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陆景深顾南舒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1 09:01 阅读(90)

本站提供陆景深顾南舒最新章节列表阅读。虐恋言情小说婚久情深老婆大人早上好主要讲述的是作为锦城第一名媛的顾南舒嫁给陆景深六年,从来没有被他正眼看过,而顾家也日薄西山,一天不如一天了。顾南舒不明白,如果陆景深不爱她为什么要娶她,如果不爱她为什么当年拼命救了她,难道娶她真的只是为了气薄沁吗?

陆景深顾南舒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陆景深顾南舒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陆景深顾南舒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恰在此时,一条短消息弹了出来。

顾南舒微微一怔,有些不敢相信,因为消息是远在英国的林嫣发来的。

——【阿舒,我听说傅盛元回锦城了,他有没有回去找你?现在锦城很晚了吧?明天醒了,记得回我电话。】

英国和锦城有八个小时的时差,锦城是凌晨三点,英国才晚上七点。

林嫣交友广泛,这个时候,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顾南舒没有多想,立马就拨了电话过去。

“阿舒!”电话那端,林嫣明显有些惊讶,“这么晚了,你居然还没有睡!是不是锦城出了什么事?顾伯伯还好么?傅盛元回锦城了,他有没有去找你?”

顾南舒咬了咬唇角,声音喑哑低沉:“嫣儿,你能陪我说说话么……”

她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压抑许久的心事,瞬间释放了出来。

“阿舒,你怎么了?”林嫣从嘈杂的舞会出来,电话那端立马安静了下来,而后她清楚地听到,暗夜里,顾南舒压抑而低沉的啜泣声。

“嫣儿,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顾南舒低垂着眉头,眼泪大颗大颗地往手背上砸。

林嫣得空,慌忙打开手机浏览器,将锦城近期的娱乐新闻和财经新闻都翻了个遍,蹙眉反问:“傅盛元回来了,陆景深又跟你闹别扭了,对不对?”

顾南舒没有出声。

林嫣声音冷沉:“阿舒,我知道你的心思。傅盛元是你的心结,但我劝你一句,傅盛元绝对不是你的良人。八年前,他可以义无反顾地抛弃你,八年后,他一样可以。相比之下,陆景深虽然花边新闻不断,倒也没给你闹出过什么石锤。我想,他心里应该是有你的,否则当初也不会站出来娶你,只是阿舒你从来没想过要真正爱上他……”

顾南舒的眉头皱了皱。

林嫣又接着道:“阿舒,我是最了解你的。傅盛元给了你太多的伤痛,以至于你对爱情早已失去了信心。你扪心自问,你选陆景深当老公,真的是因为爱他么?”

顾南舒无言以对。

早在八年之前,她就把自己的心封上了。

她可以照顾陆景深的起居,可以配合陆氏做任何宣传,可以扮演好陆太太这个角色……哪怕陆景深有朝一日想要她的身体,她也可以给他,只是她的心,她给不了了。

“阿舒,爱情是对等的。你给不了陆景深你的心,却奢望得到他的心,那是不可能的。”林嫣声色幽幽,“阿舒,走出来吧,别把自己一直困在过去。好不好?”

“嫣儿,可是我忘不了,我难过,我怕。”顾南舒长长舒出一口气来,走在宁静无人的马路中间。

电话那端的林嫣笑了笑:“不怕。治愈情伤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尽快进入一段全新的感情,你和陆景深都结婚六年了,我想不到除了陆景深,你还有什么更好的人选。听我的,去找他吧。这三更半夜的,你一个人在大街上晃荡,我可不放心。”

顾南舒点了点头:“嫣儿,谢谢你陪我说话,我心里舒服多了。你在英国过得还好么?”

“老样子,混日子。”林嫣语气懒散,听上去没心没肺,“等顾伯伯的事情解决了,让陆景深带你来英国玩,我做东,带你们浪遍整个英国!”

顾南舒的脸上终于露出浅浅淡淡的笑意来:“好的,嫣儿。你应该还有事吧,我不耽误你了。锦城也已经是大半夜了,我是该回去好好想想了,先挂了。”

“成!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别自己一个人憋着。我虽然身在英国,但我的心与你同在哈!”林嫣依旧爽朗,说完就挂了电话。

顾南舒听着手机那端传来的嘟嘟声,细细想了想林嫣方才说得那些话,眉头不由地皱起。

林嫣说得一点都不错。

她对陆景深的喜欢永远都只停留在喜欢,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真正爱上陆景深,因为她害怕,她怕新的感情和上一段感情一样,最终还是会被人背弃。

这对陆景深,其实很不公平。

顾南舒走在马路上,夜风吹得她的大脑越来越清醒。

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她突然转身,径直回了丽思卡尔顿,从停车场取了车出来,而后一路朝着城西的苏城河开去。

六年前,她和陆景深结婚的时候,父亲在苏城河边上给他们置办了一套小平层,算作她嫁妆的一部分。

陆家关系复杂,陆景深的妈妈死后,陆爸爸又娶了姜美云,姜美云后来又生了陆云暖,一家人看上去和和睦睦,但其实骨子里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父亲担心她在陆家被人欺负,所以给他们置办了这套公寓,希望他们结婚以后可以搬出来,住在自己的温馨小屋里。

只是结婚六年了,陆景深没提过要搬,她也就没跟他开过口,以至于那套房子一直空置着。

顾南舒和陆景深都配有钥匙,只是一个月都去不到一次,还不如保洁阿姨去得勤快。

顾南舒知道陆景深今晚一定喝了不少酒,路过楼下生鲜店的时候停了车,买了条鱼,又挑了些养胃的食材,随即给刚刚那个陌生号码去了条短信:“我在苏城一号等你,我们聊聊,不见不散。”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折腾她,车子开到公寓门口的时候偏偏下起了暴雨。

这大晚上的,顾南舒有些不放心陆景深。

她将车停在了小区门口,靠着车窗守着,看窗外车来车往、人来人往,偏就是始终看不见那辆熟悉的保时捷和那个熟悉的男人。

黎明破晓。

顾南舒在冷风中惊醒,大约是太困了,她竟不知不觉靠在驾驶位上睡着了。

顾南舒有些懊恼,早知道会睡着,还不如进公寓等他呢!

她连忙翻出手机来,生怕漏掉了那人的消息。林嫣说得不错,这么多年,她对陆景深实在太疏忽了。

只是,手机页面上空荡荡的,除了乔绾绾的一个未接来电,其余什么都没有。

她发给陆景深的那条消息显示已读,可是对方却一个字都没回。

顾南舒知道陆景深的性子,印象之中,只要她开了口约他,不论多晚,他都会出现一下的,哪怕最后没有结果。

想到这里,她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一踩油门,直接将车开进了车库。

提着手中的食材,顾南舒从负一楼的电梯上来,盯着公寓门口的那张崭新的地垫,微微出神。

这个地方,她许久不来,地面竟然没有落灰,倒是十分令人惊奇。

顾南舒没有多想,掏出钥匙,就推门而入。

迎面而来的寒气,逼得她一阵哆嗦。

落地窗帘密不透风,将苏城河外头的风景遮了个严严实实,整个公寓都笼罩在压抑而低沉的薄暮之中。

自打小时候被绑架,顾南舒就患上了幽闭空间恐惧症,这样阴暗而冷寂的空间,令她的一颗心瞬间揪紧,提着食材的手指,也不由地捏紧了几分。

顾南舒一转头,视线就落在了玄关处的一串钥匙上。

下一秒,她心里的紧张和害怕,瞬间消失不见。

钥匙串上绑着一串碧玺,她认得出来,那是陆景深的钥匙,他先她一步进了公寓。

顾南舒的唇边泛起浅浅淡淡的笑意来。

他虽然没有回她的电话,可他的心里并不是全然不在乎她的,否则也不会三更半夜、冒着大雨,赶来苏城一号了。

顾南舒猜想那人还在睡觉,于是脱了鞋子,提着手中的食材进了厨房,想要给他炖一锅鱼汤养养胃,只是关上公寓大门的瞬间,那原本寂静冷然的房间里突然就传出了女人的声音。

“景深,你好讨厌……唔……你弄疼人家了!”

“景深……啊……我……我……”

她面色煞白的站在那里,唇角颤抖不已。

那个女人的声音,她最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她几个小时前在电话里听到的蓝可可的声音!

好啊!

好一个陆景深!

林嫣说错了!他陆景深比起傅盛元也好不到哪里去!

谁说他的花边新闻都没有石锤,此情此景,算不算石锤?!

顾南舒想都没想,就将刚买的那条鱼和所有的食材都丢进了厨房的垃圾桶,而后穿上鞋子,飞快拉开公寓的大门,又“砰”得一声狠狠甩上!落荒而逃!

公寓主卧。

那一声巨响落地,大床之上醉梦迷离的陆景深,霍然睁开双眼!

趴在他身上的蓝可可吓了一跳,显然没料到他竟然会醒!

她明明在他的红酒里面掺了很重的yao!

在收到顾南舒短信的那一刹那,她就筹划好了这一切!她要顾南舒滚出陆家,要她让出陆太太的位置来!

可是陆景深醒了,她实在想不到接下来要如何应对!

“景……景深……”蓝可可声音颤抖,目光茫然地望着身边的男人。

陆景深侧目瞥了她一眼,眸光一下子就寒凉到了骨髓里,抿紧地薄唇抖了抖,声音阴沉至极:“你可别告诉我,我醉酒之后的品味这么差,连你这种货色都会睡——”

“景深,我……我没有……”

“滚——”

蓝可可一句话还没说完,头顶便传来男人的低吼。

陆景深栗色的眸子里泛着血丝,往常的沉静内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雷霆暴怒!

蓝可可是陆氏旗下的艺人,要仰仗陆氏吃饭的,原以为总裁喜欢她,就想尽了法子挤兑那个徒有虚名的“陆太太”,可是今天看来……陆景深的心思,根本就不是她这么个凡人能揣测的!

她吓得从大床上滚下来,抱起沙发上的衣服,胡乱穿上,而后跌跌绊绊出了主卧,直朝着公寓大门口而去。

陆景深头疼欲裂,反手就去摸身边的手机。

屏幕上是顾南舒发来的短消息:

——【我在苏城一号等你,我们聊聊,不见不散。】

陆景深的眼眸瞬间瞪大到了极致,清明异常。

他翻身而下,直奔公寓门口。

屋子里没留下任何女人的物品,唯独玄关处湿沥沥的一片。

陆景深记不得自己是怎么来苏城一号的了,更记不得来得时候有没有下雨,所以也分不清这地上的水渍到底是不是他和蓝可可进门的时候留下的。

只是厨房里一抹清冷的灯光透过玻璃门,洒进了玄关。

陆景深的眉头猛然拧紧。

推开厨房的大门,锅碗并没有被人动过。

他的眉头才稍稍舒展开来,可是转身的瞬间就瞥见了垃圾桶里被扔掉的一条鲫鱼和一包食材。

陆景深身子一僵,那双眼睛一下子就阴沉到了骨髓里。

……

谢回将刘区长送回家之后,刚回到自己的公寓躺下,床头的座机就响了。

陆景深低沉入骨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和蓝可可是怎么回事?”

谢回心头一震,方才还意识迷糊,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陆总,蓝小姐说她送你回家,你们出什么事了么?!”

陆景深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其令人厌恶的答案似的,一声不吭,就直接挂了电话。

谢回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脑子里一阵轰乱。

他怕是又做错事情了!

他就不应该把蓝可可那个女人留下的!

这么短短几个小时的功夫,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又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可千万不要伤害了陆总和太太的感情才好!

陆家,郊区别墅。

“疼死了疼死了!血都止住了,伤口怎么还是这么疼?!”

姜美云因为被自己扔的杯子绊倒,手腕上被碎玻璃割出了很深一道口子,缝了针,还打了破伤风,一整天都没法儿出去打牌。

陆云暖坐在她床边,拉着她的胳膊,煽风点火。

“妈,这事都怪嫂子!要不是她夜不归宿,妈您怎么可能生这么大的气,还把自己的手给伤着了?爸爸在锦城的时候,多疼您啊,谁都不许伤您一根汗毛!她顾南舒倒好,上来就给您划了这么深一道口子!医生说了,这可是会留疤的!”

姜美云听得眉毛直跳。

陆云暖又接着道:“妈你年纪大了,就算现在医疗水平高了,这疤也消不掉。将来你约你的那些牌搭子打牌,多半要被人家嘲笑的!”

姜美云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陆云暖扯了扯嘴角:“嫂子倒好,到现在都没来个电话问一下!她吃的穿的用的,包括她哥的医疗费,哪样不是我们陆家出的,可人家偏就没拿我们当自己人!”

“云暖,你说得不错。”姜美云面色一寒,“她不拿我们当自己人,我们也没必要拿她当自己人!我这就给李院长打电话,停了顾长安的药,我倒要看看那个臭丫头还能嘚瑟到什么时候?!”

“妈,这就对了嘛!”陆云暖面上露出一丝阴笑。顾南舒,薄沁姐已经回来了,识相的,你就乖乖给她让位!否则,今儿个我就让你知道,我陆云暖的嫂子可不是这么好当的!

……

顾南舒将车停在了附近的酒店,也不知道是不是淋了雨的缘故,头痛欲裂,靠在后座就昏沉沉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手机上又是二十多通未接来电。

十几个是陆景深打过来的,还有几个是哥哥所在的医院打来的。

顾南舒的眉心跳了跳,心里头微微有些不安,连忙给瑞星医院拨了回去。

哥哥的护工张阿姨接了电话。

“小舒啊,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呢?陆家那边来了人,把顾少爷的药给停了,这会儿还要来拔管子呢!”手机那端,嘈杂不已,显然是护工阿姨在挣扎。

“陆家来的人,来的什么人?!”顾南舒的声音猛得拔高了好几个音调,“我顾南舒照常交着医药费,为什么要停我哥哥的药?!”

“小舒啊!你最近是不是跟陆家的人吵架了,还是得罪了谁……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快给陆家人打个电话问问吧!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鱼死网破呢?”

“好的,张阿姨,你先守着我哥哥,谁来都不许碰他,剩下的事,我来处理。”顾南舒眉头紧蹙,一挂电话,就踩了油门,开车朝着陆家别墅飚去!

陆景深和蓝可可醉生梦死,这件事肯定不是他做的。

她的事情,他向来不放在心上,哪里会想到停她哥哥的药!

再说陆景深这个人是渣了点,但做事从不用下三滥的手段,就今儿个这件事的办法,多半出自陆云暖和姜美云之手!

陆家,郊区别墅。

顾南舒进门的时候,姜美云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购物节目,陆云暖则抱着一本八卦杂志,一边嗑着瓜子儿,一边哼着小曲儿。

“妈,云暖。”顾南舒捏紧了手指,强迫自己冷静,“我有事情要问你们。”

“哟!连续两个晚上不回家过夜,现在你哥哥的药一停,就知道回来找我们谈心了?嫂子,这世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陆云暖扔开了手中的杂志,扯着嘴角,冷眼望向顾南舒。

“真的是你们做的?!”

顾南舒的眸光一下子寒凉到了极点,利剑一般扫向沙发上坐着的母女两人。

哥哥还在瑞星医院里吊着半条命!

而这对刽子手却悠然自得地嗑着瓜子儿,喝着早茶!

顾南舒气得恨不得用手里的车钥匙砸破她们的脑袋。

“是啊!嫂子,就是妈给医院打的电话,让他们停了顾长安的药!一个半死不活的植物人,反正也没有知觉了,能醒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一,何必浪费医院的资源呢?”陆云暖一边抖着腿,一边说着风凉话。

“我哥哥是死是活关你们什么事?!我愿意浪费医院的资源,用得着你们管么?!你们跟我哥哥是什么关系,凭什么给医院打电话?!”顾南舒被陆云暖气得火冒三丈,瞪红了眼睛望向姜美云,“妈!云暖,她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么?!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瑞星医院是我们陆氏旗下的产业,你顾家的人命却占着我们陆家的资源,我和妈看不下去,出手管一管,怎么了?!”陆云暖冷哼出声。

顾南舒长舒了一口气,目光冷厉地扫向对方:“陆云暖!我哥哥的医药费,我一分钱不差,全都交给了瑞星医院!什么叫占着医院的资源,我难道白用医院的药了么?!白占着医院的床位了?!”

“你是交钱了,可你花的是夫妻共同财产,那也是我哥的钱!拿着我哥的钱,救着你们顾家的人,凭什么呀?!”陆云暖嘟了嘟嘴,“我都快半年没买新衣服了,你倒好,医药费每天一两万地烧着,你爸能贪叫你爸付钱去,我们陆家可烧不起!”

啪——

几乎没给对方任何思考的时间,顾南舒就一个耳光招呼过去了,扇得陆云暖愣在原地,呆掉了似的。

好一会儿功夫,陆云暖才猛得反应了过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直流地望着姜美云:“妈!她打我!顾南舒,她打我!她趁着哥不在,就是这么欺负我的!”

“我是替你哥哥教训你!”顾南舒瞪红了眼睛。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