋芬跟厉昭也来了,厉昭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脸上带着惯有的痞笑,在看到楚幽后,笑意很快消失。

厉父站在最中间一言不发,像是在跟亡人无声地说着什么。

楚幽将白玫瑰放在碑前,抬头看了眼照片上的女人,姿容秀美,笑意温和,眉眼跟厉严辞有六七分相似,十足十的美人。

厉父俯身摸了摸照片,然后转身一步步离开。

厉父走了,蒋芬一下子无所顾忌起来,“哎,妈真是命苦,若不是最后生孩子上了年纪,何至于走那么早。”说着还擦了擦眼角。

楚幽明显感觉到,因为蒋芬这句话,厉严辞的身体骤然变得僵硬,她心中像着了一把火,挤的理智一点点消散。

“大嫂这话什么意思?妈怎么想的,你知道吗?”楚幽冷声道。

蒋芬一脸诧异地看向楚幽,“我说错了?你去厉家问问,谁不知道这档子事儿?”

“所以呢,你就以为你拿到了了不得的利刃,开始往严辞心上捅?”楚幽炸起全身的刺儿,毫不犹豫地对上蒋芬,“你也是做母亲的人,应当能理解妈的心情,大嫂,那种话说出口,你就不觉得心慌吗?”

“我心慌什么?”蒋芬吼道。

“心慌你这么对妈的孩子,小心妈晚上入梦找你!”楚幽更大声地吼回去,吼完才发现场合不对,赶紧对着墓碑一鞠躬,“对不起妈,是我冲动了。”

一阵死寂中,响起淡而压抑的笑声。

楚幽抬头,看到厉严辞正含笑盯着她看,男人眼中的木然跟悲伤还有浅淡的一层,却被另一种光彩掩盖,厉严辞牵起楚幽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下,“妈说,她有个好儿媳。”

楚幽说不出话来,耳尖红红的。

厉昭静静看着这一幕,心中响起无限的悲鸣,这就是肆意妄为,消耗楚幽爱意的代价吧,女人在以一种无可阻挡的速度,彻底退出他的世界。

楚幽陪着厉严辞在墓地站了许久,直到四下无人,天色暗沉,四周飘起细密的雨点后,他们才动身离开。

坐上车,楚幽看男人脸色仍是不好,示意孙然将中间的遮挡板升起来,然后拍了拍腿,“要不躺一会儿?到家了我喊你。”

楚幽不会安慰人,尤其对象还是厉严辞,这是为数不多,她能想到的表达疼爱的方式。

厉严辞勉强勾起嘴角,摇了摇头,“不用。”他说着将楚幽揽入怀中,“这样就好。”

厉严辞的下巴抵住楚幽的额头,短暂的沉默后,他沉声说道,“其实蒋芬说的没错,妈身体一直不好,生了我以后更是每况愈下,如果不是我……”

“我理解妈。”楚幽轻声打断,“严辞,妈对你好吗?”

“很好。”

“那就是了,她一定无比庆幸,当初生下你。”

厉严辞盯着楚幽纤细的睫毛,在心底质问自己,他当初都错过了什么?

刚回到家,厉严辞便迫不及待地吻住楚幽,他那么激,烈,似乎迫切想证实什么,楚幽则由着他来。

管家跟佣人们颇有眼色地退开,他们两人相拥着从楼下一步步走到楼上,衣服凌,乱地铺了一路。

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让厉严辞觉得不那么冷冰冰的忌日。

……

“幽姐,那个宋先生家里究竟是做什么的?”范茵凑上来问道,她打扮的一天比一天艳丽,像是专门给某个人看,有时候还会盯着门口发呆。

楚幽看了她一眼,“你亲自去问就好了。”

“我不太好意思嘛。”

“我也不清楚。”楚幽回答。

“真的吗?”范茵明显不相信,“幽姐看起来跟他关系很好啊。”

“范茵。”楚幽叹了口气,微微正色,“工作期间你能认真一些吗?前天咖啡粉是徐圆一个人搬进来的,昨天两桶奶油也是徐圆找人卸的,客人投诉你的单子有七张,你告诉我我雇佣你的意义是什么?”

范茵意识到楚幽真的生气了,还想用撒娇那一套,可楚幽早就不吃了,“你要再这样,我只能辞退你。”

“别别别幽姐,我知错了。”范茵陪着笑。

“我不想说你,你看看人家徐圆……”

“徐圆又没那个条件。”范茵小声嘟囔,然后端着咖啡走了。

楚幽顿了顿才明白范茵的意思,登时给气笑了,她就这么自信?

傍晚时分宋嘉来了,范茵赶紧理了理头发迎上去,楚幽则看得太阳穴疼。

宋嘉跟范茵打了声招呼,然后径直走到楚幽面前,“我爸想见你。”

不等楚幽回答,范茵忍不住问道,“宋先生的父亲为什么要见幽姐?”

楚幽微微挑眉,也是这个意思。

“我爸之前在国外修养,回来后偶然知道我找到了恩人,所以着急见你。”宋嘉解释。

“什么恩人啊?”范茵又插嘴道,“之前幽姐还说跟宋先生不熟。”

“我们不熟吗?”宋嘉佯装生气。

“不是,我……”楚幽被他们一唱一和弄得没脾气,“宋嘉,你替我谢过老人的好意,但是我……”

“我爸就在楼上餐厅。”宋嘉面带恳求,“你就见见他吧,算是圆他一个心愿。”

像是为了印证宋嘉的话,几个身穿黑衣的保镖从门外走来,其中一人同宋嘉恭敬说道,“少爷,老爷都等急了。”

楚幽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错觉。

范茵面色警惕,死死盯着楚幽,“幽姐,其实您知道宋先生家里是做什么的,对吧?”

“她不知道。”宋嘉轻声开口,眼神微冷地看向范茵,“小茵,别再打断我们谈话。”

范茵委屈地咬唇,暗暗打量了宋嘉一眼。

宋嘉不为所动,同楚幽做出一个绅士的“请”的姿势,“很快的,就二十分钟,我保证。”

楚幽深吸一口气,“好,就二十分钟。”

宋嘉的父亲宋建国眉目慈祥,两鬓微白,精神头很好,一看到楚幽便笑着起身,“想必这位就是楚小姐吧?哎呀,真是千言万语都不能表达我的谢意啊。”

“您严重了。”楚幽礼貌得体,心里想的却是宋嘉这见人三分笑的本事,原来是跟他老爹学的。

“快坐快坐。”宋建国相当客气,“一听宋嘉说人找到了,我就迫不及待想要见见,楚小姐跟我想象中的一样,非常与众不同。”

楚幽没被这一串彩虹屁迷倒,暗地里掐着时间。

菜上桌后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宋建国忽然笑眯眯问道,“楚小姐跟宋嘉认识这么久,觉得我这个儿子怎么样啊?”

楚幽觉得这话很微妙,可能下半句就是“是不是喜欢他啊?”她快速想了下,然后笑道,“宋嘉很好,如果不是我已经结婚了,可能也会被他迷倒。”

果然,宋建国脸色一变,“楚小姐结婚了?”

“是啊。”楚幽佯装惊讶,“宋嘉没告诉您吗?”

宋嘉面色沉静,眼中却透出几分懊恼,“这事我忘了,但是爸,您不是来感谢恩人的吗?怎么扯上楚小姐的私事了?”

这话听起来好像一切都是宋建国想多了,但楚幽明显捕捉到宋建国眼中不同寻常的震惊,又被他很快收敛,“哦哦哦,是我的疏忽,还请楚小姐不要见怪,吃菜吃菜。”

楚幽多呆了十分钟,半个小时后她站起身,同宋建国抱歉一笑,“对不起啊宋老先生,商城马上就要关门了,我的店就在楼下,我得回去了。”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