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墨靖尧喻色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1 09:03 阅读(90)

墨靖尧喻色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里的人物,这本虐恋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喻色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八字太好而嫁给一个死人,虽然对方是她见过全世界最好看的男人,而且还是总裁,可她也不想嫁给他。好在事情出现了转机,喻色无意间把墨靖尧救活了,从此他做他的贵公子,她还是普通人,谁知墨家又找上门。

墨靖尧喻色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全文阅读

>>墨靖尧喻色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全文阅读<<

墨靖尧喻色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精彩章节导读

“墨靖尧,我想回学校了。”

“好。”一起睡了一整晚,还是搂着喻色睡的,墨靖尧很满意。

而他,也该工作了。

墨氏集团的摊子,还是要他接手。

放了这么多天,再不接过来,老太太那里交待不过去。

还有,他已经答应了老太太今天要回家复命。

姑且,就放小姑娘一天的假。

来日方长。

布加迪驶向了启美一中,喻色时不时的偷瞄一眼墨靖尧,还是怎么都想不通他是怎么离开酒店房间的。

可唇张了又张,就是没胆子问。

很心虚。

墨靖尧稳稳的开着车,一只手转动着方向盘,一只手时而愉悦的点着钢琴指,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

可是喻色的心情一点也不好。

明明就是她摆了他一道。

凭什么最后她被抓了现形。

“墨靖尧,你到底怎么出的房间?”实在忍不住了,喻色也不掖着藏着了,劈头就问了过去,不然等到了学校墨靖尧要是再不交待的话,她觉得她得憋死。

墨靖尧淡清清的转头看了她一眼,唇角勾起的笑意看起来特别的欠扁,“不许笑。”

喻色伸手就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捏完了一下子怔住。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这么习惯捏他的脸了。

手轻轻落下。

只是视线里的男人唇角还勾着浅浅的笑意。

明明与他昏迷不醒时给人的那种高冷不一样,可看着还是高冷的霸道总裁范儿。

不得不说,墨靖尧笑着的时候更好看。

她听着心口怦怦跳动的声音,“你不告诉我是不是?”

“为什么那么做?”

听着男人不答反问的话语,虽然没什么质问的语气,相反的就象是在跟她说话一样,喻色深吸了一口气,理直气壮的道:“明明有标间有总统套房的,昨晚的那个经理,我要求她离职。”

“呵,好。”这一次,墨靖尧没有反驳。

小姑娘一定是问清楚了查清楚了才说的。

至于昨晚那个经理,在他这里却是相当称职的,他补贴她其它的更多薪水的职位就可以了。

听他这么痛快的答应了,喻色就觉得该心虚的是墨靖尧才对,她有什么可心虚的,“墨靖尧,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穿墙而出。”

“扑哧”一声,听着男人一本正经的声音,喻色居然笑喷了。

就有一种一个小偷偷了东西穿墙而出的画面感。

可是墨靖尧跟小偷是完全两个概念吧。

女孩灿烂的笑容落入眸中,墨靖尧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郁了。

布加迪很快就到了启美一中的附近。

“墨靖尧,把我放在自选超市那里就好,我自己回学校。”

“好。”墨靖尧很痛快的答应了。

快的让喻色转头看他,莫名的就觉得这男人答应的太快了。

快的让她怀疑。

车门开了。

喻色下了车。

回头看一眼,墨靖尧还在车里,正低头看着手机。

她什么也没想的往学校校门走去。

周日的启美一中,很清静。

只有三三两两出出进进的住校生,都是家里距离学校较远,父母又没时间照顾的学生。

而她家里距离学校只有几公里不说,她有爸有妈,不过从来不照顾她。

喻色一想到这里,眼睛就潮润了。

“喻色。”然,都说说曹操曹操就到,没想到她这里才想起喻家人,喻家人就到了。

喻色抬头看陈美淑,扭头就走。

她就不信喻景安和陈美淑还有喻颜会等上他一整天。

“喻色,你给我站住。”陈美淑发现喻色要走,直接冲了过来,伸手就捉住了她的手腕,“好歹我是你妈,哪有看到亲妈连个招呼都不打的,喻色你过份了。”

喻色挣了一下,可陈美淑早就有防备,狠狠的拉着她的手臂,就是不松手。

“找我什么事?”

“你姐受伤了,叫你姐夫去家里看看,不然,他那个未婚夫也太不合格了。”陈美淑脸不红心不跳的命令着喻色。

喻色差点笑喷了,“陈女士,她自己的未婚夫应该是她自己去叫吧,这找上我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你能联系上他,快给他打电话,让他家里去,你也跟我回家。”陈美淑这次说完,是直接拉着喻色往不远处的私家车走去。

“喻色,大姐的伤真的挺重的,你回家看看吧。”

喻色冷冷一笑,“故意弄伤自己,她这样,有意思吗?”

一听喻色这样说,陈美淑立刻就火大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小沫的伤都是因为你,靖尧开车的时候,是你故意捣乱,不让他停车对不对?结果靖尧的车直接擦过了喻沫的身体,擦伤了。”

“陈女士,说话要有根据,你没听说过现在的jing察破案时利用最多的工具就是监控吗,所以,喻沫说没说慌,一看监控就知道,墨靖尧的车碰都没碰到她,我是人证,到时候监控就是物证,如果她继续这样到处宣传,信不信我直接报jing,到时候让她进去局子里呆一呆长长教训也挺好的。”

她以前是软柿子随便他们捏,那是因为她把他们当成是亲爸亲妈亲姐亲哥,但是从他们让她去死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不再是那个任由他们捏的软柿子了。

“你敢!”听到喻色说起监控,陈美淑心慌的瞟了启美一中的大门,这里也有监控,那象半山别墅区那样的豪宅别墅区,更缺不了监控了。

“我为什么不敢,我是实话实说,又没有添油加醋,更没有冤枉人。”喻色又挣了一下,还是挣不开。

她这身子,从昨天救了苏木溪,就虚弱的厉害。

陈美淑还是把她往自家车前拖。

周围有人看了过来,喻景安和喻颜就挡在人前,喻颜不住的喊着,“有什么可看的,我妈要带我妹妹回家补充营养,都让开,让开。”

听到喻颜这样喊,喻色随即回敬道:“我跟他们没关系,这不是我妈。”

“啪”,陈美淑火了,“我不是你妈,那你妈是谁?”

脸上,是火辣辣的疼。

喻色手捂着脸,冷冷的看着陈美淑,“松手。”

“我就不松,上车。”

“我再说一遍,松手。”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吗?她只是不想动用已经受损的功力。

但是不代表她就弱的任由人欺负了。

大不了再虚回去,她再向墨靖尧借几次玉好了。

“上车。”陈美淑强行的拉着她非逼着她上车。

而身后,喻颜也帮着了陈美淑推她,喻景安自然是上了车进了驾驶室等着开车,三个人各有分工的就一付非要把她带回喻家的架势。

周遭,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不过,学校里的学生彼此都是互相认识的,知道陈美淑和喻景安真是喻色的父母,也就只能是一边议论一下,根本不好帮忙。

人家一家人起了内讧,外人怎么帮都不对。

毕竟,一家人打起来很快就能和好如初。

到时候反倒是现在出来帮忙的,惹一身不是。

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

喻色咬牙,看来,她只能自救了。

微眯了眯眼睛,喻色正要出手,就听一声低喝,“住手。”

“喊什么?你一个外人你管得着吗?喻颜,使劲,喻色,你给我上来。”陈美淑泼妇一样的喊着。

他们家的公司最近屡屡出问题,就算是洛婉仪给补充了一个亿也还是没有缓过来。

所以,她现在就觉得让喻沫嫁给墨靖尧才是最光宗耀祖的办法。

也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傍上墨靖尧这条大腿,以后喻家就什么都不用愁了。

可是那个女婿从醒过来与喻沫半个电话都没有,这可不行,必须要尽快落实喻沫与墨靖尧的婚事,绝对不能再拖了,否则就是夜长梦多。

“这里是启美一中,大门外这里也属于启美一中的校区,身为一校之长,你说我有没有权力保护我校的学生?喻色是启美一中的学生,你们放开她。”

“我们是她父母,大周末的没有课,我为什么不能带我女儿回家?”陈美淑才不管,反正,一定要带喻色回家,然后再让她打电话把墨靖尧请到家里,那就完美了。

幻想着自己即将成为墨家的亲家,陈美淑一张脸都笑成了菊花,说什么也不能松开喻色的。

“喻色已经超过十八岁,她是成年人,你们没有强行带走她的权力,如果再闹,我就报jing了。”石校长说着,真的拿出了手机。

“我以前就听说喻色他爸他妈待她不好,她的衣服都是穿她姐不要的衣服,吃饭从来都是找最便宜的小馆,有时候就吃一碗清汤面,看着特别可怜。”

“对呀,从前我听了还不信,现在看到她妈对她的态度,仿佛她是他家的奴隶似的。”

“不对呀,你们都说喻色都是捡她姐不穿的衣服,但是她身上现在这件衣服可是香奈尔的限量版,这根本不是旧的,是新的。”有识货的,一眼就认出了喻色身上衣服的品牌。

听到这样的话,陈美淑更是有理了,“这是我亲自买给喻色的,我对她这么好,谁再说我对喻色不好,我跟谁拼命。”

石校长揉了揉眉心,正不知道要怎么回应这一句的时候,有人在旁边道:“既然是你这个亲妈买给你女儿的,那你说说她身上这件裙子多少钱买的?”

她这一问,其它的女孩子也附和,“对呀,阿姨,喻色这件裙子多少钱买的?”

“这……”陈美淑一时语结,衣服根本不是她买的,她哪里知道,只得求助的去看喻颜。

喻颜的衣服每年每季都有换新,但是香奈尔这个牌子的她只买过大众款,真没买过限量版。

不是不想买,而是太贵了,以喻家的经济条件买不起。

不过她以前听说过香奈尔限量版的特别贵,便随口胡诌了一个价,“八万多吧。”

“对,八万多。”陈美淑立刻说到。

“呃,阿姨,那你给喻色买的这不是正版香奈尔,是山寨版的香奈尔吧,这款正版的香奈儿老客户打完折也要二十六万。”

“你胡说八道什么,哪有那么多,我这个就是正规连锁店买的正版货。”陈美淑反正就是认定了喻色现在穿的衣服是她买的,说着说着,连她自己都相信了。

“喻色妈妈,那你是在哪家连锁店买的?”

“中山街那家。”知道陈美淑答不上来,喻颜急忙替她妈回答。

旁边看热闹的人中立刻就有人冷嗤了过来,“真有意思,中山街那家从来只卖大众款,就没卖过限量版的,喻色妈妈,不是你买的就不要硬充是你买的,这被拆穿了多不好看。”

陈美淑的脸色青一片红一片了。

此时合她和喻颜都没有把喻色弄上车,不由得低头看向了喻色身上的衣服。

浅蓝色的裙子,小V领,领口和裙摆都是一圈白色的蕾丝花边,真的挺好看的,落到手里的触感柔软舒适,而且不起皱,是她摸过的衣服中布料顶好的了。

这么好的裙子,应该给喻沫喻颜穿,凭什么要给喻色穿。

想到这里,陈美淑立刻就怒了,“喻色,你哪来的裙子?”

喻色也是懵,这裙子是张嫂送过来的。

墨靖尧买的。

这次墨少说了,不用她付钱,只管穿就是了。

不然,她死都不穿他送的衣服。

她穿上的时候,也觉得这裙子布料很好,穿着又舒服,还真不知道这一条裙子这么贵。

原来有二十几万。

“反正不是你的钱,你管不着。”趁着陈美淑走神的空档,喻色一挣,这一次终于让她挣开了。

急忙退后,看强盗一样的看着她自己亲妈,“陈女士,我今天要在学校里温书,马上要高考了,麻烦不要打扰我,让我好好温书。”

“喻色,你回家里一样可以温书,妈妈给你煮了你爱吃的绿豆汤还有拔丝地瓜,还有好多好吃的呢。”

喻色淡淡一笑,“不好意思,我从来就不爱喝什么绿豆汤,那是喻沫喜欢喝的,至于拔丝地瓜,是喻颜喜欢的,我都不喜欢,就不必回了。”

“你明明喜欢的,你每次都吃很多。”

“我不吃难道等着饿死?你问问我同学我喜欢吃这两样吗?我同学都知道我不爱吃豆类不爱吃油炸过的东西,就你这个亲妈不知道,多好笑。”

“你胡说,你这是故意这样说故意在通知你同学知道。”

“好,不如我们现在就打个电话来对质,我就打给一个不在现场的,绝对不可能听到我刚刚说话的。”喻色说着,就拨给了杨安安,还按下了免提。

“不可能,你明明爱吃的。”陈美淑就是不相信,她自己女儿她还不知道吗。

“小色,你吵死了,昨晚看书到半夜三更,我两点多才睡,我还没醒呢。”杨安安接通电话,迷迷糊糊的控诉,一点也不知道喻色这边有多热闹。

喻色扫过了周遭,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就连陈美淑和喻颜也在看着她,她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安安,我馋了,你下午让阿姨煮些绿豆汤再来一份拔丝地瓜给我带过来好不好?”

她声音温温柔柔,一点欺诈的意思都没有,很自然。

不想,那边杨安安立刻就道,“喻色你抽什么风,绿豆黄豆红小豆我就没见你吃过,遇到就扒拉出碗去丢掉,还有什么拔丝地瓜,你说太甜怕胖,上次我请你下馆子,我爱吃就点了一份,你一口都没动,你现在叫我给你带拔丝地瓜,我看不是你要吃吧?是谁让你带的?”

陈美淑的脸色不好了。

喻颜的脸色也不好了。

“第一次见到这样当妈的,没给女儿买过衣服,还非要说女儿的衣服是她买的,结果价钱不知道,在哪买的也不知道,这什么妈?”

“这是后妈吧,不然哪有这样的。”

“还有,这连女儿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感觉喻色不是她家的女儿似的。”

周围的窃窃私语声,此一刻已经到了鼎沸的状态,全都是讨伐陈美淑这个所谓的喻色亲妈的。

驾驶座上的喻景安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陈美淑把喻色拉上来,眼看着周围都是讨伐他们一家三口的人,他脸色微沉,急忙叫陈美淑,“美淑,阿颜,咱们先回去,回家再说。”

喻色总有落单的时候,到时候再把喻色弄到家里,他们就不信到时候墨靖尧不去家里。

听到喻景安叫了,陈美淑和喻颜赶紧借着这个台阶下的上了车,随即开车驶离。

喻色松了口气,可是眼圈却红了。

被自己亲妈亲姐给欺负成这样,她真的难过极了。

转身走进了学校大门,努力忽视周遭那些人的视线。

为什么每见一次父母,她就更伤一次呢。

很难过。

才一进了大门,喻色就拐进了通往宿舍的小路。

不想见人。

谁都不想见。

她现在难过死了。

走在小路上,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她低着头,不敢出声的强忍着。

很怕被人发现。

一块手帕递到了她面前,“擦。”

喻色下意识的接过手帕,可随就觉得不对劲了,“墨靖尧,你不是走了吗?”

这会子居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哭的丑兮兮的难看死了。

“没走,有事。”

“有事你就去办,不要跟着我。”喻色抽噎着,她现在心情不好,他跟着她就是找骂。

“正在办。”墨靖尧说着,继续跟着喻色。

听着身侧的脚步声,喻色急忙擦干了眼睛,然后左右四处望去,这条小路有点偏僻,还好没什么人,她立刻指着与宿舍相反的方向,“大门在那边,你快走。”

她说着,用力的推他。

可是墨靖尧脚底如同生了根似的,纹丝不动。

“不走,我要办事。”

喻色忍无可忍了,又怕有学生也走这条路,一着急就打开了背包,翻了翻翻出一个口罩,瞄了一眼口罩上的卡通天线宝宝,不过最后还是一转身就往墨靖尧脸上招呼,“你要继续跟着就给我戴口罩,不然你转身出大门往左转就是你停车的位置。”

“好。”墨靖尧看了一眼口罩上的天线宝宝,唇角抽搐了一下,不过还是戴上了。

有点小。

喻色巴掌大的小脸跟他的不能比。

她整个人都比他小两圈小两号。

于是,喻色走,墨靖尧就跟在身后。

不疾不徐,仿佛进校园来视察一样。

喻色听着身后的脚步声,特别的无语,忍不住的道:“墨靖尧,你跟着到我宿舍楼也进不去,学校有规定,男人不能进女生的宿舍,宿管阿姨那关你都过不去,她要是放你进去,她就得被炒鱿鱼。”

男人不吭声,继续跟着喻色走。

很快就走出了那条小路。

前面通往她宿舍的路再也没有小路了。

全都是宽敞的可以通车的路。

喻色在前。

墨靖尧在后。

喻色就觉得自己都快要成了笼子里的宠物了,只要是经过的人,就没有不看她这个方向的。

以前她经常走这条路,但是绝对没有这么多的好奇的目光。

这一刻那么明显的目光,显然都是因为她身后的墨靖尧。

哪怕是戴着口罩,也难掩他一身的尊贵。

“喻色,这位是……”有同学已经经过她了,耐不住好奇又追过来直接问了。

喻色转头看墨靖尧,恨不得掐死他。

不过,这只是她的想法而已,此时的她脸上立刻漾起浅浅的笑意,然后,一伸手就挽起了墨靖尧的胳膊,笑眯眯的道:“这是我哥。”

她有个哥,同学都知道。

“哇哇,你哥真帅。”她这一说,便有同学围了过来,不客气的上下的审视着墨靖尧。

男人淡然而立在喻色的身侧,哪怕是不说话,也一样的气场强大。

女生们胆子大的就那么的直视墨靖尧,“喻色,中午一起吃饭吧,带上你哥。”

“喻色,把你哥介绍给我吧。”

还有不远不近拿花痴的眼神紧盯着墨靖尧的,恨不得要把他脸上的口罩盯下来。

简直太帅了。

露出的半边脸明显可以看出是一个帅爆了的俊美男人。

“等你们考上大学再来找我,想要当我嫂子,至少也要全国排名前十的大学,否则,别来骚扰我哥。”

“哇哇,你哥的眼界这么高?”立刻就有人抗议了,这么帅真的放不下了。

“这都是降低标准了呢,都去温书,考上大学再来找我。”她还没说墨靖尧是哈佛大学商学院的毕业生。

她要是说了,这一个个的眼睛更得盯上墨靖尧了。

终于劝走了围上来的女生,喻色立刻加快脚步,恨不得一下子就冲进宿舍,就能甩掉身后这个大麻烦了。

明明是戴着她的女款口罩,可依然帅的不象话,她真是服了。

“真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人群散了,墨靖尧终于开口了。

“嗯,不过不是这些人,我要给你介绍杨安安,她是我闺蜜,学习好人品也好,找个机会我组织个饭局,请你们两个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这说着说着,喻色就媒婆体质上身了,认认真真的给自己的好闺蜜介绍起了墨靖尧。

说完了,见墨靖尧半点反应都没有,她生怕第一次做媒失败,急忙补充两句,“我家安安可是一个超级大美人呢,她要是去拍戏的话,绝对能一炮而红成为一线明星的,还有,她家世也好,虽然比不上你们墨家,但是总也不差多少,你要是能娶上安安,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喻色越说越起劲,可是说着说着,猛然发现地上原本一长一短的两条影子只剩下她一个的了。

一转身,哪里还有墨靖尧的影子。

呃,这人说没就没还真是会穿墙术,穿进宿舍楼了?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喻色只好摇头进了宿舍楼。

才一进去,眼睛就亮了。

宿舍外墙换新已经一周了,所以她刚刚看到真没什么感觉。

却没有想到,只是一天两夜未归而已,再回来,整个宿舍仿佛不是她宿舍了似的,内里全都焕然一新了。

而且,不止是新,还很上档次的感觉。

“喻色,你回来了。”宿管阿姨看到她,很热情的跟她打招呼。

这让喻色脸红了,她前晚跟着陆江离开,还是宿管阿姨亲自把她送出去的。

一想起她这两天与墨靖尧的独处,她表情就不自然。

那是与昏迷不醒的墨靖尧在一起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嗯,我回宿舍了。”喻色轻轻转身,身上的裙子就飘逸的飞起了裙摆,这裙子轻而下垂,香奈尔的品质果然不容怀疑。

“去吧,你宿舍已经全部重新装修好了,快去看看,有什么意见赶紧提出来,可以修改的。”

“好的。”喻色笑着跑上了楼梯。

进楼道的时候,心情更好,她这一层的楼道真的装的很漂亮。

梦幻绿,对眼睛好。

拿出钥匙打开门,随即,喻色就怔住了。

转头看看门牌号,她真没走错,这间真的是她的宿舍。

可是里面,哪里还象是宿舍呢,简直是公主屋,不过是四个人的公主屋罢了,好漂亮。

喻色愣愣的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曾经非常熟悉此刻非常陌生的宿舍。

她冲到自己的位置上,她之前喜欢的小摆设都在。

一样都没少。

换了的是床还有桌子,还有墙壁什么的全都粉刷的整洁一新。

就连地板都铺上了地毯。

角落里有个全自动的智能的吸尘器。

以后连扫地都省了。

喻色摁开开关,吸尘器自己就动了起来。

哇哇,她眉眼都笑弯了。

这宿舍简直了……

舒服的躺到自己的床上。

床垫也换了,比她在喻家用的床垫都好,柔软的质感,很舒服。

喻色拿过了一本书,像模像样的装成看书的样子。

太舒服了。

“要是再有一个饮水机就好了。”喻色小声的嘟囔着。

正想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

“工程检查,麻烦开门检查一下。”

“哦。”喻色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子,这才打开了门。

“石校长好。”然,当她看向石校长身后的男人时,惊悚了,墨靖尧,居然是他,“你……”

“墨少是这次工程施工的发起者,所以,你们这一幢宿舍重新装修好了,学校特别请他过来验收一下成果,墨少,你看着还满意吗?”

石校长客气的问墨靖尧。

墨靖尧目光筛落进喻色的宿舍,轻声道:“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她的小天地,他想看看。

喻色看看石校长,她敢说不让吗,“石校长请进,墨少请进。”

墨靖尧一进了宿舍,喻色就有一种压迫感,这男人太高了,这宿舍建造的时候只有两米八的层高,他走进来就显得特别的压抑。

墨靖尧随意的扫了一遍,指着门后的位置道:“这里可以放一台智能饮水机。”

“好的,墨少,马上安排。”

“书桌上面,贴墙面可以再打一排书架。”

“可以。”石校长点头,反正是工程队出钱,他只需要点头就可以了。

“这些,都在学生上课的时候安排进行吧,不要影响学生上课。”

“好的,墨少请放心,一定安排的妥妥的。”把学生宿舍打造成家的感觉,这样的首创,真的很完美。

当然,所花费的金钱也是不菲。

不过墨少喜欢,那就继续,石校长很乐意为学生谋福利。

喻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原本想要的,被墨靖尧三言两语的就给实现了。

他是她的天使吗?

只是,天使没有他这么高的吧?

定定的看着他,她移不开视线了。

后面,墨靖尧和石校长又说了什么,她完全都听不到了。

直到石校长在前,墨靖尧在后一前一后的往门前走去,眼前始终注视着的人移了位置,喻色才回过神,急忙跟上去,小手扯住了男人的衣角,“墨靖尧,学校的装修是因为我吗?”

这么大的工程量,几百万绝对不够,要上千万,甚至更多。

这可不是一门一户的装修,而是整个宿舍楼。

如果是因为她,她汗颜了。

眼巴巴的等着墨靖尧回答,手心里都是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这么大的工程要全都是因为她一个人而起,她欠不起他这个人情。

她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还不起。

除非,她将来开个诊所或者医院赚了钱还他。

但是那要几年以后了。

身前的男人身形微微一滞,随即开口,“石校长,这个工程款是什么时候批下来的?”

“一个多星期了,怎么了?”石校长不明所以的转头看过来。

喻色手一抖,好吧,是她自作多情了。

一个多星期前,墨靖尧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看来,一切只是巧合而已。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