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顾南舒陆景深大结局无弹窗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1 09:03 阅读(106)

本站提供顾南舒陆景深大结局无弹窗目录阅读。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婚久情深老婆大人早上好讲述的是顾南舒和陆景深在一起八年,结婚六年,关系没有如胶似漆,反而越来越差了。结婚六年以来,他从来没有碰过她,当她是个陌生人,仿佛从来没有爱过她,可是,如果陆景深不爱她,为什么当年会不顾一切冲进火场救她呢。

顾南舒陆景深大结局无弹窗全文阅读

>>顾南舒陆景深大结局无弹窗全文阅读<<

顾南舒陆景深大结局无弹窗精彩章节导读

“在做什么?”傅盛元又问。

顾南舒皱了皱眉头,“我在做什么,跟傅先生有什么关系?”

“呵……”电话那端传来傅盛元低哑而轻快的笑声,“我是想说,你如果有空的话,可以来我住处一趟。”

顾南舒脸色一沉。

傅盛元又接着说:“南南,你应该查到了,你父亲的案情资料在我手里。我知道你讨厌我,你也讨厌黎云梭,但是为了你父亲,你还是跟着他去了包厢……我打这通电话,就是想知道,你会不会为了你父亲,来我的房间。”

傅盛元的语气中带了些许暧昧,这样的邀请,听得顾南舒心惊肉跳。

但顾南舒知道,傅盛元不喜欢她,早八年前就不喜欢她,她主动献身,他都不要。现在不可能突然变了,骗她去酒店陪他。他应该会开出其他条件,至于是什么条件,顾南舒猜不到。

“什么时间?”顾南舒的眉头皱了皱。

“今晚十点,不见不散。”

傅盛元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迅速挂了电话。

顾南舒握着手机,对着电话那端“嘟嘟嘟”的忙音,一颗心扭捏成了一团,心室像是缺了一块似的,全身都供血不足,随时都会窒息身亡一样!

她身子颤了颤,一个不稳,就碰到一旁刚刚洗好的菜盘子。

“砰”得一声清脆声响,盘子从桌案上砸下来,瓷片碎裂,正好扎在了她的脚踝边缘,鲜血直流!

顾南舒却依然呆愣在原地,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

屋子外头正在看电视的乔绾绾听到了动静,慌忙冲了进来:“阿舒,怎么了?”

“没什么。”顾南舒回过神来,朝着她笑笑,“不小心打坏了你的盘子,你不会要我赔吧?”

“阿舒,你在说什么呢?!”乔绾绾责备似的,狠狠瞪了她一眼,“你也太不小心了,脚踝都割伤了!快别乱动了,到客厅来,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

顾南舒整个人都是懵的,被乔绾绾拽到沙发边上,上了些碘酒,才从密密麻麻的刺痛感中清醒了过来。

她回眸朝着乔绾绾笑道:“绾绾,今晚我得出去找个人。你一个人先睡,好不好?”

“找人?找谁啊?!”

乔绾绾瞪大了眼睛,“傅学长么?!”

顾南舒不打算隐瞒,点了点头。

乔绾绾撇了撇嘴:“傅学长也真是的,他是不知道你已婚么?!约什么时间见面不好,非要约晚上!不过,阿舒,你放心去吧!陆景深那里,我替你打掩护!”

顾南舒笑笑:“没事的,我已经跟阿深说过了,今晚跟你一起住,不回去了。”

乔绾绾若有所思地点头,笑脸盈盈道:“一口一个阿深的,叫得这么亲密!阿舒,你们是不是也该要个宝宝了?”

乔绾绾问得漫不经心,可顾南舒却听得十分不是滋味儿。

宝宝?

他都没有碰过她,又怎么怀得上宝宝呢?

再说,今儿个早上,他才给她准备了避孕药!

“陆家是大家族,那陆爸爸和陆爷爷在中央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陆景深从商也就罢了,将来你们的儿子肯定要从政的。阿舒,不是我吓唬你,你得早点准备准备了,这种复杂的家庭最看中继承人了。”乔绾绾说得头头是道,“你们都结婚六年了,再要是怀不上,陆爷爷和陆奶奶多半要杀到锦城来了!”

顾南舒只是笑笑,并不接话。毕竟,孩子这种事情,对她而言,已经是一种奢望了。

“哎?你和陆景深现在还避孕么?”乔绾绾突然回眸,瞪大了眼睛望向顾南舒,“照我说措施就别做了,该怎么来就怎么来,最好半年内能怀上,到时跟我家宝宝定个娃娃亲,咱们两家结亲家!”

顾南舒尴尬地扯了扯嘴角:“绾绾,你别胡说八道了,我还不想生。”

乔绾绾摆了摆手,无话可说。

顾南舒侧过身子,偷偷看了她一眼,心里头不由地有些难受。绾绾现在,大概也是强颜欢笑吧。她肚子里的宝宝能不能留得住,还什么都说不准呢。

……

晚上十点。

顾南舒准时出现在丽丝卡尔顿门口,搅着手指,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电梯就近在咫尺,可她却始终不敢进去。

就在今天早上,她才跟住在顶楼总统套房里的那个人撕破了脸,原本是打算一生一世永不相见的,可是眼下……她又找上门了!

顾南舒在门口呆愣了很久,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傅盛元的秘书沈越将她拦住了,笑道:“顾小姐,傅总说得不错,你一贯准时。我是听傅总的安排,下来接您上去的。这里是贵宾招待处,没有房卡上不了顶楼。”

顾南舒微微一怔,随即硬着头皮道:“麻烦你了。”

沈越只将她送到套房门口,摁下门铃之后,自己转身就消失在了过道深处。

顾南舒踌躇不安地站着。

傅盛元很快开了门,头发上还沾着水珠,很明显是刚刚洗完澡。不过,不同于今早的不羁,他身上穿得规规矩矩,一身浅灰色的家居服,穿在他身上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南南,我等你很久了。”

傅盛元的脸上挂着疏懒的笑意,松散耷拉着的头发,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俊朗。

顾南舒进了屋子,傅盛元请她在沙发上坐下。

随即就将茶几上的牛皮纸袋推到了她跟前,薄唇微微勾起:“东西可以给你,我就一个要求。”

“什么?”

大概是屋子里的灯光太炫了,顾南舒目光迷离,竟看不清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

“跟陆景深离婚。”

傅盛元声音低沉,浅浅润润的,一句话说得云淡风轻。

顾南舒的脸色却瞬间煞得惨白。

几乎没给傅盛元任何反应的时间,她就“腾”得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朝着门口走。

“南南,这就生气了?”

傅盛元墨黑色的瞳仁,一抹精光,转瞬即逝。薄凉而疏懒的语气,不轻不重地敲在顾南舒的心头,却轻而易举地在她的心底激起了千层浪花。

顾南舒脚步顿住,一回头,冷冽而决绝的目光就迎上了对方的视线:“傅先生觉得我不应该生气么?”

傅盛元不出声。

顾南舒就接着反问:“傅先生三番两次劝我离开阿深,要拆散我们夫妻二人,到底安得是什么心?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卖手表的人是陆云暖,从你拿到这份资料的那一刻起,你就在算计着如何破坏我的婚姻?!”

回应她的还是沉默。

顾南舒面上的表情越来越森寒,“八年前你害得我还不够,现在看着我家庭美满,不开心,是么?”

“傅盛元!我不管你是为着什么目的回到锦城,我再跟你强调一遍,我不会跟阿深离婚。正如你所言,我们夫妻关系可能没有那么亲密,但我对阿深不仅仅有感情还有感激,在他提出离婚之前,我是绝对不会主动离婚的。”

顾南舒眉头紧拧,视线冷冷扫过傅盛元的眼睛,“实话告诉你,这份案情资料就是阿深帮我找到的。如今如果我为了这份资料,抛弃了他,我顾南舒岂不是不仁不义?”

就在顾南舒拾起玄关处的手包,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傅盛元慵懒薄凉地声音才幽幽传来。

“南南,我不过跟你开个玩笑,你这么认真做什么?”

顾南舒身形一震,猛得回过头来。

傅盛元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况且你知道的,我和小沁就快订婚了。小沁和陆景深是什么关系,你是知道的,你们离婚,对我半点好处都没有。”

傅盛元这番话,顾南舒本该开心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跟吊着千万斤的巨石似的,沉重压抑,呼吸困难。

她的十指搅成了一团,修长的指甲掐入了掌心,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傅盛元就那么淡然自若地看着她,墨瞳深邃如井,眼底没有一丝波澜。

“南南,你的态度这么坚定,我也就放心了。”

傅盛元的话如同一把刀子,在她的心上反复划着口子,划开一道又一道,划得她心头鲜血直流!

顾南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难受,不知道是因为傅盛元亲口承认要跟薄沁订婚,还是因为傅盛元坐实了薄沁和陆景深当年的关系……她只觉得左侧的胸腔闷闷的,随时都要窒息而亡。

虽然他所说的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可是通过当事人的口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将她伤得体无完肤。

顾南舒仰着头,强忍着心里的不适,对上那人的视线:“傅先生不该开这种玩笑的,毕竟我是真得离不开我先生。”

傅盛元的脸上依旧是恬淡的笑意,只是双瞳深处,分明有什么微不可查地东西,一点点破裂开来。

“说说你的条件吧。”

顾南舒不想久留,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拿回文件夹,然后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傅盛元回到沙发边上坐下,双腿交叠,单手夹着红酒杯笑了笑:“就想你帮我做三件事。”

顾南舒回眸,皱眉。

“不伤天害理,不打家劫舍,三件事而已。”

勾唇浅笑,傅盛元又强调了一遍。

“你说,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帮你。”顾南舒的警戒心没有先前那么强了,放下了手包,复又在傅盛元对面坐下。

“第一件事,帮我做个策划案。”

“好。”

顾南舒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应承了下来。

她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专业内的奖学金拿过数十次,金融范畴类的案子,她都耳熟能详,大四的时候修了双学位学的计算机,除此之外,她本身就擅长设计,PPT做出来一贯都很惊艳,这么算起来也是全才了。

傅盛元刚刚回国,必定要在DFO做出一些成绩,才能服众。

做个策划案而已,应该难不倒她。

傅盛元抿了一口红酒,嘴角浅浅勾起,又接着道,“我想在订婚之前,向小沁求婚。你和小沁是大学室友,早先关系也是不错的,她喜欢什么,你应该都清楚。我想要你帮我策划这场求婚。”

傅盛元的话每一句都像刺刀,毫不留情地刺穿她的心脏!

顾南舒的自信和骄傲全都僵在了脸上,若不是强忍着,心态随时都会崩掉。

她原以为他要的策划案是工作上的事,却万万没想到,他是要她策划一场求婚!

他向薄沁的求婚!

他对她是真得好狠……从八年前到现在,一刻都没有变过!

“……”

顾南舒的薄唇微微张了张,到底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得出口。

“怎么了?不愿意?”傅盛元凝视着她那双澄澈透亮落满繁星的眼睛,像是要掏空她的心似的,薄唇慢慢抿紧,“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傅先生自恋了。”

顾南舒几乎是下意识地回他。

傅盛元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甚:“南南,我以为你是吃小沁跟陆景深的醋,跟我自不自恋有什么关系?还是说……南南你的心里……”

你的心里已经下意识地忽略了薄沁和陆景深的关系,你关心的只有薄沁和我的关系?

顾南舒的脸色煞得惨白,不等他一句话说完,就赶忙出声将他打断,“我答应你,我帮你做策划案,你什么时候要?”

“今晚就要。”

傅盛元语气决绝,指了指面前的茶几:“我对小沁很用心,所以求婚的事容不得半点马虎。今晚,你就呆在这里,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案子。”

顾南舒面色一怔,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眉头拧成了一团。

“南南,你要是实在为难,这件事就算了。”傅盛元突然起身,走到落地窗来,留给顾南舒一个颀长的背影,仿佛在下逐客令。

“我做。”

顾南舒一口应承下来,毕竟父亲的事情一刻都不能再拖。

傅盛元拨了一通电话。

一个低头功夫,沈越已经刷了房卡进来,将一台笔记本电脑放在了顾南舒面前,旁边有一沓图纸和空白的A4纸。

顾南舒随意翻了翻,指尖一点点凉到了骨髓里。

这些图纸乍一看只是一些戒指、婚纱的草稿,但顾南舒是有设计专业基础的,出自谁的手笔大致都能分辨得出来。

为了给薄沁一个满意的求婚仪式,傅盛元是真得下了血本了!

米兰知名设计师MRchen都只能给她顾南舒打草稿,她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可是顾南舒却怎么都笑不出来,喉头吞了铅似的,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顾南舒按了开机键,才发现这台笔记本是有开机密码的。

她扫了一眼键盘,皱了皱眉。

如果没有猜错,这是傅盛元自己的本子。

傅盛元是左撇子,左手敲键盘的力气比较大,所以键盘左边的按键因为长年累月的摩擦,显得更加蹭亮光滑一点。

“密码是小沁的生日。”

傅盛元浅淡薄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顾南舒怔了怔,而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飞快输入了1208。

她可不是刻意要记着“情敌”的生日的,只是恰巧,她的生日和薄沁同一天。也正因为如此,大学刚入学的时候,她和薄沁因为这难得缘分,两个人走得很近。

只是后来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陆景深,还是因为傅盛元……

她们两个的关系就日渐疏远了。

顾南舒如果没有记错,刚才进来的时候,这间套房的门牌号也是1208。

由此可见,傅盛元对薄沁,还真是十年如一日,情有独钟。

傅盛元的桌面是一张女人的剪影,灯光昏暗,实在看不清模样。

但……瞧那身形,有七八分薄沁的模样。

“小沁的照片在C盘《亲爱的》,如果需要做照片墙的话,直接从那里面选。”傅盛元双手抄袋而立,抿了一口红酒,眸光冷冽醉人,“这些照片都是我的珍藏,南南你可要小心点,千万别误删了。”

顾南舒左侧的胸腔闷闷地疼。

她原以为自己的内心已经足够强大了,可是当她看到照片里薄沁如花笑颜,看到薄沁挽着傅盛元的胳膊赤足走在沙滩上……分明有咸涩的味道,在她的口腔里一点点蔓延开来。

……

凌晨两点。

丽丝卡尔顿对面的会所,巴黎香榭。

三楼VIP包厢,落地窗前。

陆景深双手轻揣裤兜,站姿十分慵懒,整个人都笼罩在浅淡的烟雾之中。

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四个多小时了,手头的烟抽掉了一包又一包,酒也喝过了好几轮。

身后圆弧形的沙发卡座上,蓝可可和刘区长都已经喝醉了,完全没了知觉。

唯独他,像是怎么都喝不醉似的。

一双栗色的瞳仁已经清醒,目光灼灼地盯着对面的大厦。

谢回站在一旁,却不敢上前劝酒,毕竟他是亲眼看着太太进的丽丝卡尔顿,而且整整四个小时,她都还没有出来。

“送刘区长回去,然后把你的手机给我。”

陆景深的新手机早就被砸烂了。

谢回微微一怔,连忙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而后转身吩咐两个保镖将刘区长扶出了包厢,临了又回眸望了一眼醉倒在沙发上的蓝可可,抬头对陆景深道,“陆总,这蓝小姐……”

陆景深俊挺的鼻梁下,薄凉的唇角抿成了一线,身姿颀长,临立窗前。

“留着。”

他抽了口烟,才漫不经心出声。

谢回一愣:“陆总,可是您和蓝小姐最近闹得有些过了,头条都上了好几次了,再玩下去,太太怕是要伤心。”

“伤心?”陆景深的嘴角露出一抹讥讽,“她那种不解风情的女人,还会伤心?”

“陆总,太太心里头是有您的,来这家酒店想必是有事情要谈。谁都知道,顾长安跳了楼,顾氏现在风雨飘摇,太太找DFO的傅总,应该是为了让他注资顾氏。”

谢回站在一旁劝说。

陆景深一手抄袋,一手捏着支烟,扯了扯嘴角:“陆顾从来不分家,顾氏缺钱,我陆景深给不起么?”

谢回微微一怔,无话可说。

陆景深瞟了一眼沙发上的蓝可可,冷笑:“许她深更半夜在外面陪男人,我就不能玩玩女人了?”

谢回皱了皱眉,虽然为难,但还是悄悄退出了包厢。他只是一个秘书,管不了总裁的私生活。

……

酒店套房里面,大概是因为气氛太过压抑的关系,灯光微微有些昏暗。

顾南舒想重新设计那枚戒指,但好几次提起笔,都无从下手。

她的心里头跟堵了千万斤重的巨石似的,沉重非常,再也没有了当年的灵气。手中的铅笔不再如有神助,画出来的线条,尴尬且别扭。

可是傅盛元只给她一晚上的时间,如果天亮的时候还做不好,那父亲的案情资料,对方就会销毁。

顾南舒努力冷静下来,只当这场求婚是给她自己设计的,只当给她自己圆一个梦。

傅盛元冲了一杯牛奶,一边喝着牛奶,一边靠在沙发上看书。

顾南舒则在电脑前,埋头苦干。

期间,她的电话响了两三次。

顾南舒回头一看是陌生号码打来的,怕扰乱了自己的思路,想也没想,就直接掐断了。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那个陌生号码又打了进来。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