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穆念悠薄子默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6 16:54 阅读(153)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的主人公是穆念悠薄子默,是一本霸道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当穆念悠一把火引爆了薄子默所在的大楼之后,她才知道,真正的杀父仇人不是薄子默,而真凶就在她身边,一杯毒酒,穆念悠了却了此生。重生回到三年前,一心一意对她的薄子默还没死!穆念悠眼眶湿润,这辈子定然不会辜负薄子默。而前世害了她的仇人,也绝对不会放过!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穆念悠薄子默全文阅读<<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章节阅读

穆念悠心头砰砰跳,也不知道是余惊未定,还是因为薄子默的出现。

想问他不是在陪钟楚曼吗?到嘴边却变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穆小姐实在引人注目,让我不得不时刻观察她的一举一动。”薄子默故意往她敏感的耳后呵出热气,“免得她跟其他男人跑了。”

穆念悠不悦,明明是他先丢下她,现在倒反咬她一口,她忽然反应过来:“所以黎瑾修突然被人叫走,是你安排的?”

当然是他安排的。

黎瑾修多看穆念悠一眼,薄子默都万分不愿意,当他看到穆念悠跟黎瑾修赛马,一起在赛道上驰骋的样子,他都要嫉妒坏了。

众人围观的赛场上,穆念悠一马当先,她笔直的腰杆微微前倾,眉眼间是志在必得的傲气。

她始终有着他最爱的模样。

也只有她,能让他心底里升起征服的欲望。

“嗯,不高兴了?”薄子默口吻还算平和,只是微微上扬的语调让人不寒而栗。

他腾出了一只手臂,威胁地沿着穆念悠的腰侧缓缓往下移,单单一只手臂便能牢牢锁住穆念悠纤柔的躯干。

偏偏穆念悠吃软不吃硬,继续挑衅:“不敢。有些人自诩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自己丢下自己的女伴去陪别人的女伴,害得别人落单,也不许别人有人陪。”

薄子默失笑,手上动作很快,等穆念悠反应过来,坚硬已经从后面抵上来。

穆念悠没想到薄子默敢来真的,这个地方虽然没人上来,但是楼下便是宾客云集的派对。

只要有人稍稍抬头,就能发现他们。

只不过他们能看到的只是薄子默在穆念悠的身后拥着她,会以为他们是一对相互依偎着一起看海的情侣。

穆念悠脸皮薄,终于软下语气,哀求他,“等回去好不好?”

薄子默最吃她这一套,好胜骄傲的女人低下头服软试,往往比那些平素就温声软语的女人更有诱惑力。

他低声笑,终于饶过她:“好。”

……

从派对上回来后,薄子默陪了穆念悠一段时间,又开始忙碌起来,常常是加班到凌晨才回家。

穆念悠从尹淮那里得知,是另一个组织头目跟薄子默结了梁子,想要扳倒薄雾组织,便暗中搜罗了许多薄子默公司的黑料。薄子默公司虽然做的是干净生意,但是大头资金流动的方向却存疑,如果要深挖,唯恐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一天后半夜,薄子默被一个电话叫走,第二天晚上没有回家。

一般薄子默晚上不回来,都会知会穆念悠,但是这个晚上,穆念悠守了一夜的电话,薄子默仍然音讯全无。

第二天,钟楚曼急忙冲进她房间,抓住穆念悠的肩膀就开始哭:“怎么办,听说子默哥哥的公司被查,他们要带走子默哥哥审讯,尹淮到G国办事,我义父虽然还有话语权,但是毕竟年纪大了,没有子默哥他们坐镇,底下的人蠢蠢欲动……”

穆念悠熬了一夜,听到这个消息,眼前没由来一黑。

常说黑道里的人总会寻求白道上的帮助,难道跟薄子默结仇的组织有个大后台?

穆念悠扯下钟楚曼的手,安抚她:“你先别急,薄子默不是无能之辈,那头的人还不是你哥的对手,指不定他们只是虚张声势。”

“听尹淮说你认识的人很多,大家都叫你交际花,你快想想办法,大家都叫你一声大嫂,子默哥现在不在,你讲的话最有用……”钟楚曼哭成了泪人。

“会找到办法的,我去联系人,看能不能帮上忙。”

穆念悠镇定下来,她回房洗了把脸,坐在梳妆台前,开始精细地描绘妆容。

她要去找姜褚鸣。

直到华灯初上,穆念悠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薄雾山庄。

她没注意到别墅大厅里灯火通明,刚进门,就看到薄子默坐在大厅里,尹淮没有在,但是关珊,钟楚曼,他们都在。

穆念悠疾步走向他,惊喜道:“你回来了!”

“我活着回来,你是不是很失望?”薄子默缓缓转向她,幽深的目光里闪烁着愤恨的火焰,语气缥缈得如同从地狱里传来。

“子默,你怎么会这么说……”

那一刹那,穆念悠几乎就认为,面前的薄子默,是前世葬身火海的薄子默,如今他在质问她,他活下来了,她是不是很失望。

钟楚曼讥讽笑道:“穆念悠,你还装什么?你当我们不知道,你今天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你跟那位姜长官不仅仅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还是上下级的关系,你千方百计靠近子默哥哥,到底是为什么?”

钟楚曼咄咄逼人,穆念悠反应过来,自己中计了。

根本没有什么薄子默出事,也没有什么动荡,钟楚曼只是想证明一下穆念悠的身份。

没想到穆念悠这么沉不住气,还真的暴露了自己。

穆念悠强自镇定,她不知道对方掌握多少关于自己的信息,所以她不能不打自招,她不敢想象,薄子默知道她是姜褚鸣那边的人,薄子默还会不会听她的解释,肯不肯再相信她。

她不能赌。

她也赌不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钟楚曼挑了挑细眉,“子默哥哥能有今天,你当你那位姜长官身边没有我们的人吗?你今天去见姜褚鸣说的话,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她说完,把一个录音笔扔在桌面上,摁了开关的录音笔开始播放录音

这是今天她对姜褚鸣说的话:

“褚鸣,按下查处薄子默公司的部门行动,免得打草惊蛇,我们想要揭开他们底下的肮脏,单单是清理表面这一层灰还不够。我在那边,会继续探他们的底细,到时候,一并把他们都连根拔起。”

穆念悠浑身冰冷。

她为了让薄子默躲过这次灾难,对姜褚鸣用了缓兵之计。

但是被钟楚曼大做文章之后,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薄子默倏地站起身,椅子在地上摩擦出尖锐刺耳的声响。

他逼到穆念悠面前,一手掐住她的脖子,一手拿着枪抵上穆念悠的太阳穴,眸子猩红,好似暴怒的狂狮,恨不得将她食肉寝皮。

钟楚曼眼里有一丝丝得逞一闪而过。

那天的派对上,她缠着薄子默教自己骑马,薄子默面上瞧着认真,实际却心不在焉,目光一直追寻穆念悠的身影,似乎必须要把穆念悠控制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才能安心。

原本她跟薄子默才是派对上最出众的一对,但是穆念悠跟黎瑾修一场比赛,就夺去全场的眼球。

就连那个黎瑾修,魂也被穆念悠勾走。

钟楚曼自幼失去家人成为孤儿,也失去了温暖的家庭,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更渴望温暖和爱,是薄子默给了她这些东西,她也比任何人更懂得如何抓住这些东西。

“哥,给她一枪,太便宜她了,她处心积虑害你,心肠歹毒,就把她交给我处置吧。”钟楚曼道,又问:“先用家法,牛骨鞭鞭笞五十,再晚上丢到水池里泡水,白天暴晒,直到掉一层皮,再送到鳄鱼池喂鳄鱼,怎么样?”

薄子默冷冷哼道:“掉一层皮,喂鳄鱼,这些都是轻了。”

穆念悠心脏蓦地被狠狠扎痛。

她受不了薄子默用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语气对她。

关珊取出了家法,要亲自动手。

她等这一刻等了太久,想起当时穆念悠把她关在酒窖里的痛苦,她今天要千倍百倍地还回来。

第一鞭打下去,穆念悠没有躲开,也没有吭声,她挺着腰杆,背部僵直,执拗地望着薄子默,企图能从他眼里看到那么一丝不舍。

然而没有。

他只是冷漠地看着她。

关珊恶狠狠地想:人人夸穆念悠皮肤白皙无暇,细腻莹润,夸她四肢纤美,犹如天鹅。她今天就要让穆念悠失去这些东西!

关珊发了狠地抽打穆念悠的手臂和小腿,到后来,穆念悠裸露在外的肌肤开始现出血痕,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穆念悠就是再要强,身体的本能也令她难以支撑。

她不由自主地去躲开鞭子,疼得扭滚在地上。

大厅里,所有人都漠然地看着她。

后来她也不忍了,痛的时候就喊出来,她趴在地上,哀求地看向薄子默:“当初……姜褚鸣骗我……是你逼死了我爸……他利用我对你的恨,让我接近你……可后来……我知道……害死我爸的不是你……”

眼泪不可自抑地从眼角滑下来,她抖着双唇,颤声道:“我没有再帮他对付你。”

钟楚曼生怕薄子默动摇,霍地走到穆念悠跟前,蹲下来,捏住她的下颚,猛地扇了一巴掌,“到了这个份上,还想继续蛊惑人心?”

穆念悠嘴角很快渗出血迹,但她盯着钟楚曼,忽笑道:“你骗我他出了事,让我帮忙,我是为了救他,却不想这一切都是你布置好的圈套。”

钟楚曼眼睛瞪得浑圆,凶戾毕现,她扬起手,又要再甩穆念悠一巴掌。

“住手。”一直沉默的薄子默忽然幽幽出声。

他侧过头冷声命令:“你们都下去。”

“哥——”钟楚曼不敢置信。

“滚!”薄子默厉声冷呵。

这还是钟楚曼头一次被薄子默凶,她委屈地瘪了瘪嘴,眼里很快浮起泪意,愤恨地扭头跑出了门。

关珊虽然不甘心,却也带着底下的用人纷纷退了出去。

薄子默晦暗不明的眸子盯着趴在地板上的穆念悠。

她明明浑身是伤,形容狼狈,但这样依旧挡不住她的美。

就是这样一张妖精一样的脸,扰得他心神烦乱。

他一手拿枪抵着穆念悠,一手粗蛮地扳转过穆念悠的身子,将她猛地推倒在沙发上。

高大的身子像以前很多次那样,从她身后压了上去。

一只蛮横的大手探进穆念悠的裙底,没有任何前戏,他横冲直撞闯了进去。

穆念悠忍痛咬牙,不让声音从喉间溢出。

薄子默一边动作,一边咬牙恶狠狠问:“你跟我上床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不是,都是姜褚鸣?”

他毫无怜惜地扯了一把她的秀发,迫使她抬起头让他看到她的脸,好像只有这样,他才更能把胸腔里的恨倾泻在她身上。

狂猛。

暴烈。

肆意的蹂躏,报复她对他的背叛。

穆念悠忍受着阵阵猛烈冲击,痛苦地摇头,泪水横淌满脸:

“我早就不爱他,从……他把我……送到你身边……开始,我跟他就再也……不可能……我爱的是你……”

电话铃声猝然响起,尖锐刺耳,一声比一声更催人。

穆念悠身上的男人却似听不见,沉浸在穷途末路的末日欢愉中。

狂风暴雨即将抵达最强劲的顶点。

体内的克制与冲动在相互厮杀,这是一种要死去的快感。

他将枪口对准了穆念悠的太阳穴,食指轻轻搭上了枪的扳机,只要扣下去,真正的快感才彻底降临。

感受到太阳穴上的冰冷枪械隐隐用力,穆念悠再睁开眼,眼前一片清明:

“杀了我,如果这样能让你解恨。”

薄子默一声低吼,身体里的冲动抵达顶峰,与此同时,他扣下了扳机——

“咔哒”

枪膛是空的。

时间一刹那静止。

神魂出窍,又再次回归。

穆念悠的身体抖得厉害,眼睛紧紧闭起来,泪水却淌得愈加肆意。

薄子默泄了力般趴在女人裸露的背上粗重喘气,一只手温柔地轻抚她的头发,他幽声道:“我会杀了你,但不是现在。我要让你呆在我身边,折磨你,羞辱你,让你看看我是怎么赢的。”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