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靳云霆季笙小说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6 09:58 阅读(153)

靳云霆季笙小说全文已经大结局了,本书是由作者谷涩精心编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名是《傲娇甜妻乖乖就擒》,又名《豪门枭宠吻安甜妻》。传言季家有两个女儿,老二季笙一直被送往国外读书。可一场订婚宴,众人惊讶的发现,季笙才是季家的正牌千金,而老大季云柔是小三的女儿。而前几日,季云柔还设计让季笙身败名裂!这一幕都被靳云霆看在眼里,靳云霆浅笑:找到你了。

>>傲娇甜妻乖乖就擒季笙靳云霆全文阅读<<

傲娇甜妻乖乖就擒

傲娇甜妻乖乖就擒章节阅读

靳云霆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不用,你签,那些东西没人会知道,你不签,我保证,明天彦家上下都会知道这件事,你父亲的彦家家主之位坐不坐的稳,那就看他本事!”

彦伊看靳云霆拒绝的决绝,却依旧不在意,更是性感的撩开额前的碎发,缓缓吐出:“我可以让你十个百分点,换一个女人……再怎么算,也是你赚了吧?”

“不必!”

“你的小宠物不乖,我帮你调、教好了再送回来,难道不好么?”彦伊死心不改。

可这时,季笙要是还不知道那个条件是自己,那她就是傻子了!

但,为什么要自己呢?

十个百分点,算下来起码上亿,这个价换她一个女人?

陡然,她想起之前在套房中,观察彦伊时的种种特征,她不禁瞪大了双眼,心也猛地跳到了嗓子眼,难道是那样?

怎么可能?!

“我的宠物,就算是翻天,也只能我自己调、教,彦小姐,我劝你乖乖的签了它,否则,后果不是你承受得起的!”

“十个百分点啊,二少爷真的舍得?”

“够……”

“我答应你!我跟你走!”

靳云霆正不耐的想下最后通牒,季笙却一口应下彦伊的条件。

阿卡和阿尧甚至是靳云霆都震惊的看着季笙,而彦伊也猜到了季笙说这话的原因,眸色一凛,既然知道了这个秘密,要么乖乖做她的禁裔,要么……死路一条!

“季笙!没你的事,给我闭嘴!”

“不要!”趁着靳云霆发楞的瞬间,季笙一掌猛地将他推开,霍然起身:“靳云霆,你刚刚不是还想掐死我么?如今,我被彦小姐要去,你既可以拿到十个百分点,又少了我这个眼中钉,不是应该兴奋么?”

季笙站着,靳云霆坐着,她的视线略高,气势也上来了。

像是有些不满这种局面,靳云霆也腾地站起来,一下子高出季笙半个头,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你是这么想的?”

“是!”季笙毫不犹豫的接下话。

至少今晚,他的一举一动很让人讨厌,而正好有这个机会远离他,季笙只想安静一段日子,所以才答应彦伊的条件。

因为彦伊是蕾丝!

根据之前观察,季笙猜想,彦伊房间里的那个“男人”才是她自己,而跳舞的女人才是外来人员。

因为距离问题,且每次都是金色长发的女人脱了衣服扭动身躯,所以,才造成了跳舞的女人是彦伊,坐着观看的是一个男人的错觉。

但事实上,彦伊是强势的女人,所以爱好男装,装着打扮尤为中性,带着爵士帽以此来遮住她的长发,让她看起来更像是个“男人”。

这也就是“男人”身材矮小,和女人差不多的原因,至于“便秘”这件事,也就解释的通了。

同时,这也是季笙和阿卡等人观察“男人”这么久,都没找出他身份的关键之处。

至于为什么说她才是那个男人,则是因为彦伊来法国的目的是玩,又怎么可能一天有二十二个小时都呆在房间里?只有一个可能,房间里的那个女人要么是她用的障眼法,要么那就是她的秘密情人!

而自己,恐怕是从一进来,就被她惦记上了。

“好!季笙,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他周身围绕着一股寒气,硬生生让包间里的温度陡然下降,季笙不禁颤抖,可想起今晚上的遭遇,暂时让自己离开他,双方冷静一下也是好事。

她点头,目光决绝:“是,我说的。”

“阿卡!”靳云霆大吼:“准备直升机,彦小姐签完我们立刻走!”

该死的季笙,见鬼去吧!

阿卡被这一声怒吼吓得浑身一震,忙不迭的应下,“是二少爷,直升机预计半小时后到达诱吧天台。”

闻言,季笙感觉心里怪怪的,有些憋闷,可话已出口,怎么收得回来?

反倒是彦伊,一把将季笙拽过来,紧握着她的手来回揉捏两下,又上下打量一番,接着毫不犹豫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递给靳云霆。

“祝我们合作愉快。”

“滚!”靳云霆回以怒吼。

“呵呵……看来这个小奴隶,很得主人欢心呢?”

彦伊笑着,却也不再停留,她之前已经和靳尚尧打过招呼,有了合作意向,但是现在她把合同给了靳云霆,多停留一分,自己的危险也多一分。

不过,既然这时候都还没来,恐怕这二少爷也用了什么手段吧。

大笑两声,彦伊拉着季笙就走,可季笙哪里习惯和一个女人搂搂抱抱?

于是,她一巴掌就拍开彦伊的手,使尽全力将彦伊推开,又泄愤似的跺了几下脚。

冷眼扫过彦伊,道:“彦小姐,希望你搞清楚,是我自愿跟你走的,和你不存在什么包养又或者上下级奴隶关系,所以,没征得我的同意,请不要拿你的咸猪手摸我!”

她已经忍够了!

彦伊被推开,又听到这番话,倒是一怔,显然没想到季笙到了这时候,还这么有脾气。

嘴角一弯,她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带着男人的痞气说着:“果然,二少爷看上的宠物就是不一样,这种野的我也喜欢!哈哈……”

靳云霆此刻已经平静,漠然的瞟了季笙一眼,他冷道:“随便你。”

话落,阿卡也收拾好了文件,几人便大步出了包间,迅速消失。

看着门被合上的那一刹那,季笙感觉心脏被什么蛰了一下。

不大的伤口,却有些疼,混合着痒。

总之,很难受。

阿卡跟着靳云霆上了顶楼,等待了几分钟,上空中便出现了一团黑影,很明显的,直升机已经出现了。

一行人直接乘飞机离开,这也是阿尧不守着车,反而一同跟上来的原因。

但此刻,却少了一个女人。

直升机越来越近,螺旋桨的声音也隐约传来,靳云霆眯着眼,视线时不时的瞟着楼下,周身气息依旧冷冽的让人窒息。

“阿卡!”猛地,靳云霆又是一声大叫。

“是,二少爷。”阿卡上前。

“查一查。”

“是。”

阿卡应下,自然也知道是查一查季笙现在被带去了哪里,不过也挺感叹的,刚刚干嘛不说清?

现在直升机来了,才想起来?

两分钟后,直升机平稳落地,同时,阿卡的话也幽幽传来:“彦小姐带季小姐去了彦家旗下的一座五星级酒店。”

话落,阿卡惊觉一阵风飘过,再睁大眼细看,靳云霆已经大步往回走了。

叹息了一口气,阿卡对阿尧说道:“你先上去,把直升机停在彦家酒店顶楼,一会应该还是会回国。”

“好。”

——

刚下了车,靳云霆看着眼前高大的建筑物询问道:“你确定彦伊是在这里?哪个房间?”

阿卡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下属发来的最新消息:“是,刚才我们的人亲眼看着彦伊带着季小姐来了这里,上了八楼,但外面有人守着,并没有看清究竟是哪个房间。”

“废物!”

靳云霆冷哼一声,便大步走了上去。

此刻,房间里,季笙正拍拍手伺候彦伊进了浴室洗澡,自己则冲到床边按下内线,并根据上网翻译来的法语给对方听,大意就是找一个特殊服务者来,要女人,同时带上一身男性装扮。

因为,门口守着不少保镖,这么大摇大摆的出去,一定会被逮住。

彦伊先前被她哄着喝了不少酒,酒中虽然没有药,但后劲极大,眼看着她晕乎乎的,季笙才敢把浴室门从外面锁上,然后等待服务员的来临。

靳云霆火烧火燎的往上赶,走到电梯前,这时候将近午夜,不少人进进出出,他眉头一皱,直接舍弃电梯,转身就朝着楼梯走去。

而碰巧,季笙一袭男装,为了避免别人认出来她就是这家酒店少主人带来的女人,也走了楼梯。

刚下了三楼,扶着栏杆,她正前脚跨出一步,便发现拐角下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步子迈的挺大,一步上两个坎。

季笙一惊,他来做什么?

难道是来救她?

呵……她嘴角扯出一丝讥讽的弧度,没看他最后那个样子么?杀了她还差不多!

下意识的低着头,拿出刚才没有戴上的黑色眼镜戴上,扭头就往上跑,可鞋跟哐当哐当作响,不均匀的脚步声传来,靳云霆极为敏锐,转眼就发现了季笙。

“你给我站住!”他冲着楼梯口喊上去。

季笙哪里肯,不仅如此,步伐还迈的更大了,靳云霆嘴一弯,露出一丝邪魅的诡笑:“你觉得你有本事逃掉我和彦家的联合追捕,就继续跑,否则……”

闻言,她的脚步逐渐慢了慢,是啊,现在是法国,她身上也没有家当了,如果他翻脸无情,联合彦家追捕,她必定死路一条!

想了想,她便有了决定。

她停顿的时间,靳云霆已经追了上来,阿卡很自觉地没再跟上去,在低一层的楼梯口守着。

季笙觉得有些憋闷,被他威胁的滋味也不好受,脑袋一扭,面朝着墙壁,不想见他。

明明是在楼梯间不算狭窄的空间,可随着靳云霆一步步靠近,她顿感呼吸都有些困难。

靳云霆眯着眼,翘着嘴角,步步紧逼。

直至他在她身前投下一片阴影,将她的小身板完全覆盖,单手一伸,挑起她洁白的下颌:“还敢跑?嗯?”

尾音上翘,带着妖孽的声音,也带着暗藏的威胁。

可这时,季笙一听到他标准型的责问,鼻头没来由的就是一酸,心脏也扑通扑通直跳。

“你不是走了么?还回来做什么?”

“我的猫在这,没经过我允许,谁准她私自逃跑的?”

“明明就是你……嘶……”

季笙正要控诉他的行径,突地手臂一痛,只感觉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被靳云霆大力拉扯着就往他身上栽去。

惊变陡生,可她心里还膈应着,哪里肯接受他的怀抱?

下意识的就将他猛地往一旁的墙壁推去,谁知他脚下一扭,手臂犹如铁臂分毫不退,这一下转眼便成了靳云霆搂着季笙,砰咚一声砸上墙壁,接着,又被这砸过去的力度反弹。

砰!

两人一起滚到了地上,季笙不管不顾,依旧在挣扎。

片刻,她惊魂甫定,却狠狠的倒抽一口冷气,因为恍惚中,她发现自己正跨坐在靳云霆身上,双手甚至还彪悍的撑在他胸前。

灯光下,靳云霆看清季笙的每一个表情,顿时嘴角一勾,“我知道你心急,不过……这里可不是做某些事的好地方。”

季笙一双眼睛满是怒火:“做你妹!老娘不是你没事消遣的宠物!”

说罢,她单手一扬,作势就要赏他一巴掌。

靳云霆斜瞟一眼,猛地翻身利落的反客为主,将她狠狠的压在身下,“有事拿来消遣,想想好像也不错。”

他一点没有季笙生气的自知,只觉得炸毛的猫,也挺好玩的。

“你给我滚开!”

话虽然这么说着,但季笙发现两人身躯紧密想贴,甚至独属于他的气息还回荡在鼻尖,带着一股夜色的暗凉,萦绕在周身,尤为勾魂。

同时,他身体也格外的炽热,透过薄薄的衣服,传递给季笙。

这种被人胁迫却不得翻身做主的滋味很讨厌!

“滚开?”靳云霆饶有兴味的重复了一遍,随即伸出食指,紧紧的压在季笙的唇瓣上,很用力,几乎都看到她唇瓣极为严重的变形:“这个词,我不喜欢,以后不准再说!”

季笙张嘴不成,便一双星眸死瞪着他。

靳云霆眉头微皱,转瞬便低头,温热的唇直接覆在了她的眼睛上,季笙看着放大版的唇,睫毛不停的眨啊眨,可越是这样,越让他感觉酥麻。

季笙立刻回神,猛地昂着头,朝着他下巴就咬了上去。

调戏,也得付出带代价!

她下口极为猛,不留一丝力度,很快便尝到了鲜血的味道,甚至隐约听到了他吃痛的声音。

这时,他也不再满足,手下力度更重,几乎要将她捏碎,唇舌也顺势下移,单手将她下颌卡住,她才一松口,转瞬便被另一张嘴堵住。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