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陆景琛顾南书主人公小说名字在线阅读

资讯 2020-07-01 09:02 阅读(168)

陆景琛顾南书主人公小说名字是婚久情深老婆大人早上好,这本虐恋言情小说讲述的是顾南书和陆景琛结婚六年,陆景琛没有碰过她,加上父亲深陷两个亿的窟窿,顾家不复从前风光,这场契约婚姻也面临危机。不过当年她和陆景琛的婚前协议上写了,如果离婚陆景琛就净身出户,这是他不愿意和她离婚的原因吗?

陆景琛顾南书主人公小说名字全文阅读

>>陆景琛顾南书主人公小说名字全文阅读<<

陆景琛顾南书主人公小说名字精彩章节导读

“宋医生,这边请。”

侍应生带宋屹楠进来的时候,宋屹楠有些嫌弃似地瞥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女人。

顾南书才刚坐直了身子,宋屹楠略带嘲讽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六年不见,顾小姐,别来无恙啊——”

六年不见?

顾南书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

这人的声音很熟悉,可她实在想不起来,她是在哪里听到的这个声音,更加想不起面前的男人究竟是谁。

侍应生叫他“宋医生”,可是在顾南书的记忆中,她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一个姓“宋”的医生。

“你是……”

沉默了很久,顾南书迟疑出声。

“小姓宋,宋屹楠。”那人的声音从她头顶斜上方传来,喑哑浅淡中带了几分不羁,“顾小姐贵人多忘事,肯定不记得我了。”

宋屹楠?

顾南书在心中反复将这个名字念叨了好几遍,眉头拧成了一团:“宋先生,我实在想不起来,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六年前,我应该还在美国读书,跟宋先生不该有什么交集。”

“就许你去美国读书,我就不可以了?”宋屹楠望着眼前的女人,禁不住嘲弄出声。

当初她和老傅在美国出事,要不是他赶去得及时,她这双眼睛,早就保不住了!

“宋医生,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顾南书眉头微微一敛,“还请你有什么话明说。”

“没什么。”宋屹楠耸了耸肩,“顾小姐没有得罪过我。只是顾小姐不该跟老傅走得那么近,我膈应得慌。老傅应该跟你说了吧,他和薄大小姐都快订婚了,顾小姐却还这么不清不楚地缠着他,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吧?”

“我要是没记错,薄大小姐和你还是同窗好友呢!”

宋屹楠接着嘲讽,“还是说,顾小姐就喜欢黏着闺蜜的未婚夫不放手?”

顾南书微微一怔,半张着的嘴巴里咸涩发苦。

她捏紧了手指,仰头朝着那人声音传来的方向,盈盈一笑道:“宋医生怕是误会了。不是我要缠着傅盛元不放,是他非要缠着我不放。宋医生应该知道的,我是有夫之妇,他这样做,我也很为难。”

宋屹楠神情一震,显然没料到这丫头这么伶牙俐齿。

顾南书扯了扯嘴角,接着道:“方才听宋医生的口气,仿佛跟薄大小姐很熟。宋医生说得对,我们曾经确实是同窗,但闺蜜就实在谈不上了。劳烦宋医生转告薄大小姐,管好她的未婚夫,我也不希望引起我先生不必要的误会。毕竟,我是将家庭和睦放在第一位的女人。”

顾南书言不由衷。

宋屹楠的嘴角不由抽了抽,脸色难堪得很。

一旁的侍应生听得尴尬不已,连忙劝和。

“宋医生,您就别愣着了,赶紧的,给顾小姐拆了纱布吧。傅先生还在外头等着呢。”

事实上,傅盛元确实在等着,可惜并不在套房外头。

宋屹楠进门的时候,他就跟着进来了,只是一直没有出声,也没让别人出声。

以至于后来顾南书对宋屹楠说的每一句话,站在一旁的傅盛元都听得一清二楚。

顾南书拆开纱布的瞬间,靠窗的地方,隐隐约约闪现出一个人影来。

她站直了身子,缓缓朝着落地窗边走去,等到走近了,瞧见了那人衣袖上的暗红色纹理,她脸上强自维持着的笑意,彻底僵住。

他……

他怎么会在?

“我缠着你?”

傅盛元的侧脸逆着光,负手而立,他的一双眼睛藏在恍惚的阴影之中,一抬头,凌厉冷冽的暗芒就攫住了顾南书的心——

“对,是我缠着你。”

顾南书的脸上,划过一秒钟的心虚,可是转眼又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惶恐。

因为,长达两分钟的时间里,她的眼睛只能看清半米以内的东西,稍微远一点,都是模糊不清的。

傅盛元往后退了两步,在顾南书的心上出现过又离开,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怎么样,看清了吗?”

宋屹楠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脸无所谓地问出声。

顾南书的眉头微微蹙紧。

她的视线范围实在太有限了,有限到让她开不了口。

她能明显感觉到这位姓宋的医生对她的抵触,可是如果她现在说看不清,只怕对方又要以为她是撒谎,想要赖在傅盛元身边不走。

顾南书想了想,随即捏紧了手指,咬了咬下唇道:“差不多,可以看清了。”

“什么叫差不多?”

宋屹楠还没开口,傅盛元浅淡疏离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顾南书深吸了一口气,重复道:“可以看清了。”

宋屹楠这才嘚瑟出声:“老傅,我的医术还算到家吧?怎么样,三天不到,就已经药到病除了。按照约定,接下来三年,你还得雇我。”

顾南书听得惶惶不安,实在不知道傅盛元为了治她的眼睛,跟宋医生约定了什么。

更加不明白,明明八年前,她就已经是傅盛元眼中的弃子了。

八年过去了,他为什么还要救她?

为什么还要治她的眼睛?

按照他八年前的手段,此时此刻的他,应该落井下石,将她往死里虐才对!

“走吧,司机已经在楼下了。”傅盛元没有搭理宋屹楠,只是丢下冷冰冰的一句话,上前就挽住了顾南书的胳膊。

顾南书几乎是下意识地将他推开。

傅盛元的动作僵了僵,倒也不强迫她,而是将手边新买的墨镜递给了她,声音慵懒而薄凉:“现在是正午,外头阳光刺眼,你的眼睛才刚刚见光,受不了刺激,戴上吧。”

顾南书没有接。

傅盛元又道:“你要是觉得收了我的墨镜也是不清不楚的话,那就转钱给我,这支墨镜三千六。微信,支付宝,都可以。”

顾南书扯了扯嘴角。

她刚想说,我已经删了你的微信了。

傅盛元已经抢先一步道:“方才用你的手机,你的微信,我已经重新加上了。”

顾南书的嘴角又抽了抽。

“不过你放心,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只是乔绾绾坚持要微信联系,为了加上她的微信,我不得已曲折迂回地加回了你的微信,再推送她的名片到我手机上。”

傅盛元解释。

顾南书已经无所谓了,反正他既然能打开她的手机,想必也猜到她的锁屏密码是他的生日了。

密码被窥破,就等同于她的内心被窥破。

这种赤裸裸的羞辱,压得她抬不起头来。

良久,顾南书才淡漠疏离地应了一声:“有劳傅先生了。”

顾南书从丽思卡尔顿出来之后,直接上了傅盛元的商务车,由司机送去了乔绾绾家。

乔绾绾家距离丽思卡尔顿不到一公里的距离,本来步行就可以的,可前两天跟踪她的歹徒还没有落网,顾南书不敢冒险,怕陆云暖那丫头又玩阴的,默默接受了傅盛元的安排。

顾南书按了门铃,乔绾绾几乎是狂奔出来开门的。

一面拉顾南书进屋,一面猫着脑袋往她身后张望。

“傅学长呢?傅男神呢?他没有送你么?人家好想见他一面啊!”

顾南书白了她一眼:“绾绾,好看的皮囊是不能当饭吃的。傅盛元长得再怎么好看,你都已经有霍靳白了。”

“呸!”乔绾绾瞪她,“霍靳白算什么?他都快结婚了。我饱饱眼福,都不行了吗?”

“所以……”

顾南书眉头一皱,语气一顿,灼灼地目光落在了乔绾绾的脸上,“真的是你让傅盛元加我们的微信的?”

乔绾绾点头:“准确地说,是加我的微信!阿书,不好意思,这一回,你只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媒介!”

顾南书无语。

乔绾绾盯着她手里刚刚摘下的墨镜看了半响,才皱眉道:“阿书,这是卢加诺新出的镶钻太阳镜啊,全球限量版哎,二十多万一只,你什么时候买的呀?还是陆景琛送给你的?你这陆家少奶奶,当得不便宜啊!”

卢加诺?

镶钻太阳镜?

顾南书眼睛不书服,从傅盛元手里接过墨镜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细看。

他还哄她说什么三千六?

顾南书眉头一紧,慌忙打开手机,搜出傅盛元的微信来,直接给他划了账过去。

……

酒店里面。

傅盛元在宋屹楠的压迫之下,正闭目养神。

突然手机屏幕上就弹跳出一条短消息。

——【云卷云书对您转账238600元。】

那支墨镜的官网专柜价,连零头都很精确。

顾南书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跟他划清关系,算得一清二楚。

傅盛元盯着屏幕的双眸瞬间阴沉了几分,而后眉头一皱,顺手就点了收下。

他要是不收,她大概会再转到他的支付宝、沈越的银行账号,又或者是DFO的对公账户。

顾南书认真起来的模样,实在可怕。

……

顾南书看到手机屏幕上弹出的【对方已收款】,一颗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乔绾绾扯了扯嘴角:“阿书,你昨天一整晚都没回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今天,怎么还是傅盛元的司机送你回来的?我听傅学长说,你受了伤,伤在哪里了?快给我看看!”

顾南书咬了咬牙,将昨晚经历的事,都同乔绾绾讲了一遍。

“六年前,你在美国出事,知道那件事的人,统共也就那么几个。知道你的眼睛有后遗症的人,就更少了!”乔绾绾眉头一皱,“阿书,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做的?!”

顾南书苦笑:“是陆云暖。”

“妈的!陆云暖什么玩意儿,竟然敢欺负到你头上了?!”乔绾绾气得两眼发直,“陆氏在你和陆景琛的手上发扬光大,陆云暖用你们的、吃你们的、花你们的,她丫的这么忘恩负义,简直反了天了!”

顾南书伸手抚了抚乔绾绾的后背,扯了扯嘴角浅笑出声道:“好了绾绾,你现在怀着孕,不要为了这种小人发这么大的火,万一影响到了宝宝,就不好了。”

“真是小人!”

乔绾绾“呸”了一口,随即抬头,对顾南书道:“阿书,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丫的陆云暖,我一定把她往死里整!”

“绾绾,你别乱来。”顾南书眉头一皱,“这件事我会告诉阿琛,陆云暖是他妹妹,自然是交给他来处置。”

“陆景琛?!”乔绾绾气得两眼发直,“阿书,你知不知道的,昨天晚上陆景琛又被人拍到在蓝可可的别墅过夜!你以前总说他是应酬,我现在倒有些怀疑了!自己的老婆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管,还有闲功夫在外头应酬?!陆氏到底是有多忙啊,让他连你的死活都顾不上了?!”

顾南书眉头一皱。

乔绾绾就将今早的晨报推到了她面前,扯着嘴角道:“阿书,你自己看吧!”

报纸上,陆景琛挽着蓝可可的腰身,虽然只拍了一个侧脸,可逆光的嘴角微微勾起,挂着宠溺的微笑。

顾南书的心莫名被人扎了一下。

陆景琛还真是急不可耐,她才刚刚从陆家别墅搬出来,他就已经住到小情人身边去了。

顾南书的嘴角抽了抽,又怕乔绾绾担心,微笑着指了指报纸右下角:“这里不是说了么?阿琛已经澄清了,蓝可可只是陆氏旗下的艺人,他们也只是在讨论蓝可可的新戏。我要是没记错,蓝可可最近要担纲《风水师》的女主了吧?那可是现象级IP,是大制作。阿琛上点心,也是应该的。”

“阿书,你总是帮着他说话!”乔绾绾白了她一眼,“要我说,陆氏做地产就好好地做地产,投什么影视啊?!男人都是这样的花花肠子,有了点钱,就想着包养小三儿、美女!阿书,你还是盯紧点陆景琛为妙!”

“知道了知道了。”顾南书无所谓地笑笑。

她的婚姻已经这样了,不是她想盯就能盯得住的。

她现在甚至有些怀疑了,陆景琛当初为什么要娶她呢?

恰当此时。

手机“叮”得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一条短信。

——【顾南书,我们见个面吧,就在市中心那家网红咖啡店。你不是最看重尊严么?我手上握着你的尊严。——蓝可可。】

顾南书的脸上明显划过一丝不自然。

蓝可可的短信又来了一条。

——【顾南书,你可以不来,但你千万别后悔。】

乔绾绾见顾南书脸色怪异,忍不住问出声来:“阿书,怎么了?谁找你?是有什么急事吗?”

顾南书怎么好意思跟她说蓝可可的事情,小三都已经找上门了,不正说明她和陆景琛的婚姻根本不像表面上这样美好吗?

“没什么,陆氏有点事,我回去一趟。”顾南书朝着她浅浅一笑,随即站直了身子。

“我跟你一起去!”乔绾绾眉头一皱,“你现在眼睛不方便,我不放心让你一个人走。”

“不碍事的,我又不是瞎子。”顾南书耸了耸肩,“乖,你好好在家养胎,我打车过去。”

乔绾绾摆了摆手:“好吧,都听你的。”

顾南书戴上墨镜,刚出大门。

乔绾绾就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豪哥,最近还在道儿上混的吧?”她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小腹,“我闺蜜让人给欺负了,想请你出马,给我欺负回来!”

“小乔,你有什么事跟哥们儿说一声就行,用得着这么见外吗?”

电话那端,那人的声音粗重爽朗。

乔绾绾笑:“那成,你帮我堵个人。陆氏集团总裁的妹妹,陆云暖。我待会儿把照片发到你手机上去。”

“陆景琛的妹妹啊!”电话那端的人,声音明显停顿了一下,“我说小乔,你搞谁不好,非要搞陆景琛的人。陆景琛可不好得罪。”

乔绾绾扯了扯嘴角,反问:“那豪哥就是不帮忙了?”

“帮帮帮!当然要帮!”张豪一连应了三声,“只是,你想怎么做?”

乔绾绾突然间就想起了顾南书红肿的眼睛,眸光微微一动,咬唇狠狠道:“给我狠狠虐她的眼睛,虐到她看不清东西为止!”

“成——”

“别给搞瞎了!”

乔绾绾不忘嘱咐,说罢就挂了电话。

……

市中心,momo网红咖啡店。

蓝可可早早就点好了咖啡,坐在角落里等顾南书。

顾南书的眼睛不好,半米之外的东西都看不清,好不容易才在服务员的引导下,在蓝可可对面坐下。

顾南书摘下眼镜,目光平静地望向对方。

蓝可可扫了一眼她放在手边的眼镜,禁不住冷嘲出声:“看不出来啊!陆太太的魅力还真是不小!DFO的傅总随随便便给你买个墨镜,那都是全球限量版的!这要是让景琛知道了,不知道他该作何感想?!”

DFO的傅总?

顾南书眉头一紧。

她才刚刚在她对面坐下而已,一句话都没说,她就知道这副墨镜是傅盛元买的?

顾南书双瞳骤然紧缩,瞪红了眼睛望向对面的人:“蓝可可,昨晚跟踪我的人,是你派来的?!”

蓝可可不说话。

顾南书又接着质问:“也是你的人在我的咖啡里面加了美西律?!”

蓝可可的薄唇微微勾起,浅浅地笑:“是又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谋杀未遂,你的所作所为都是犯法的?!”顾南书“啪”得一下打翻了面前的水杯,“你一个人作死不要紧,我麻烦你不要连累我、不要连累景琛,不要连累整个陆氏!”

蓝可可冷嘲出声:“我承认,都是我做的。顾南书,你能怎样呢?去报jing么?我的人做事非常干净,没留下任何线索。傅盛元查了一整晚都查不到头绪,就凭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顾南书捏紧了手心,没有接她的话。

蓝可可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笑,随即从包包里掏出一个信封来,扔到顾南书面前:“仔细看看吧!这些就是我今天约你出来的筹码!”

顾南书狐疑地皱了皱眉,随即当着蓝可可的面拆开了信封。

一沓照片跃然眼前。

有她昨晚被傅盛元抱进丽丝卡尔顿的照片。

有今天中午,傅盛元送她出酒店时的照片。

还有两个人在大学时期,在草坪上拥吻的照片。

……

相亲相爱,亲密无间。

这一沓照片,能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这八个大字。

照片的底下压着一篇报导,标题写的是【昔日第一名媛再现夜宿门,陆氏总裁头顶发绿】。

顾南书眉头紧蹙,怒不可遏。

小人她见得多了,像蓝可可这样死缠烂打的,倒是着实少见。

“这篇新闻稿,是我专门请人撰写的,今晚八点会定时发送到锦城早报总编辑的邮箱。”蓝可可扯了扯嘴角,脸上是得逞的奸笑,“你还有六个小时的时间,只要你答应我跟陆景琛离婚,我就会撤回邮件,保住你们顾家的名声!”

“我不可能和阿琛离婚。”

顾南书的脸上露出浅淡疏离的笑意来,“这篇新闻稿,你爱发就发,我不会在意。”

蓝可可这回的如意算盘算是打错了!

傅盛元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只要他想,这种绯闻随随便便都能澄清。

故而,顾南书一点都不担心。

“你说什么?!你不会在意?!”蓝可可“腾”得一下就站了起来,冷笑着望向顾南书,“顾南书,你该不会以为这次的事还和八年前一样,轻轻松松就能解决吧?!八年前,景琛是为了旅游岛的项目,才站出来保你的!八年后的今天,顾高官已经落马了,你以为景琛还会站在你这边么?!”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