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惹爱成瘾靳少强宠小逃妻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7 11:05 阅读(132)

惹爱成瘾靳少强宠小逃妻是一本讲述了靳烈风阮小沫都市爱恋的言情小说。小说中靳烈风在一场宴会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却发现了一个因为药物而急需男人的阮小沫,在一番缠绵之后,阮小沫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睡了的是富可敌国的超级总裁靳烈风,直到被靳烈风绑架到了帝国,她才发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让靳烈风食髓知味,随之而来的是靳烈风的折磨,以及逼着她同意成为小宠物的无礼要求!

惹爱成瘾靳少强宠小逃妻完整版阅读

>>惹爱成瘾靳少强宠小逃妻完整版阅读<<

惹爱成瘾靳少强宠小逃妻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阮小沫滞了滞,不想回答地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叫我来干什么?”

靳烈风为了哄她开心,已经替她实现了一个梦想了。

她不想欠他太多,又何必让他知道她还没有走出昨天的情绪?

他不悦地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什么话,但最终还是作罢了。

“给你买衣服。”说着,他抬起手往身旁的导购指了指,理所当然地道:“那件、那件、还有那件你去试试。”

阮小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三名导购手上分别捧着三条款式不一的裙子。

这些裙子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都看上去手工精细复杂,价值肯定不菲。

阮小沫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给我买衣服做什么?”

一时兴起么?

还是说依旧是为了哄她开心?

可她的裙子帝宫的衣帽间里都不知道有多少,穿都穿不过来了,他不会不知道的吧?

所以,他现在这是因为什么?

靳烈风不高兴地朝她睇来,线条优美的下巴略微不耐烦地扬起,语气烦躁:“我的钱,我愿意给谁买就给谁买!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这个女人真是!

不过就是条裙子,她至于这么小心翼翼都要问个理由吗?!

她也许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可生怕欠了他的心思,只差没直接说出来了!

她怕欠了他的

不就是挖空心思想跟他能算清账、划清界限吗?!

那他就偏要让她算不尽、划不清!

被他一顿吼,阮小沫默默地闭了嘴。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何况早上的惊喜,虽然不是她主动要的,但看到那些人的时候,那种激动的心情不假

才领了人情,阮小沫也不想这个时候又惹他不高兴。

她讪讪地哦了一声,便朝着那些导购走去。

“阮小姐,我们替您拿到试衣间去。”导购小姐们都特别热情。

把衣服规规矩矩放进试衣间之后,导购小姐们又贴心地关上门,站在外面道:“门没有锁上,如果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叫我们。”

“好的谢谢了。”

阮小沫站在宽敞的试衣间里,盯着里面一整面墙的大镜子。

她身上还穿着出门和项德美见面时,那身休闲范的衣服。

试衣间的墙上,则挂着那三套美轮美奂的裙子。

阮小沫咬了咬唇,思考着他让司机送她过来的理由。

说不定让她来买裙子的事,真和昨天发生的事没有关系。

也许是他临时要出席什么场合,需要女伴,才会让司机直接把自己接到这边来也说不定。

毕竟即使她没有跟靳烈风说过,也没有表现出来过,可他却能注意到她真正喜欢的是服装设计

以他的观察力,应该不会认为,她是买买买就会感到开心的那种人吧?

所以,也许其实是他出席什么场合,临时需要女伴?

这么说,好像才更能解释他的这一行为。

阮小沫略微松了口气。

她现在越是待在他身边,就越觉得对他心情复杂

这个男人明明就暴躁残忍,又占有欲强,不惹他生气的时候,他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体贴。

可一旦惹他生气

她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定了定神。

她的处境,由不得她。

就像她跟项德美解释的,她现在别无选择,只能暂时乖乖待在他身边。

阮小沫转头,朝那几条挂在试衣间里的裙子望去。

第一条裙子是曳地长裙的款式,鱼尾裙摆渐变色,海洋蓝般的裙摆上,撒上星光点点,犹如夜空里的海洋上撒着的星光。

“好美”阮小沫由衷地赞美道。

其他人也许体会不到这样一条裙子做出来有复杂,但她一眼就能看出这条长裙的手工有多么复杂。

就裙摆上的这些璀璨的“星光”,都是人工一颗一颗地点缀上去的

这个工作量几乎可说是浩大!

裙子换上身,她和之前那身休闲装的打扮立竿见影地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人靠衣装这句话,真不是白说的。

阮小沫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既然是他需要女伴,她换好之后,肯定要给他过目。

拿着平板不知道是在看图表还是在看文件的男人,听到她走出来的声音,从平板上抬起头来。

他的目光直直落到她身上,没有任何遮掩和偏移。

被他这样一瞬不瞬地盯着,阮小沫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她本来就脸皮薄,所以虽然喜欢服装设计这么久,也和一心想成为t台模特的项德美厮混这么久,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上台亲自展示那些服装。

她完全不习惯被人这么定定地盯着。

视线不自觉地就四处飘开了,左看看右看看,她就是不敢和靳烈风对上。

可即使这样,她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如有实质一般落在她脸上,脖颈上,肩膀上

一字肩的领口,刚上身的时候她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很日常的款式。

可现在她却觉得是不是露得太多了

空气似乎都有些莫名地升温起来。

阮小沫很有些不自在地终于把目光对准了他,“随口”问道:“还可以吗?”

要是不合适,她就赶紧钻回试衣间换下一套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从他的视线下,缓口气。

靳烈风嘴角勾起,仿佛看穿了她伪装出来的淡定一般,磁性的嗓音性感低沉:“很好看。”

她皮肤白皙,身材不算火辣但也玲珑有致。

娇小的身材包裹在海蓝色的鱼尾长裙里,像是一只未经人事的小美人鱼一般纯美。

不加修饰的五官清秀,带着些慌张害羞的神情,却更加诱人。

她一定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诱人

靳烈风端起咖啡,悠悠地抿了一口,视线却还是落在她身上。

随着他吞咽的动作,喉头上下滑动,性感得可怕

他明明喝的是咖啡,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在品着她似的

阮小沫慌忙移开视线,恰好就看到站在靳烈风身旁的几名导购小姐,脸和耳朵,倏地就红了。

她在心底摇摇头,感慨不已。

不能怪这些导购小姐定力不够好,实在是靳烈风这样的外形,和这午夜男主播的声线杀伤力太大

“那就这条了?”她盯着旁边挂着的长裙问道。

“再试试另外两条。”

“还要试吗?”阮小沫呆了呆。

作为一个女生,她第一次感觉到逛街买衣服,原来是件这么麻烦的事。

毕竟要顶着他的注视,任他打量

这种心理素质她是不具备。

男人点了点头,俊美得过分的脸矜贵地略微偏着,完美的侧脸线条,简直不像真人一样好看。

他像是在鉴赏什么艺术品一般,目光宛如黏在了她身上。

阮小沫僵硬地转身,像是逃窜一般进了试衣间。

算了,赶紧换赶紧换,早换完早超生。

第二条是抹胸长裙,腰部特别的紧。

她现在还算瘦,但后背的拉链都有些拉不上去。

可想而知,这条裙子设计的时候,就没想让穿着者自己一个人穿上去。

和拉链奋斗半晌无果之后,阮小沫放弃地喊了声:“麻烦你们谁进来帮我拉一下拉链好吗?”

门外没人答应,但门很快从外面推开了。

阮小沫如释重负地仰起脑袋,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身后的景象。

靳烈风正站在她身后!

心脏倏地重重一跳。

那双深邃的紫色眼眸里,眸光幽暗,性格的薄唇邪肆地勾起一边,视线也透过镜子,落到她身上。

仿佛点火一般的视线,灼烧得她脸颊阵阵发烫。

她慌忙把抹胸往上一搂,把原本快滑到一半胸口的礼服提了上来,遮了个严严实实。

本来她以为进来的反正都是女导购,也没什么的

“你、你怎么进来了?”她问出口后,才明白为什么刚才外面没人回答她。

靳烈风要推门进来了,谁敢应声?

毕竟他才是大金主,她就是替他花钱的

“我不能进来?”他嗓音低沉地道。

阮小沫无语地从镜子里看着他。

当然不能了

她在试衣服好吗!

但这话也只能想想罢了,她很没底气地道:“我以为进来的会是导购小姐”

靳烈风嗤笑了一声,懒得拆穿她敢怒不敢言的话,走上前来:“拉链拉不上去?”

本来宽敞的试衣间,一下子被他高大的身材衬得无比狭窄。

他走进的时候,莫名给她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但她也只能点点头:“有点,但是我马上可以穿好了。”

所以你可以出去了

后面一句她没直接说出来,但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

这里毕竟是公共场所,她才不想要在这里发生些什么不合适的

而且,以靳烈风往常的行径来说,他是不可能规规矩矩地帮她拉拉链的

他拧起眉头,朝镜子中的她睇了一眼:“你赶我出去?”

她是他的女人,就算她试衣服的时候进来又怎么了?

又不是没替她穿脱过衣服。

阮小沫:“没有没有。”

男人冷哼一声,头微微低下,眼睫低垂,看向她背后的拉链。

阮小沫的胸腔里像是在打小鼓一样。

背上的皮肤上蓦地传来温热的手指的触感,仿佛电流窜过,她的身体蓦地僵住了。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