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丞相府嫡女重生的小说沈清曦目录阅读

资讯 2020-05-30 14:56 阅读(251)

丞相府嫡女重生的小说是作品《邪帝狂妃:鬼王的绝色宠妻》,小说中京城第一美女沈清曦,母亲是侯爷之女,父亲是当朝宰相,身为丞相府嫡长女的沈清曦却过得并不好,自从母亲病逝之后,沈清曦就被戴上了克死了母亲的罪名,发落在了洛轴别庄中生活,直到十三岁重病才被同意回到京城,而此时,妾室胡氏已经被扶正,沈清曦的庶妹变成了嫡女,也成了京城中世家子弟认为的丞相府嫡女,而当真正的丞相府嫡长女沈清曦出现时,没有人知道,她已经经历过这一切一次,前世她明明机智聪明,却败在了识人不清,如今,她不仅要复仇,更要活的潇洒自在。

丞相府嫡女重生的小说沈清曦目录阅读

>>丞相府嫡女重生的小说沈清曦目录阅读<<

丞相府嫡女重生的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何冲被何琬静拉出来,十分不耐烦,“做什么做什么?!我和人家说着话呢!”

何琬静指了指不远处的沈清柔,“大哥,你看谁来啦!”

何冲一眼就看到了沈清柔,一双眸子顿时就亮了!

何冲身量不算矮,可五官却是随了武将出身的宣武将军,一双眼睛小的眯在一起,额宽鼻塌,形容很有几分猥琐,看到沈清柔,他的眸子顿时亮了起来!

“柔表妹,你来啦!”

何冲上前,还没走近便看到沈清柔红红的眼眶,何冲对沈清柔早有觊觎之心,可碍着是表妹不敢动手动脚,此刻可是心疼坏了。

何琬静一说,顿时帮腔道,“大哥,你可不知道,表妹她可是被害惨了!”

何冲眉头一竖,“谁欺负了表妹!告诉我,我帮表妹出气!”

何琬静拉着沈清柔的手,将适才沈清柔的控诉眉飞色舞的说了一遍,何冲听完怒不可遏,“好一个沈家大小姐,从乡下回来的野丫头而已,也敢欺负表妹!她人在何处?!我去找她说道说道,说起来我也是她的表哥,我得狠狠教训她才是!”

沈清柔身边的晚荷上前来,道,“大小姐刚才去半月湖了,这会儿在假山那边呢。”

见沈清柔和何琬静说好了,晚荷便去寻了沈清曦的踪迹,这一找,便在假山那边找到了沈清曦,一听这话,何冲立刻就要上前,“好,我这就去教训她!”

正要走,沈清柔却一把将他拉了住,“表哥——”

沈清柔期期艾艾道,“表哥为我出头,自然是好,可假山那边人那般多,让别人看到了,岂不是败坏了表哥的名声?”

何冲心中顿时一暖,沈清柔这是心疼她呢!

“表妹,那你说我在哪里教训她为好?”

沈清柔来了侯府多次,早知这侯府的各处景观,她抬手指了指东南边,“不然,表哥就在那边林子里等着她如何?我们去把她哄骗过来!那里没人,表哥想怎么教训她就怎么教训她!表哥可还不知道,她的模样,可是数一数二的漂亮!”

何冲眼底大亮,“当真?!”

看到何冲这样子沈清柔心底便生出鄙夷来,却还是哄着他道,“待会儿你看了就知道了,听表姐说表哥想纳一位美妾,表哥待会儿可不要放过这个机会。”

何冲被沈清柔说的满心期待,却又有些犹疑,“可是,会不会惹怒姨父……”

“大哥放心,我们为你作证,就说是她勾引你的!是她约你过来的!”

何冲一听笑意一盛,“好好好,你们去哄她过来,我这就去等着!”

看着何冲转身离开,沈清曦拉着何琬静去寻沈清曦。

她二人过来的时候,沈清曦正站在假山旁发怔,见到了楚綦和楚越,她内心的震动并非一时能平复的,沈清柔和何琬静忽然出现,她面上也没什么表情。

沈清柔一过来就道,“赏了这么久的花,我都渴了,玉竹,去帮我端杯茶过来。”

沈清柔有晚荷可以使唤,却偏偏使唤玉竹,玉竹自然不愿,然而沈清柔又道,“晚荷,你也去,给静表姐端一杯来。”

晚荷应了一声,拉着玉竹的手就走,玉竹无奈的看着沈清曦,见沈清曦点了点头才被晚荷拉走,玉竹一走,便剩下了沈清曦一个人。

沈清柔看了眼沈清曦,却也不主动和沈清曦说话,只低声和何琬静说着什么,就在这时,一个着永宁侯府下人服的小厮跑了过来。

那小厮对沈清曦行了一礼,道,“可是沈丞相家的大小姐?”

沈清曦微讶,打量了这小厮一眼,“是我。”

这小厮的确穿着永宁侯府的下人衣服,闻言笑道,“大小姐,我们世子正在和太子殿下一起赏花,还有沈丞相也在,知道您来了,请您过去一趟。”

小厮恭敬有礼,不似作假,沈清曦微讶,沈怀和他们一起赏花不足为奇,可为什么要请她过去?!

见沈清曦十分迟疑,小厮又道,“大小姐,您不要犹豫了,丞相大人适才提起了您,太子殿下和世子才想见您一面的。”

一旁沈清柔和何琬静一脸的讶色,二人都有些嫉妒的看着沈清曦。

沈清曦见她二人如此,一时没看出不妥来,却想到了静云师太说的她有贵相,还说她以后贵不可言!

沈清曦深知沈怀是个为了荣华富贵不择手段的性子,便想着,莫非是沈怀听了静云师太的话想将她推给太子才如此?

这么一想,倒也合情合理了。

沈清曦有些恼怒,沈怀前世留着沈清柔,便是想让沈清柔嫁给太子,以后不做皇后至少也是贵妃,可比嫁给一个楚綦想多了!

这一世,他又抱了这个心思!她不愿去,可太子相请,她哪里敢不去?

点了点头,沈清曦道,“你带路吧。”

小厮站在紫竹林入口处,指着里面光线幽暗的小道说,“大小姐,顺着这条小道往里面走一段,有一处凉亭,太子殿下就在那里。”

沈清曦眉头一挑将信将疑的,小厮便道,“太子殿下在里面,这紫竹林周围都不得近人,小人只能带您走到这里了。”

这话倒也不无道理,沈清曦点了点头,抬步顺着小道入了紫竹林。

小厮站在外面看了看,嗤的一笑转身而走,顺着来路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沈清柔和何琬静站在那里,小厮连忙上前,“小姐,表小姐,沈家大小姐已经去了。”

这小厮乃是何府的小厮,何冲和永宁侯府世子爷有几分交情,找了个下人要了一套下人衣服却是十分方便的,沈清曦刚从洛州回来,她哪里懂这些弯弯绕绕!

何琬静手一挥,“行了,你退下吧,把衣服换回来回将军府吧,这里不需要你了。”

何琬静还有几分脑子,害怕此事被沈清曦拆穿,便让仆人先离开永宁侯府,这仆人一走,何琬静便看着沈清柔道,“现在怎么办?我们去看看吗?”

沈清柔却一笑,“光是我们去看怎么是好?!”

“这是什么意思?”何琬静不解。

沈清柔冷笑一声,“要是只有我们两个,沈清曦抵赖怎么办?我们得让大家一起来看,当众看到沈清曦被表哥沾了身子,如此她就不得不委身于表哥!”

何琬静眼底一亮,“好主意!走,把咱们相熟的都叫过来!”

沈清柔满意的看着何琬静急迫的样子,回头看了一眼紫竹林的方向,沈清柔眼底狠毒之色一现,贱人!今日就叫你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紫竹林里,竹稍繁茂,遮住了大片的日光,沈清曦越往深处走越觉得周围安静幽然,外面暑气迫人,这里面的环境却清幽怡人,如果在此谈事,一来清净,二来可杜绝隔墙有耳,这般想着,沈清曦脚步慢了下来,沈怀叫她来是为何?

太子和永宁侯世子都在,永宁侯世子娶了华阳郡主,那沈怀的意思,自然是让她来见太子的,沈清曦冷笑一声,皇室中人,哪个不是心狠手辣,前世她被楚綦害的那般惨,今生,又怎么会想着讨好太子呢?前世的太子楚瑜,可也并非善茬!

一边想一边往前走,刚转过一个弯,沈清曦便看到了一处凉亭,凉亭被修竹挡住,却能看到里面的确有人影,可为何只有一人?

沈清曦眉头微皱,却见那人背对着她,莫非是太子?

见那背影身形高俊,沈清曦倒真以为是太子,她浅吸口气,不管为了什么,见一面就见一面了,这位太子殿下,前世不过是她的手下败将!

这般想着,沈清曦无所顾忌的朝那凉亭而去,如今只有太子一人,越发肯定了她的念头,沈怀的确是想让她来讨好太子的……

沈清曦面色微沉,上前一步,“拜见太子殿下。”

话音落下,凉亭中的人慢慢的转过了身来,何冲一脸猥琐笑的道,“表妹,你怎么认错人了……”

......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