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最似阳光照流年宁溪纪修齐全集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4-03 12:38 阅读(461)

最似阳光照流年的主人公宁溪纪修齐的小说中,宁溪的外婆是个神婆,而宁溪也继承了外婆的衣钵成为了玄学大师,而当宁溪因为命里的死局,不得已找上了纯阳的纪修齐之后,而在百般讨好好不容易结婚之后,纪修齐却发现,自己的便宜老婆,竟然按照电视剧的标准,来判定自己是不是一个好老公。

最似阳光照流年宁溪纪修齐全集目录阅读

>>最似阳光照流年宁溪纪修齐全集目录阅读<<

最似阳光照流年宁溪纪修齐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那些黑衣人忽然就像是被定身了一般,立在原地动也不动,连眼珠子都不转了。

为首的西装男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来:“你……”

宁溪拍拍双手,微微一笑:“回去告诉纪坤,想要逼我就范,这点人可不够。”

西装男眼底的恐惧更甚,脸上那抹装出来的文质彬彬的笑再也维持不住:“你到底是人是鬼?”

“你说呢?”宁溪的笑容越发的灿烂,随即主动牵起纪修齐的手,“解决了,我们走吧。”

纪修齐像是没有知觉一般地被宁溪拖进了车里,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再一次受到了冲击。

这又不是古代武侠片……难道真有能让人犹如被点穴一样的力量?

回到车里,宁溪笑着对纪修齐道:“我就说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纪修齐的薄唇犹豫地启启合合,“他们……”

“他们没事,十分钟后就解除了。”宁溪见纪修齐的拳头上有些破了皮,明显是刚刚砸车门的时候受的伤,心中涌起一抹心疼,把他拳头握在手里吹了口气,“你受伤了,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伤着自己得不偿失。”

“我……”

“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刚刚我对他们用的是定身符,这种符其实在道法盛行的时候并不少见,只是现在道术式微,写法已经失传了,但是刚好我外婆会,就教给了我。这符看起来很厉害,但如果对方是个术法高深的,很容易就破解了。”

纪修齐感觉自己喉咙有些发痒,“你把这些都告诉我了,就不怕我对你有什么坏心思?”

宁溪迷惑不解地看着他,“你能对我有什么坏心思?”

“比如利用你的这些力量,达成自己的目的。”

宁溪轻轻摇了摇头:“你不是那种人,否则纪老爷子让你回本家的时候,你就该回去,继续接手纪家的商业帝国了。”

纪修齐眼神深邃,“我是男人,男人都有野心。”

“但你的野心不是这个。”宁溪肯定地说道。

纪修齐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感觉自己的拳头在宁溪的手掌里发烫,心里也闪过许多复杂的情绪。

宁溪被他看得不自在,赶紧说道:“我们快走吧,我带出来的定身符已经用完了,要是再来一波人,我们就真的只能挨打了。”

纪修齐沉默地发动车子,后面的路一路平稳,没有人再出来拦路。

回到家里,宁溪想起张凯发过来的视频还没看,干脆向纪修齐要了手机,两人窝在沙发里一起看。

视频是执法记录仪拍摄的,有些抖得厉害,对焦也不好,但宁溪依然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视频里的两个女人。

一个是马冬梅,另一个,却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人。

宁溪看着对方的面容,思绪,一下就被拉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从她很小的时候,她就看到,和知道的一些事。

宁溪的母亲,当年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坯子,农村人婚嫁早,她母亲在十七八岁的时候,上门提亲的人都几乎把家里的门槛踏破。

但宁溪的母亲眼光高,农村的汉子她一个也看不上,她看上了一个从城里来的富家子弟。

富家子弟到农村来,只是家里安排他来历练,两个年轻人很快情投意合,并有了身孕。

可那富家子弟毕竟只是来历练的,根本没打算一辈子待在农村,宁溪的母亲对他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消遣的玩意,很快,富家子弟历练结束,回到了城里。

回去之前,他没有给下任何承诺,也没有再来过高山村。

宁溪的母亲抑郁成疾,在她两岁的时候生病撒手人寰,宁溪被外婆抚养长大,并跟着外婆姓宁。

宁家据说在古代就是道法世家,只是近代科技飞速发展,道法也逐渐没落,家族传承的使命落到了外婆的肩上。

外婆还有个妹妹,按照辈分,宁溪应该叫她姨婆,姨婆不满外婆成了继承人,历来和外婆感情不好,虽是亲姐妹,但平日里很少走动,偶尔见了面,也是冷嘲热讽。

张凯发过来的视频里,除了马冬梅以外,另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就是姨婆的小女儿李婷。按照辈分,宁溪应该叫李婷一声小姨。

“她们两个人怎么会认识?”宁溪不由得喃喃道。

纪修齐问道:“你认识这个女人?”

“认识。”宁溪深吸一口气,“她叫李婷,按照辈分,我应该叫她小姨。”

“是亲戚?”

“不是,是仇人。”宁溪的眼底,忽然爆发出一阵浓烈的恨意。

外婆才60出头,修习道法身子骨比普通人还要硬朗些,之所以会突然病倒,就是中了李婷一家的暗算。

而她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抢夺宁家家传的一本修行古籍,古籍名为《灵经》。

为了这么一本书,血缘不是血缘,亲人不是亲人。

宁溪的手紧握成拳:“李婷是冲我来的,她们间接害死了外婆,我没去找她报仇,她倒主动来找惹我。”

这是纪修齐第一次感受到宁溪有如此浓烈的情绪,不由长臂一伸,将她小小的身子拥入自己宽大的胸怀中,“一切有我,我不会让任何人害你。”

宁溪靠在纪修齐的怀里,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

外婆临终前交代了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让她去找到纯阳体质之人,并想办法与之结婚。

而第二件,就是让她不许为自己寻仇。

宁溪到现在还能清晰记得外婆说过的话:“溪儿,宁凤是我的亲妹妹,我知道她从小就想超越我,想继承宁家的衣钵,终究是我对不起她,她恨我,我可以理解。我死后,你就离开高山村,守护好《灵经》,不许为我报仇。若有一天宁凤想害你取你性命,你也不用顾虑我,人死则缘灭,该反击的时候就反击……”

外婆不让她为自己报仇,却也告诉她,可以因为自保而对对方出手,外婆把一切都算好了,却终究敌不过人心诡谲。

宁凤一家,还是没打算放弃夺取《灵经》。

宁溪恨恨道:“床底下那枚铜镜,肯定是李婷给马冬梅的,目的只有我一个。”

“马冬梅和这个女人勾结,也是存了害你之心,我不会允许她再出现在你面前。”纪修齐语气森冷地说道。

……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