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都市/内容

我本为弱王英雄季蓉蓉小说目录阅读

都市 2020-07-01 09:01 阅读(45)

我本为弱》是一本都市小说,主人公是王英雄季蓉蓉。交往了五年的女朋友,居然背着自己和上司厮混在一起,王英雄火冒三丈!可这季蓉蓉居然拿出一张照片,说是他先出轨在先,而出轨的对象还是一个男人!原来是三天前,一个神秘人物硬要他说什么家族的继承人,还塞给他一张卡,据说里面有千万巨款。本以为是件荒诞的事情,王英雄没当真。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王英雄不得不信!

我本为弱

>>我本为弱王英雄季蓉蓉全文阅读<<

我本为弱章节阅读

就在王英雄准备说些什么时,一旁的高宏奋声大喊:“秦湘柔是王英雄的女人,你们不能动他!”

上次金湖街遇难,秦湘柔对王英雄又是抱抱,又是挑逗,关系能普通吗?

于是便有了高宏这一喊。

可秦湘柔何许人也?

无数痴男的梦中情人。

王者宴厅的二当家!

熊大直接一巴掌甩在高宏脸上,“去你妈买逼,竟然敢拿我们二当家开刷!”

王英雄急啊。

高宏怎么就能说出连鬼都不信的话!

可仔细一想。

也就秦湘柔的名号能吓住这些人。

一咬牙,他索性豁出去了,“没,没错,我跟秦湘柔确实在…在一起。”

“就你?”黄毛嘲讽的笑了,“熊哥,这货没权没势就一个打工仔,像咱们二当家那样的绝色美人会看上他?我看这小子就是拖延时间,想逃跑!”

“如果不信…”王英雄心一横,“你可以打电话亲自问她。”

“如果咱们二当家是你的女人,鹰国女皇就是老子炮友!”

熊大更是露出阴狠目光,“你特么知道老子是谁吗?王者宴厅大当家虎爷是我哥!秦湘柔是我嫂子!敢诋毁老子嫂子名声,就是阎王老子来了,你都活不了!”

原以为搬出秦湘柔能救大家,没想到竟加快死亡的速度!

就在王英雄懊悔不已时,一道婀娜风情的女人走进人群,“虎爷的女人?奴家自己怎么不清楚呢?”

狐狸眼,大波浪,樱桃小嘴鹅蛋脸,正是王者宴厅的二当家秦湘柔!

王英雄心如死灰。

这会冒充人男朋友被抓现行,死定了!

“嫂子,你和我哥的事谁不知道,反正我是认定你当我的嫂子了,至于这小子,竟胡说八道讲你是他的女人!”

“谁说他是胡说八道?”

一语话落。

全场鸦雀无声。

随后秦湘柔当着众人的面,勾住王英雄的脖子,将自己丰满柔软的身躯紧紧相贴,红唇酥气渐吹,“只要客官想,奴家就是他的女人。”

秦湘柔风情无人不知。

让她贴耳细语的男人更是数不胜数,可是却从未听她说过自己是谁的女人。

如今竟然为了一个普通打工仔开了先例。

还是在众多兄弟前!

亲哥头上被戴绿帽,熊大不能忍,“嫂子,这玩笑可开不得。”

“谁说奴家在开玩笑?”秦湘柔长腿不动声色的蹭了蹭王英雄的小弟弟,一脸笑意,“不知客官准备何时收了奴家呢?”

随后红唇微嘟,落下芳香轻吻。

引的全场目瞪口呆。

王英雄更是一张脸红成了猴屁股。

这女人不但不戳穿自己的谎言,竟然还演上了?

眼里欲望更是浓烈到就差没写上,你啥时候睡我几个大字!

王英雄连忙向季蓉蓉求救,不料对方正一脸冰冷的瞪着他,仿佛他是个出轨被抓的渣男…

“二当家真的跟王英雄……”

“不可能,”熊大呕吼黄毛,“把他们给老子分开!”

“可是熊哥…”

“老子让你去。”

黄毛颤颤巍巍走上前。

结果还没张口,就被秦湘柔盯着不放,更准备的说,秦湘柔盯着的是黄毛脖子上的那块金牌!

“你脖子上挂的东西哪来的?”

“这,这个……”如果让秦湘柔知道这是从王英雄手里抢来的就完了,“是我买,买的。”

“我再问你一次,哪来的?”

秦湘柔声音拔高数倍,娇媚之姿换为厉色,若再深看,便能发现她瞳孔深入的忌惮与惶恐!

黄毛吓趴了,“是,是我从王英雄手里抢来的……”

秦湘柔指尖一颤。

拽下金牌打量,紧接着惊骇之色加剧,半秒后,她一脸踹在黄毛脸上,锋利的后跟,扣进眼窝,“来人,把他腿打断丢进海里喂鱼!”

“不,不要。二当家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

“啊!”

黄毛未恳求完,一人拿起铁棍打断了他的左腿,骨头碎裂之声让人人心底发毛。

秦湘柔却眉头都没皱一下。

熊大大怒。

黄毛好歹是他的人,哪能说断腿就断腿!

随后拿起棍子就要对王英雄出手,却被秦湘柔一巴掌扇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秦湘柔冷漠下令,“还有一条腿。”

“谁敢!”仗着亲哥是王者宴厅的大当家,熊大还没被一个女人打过巴掌,“秦湘柔老子告诉你,你生是我哥的人,死是我哥的鬼,今天你越是维护这小白脸,老子就越要弄死他!”

然而熊大万万没想到,他刚说完,就被小弟绑了起来,“这个人,你惹不起,我惹不起,你哥更惹不得!”

“老子才不信你鬼话,等我哥回来就是你和这个小白脸的死期!”

“押下去!”

熊大不服,可秦湘柔的话没人敢不听。

熊大被强制带走后,秦湘柔面不改色的对众人宣布:“从今以后,王英雄就是我王者宴厅的座上宾,谁敢动他,就先要问我秦湘柔同不同意!”

这是秦湘柔第二次这么维护自己了,一次是在王者宴厅会所,一次是在这…

可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王英雄陷入了沉思。

直到黄毛的痛呼再一次传来,黄毛的另一条腿废了。

熊大这个靠山没了,黄毛一点点的爬向王英雄,磕头认错,“王哥是我特么不知好歹,可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救救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一人双腿尽断哭喊饶命,没有谁能不心软,可秦湘柔要是没来,趴在这的就是他!

狠下心,王英雄没有说话。

秦湘柔则重新恢复之前的妩媚样,把金牌交给了王英雄,“奴家就把玩意物归原主了,希望客官可别再弄丢了。”

“这东西送你吧。”

秦湘柔惊了。

这可是能让帝都翻涌的盛家万能金牌,拥有金牌者,就等于是盛家未来的接班人,调万人,用万金!

也正是如此,她才会对黄毛如此狠辣,毕竟王英雄要发怒,整个王者宴厅将承担不起。

“当真送给奴家?”

要不是她,今天后果不堪设想。

王英雄直接点头。

秦湘柔却沉默了。

这家伙是不知道这金牌的作用,还是这金牌去入了他的眼?

如果是入不了眼,那他的背景…

秦湘柔细极思恐,连忙发出邀请,“客官这么做若是为了感谢奴家,三日后,大当家虎爷回归,明月斋设宴,请客官务必到场。”

王英雄没有理由拒绝。

秦湘柔走人之后,季蓉蓉也随之离开。

王英雄则是帮忙把高宏家收拾才离去,那知刚进家门,就被王爸逮了个正着,“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这个…”

王爸逼迫王英雄脱掉衣服。

一脱不得了,青的青紫的紫,就没一块好地方。

“把裤子也脱了!”王爸气压极大。

“爸,真没事…”

“拖!”

裤子一脱,伤比上半身还惨,毕竟这几天,王英雄不是在被打的路上,就是在被打的路上…

也在这时,裤子里的金牌不小心掉了出来,王爸见后,脸色突变,“这东西谁给你的?”

“一个老头。”

王爸没有说话,起身回房。

出来时,手里多了本书,上面印着太极如来四字。

“每天一有空都跟着上面练一遍,切记一点,练完的半小时之内,不可与携带阴气之物太过接近,也就是女人。”

“爸,我才多大,就跟着你练习老年人体操?”

老年人体操?

这是世上绝无仅有的武功秘籍!

“从今晚你就开始,绝对不等落下。”说完,王爸拿起外套,“车厂还有事,今晚就不回家了。”

王英雄没多想,毕竟王爸总是加班。

翻开书籍:“万物静,气沉丹田,中庸之穴上涌,脉络贯通…”这一看王英雄如同上了瘾,彻底停不下来,随后不知不觉进入忘我状态。

他双腿盘膝,两指捏控处方大腿正中,俨然如来佛祖坐姿。

不一会,王英雄头顶冒出丝丝白雾,苍白的脸色则回了血润。

再过半刻。

王英雄猛的睁眼,惊奇发现脑子无比清醒,四肢轻盈数倍,这老年人体操还是练了这么一会,要是一直练下去还得了?

惊喜之余,王英雄决定洗个澡明早继续,可就在他要关灯睡觉时,王爸屋里突然传来东西掉地的声音。

进屋一看,原来是扫把倒了。

就在他捡起的一刻,竟发现门后藏着一双脚,家里进贼了!

王英雄意识到已经晚了,因为贼已经蹑手蹑脚的走到身后。

王英雄怕啊。

他可不想死在小偷手里!

于是抓起扫把就反击,可环境太黑,次次打中空气,一不做二不休,撩膀子朝写黑乎乎的人影一抱!

这是…

王英雄双手环抱对方胸脯之上,丰满之处大到一只手握不住,弹力手感均是一流!

随后,出于男人的天性,王英雄不受控制的捏了捏…

卧槽。

这贼是个娘们!

王英雄意外,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巴掌轰的脑瓜子嗡嗡叫,贼咒骂,“混蛋!”

眼看贼要跑,王英雄跃身一跳,将其重重扑倒。

老子到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来我家偷东西!

王英雄抬手便要开灯。

不料女贼竟趁机抓到空隙。

膝盖高抬,直接顶向下体。

蛋蛋何等脆弱…

王英雄瞬间失去所有力气。

等他缓过神连忙跑出屋,女贼没了影子,大门却关着,难不成她还在这个屋子里?

王英雄神经一崩。

忐忑将目光看向如花姐闺房。

顾不上敲门,连忙冲了进去,结果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枕头飞来,“谁让你进我房间,滚出去!”

这吼东狮吼…

看来如花姐好着呢。

把家四处检查一遍后,王英雄再次回到王爸屋,发现并未丢失什么东西,甚至桌上的RMB都还在。

就是地上掉了个铁盒。

里面装着王爸跟前妻的照片,以及一张印着火焰纹身的手腕图,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收拾完一切,已经凌晨三四点。

王英雄干脆也不睡了,拿起王爸给的太极如来神谱练了起来,全然不知,一双眼睛正暗暗的看着他…

次日清晨。

王英雄元气恢复大半,便洗了个澡眯了会。

结果还没过一会,高宏敲响房门,拿满了礼物。

“你不上班来我家干嘛?”

“今天礼拜天。”

走进门,高宏累的大口灌水,“这些都是我爸妈让我带给你的,你的伤没事吧?”

“小问题,叔婶没一起来?”

“我妈昨晚惊吓过度,半夜发高烧,我爸正在医院照顾,不过…”高宏话锋一转,眼神逐渐猥琐,“你小子够牛逼啊,居然把咱们美女总经理拿下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屌!”

跟季蓉蓉共处一室?

他怎么不知道?

“不是,你把话说清楚。”

“还装,我刚亲眼看见美女总经理从你家出来,那长腿,丰腰,大胸…”

王英雄一听。

细思极恐,难道昨晚来他家偷东西的女贼是她?

不可能啊。

一个上市公司的总经理犯得着偷东西吗?

“高宏,你特么看到脸了吗?”

“没啊,不过除了美女总经理谁还能有美到让人鼻血直飚的身材?”

如花姐长得丑,但那身材真是没话说,就算跟季蓉蓉比那也是不遑多让。

于是王英雄有了答案。

解释一番后,高宏无比惋惜,“原来还想着你一手搂着美女总经理,一边吃着秦湘柔喂的葡萄,哎……”

“行了,行了,打游戏去。”

网吧一坐。

便是一整天。

直到高宏手机响起,“爸,妈醒了?嗯,说了,我待会就带英雄过去。”

收起电话,高宏连忙掏出一张照片,“老王,昨天的事我妈真想做点什么谢谢你,结果就给你张罗我小姨的女儿,让我来问问你的意见,结果我给忘了…”

相亲?

“算了吧,我现在真没这个打算。”

“可是我妈以为你同意了,就约了人下午茶…”

这不赶鸭子上架吗?

看了眼照片,女孩外边说不上惊艳,却也小家碧玉。

“咱们就走个流程?”

王英雄是不想去,可要放了鸽子,难做的是高父高母,便点个头。

到了一咖啡店门口。

高宏停住了,有点心虚道:“有件事我觉得你务必知晓一下,就是我这个表姐她可能有点照骗…”

现在这社会,那个女孩不美颜P图,正常。

再说了这也就走个过场。

然而当他见到真人时,还是着实一惊。

这何止是照骗,根本就是诈骗!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