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夏芊芊慕容灏小说名 总裁强宠命定妻全文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6 17:06 阅读(173)

夏芊芊慕容灏小说名是什么?这本小说名为《总裁强宠命定妻》,是一本现代豪门言情小说。慕容灏,是世界首富,想嫁给他的女人不计其数。夏芊芊从酒店陌生的环境中醒来,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赶紧报警了!没想到对方居然是慕容灏,而慕容灏从来被被人这样对待过,拧着夏芊芊就回家了!为了调查真相,夏芊芊被慕容灏关在别墅里!那晚出现的女人究竟是谁?

总裁强宠命定妻

>>总裁强宠命定妻夏芊芊慕容灏全文阅读<<

总裁强宠命定妻章节阅读

“是,少爷。”

李管家恭敬回应。

他明白,少爷是想夏芊芊穿着那奇怪的衣服出现在他面前。

本来他为夏芊芊定制的是普通女仆装,但不知道为何,少爷又临时加了些奇怪的要求。

一定是夏芊芊得罪了少爷。

她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李管家不由得心生怜悯。

“叩叩”

李管家敲响夏芊芊的房门。

夏芊芊本来半躺在床上看书,她想着这样可以随时躲进被窝装病。

听到敲门声,她警惕的问道:“谁啊?”

“是我李忠,夏小姐。”

听到李管家的声音,夏芊芊走下床穿上拖鞋,只把门开了个门缝,把身体躲在门后面,伸出头,探头探脑的左右张望,煞是谨慎。

确定来的人只有李管家一人,她才卸下心房,把门打开一大半,现出自己穿着严实睡衣的身子。

李管家依旧面容温和,对她的疑神疑鬼并不在意,他也理解她为什么这样。

但他脸上的温和很快被担忧代替,毕竟他过来传达的不是什么好事,真的要难为她了。

“夏小姐,少爷吩咐你做好慕斯和杨枝金捞送去他的书房。”

对此情况,夏芊芊早已准备好了说辞。

“李叔,我现在感冒了,”说完这句,她像模像样的咳嗽两声“咳咳,”又装着虚弱的样子继续说道:“我怕传染给慕容先生,咳咳,能不能找其他人做啊?”

李管家当然知道她为什么生病,她不想面对少爷。

他担心的问道:“我去给你准备感冒药吧,这里有上好的感冒药,吃了应该很快会好的。”

“不用了,谢谢,咳咳,我休息一下就好。”

夏芊芊微笑回应,她才不要什么感冒药呢,最好是真的感冒才好。

“那您有需要随时找我,那我不打搅夏小姐你休息了,少爷那边我会和他说的。”

“好的,谢谢。”

夏芊芊关上房门。

与李管家对话的剧本正如她预想的那样顺利,她担忧的是接下慕容灏会做什么。

她是真的试图感冒,这样又不用出现在他面前,又不用穿那奇形怪状的女仆情趣制服。

所以今天一整天,她也没有闲着,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感冒。

先是在庄园跑个大汗淋漓,回到房间立即用凉水洗头洗澡,然后穿着湿漉漉的衣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在20°的空调下连续吹几个小时风干。

即使冷得不停颤抖,她也咬牙坚持。

这样一轮完了也折腾到下午三点多了,吃点东西补充了一点体力后,又开始新的一轮,不过这一轮的时间没有这么充裕,必须得在慕容灏下班回来之前完成。

所以她跑得满头大汗后,就回去洗冷水澡,然后在房间里吃点之前捎上来的面包牛奶,就换上长袖长裤,半躺在床上体验今天努力的效果。

感受了好半天,头不晕,额头不热,鼻不塞,喉咙也不痛,所有与感冒相关的症状她现在一个都没有。

她也不是一个经常锻炼的人,平时只是之前喜欢夜跑一下而已,这样都能让身体素质出奇的好?早知道有这样一天,她宁愿自己病央央也不去夜什么跑。

看来只好装病了。

李管家径直走向慕容灏的书房方向,进入书房后和慕容灏说明夏芊芊的情况。

虽然自己在少爷幼年时就跟着他,但现在,他也拿不准少爷此刻的想法,只希望他作罢。

慕容灏听完后,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神色依旧。

他也早就想到夏芊芊会演这么一出,真演还是假演呢?

“夏芊芊今天一整天的行程和我说一下。”

他双手手肘抵着桌面,支起双臂与桌面形成一个三角形,俊逸的下巴抵着交叉的手背,声音冷淡,听不出情绪。

即使今天一整个白天李管家都没有看到夏芊芊,但通过其他佣人,他还是能还原她的活动轨迹。

“夏小姐她早上八点多走出别墅后,一直在庄园里太阳直射较多的道路上跑步,断断续续跑到十点多,就回房休息了,到下午三点多又出来跑步,到四点半又回房休息了。”

看得出来夏芊芊是真的想生病。

想到这里,慕容灏心里涌起异样的感受,类似于愧疚或担心,这是他之前没有体验过的,所以他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毕竟逼她自我摧残的人是自己,而她回到房间肯定也是没闲着。

明明之前还厌恶她,想要玩死她,玩腻了丢掉,他承认她对自己有吸引力,可能是他的一时兴起,但现在听到她这样,却为她生病而感到不安,一种情愫暗暗的在驱动他去做点什么。

“备好体温计、感冒药和温开水,拿去夏芊芊房间。”慕容灏命令道。

“是,少爷。”

配好感冒药,倒上一杯八分满的温开水,带上体温计,李管家就用托盘端着,向夏芊芊的房间走去。

刚向她房间的方向转身,就看到慕容灏靠着夏芊芊房门旁边的墙上,似乎在等待他的到来。

他对少爷的举动有些意外,跟着他这么多年,他知道少爷的性格冷酷决绝,这么主动关心别人还是头一次。

可能他对夏小姐是特别的。

看样子少爷是打算和他一起进去了,不过夏小姐未必想见到他。

“叩叩。”

夏芊芊听到敲门声响起,再次警惕的问道:“谁啊?”

“是我李忠,夏小姐。”还是同样的回应。

她的直觉告诉她,李管家这次来没有这么好糊弄了,只要没有什么事,他一般很少找她。

夏芊芊走下床去开门,这次她还是像第一次那样戒备,把门打开一条缝,只见李管家是一个人来,双手端着的托盘有药品和一杯水,看样子是来关心自己的,便又把房门打得更开,露出自己包裹严实的身子。

随着房门的敞开,视角变大,她敏锐的捕捉到慕容灏那靠在房门旁边的半截身影。

她呼吸一滞,条件反射般迅速关上房门,就要关上时,房门背后却出现了一股强劲的力量,在强力的反推下,夏芊芊倾尽全力也关不紧。

很快,门外突然爆发一股猛力,夏芊芊整个人被掀翻在地板上。

砰”的一声房门应声撞在墙上,慕容灏挺拔高大的身影赫然出现在眼前。

他双手抱胸,一脸阴沉,鹰隼般的深眸里凝聚着旋涡。

看这女人生龙活虎的气色和活力,一点生病的样子都没有。

可恶的女人,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装病!

夏芊芊呆坐在地上,惊恐的望着立在眼前犹如地狱修罗的慕容灏,他身上气压强大,仿佛有恶魔烈焰在他四周熊熊燃烧,她想要爬起来,四肢却使不上力气。

一旁李管家见势头不对,连忙用接下来的话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夏小姐,少爷让我给您带来感冒药,趁早吃了吧。”

他不知道夏芊芊是不是真感冒,但他想让她知道,现在少爷对她没有恶意,是来关心她的。

同样他也想提醒少爷,夏芊芊的正在生病中,应该静养。

闻言,夏芊芊很快反应过来,装着用力的咳嗽两声。

“咳咳。”

顶着慕容灏凌厉眼神中迸射出的冰柱,她缓缓站起身来,装着虚弱的样子,向慕容灏微微鞠躬说道:“谢谢你。”

她低着头,极力消化李管家的话带给自己的震撼,她以为慕容灏是来逼她穿女仆制服的,打死她也不会想到慕容灏竟然是来送药的。

他真的不是来逼死自己的?

她不敢相信慕容灏也会关心自己,但道谢的声音却轻微颤抖。

慕容灏对她真诚的道谢感到满意,怒火也降了三分,但他还是把她一把抓进怀里,一只大掌扣着她的脑门感受她的体温。

夏芊芊被这突然其来的举动吓得脸色惨白,身形一僵,糟糕,要穿帮了!

她极力挣扎开来,并用力咳嗽想极力装着不适的样子。

“慕容先生,别,我感冒了,这样会传染给你的,咳咳……”

刚一接触她光洁的额头就被推开,但掌见传来的温度,令慕容灏的眸光黯了黯。

他从管家的托盘上拿来体温计,眯着眼确认了水银汞柱的刻度在35°以下,就递给她。

迎上慕容灏黑眸里射出的冰冷,那毋庸置疑的魄力让夏芊芊不由得小脸煞白,额角微微地溢出了丝丝冷汗,被恐慌围剿的她竟一时忘了反应。

怎么办?要穿帮了,今晚会不会死的很难看?

“要我帮你测吗?”

慕容灏好看的俊脸变得阴沉,冰冷的声线带着不悦。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她连忙反应过来,僵硬的接过体温计,眸子里有着迟疑。

她怯怯的说道:“要不你们先出去吧,感冒刚开始,病毒会活跃一些,我怕传染给你们,咳咳……我量完体温后,会注意好好吃药休息的。”

“李忠,把东西放下,你先出去。”

慕容灏阴沉着脸说道,目光丝毫没有从夏芊芊的脸上转移。

这么拙劣的演技,是在侮辱他的智商吗?

夏芊芊看着唯一让自己安心的管家走出房门,心里有说不出的焦急,真恨不得自己能跟他一起走。

现在只剩下他和她了。

“你不怕被我传染吗?”夏芊芊仍不死心的再次提醒他。

“少废话,快点量。”慕容灏冷声说道。

夏芊芊只好转过身背靠着他,解开锁骨下一颗棉质睡衣的纽扣,把体温计夹在自己的腋下,走到桌子旁边的凳子上坐着。

慕容灏也走到她旁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背靠着墙,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又把黑眸锁在她身上。

夏芊芊被盯得心里发毛,如坐针毡,焦虑乱做一团的脑袋尽想着如何是好。

可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十分钟就过去了。

她这辈子都没有试过这么煎熬的十分钟,内心恐惧得要虚脱了,脑门溢出的薄汗干了又湿。

慕容灏伸出长臂,深邃的黑眸射出的冰冷,让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夏芊芊把身体背着慕容灏,慢慢的扭了个90°,挡住她看向自己衣襟的视线,又慢慢的取出体温计,举高对着灯光的方向,想看看自己的心急如焚有没有让体温计升高。

她刚把体温计抬起来,就被慕容灏一把抢过去,眯眼看完刻度后,黑眸都快能迸射出冰渣,让夏芊芊身边的空气骤然变冷。

最终的审判戳破她的谎言了。

着可恶的女人,还真的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她!

为了让她被收拾的心服口服,慕容灏把体温计丢给她自己看。

夏芊芊拿起眯眼一看,顿时吓傻了。

天啊!这体温计是坏了吧!

36°3,怎么不升反降啊!不合常理啊,这下子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慕容灏起身走近她,高大挺拔的身躯散发着极度的危险,眼中翻涌着的怒火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夏芊芊一看知道大事不妙,一股冷意从脚心直窜心底,脸上仅剩的一丝血色都被抽空了。

她立即站起身,看着眼前极度危险的人物步步紧逼,她步步向后退去,一直退到床边因惯性的带动跌坐了下来。

她急忙反趴在床上,试图想爬到床的另一边,但她休想得逞。

只见慕容灏一把抓住她白皙的脚踝,劈开她的双腿,把她向后用力一扯,带动她的身子向后滑去,直到双腿之间的臀部撞上他的精实的大腿才停下来。

这猛力的一撞,吓得夏芊芊惊声尖叫连连,四肢像八爪鱼一样奋力挣扎,床上的被子和床单乱做一团。

慕容灏俯身伸出长臂一把扣住她胡乱舞动的双腕,深邃的黑眸中射出的寒意恨不得要把她的后脑勺扎出两个窟窿。

感觉到他手臂蛮横霸道的禁锢,夏芊芊崩溃哭喊道:“对不起,放过我吧,我不是真的要骗你的,真的。”

“放过你?你还有脸要我放过你?不狠狠的惩罚你,怕你长不了记性。”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