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司少的契约宠妻尹施施司震小说全文免费

现代言情 2020-04-03 12:33 阅读(393)

司少的契约宠妻尹施施司震小说全文部分目录可免费阅读,又名《一点一滴爱上你》,这是一本豪门言情小说。尹施施回家路上,突然遇见一个陌生男子,出于好心,尹施施将他带回了家,发现男子居然中枪了!第二天回到家,男人不见了!尹施施本以为男人会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可后来尹施施深陷泥塘的时候,司震突然出现,解救于危难!

司少的契约宠妻

>>司少的契约宠妻尹施施司震全文阅读<<

司少的契约宠妻章节阅读

算起来,尹施施收到短信的时间,正是她来了之后!

听着司震的话,尹施施心里一阵莫名地感动,她望着司震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在他眼睑下形成一道暗影。

高挺的鼻梁下两片薄唇呈现出淡粉色,这样的男人,不愧是神邸一样的存在。

看着,尹施施下意识地将手肘放在前方,指被撑起右腮,静静地注视起他,心忽然就碰碰地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男人注视着前方的目光不变,忽然轻启薄唇。“你这样盯着我,是在期待什么?”

尹施施这才恍然大悟,赶紧撤开了手肘,规规矩矩地坐直望着前方。

“我能对你期待什么呢!”尹施施你是怎么了?见到他就像丢了魂似的!别忘了,他还有一个感情不错的未婚妻,她和他之间只是一场契约婚姻。

司震面色转冷。“那就是对韩启京有所期待了?”比起那恐吓短信,司震更介意的是她和韩启京一起出现在韩家。

他以为她和韩启京已经形同陌路,她却在以为短信是尹如夏为了韩启京发给她时选择沉默,她心里,还惦记着韩启京?

还想要回到他身边?

更何况,韩启京知道自己和尹施施之间是契约婚姻,他一定会继续纠缠尹施施不放手!

“没有的事儿,我知道韩启京和尹如夏结婚了,而我,绝对不会破坏别人的婚姻,当然也不会破坏别人的感情。”尹施施一语双关,她的意思是,她同样不会破坏司震和他未婚妻的婚姻。

司震的表情越发地阴鸷。“如果,韩启京和尹如夏离婚呢?”

什么?“怎么可能?”司震还真是一语惊人。

“假如,如果,回答我!”司震的语气加重,带着不容抗拒的凌厉。

“我……”她不知道,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应该不会吧,想了想正要开口。

车子突然加了速度,旁边面上阴云密布的男人突然把速度驾到了150码,然后是200码。

尹施施看不清前方的路面,呼吸快要停止下来,整个人尖叫一声,差点吓尿了。

是自己哪里得罪了他?他要拿她的小命开玩笑?她可不想体会速度与激情!

“慢点!求你!不要!”车子里面充满了她的尖叫。这人,分明是拿生命在开车。

然而男人不理会,以最快速度把车子开到花田别墅。

车子停在车库,惊呼未定的尹施施低着头大喘气。

旁边的男人已经下了车,绕到另一方,打开车门,铁手抓着她的手腕把她扯了下来。

“你弄痛我了!”尹施施颦起秀眉叫嚷。司震哪里顾忌她的痛呼,拉着她直接带入了卧室,把她推到那张大床上。

他双手撑着床面,把她的身体困在双臂中央,一双厉眸鄙视她。“尹施施,你又忘了谁才是你男人。”

尹施施平躺在床面,一双大眼睛借着蓝色的灯光望着司震那张阴郁的俊脸。“我们的关系你我都很清楚,还有三个月就结束,放我回房间!”她冷绝地回应。

既然知道他是有未婚妻的人,她就不能再继续充当他的床伴,她受过一次伤害,不想再有第二次。

司震猛地一把捏起她的下巴,发狠地低喝:“你说什么?敢再说一遍?”紧紧捏住她的下巴。

回房间?当他司震的话是信口开河?只见了韩启京一面,就要为韩启京守身如玉?

尹施施痛地不能自已。“好痛,放手!”

“不说是吗?我要你永远记住,谁才是你男人!”说罢,一把撕开了尹施施的清新的雪纺衬衫。

一件漂亮的衣服顿时被撕成了碎片,挂在她身上。她雪白的肌肤暴漏在空气中,胸前的起伏随着她的呼吸,散发着诱人的珠光。

光是看一眼,足以让她上面的男人身体起了变化。尹施施又羞又愤,双手交叠掩住自己的关键部位:“暴君!坏蛋!不许再撕我衣服!”

“买衣服给你穿,就是为了亲手撕破。尹施施,你要明白,你是我床上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别说回房间,就算这个床,你也下不去!”说着健美的身体压下来,右手顺着她光滑的腰际往下摸索,抓她腿上狭窄的裙子,觉得碍事,恼怒之下,刺啦一声再次撕开。而后快速扯掉他自己身上的衬衫。

壁垒分明的身体贴着她的肌肤,火热的唇也压了下来,身上的人肩上有着狰狞的刺青,而他此时也像魔鬼一样。

尹施施紧闭着双唇,用实际行动抗拒他的接近。

岂料司震很有经验地用手在她胸前动作了起来,强烈的刺激感让她的小嘴忽然张开发出一声连她自己都觉得十分羞耻的声响。

趁着她唇张开的刹那,男人灵活的舌头已经成功突围了她的牙关,似乎是得来不易似的,疯狂地攻城略地,凶猛地侵犯着她唇齿中的每一处。

男人不知餍足地索取。她的身体滚动着,和他纠缠着,起伏,浑汗如雨,她像是被重型坦克碾压过一般,瘫在床上,任他摆布。

事后,尹施施精疲力尽的侧卧着不去看他。

他分明记得,他刚才说她是他床上的女人。

他果然只喜欢她的身体!

确定了这个事实,尹施施的心情前所未有地低落起来。

屋子里一片寂静,灯也被司震关上了。尹施施张着一双明亮的眼瞳,侧握的司震,用一种,陌生的,高高在上的,审视的目光,仔细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从他的目光里流露出来的,是愤怒,讨厌,沉郁,以及重重负面的情绪。

尹施施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从尹家回来,他们还讨论短信的事情,司震不是还好好的吗?

大床上,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保持着刚才亲密的姿势。

司震的身体贴着她的身体,两人之间,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心跳,还有体温。

然而隔得这么近,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冰冷的。

刚才那般惩罚自己,他竟然还不解气,还要和她冷战到底的样子。

“司……司震……”尹施施下意识地张口,司震原本僵住的动作有了变化——不是继续低下头亲密,居然是用力一推,突然清醒过来一样,把她当垃圾一样推开。

之后男人迅速翻身下床,直接走进浴室,重重关门!

“哗啦啦”的水流声传来,她被司震一把推开,从床中差点落到床底,若不是她眼疾手快,一手撑着床头柜,也许自己早就摔下去了。

尹施施撑着床头柜的那只手,隐隐有些刺痛,她借着床头灯,看到中指上一根倒刺,深深的卡在了肉里。

倒刺虽然小,但是卡到手指里还是很疼的。尹施施起身先换上了睡衣,屋子里却哪有针,只好一点点挤出来,挤得白生生的手指都泛了红。

这倒刺还很粗,足有牙签粗细,十指连心,哪有不疼的。再疼,也比不过心里莫名的失落感。

这肉刺,就像他那的未婚妻,毫无征兆地闯入了她的世界,扰乱了她的一切。

司震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尹施施,已经躺下了。

只开了一盏小夜灯,她缩在床沿的一角,整个人侧着睡,只占了整张大床五分之一的位置,而且,连她盖在身上的背子,都只有一床被子的十分之一那么一点,好像如果不是家里只准备了一床被子,这间屋子里也只有一张床,只怕她绝对不会跟他睡在一起。

眼瞳微微一低,看到他那边的床沿上,还放着一身干净的睡衣。不用看也知道,是她刚刚准备的。

大手一抬,将她准备好,叠在一边的睡衣全都扫落在地,他又转身开了柜子,自己另外拿了一套睡衣出来穿好,之后猛地掀开被子,直接睡在床的正中间,卷走了五分之四的被子!

尹施施身上一凉,尽管是初夏,可被子离了身,全身凉飕飕的,她也不敢再掀开被子,更不敢往里睡,生怕吵醒了司震。

她就缩在床沿,背心还能挨着被子,只有背后一缕能感受到被子里暖烘烘的热气。过了一阵,等到他气息平稳,像是睡着了一样,她才轻手轻脚的爬下床,去浴室里洗干净。她把浴室门关紧,倒不是怕他进来尴尬什么的——主要是怕吵醒他,更惹他不快。连开吹风机吹头发,也调的低档。

等一切忙完,她推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司震还安稳的躺着,唯一变化的是,他原本睡在床的正中,被子也卷走了五分之四,此时稍稍偏左,被子也只盖了三分之一。

尹施施连忙从另一边爬上去,悄悄掀开被子的一角躺了上去,关上了灯。

屋子里,重新恢复黑暗和安静。

许久许久,司震微微睁开眼瞳,长长出了口气,突然,一只胳膊伸了过来,搂过她,再次压在身下。

炙热的吻铺天盖地袭击来。

明白了他的意图,尹施施惊呼一声:“套!你没带!”

“不要了。”他说完这句话,再不多言,继续和她在安静的空间里奋战。

然后,尹施施已是精疲力尽,男人餍足地抱她在怀里,在她耳边低吟:

“不许吃药,知道吗?”

什么?尹施施惊地瞪大了清澈的眼眸。

他知道这是在说什么吗?没有措施,又不吃药,是可能怀孕的啊!

他们本就是契约婚姻,他会允许她怀孕?他不是还有未婚妻吗?他还要回答未婚妻身边的啊,为什么这么做?

“说话。”司震捏起她的下巴。

尹施施眼看男人狭长的眸子充满了危险,想着如果不答应他他估计还会再用前两次的方法折磨她,只得点了点头。

司震望着她娇憨的表情,觉得十分可爱,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一整晚上的冰脸,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温度。

可是下一秒钟,尹施施又感觉到他身下的明显变化。

“你怎么……还……”尹施施面下绯红,紧紧地咬着唇。

他俊美的侧脸伏在她耳边。“你会帮我的吧!”

“你干脆让我死了算了。”尹施施转过身体。

“施施——”男人磨蹭着她,哄着她,她终于被缠地心痒难耐,乖乖转过身体。

而身后的男人,就像为了猎物蛰伏了许久的野兽,刹那间堵住了她的唇。

次日清晨,尹施施似睡非睡之间感到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司震贴心地为她掖了掖被角,在她耳边轻声说:“今天不用去上班了,我帮你请了假。”

“啊?”一听说请假,尹施施张开双眼:“好端端请什么假呢!我还有好多工作要做,模特要出一组时尚大片片!”

早已穿戴整齐的司震高贵优雅的身子立在床头,凉薄的眼眸低睨着她:“工作放一放,你昨天累了,必须好好休息。”

啊!一想到昨天夜里尹施施就羞愧难当。开始他还带着气,后来就连哄带骗地逼迫她就范,偏偏司大少的魅力无人可敌,她就乖乖上钩,到今天身体像散了架子一样,一整夜无梦,睡得那叫一个香。她也还捆着,也不想上班。

“可是司震我们杂志社……”

“再提工作我就直接帮你辞职了。”男人撑起手臂,威严地抛出一句。

尹施施脸色骤然一变。“辞职,你让我靠什么吃饭啊?千万不可以!”

“当然是靠我。”司震沉声道。他巴不得尹施施像米虫一样依附他,巴不得小女人一无所有,穷地只剩下他。这样,他就毫无后顾之忧,不用担心她逃离他的掌控。因为,他这个人的控制欲实在太强。

尹施施呆愣地说不出话来,这是司震第二次提起要养她。只是尹施施还不至于单纯地相信,他们一直契约关系,他还能养她一辈子。

而且,他还是要回到他未婚妻身边的吧!

“就这么说定了,早餐准备好了,饿的话先起来吃饭,吃完再睡。”

司震嘱咐着,抬脚离去。

“哎你去哪?”

“出去一趟,你在家等着,办完事我回家陪你。”

看着司震出门,尹施施莫名地有些眷恋。

什么时候?这个男人已经无孔不入地侵入了她的生活,让她对他产生了依赖。

这种感觉很不好!但也很甜蜜,甜蜜地此刻她倒下来,继续睡大觉。

一想到自己醒来以后就又能见到司震,她甜甜地继续睡觉。

盛夏已经来临,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

室外的温度飙升至四十摄氏度,司震上车后立即打开冷气,他的面色也恢复了以往的沉冷。

这个男人,也只有在尹施施面前才会表现出无害和温和。

他深邃的眼眸像是经历了很多,然而却自始至终深藏不露。

丛光从花田别墅走出来。“司先生,要我和你一起出去吗?”

“不用了,你和其他保镖都守在别墅,有任何问题,及时通知我。”司震特意嘱咐道。

“好,我马上加派人手。”丛光毕恭毕敬地说完,见车子扬长而去,转身回到别墅。

司震的车子开往lofe杂志社,走进摄影棚的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

不仅因为这个男人有着欧洲男模般的帅气外表以及强势凌人的气势,更因为这是他这是第一次踏足摄影棚。

然而杂志社都知道今天副主编尹施施请了假,没有来上班,而尹施施的丈夫,司震是来见谁的呢?

尹如梦正好此时也在摄影棚,看到司震,眼底明眸地凑了过来。“司先生今天好难得啊,我这会儿不忙,可以陪你四处看看。”尹如梦深知尹施施请假后,司震平素和摄影棚里面的人没有过任何交集,唯一的可能就是来见她的,她当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在同事面前炫耀一番,她和司震的亲密关系。

“我没时间。”岂料,回应他的却是冰冷如同地狱里钻出的声音。

尹如夏的表情有几分僵硬。“怎么,司先生不是来见我的?”

“这里只有你吗?”司震俊美的面容上浮起了一抹轻蔑的笑意,自她身边走过。

走到镁光灯下正在摆出各种姿势拍摄照片的西门琪身边。

西门琪自司震进门前,拍摄就已经不再状态,此时看到司震走向自己,眼神更是游离。

当司震在自己面前站定时,她的一颗心也似停止了跳动吧,平日模特的气场全无。

“琪琪,这种fell不对!”摄影师拿下相机,不耐地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状态不好,可不可以让别人来拍。”

“那,你先休息一会儿,好好想想感觉。”摄影师说。

西门琪走下台的刹那,司震也转身出了摄影棚。

西门琪跟着司震走出摄影棚。

尹如梦奇怪地望着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正要跟上去弄明白时。

摄影师走了过来。“尹编辑,下一组照片是你的选题,我需要先和你沟通一下。”

尹如梦立即拉长了脸,搞什么,早不沟通晚不沟通,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

司震离开摄影棚,径自朝着车子走去。

西门琪就穿着小背心,高腰的a裙,一路踩着足以十厘米的高跟鞋跟随着他的脚步。

脚终于疼地受不了,她楚楚可怜地开口:“阿震,你是来找我的吧,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说话?”

司震朝人来人往的广场扫视一周。“这里不方便,我们到车上聊。”

西门琪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下来,停下脚步不肯走。“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就那么见不得人?”

司震则不理会她,继续朝着车子走去。

西门琪死死地咬着嘴唇,僵了片刻,还是跟随着他的脚步走到了车子跟前。

司震打开后座车门,目光回落向身后,西门琪一愣,低头坐了进去,满怀希望等待着司震坐进来,却发现司震关上车门。

迈着长腿绕到了驾驶座,发动了车子,将车子开出lofe的广场,开到了下一个路口的街心花园,这才停下了车。

“是不是你给施施发的短信?”司震冰冷地启唇,毫无温情的嗓音带着质问。

西门琪目光一滞。“什么短信?你是说我约副主编出去的短信?”

司震猛地回过头。“为什么约施施出来?”

“因为我和她是好朋友啊。”西门琪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答。

司震微微蹙眉。这才想起,尹施施这几天经常对他提起,公司来了一个新模特,言语间流露出对新模特的喜爱之情,他还想着是何方神圣,现在才发现,竟然就是西门琪。

施施那个傻姑娘啊,居然还把西门琪当朋友。

“她和你不是一路人,你想交朋友,大可以选择别人。再说——”司震顿了顿,眉宇间尽是冷意:“西门小姐在g市的事业顺风顺水,是业内公认的名模,又有西门家族庇护,为何跑到这h市来?”司震冷冷地质问。

“阿震,我不想隐瞒你,我就是为了你来h市的,你突然一声不吭地跑到h市,和别的女人结了婚,把我置于何地?你要知道,从18岁起,这12年来,我唯一的梦想就是披着婚纱嫁给你,而你却娶了一个认识只有个把月的女人,对我就一个解释也没有,你这样对的起我吗?”

司震的面容越发沉郁,他眼底的眸光复杂深邃,西门琪看不懂。

“结婚和认识长短没关系,你我缘浅。”司震说完,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掏出一根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西门琪心中一冷,却又有一丝兴奋,他这么说,是不是对她还有一丝眷恋,他这么说,是不是说明,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西门琪猛地抓住沙发靠背,凑到司震面前:“什么缘深缘浅的!这不像你说出的话!圈子里谁不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这样的话,你敢告诉翰卓和子辰吗?别说我不相信,旁观者清的外人也不会相信。上次在g市的ktv,我就想问你一个原因,可是你宁愿不见自己的兄弟,不见子辰他们也要躲着我,阿震,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对我这么绝情,说翻脸就翻脸?说娶别的女人就娶别的女人?”说着说着,她的泪水滚滚落下,她低着头,用手背擦拭脸上的泪水,希冀着这个男人会像以前他们恋爱时那般,心疼地给她擦眼泪。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