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楚幽厉严辞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3-24 09:56 阅读(99)

本站提供楚幽厉严辞最新章节目录阅读。现代言情小说闪婚娇妻宠不休主要讲述的是楚幽刚和男友分手,就收到了他的请帖,他曾经说过,自己像个木头一样无趣。受情伤的她本想借酒浇愁,没想到喝醉了之后却跟一个陌生男人做了荒唐事,她战战兢兢过了二十四年,结果在本该冷静的年纪做了最疯狂的事情。

楚幽厉严辞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楚幽厉严辞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楚幽厉严辞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中午时分老总亲自过来了,询问那份文件翻译的怎么样,楚幽刚好敲完最后一个单词,起身道,“马上就好,刘总稍等,我再核对一下。”

刘总的眼神在楚幽身上转了个遍,他一般待在楼上不下来,公司招人也极少插手,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这样一位尤物。

楚幽感觉到了刘总炽热的视线,她佯装没看到,楚幽略有耳闻,这个刘洪涛,比较……好色。

“刘总,好了。”楚幽将打印好的加急文件递给刘洪涛。

刘洪涛心不在焉地接过,临走时又看了楚幽好几眼,还有些恋恋不舍。

郁芳走过来,压低声音提醒道,“刘总那什么,你也知道……我看他眼神不对,你以后多加小心一些。”

“我知道了。”楚幽点头。

之后好几次,刘总找借口让楚幽去他办公室,都被楚幽巧妙地避开了,这天下午五点,张丝丝忽然走过来,她就是在厉严辞车前搔首弄姿那位,平时在公司怼楚幽怼习惯了,此刻神色也是高傲又冷漠,“喏,这是上面点名要你翻译的,翻译完后送到这个地址上。”

需要翻译的文件上面还附带一张纸条,写着一个地址,要求八点以前。

楚幽诧异,“我们公司不负责配送啊。”

“谁叫你业务能力强呢。”张丝丝半是讥讽,“再说都这个点了,公司的配送人员都下班了,你翻译的东西当然是你负责送过去,难不成还要我帮你?”

楚幽摆摆手,“好了,知道了。”

等弄完这一切已经是晚上七点,楚幽给厉严辞发了个马上回家的短信,关上灯离开公司。

地址是附近的某个饭点,楚幽想着人家可能要饭桌上谈生意,便打算将文件送到前台就走人,谁知道服务员看到后却非要她上楼。

可能这文件比较重要吧,楚幽安慰自己。

服务员将楚幽带至一个包间前,示意她就在里面。

楚幽狐疑地站了几分钟,然后推门而入。

这明显是个客房,楚幽瞬间警觉起来,然后浴室的门被推开,刘洪涛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

其实刘洪涛条件还不错,模样周正个子也高,又是个单身汉,刚进公司的女员工不知具体行情的,多少都喜欢过他,但楚幽不一样,看多了厉严辞,再看其他谁都是个凡品。

刘洪涛自以为这样很帅,实则在楚幽看来充满了油腻。

“刘总。”楚幽有些明白过来了,同时在心里将张丝丝骂了好几遍,她放下文件,后退一步,“东西我带来了,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哎,别着急走啊!”刘洪涛大步上前抓住楚幽的胳膊,食指还轻轻摩挲了两下,搞得楚幽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了刘总,真的有事。”楚幽毫不犹豫拨开他的手。

楚幽的动作激怒了刘洪涛,男人瞬间沉下脸,拿出领导的做派,“怎么,我让你留下喝杯茶都不行?”

楚幽态度坚定:“不喝。”

刘洪涛一看楚幽软硬不吃,视线再触及到那张美如白玉一般的脸,脑袋“轰”的一声就炸了,他一把抱住楚幽,狠狠亲吻着她的发丝,急切而期待地说道,“还跟我玩欲擒故纵呢?你要是没这个打算,何必来呢?”

“是张丝丝让我送文件!”楚幽奋力挣扎,“放开!”同时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顶上自己后腰,楚幽愣了一瞬,顿时一阵反胃,她顾不得许多,在刘洪涛脚上狠狠踩了下。

刘洪涛吃痛,楚幽趁机挣脱开,冲过去拉开门就跑,刘洪涛反应也快,阴沉着脸追在楚幽身后,“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楚幽很久没被人这么追过了,她跑得气喘吁吁,可刘洪涛的脚步声越逼越近,慌不择路间她撞上一个人,对方闷哼一声后骂道:“没长眼睛啊?!”

楚幽愣了一瞬,然后看到那头标志性的黄毛,顿时万分惊喜,“冯尧!”

“嫂子?”冯尧十分惊讶,“嫂子你怎么在这里?”

说话间刘洪涛已经追了上来,楚幽赶紧躲到冯尧身后,冯尧的眼神在刘洪涛身上游走片刻,忽然危险地眯起来,“嫂子,他欺负你?”

“嗯。”楚幽闷闷应了一声。

刘洪涛指着冯尧,“小子,这事跟你没关系,把那个女人交给我。”

“指着谁呢?”冯尧冷哼,他上前一步抓住刘洪涛的手指,只听“咔”的脆响,刘洪涛弓着身子开始惨叫。

听着那杀猪一般的嘶吼,楚幽牙酸了一下,她下意识搓了搓自己的手指。

冯尧一把将刘洪涛踹在地上,“我长这么大,就算是我家老爷子都不会指着我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他说完抓住刘洪涛的头发迫使他看向楚幽,“那是我嫂子,知道我哥是谁吗?她你也敢肖想?”

刘洪涛疼得声音都在打颤,对着冯尧恶声恶气道,“你们等、等着!看我不弄死你们!”

冯尧乐了,“行啊,我倒要看看,今天谁弄死谁。”

冯尧一般都嘻嘻哈哈的,骤然冷脸的样子看得楚幽还有些不适应,他能跟厉严辞玩到一起,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最起码发起火来一样吓人。

“冯尧。”楚幽拽了拽男人的衣角,“给他点儿教训就行了。”

“这事你别管了嫂子。”冯尧笑笑,“吓到你了是吧?你先去我房间待会儿,等我收拾完。”

冯尧的语气没什么商量的余地,楚幽只能先去他房间。

房间门半掩着,偶尔能听到“咚”的巨响,像是身体被狠狠摔在地上。

楚幽不知道的是厉严辞已经来了。

男人将被揍成猪头的刘洪涛一把提起来,冷声问道,“你碰她哪儿了?”

刘洪涛吓得鼻涕眼泪一起流,这张面孔他太熟悉了,楠城说一不二的人,他就算再笨也该知道楚幽是谁了,这阵子悔得肠子都青了。

“厉、厉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您就饶了我吧!我真不知道楚幽是您的……哎呦!”刘洪涛靠在墙上站了两秒,然后缓缓坐在地上,低垂着头,似乎晕过去了。

“没用的东西。”厉严辞接过孙然递过来的纸巾,仔细擦了擦手指,吩咐道,“处理干净。”

房门一响,楚幽立刻站起身,看到是厉严辞,她忽然就心安了。

“过来。”厉严辞张开双臂,“让我看看是不是吓坏了。”

楚幽闻言真的走过去,缓缓抱住男人,哑声道,“没吓坏。”

厉严辞心都疼了。

“刘洪涛呢?”楚幽小声问。

“收拾干净了。”厉严辞轻抚着女人的后背,“有我在,没事。”

楚幽以为刘洪涛肯定老实了,没想到第二天一去公司,发现老总换人了。

等欢迎完新领导,楚幽三两步走到张丝丝面前,将手中的咖啡杯狠狠往桌上一砸,吓得张丝丝猛地站起来,她忐忑而谨慎地望着楚幽,“你干什么?”

“昨天那事你是故意的吧?”楚幽冷声质问。

张丝丝眼珠子一转,立刻否认,“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是吗?”楚幽凑近张丝丝,压低声音,“知道为什么刘洪涛被撤职了吗?”

张丝丝惊恐地看向楚幽。

“我忍你很久了。”楚幽一字一句,“你再招惹我一次,我保证,你的下场会比刘洪涛惨!”

张丝丝脸色微白,畏惧地缩了缩脖子。她心里很清楚,依照刘洪涛的脾气肯定不会放过楚幽,可现在楚幽好端端站在她面前,刘洪涛却丢了饭碗,这只能说明楚幽的确有后台。

楚幽大摇大摆地回到座位上,狐假虎威的感觉真好!

经过这件事,公司中找楚幽麻烦的人明显少了很多。

楚幽今天下班早,她给厉严辞发了个信息,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女人收拾好东西去厉氏,却没想到在大厅看到了曲悠然。

曲悠然目前还算红,四周围了六七个保镖,她的助理正在跟前台争执些什么,前台面色尴尬,但一直在摇头。

她怎么会在这里?楚幽一头雾水。

就在这时孙然从楼上下来,曲悠然的助理看到孙然后眸色一亮,她转身追上孙然,但孙然微微挥手示意拒绝,然后三两步走到楚幽面前,“夫人,厉总让我来接您。”

“厉夫人来了。”曲悠然款款走来。

楚幽清楚看到,孙然皱了皱眉。

“曲小姐好。”楚幽面上不动声色。

“是这样的,之前厉总给了我几个好资源,我就想着找机会感激一下,我知道厉总不缺钱,所以亲手做了些饺子,谁知被通知不能上去。”曲悠然说这话时眼睛平视楚幽,眼底是一片幽幽的冷意,看不出险恶。

楚幽对曲悠然的认知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当着人家妻子的面说我来给你老公送饺子,还说的坦坦荡荡,是真的心中没鬼,还是……压根没将她放在眼里?楚幽暗自琢磨。

“曲小姐。”孙然忽然开口,“厉总给你资源,是因为目前在星耀,你的价值数一数二,这就是一项很简单的投资,如果你最后不能带给厉总满意的盈利,届时可不是一顿饺子就能打发的事。”

孙然锋利起来的样子颇有几分厉严辞的真传,曲悠然失笑,“孙特助这话说的。”她眼神一冷,“底气真足。”

“我的底气,曲小姐以为是谁给的?”孙然问道。

曲悠然愣了愣,忽然像明白了什么,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夫人,厉总该等急了。”

楚幽点头,“好的。”

等坐上专属电梯,孙然着急解释,“夫人,您别听那个曲悠然乱说,资源是厉总给的没错,但分给谁却是星耀老总说了算,她就是想找个借口接近厉总,厉总早就吩咐了,有关她的信息彻底杜绝。”

楚幽:“为什么啊?”

孙然瞪大眼睛:“厉总是有妇之夫啊!”

楚幽“噗嗤”一下笑出声,“我懂了,我没乱想,前台能把曲悠然拦在楼下,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孙然松了口气,夫人果然明智。

彼时厉严辞正在办公室看文件,房门没关,楚幽朝里面看了一眼,男人端坐在办公桌前,俊眉微拧,一派沉稳果决的气势,楚幽感觉脸颊微热,这样的厉严辞,无疑性感至极。

“看够了?”厉严辞勾起嘴角,抬头看向楚幽,眼中噙着笑。

“你早就知道我来了?”楚幽边走边打量着办公室。

“嗯。”厉严辞大方承认,“心灵感应。”

厉总现在说基础情话,那真是舌头都不带打颠的。

这间办公室的装修风格很符合厉严辞的气质,以灰黑色调为主,给人隐隐的压迫感。

楚幽站在酒柜前,男人从后面将她缓缓抱住,“看到曲悠然了?”

楚幽身体微僵了一瞬,然后恢复如常,厉严辞如今的肢体动作越发亲昵,她还在逐渐适应,“嗯,她包了饺子给你。”

“不生气?”厉严辞将脑袋埋入女人颈窝。

“没。”楚幽笑道,“孙然跟我解释了一路,再者我也看到了,她连公司一层都上不去。”

厉严辞没说话,他真是爱极了楚幽这点,张弛有度,除非踩到底线,否则绝不会跟人无理取闹,虽然他还是蛮想看到这一幕的。

“那瓶是什么?挺好看的。”楚幽指着酒柜最上面的一瓶,颜色粉嫩粉嫩的,看着很吸睛。

厉严辞扫了一眼,明白了楚幽的意思,但是一想到这女人醉酒的样子,立刻打消了念头,“这酒柜里放的,仅供观赏。”

“为什么?”

“喝完保准你爹妈不认。”厉总解释。

楚幽后退两步,“那算了。”

厉严辞还有些公事没处理完,楚幽便在一旁耐心等候,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才从公司下来,万万没想到曲悠然竟然还没走。

曲悠然的保姆车就在地下停车库,厉严辞一出现她的助理就按捺不住地冲上来,将一个精致的食盒递给厉严辞,全然不顾一旁的楚幽,“厉总,这是悠然为您准备的。”

厉严辞没有接,他往助理身后一看,保姆车旁正站着曲悠然,女人明显精心打扮过,仍旧是高冷无双的气质,可他只觉得满心乏味,厉严辞甚至在想,他究竟什么时候高看过曲悠然,才会给对方能得寸进尺的错觉?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