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等你爱我安雅韩文磊小说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7 16:00 阅读(157)

等你爱我的主角是安雅韩文磊,这本虐恋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十九岁的安雅在自己生日那天,救了一个身受重伤的陌生男人,本以为从此不会再有交集。六年后她进入韩氏集团上班,没想到上班第一天便得罪了老板韩三少,被他狠狠处罚了一顿。这对欢喜冤家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彼此就是六年前那个人呢?

等你爱我安雅韩文磊小说全文阅读

>>等你爱我安雅韩文磊小说全文阅读<<

等你爱我安雅韩文磊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副总裁办公厅!

安雅在行政部同事的一众同情眼光中,苦着脸轻轻地敲门……

没有人应……

安雅再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那声音听起来,好像没有太大的火力了,她便稍松了口气,轻按下开门健,双向门在自己的面前轻展而开……她小心地走进总裁办公厅,先下意识地看向办公桌,却看到空空的皮椅,她奇怪地转过头,竟看到韩文磊穿着衬衣,躺在沙发上,用单手轻挡在额前,仿佛在睡觉……

安雅愣了,便直接说:“副总……您如果在休息的话,我就先出去,打扰你了。”

“过来……”韩文磊闭上眼睛叫着。

安雅看着他,开始有点犹豫,却还是微步向前,悄声地一到韩文磊的身边,腑头看着他果真在睡觉,甚至他那长长的眼睫毛覆盖在眼敛下方,刹是好看……

她不作声地看着他,没有料到韩文磊准确地伸出一只手,握紧她的小手,依然闭着眼睛问:“刚才吓坏了吧?”

安雅没作声,只是想抽回自己的手,可韩文磊却握紧那小手,自己先疲累地坐起身,才拉着她坐下来,然后伸出双手,撑着前额,忍受头疼感……

安雅坐在韩文磊身边,看着他那疲累双眸透着缺睡眠的红血丝,她便好奇地细声问……“昨夜没睡吗?怎么这样乏困?”

韩文磊缓缓地转过头,没好气地看着这个人……

安雅的脸一红,看着他那眼神,傻气地轻按着自己心口位置,弱声地问:“跟我有关?”

“没有……”韩文磊直接说:“只是气了你上半夜……”

“那下半夜呢?”安雅好奇地问。

韩文磊嘴角扯了一点笑意,故意地说:“找了一个女的!”

安雅没敢多说话了,只是愣坐在沙发上,眼神放空。

韩文磊微笑地将身子靠在沙发上,感叹了一口气才说:“昨晚二哥不知道从公司那里,抱来一个很逗人的小丫头,她受伤了,我们陪她到了下半夜,看她情况稍为好了,二哥就想着要送她回家,谁知道他临时有会议要开,只能是我送了……大风大雨的,送她到家,我再回公司处理一些事,都已经清晨了……”

安雅激动地看着韩文磊,没有想到送女儿回来的,居然是他,听妈妈说,送琳琳回来的先生很有礼貌,而且很疼爱琳琳,全家人真是很激谢他……

“生气了?”韩文磊转过头,突然看着安雅柔声地问:“刚才我骂你这么狠,生气了吧?”

安雅依然沉浸在他昨晚送女儿回家的事,她幽幽地摇摇头说……“没有……”

韩文磊微扯了点笑意,才伸出手,故意一捏她的小脸蛋,才沙哑疲累地说:“还说没有……都这模样了……你别生气,我刚才不是故意要骂你,只是你做错事了,我就一定要适当地责罚你一下,这样才能让别人原谅你,明白?”

安雅一听,便感激地低头笑了笑……才柔声地说:“都被你骂习惯了,也就学会不太在意了……”

韩文磊突然一笑,看着她的态度稍软化,便趁机横身一躺,头就枕在了安雅的大腿上。

安雅吓了一跳地稍挪动着身子,却看着他仿佛真的累了,想要睡觉……她柔柔地看着他……没再阻止……

“对……就这样……让我躺一会儿……我好累……”韩文磊也是真的累了困了,便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安雅依然幽幽地看了他好久,直至自己的困意也上来了,其实她也是一夜没睡……

安雅忍不住轻打了一个哈欠,头便靠在沙发侧边,也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

从十点至十一点……太阳越来越热烈……一道阳光折射进副总裁办公室……

韩文磊在一片刺眼的阳光下,缓缓地醒来,却惊讶地看到安雅脸靠在沙发旁沉沉地睡过去了,那纤纤的玉手正摆放在自己的胸膛前……

他的心里一动,微眨疲累双眸,轻笑地伸出手,轻握着她摆放在自己胸膛前的那双小手,揉捏着……

“你醒了?我的脚都快麻了……”

韩文磊稍提神,带了点抱歉地坐起身来,却因为补一下眠,而放松舒服地叹笑着说……“抱歉……我可能睡得太沉了……”

安雅也微笑地转过头,看着韩文磊稍舒缓地松了松身子,再轻揉了一下前额……仿佛精神真的好多了……“睡得舒服吗?”

“嗯……”韩文磊微应一声,然后转过头稍柔情地笑看着安雅:“谢谢你……我还以为……我睡着了,你就会自己走掉了……”

安雅一听这话,便低下头,咕哝地说:“我怎么敢啊?万一吵醒你怎么办?”

韩文磊突然深深地看着安雅,有点感动地笑了……

安雅避开韩文磊的眼神,连忙站了起来,着急地说:“既然你醒了,那我……先出去了……”

韩文磊依然看紧安雅……

安雅没再看他,只是有点紧张,快速地转身……

“午餐时间到了……要去赴那个约吧?”韩文磊有点失落地说……“所以才这么着急地想要离开……”

安雅站停了身子,愣了一下,才回过头来看着他……

韩文磊坐在沙发上,头也不回地苦笑说:“去吧……我让你提前去赴约。”

安雅诚实地想了想,才说:“可是他还没有给我来电话……或许不用去了……”

韩文磊的心里一紧,不作声,也没有回过头……

安雅沉默地走出了办公室,想起韩文磊刚才坐在沙发上那点失落,她的心里一酸,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安雅?”苏菲突然走出秘书室,对正失神的安雅说:“你的电话……”

“哦……”安雅连忙走进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电话……“喂,您好,我是安雅……”

“嗨……”韩文轩微笑亲切地轻打招呼……

安雅稍一提醒地微笑说:“您好……副总……”

“午餐时间快到了,我们的地点改为半岛酒店的法国餐厅VIP间,我现在下去接您一起去……”韩文轩轻笑着说。

“别……”安雅紧张地说:“您这样过来接我,我怕我在公司就呆不长了……半岛酒店离我们公司就俩个站……我自己叫计程车过去就好……”

韩文轩微笑地犹豫了一下……

“拜托……”安雅或许理解韩文轩的心思,便再说。

“好吧……”韩文轩只得答应了。

“那我现在就出发……”安雅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已经十一点三十分,刚好就是下班时间……

“好……那你到了半岛酒店,就给我打个电话,我下来接你”韩文轩再说。

“好……”安雅应完声后,便赶紧挂掉电话,拿起包包,对身边的同事说:“辛苦了,我先下班了……”

“一起吃午饭啊”苏菲微笑地说。

“不用了……我还有事……再见……”安雅话一说完,就直接笑着离开,可才刚走到门口,就已经看到韩文磊也大步地离开办公厅,往电梯口走去……

安雅呆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又再想起刚才他坐在沙发上那失落的模样,她的心再收紧了一下……想着他到那里去?

韩文磊怀里的手机响了,他一边接听着电话,一边走进电梯……“二哥

“出发了?”韩文轩微笑地问。

“嗯……大哥呢?”韩文磊应着。

“我与大哥一同走……你就楼下等我们……”韩文轩微笑地说。

“不了……我想要先去一个地方……”韩文磊微笑着说,他想起了一件事……

安雅快步地走出了员工电梯,可是才刚走出电梯,就已经听到了一阵阵轰隆隆的雷鸣声,她奇怪地看向那乌云密布的天空……“哎呀,这天气真是的……刚才还阳光灿烂,现在就这样了?”

话才说完,又一阵闪电雷鸣的,接着冷风一吹,豆大的雨点就滴滴答答地往下洒,她急喘了口气,便立即飞跑出世纪大楼……

总裁专用电梯缓缓地打开来。

韩文轩与韩文淏微笑地走出来,说起文磊当时在美国,怎样与一个美国高层较劲的事,身后的素玲与靖容也不禁微笑起来……可是当他们才刚走出大楼,却愣了地看着这倾盆大雨。

众秘书即刻接过雨伞,瞬间展开来,尊敬地等待着。

韩文轩抬起头,灰朦朦的天空,雨势越来越大,缓缓地说:“安雅不知道出发了没有……会不会被雨淋到啊,可惜她手机坏了,不知道怎么朕系她……”

韩文淏微转头,看了一眼弟弟那失神的模样,他淡淡地笑了笑,才别有深意地说:“看来,你对这个救命恩人很上心”

韩文轩看了哥哥一眼,才笑着说:“当然……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韩文淏也不点破弟弟,只是领先往外走,秘书立即为其撑起雨伞,挡住了风雨……

韩文轩也陪伴在侧往前走……

半岛酒店!

酒店总经理亲自领餐厅部长,快速地走至大堂,对韩文淏他们尊敬扬笑地说:“韩总裁……韩副总裁……你们定下的法国餐厅VIP间,已经准备好了,这边请……”

韩文淏他们微点头,领先一步往前走。

“文磊还没有到?”韩文淏缓缓地问。

“他说要先去一个地方……”韩文轩微笑地说。

“他怎么能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他不知道这午餐的重要性?”韩文淏微笑地说。

韩文轩看了一眼哥哥那微调侃自己的表情,他失笑地说:“大哥金星火眼,总是能瞧出凡夫俗子的别样感情啊……”

韩文淏难得开玩笑地走进电梯说:“三兄弟中,不食人间烟火,与世隔绝的人是你……你才是仙体……”

韩文轩失笑起来说:“如果素玲在这里就好了,她常说,好想听韩总裁说冷笑话”

韩文淏微笑缓声说:“提起素玲,爸妈前段时间还问素玲是不是你的情人知已,请她有时间回家吃个饭……”

“你们还是别吓着她吧,人家有男朋友了……”韩文轩笑着电梯门打了开来,他们一路走出去,往着法国餐厅的VIP间走去……

法国餐厅的厨师长,餐厅经理与最优秀服务生一同向他们弯身尊敬地说:“韩总裁……韩副总……”

韩文淏与韩文轩走至落地窗前的VIP位置,餐厅经理领同部长,对着贵宾亲自弯身下礼,酒店总经理便亲自过来请示说:“韩副总……正在本酒店西餐厅的乔总裁得知您在本餐厅用餐,想请您过去一聚……”

韩文轩倒也有点惊喜,乔逸天是自己从大学至今的好朋友,他便直接对韩文淏扬笑地说:“大哥,我过去一下,马上就来……”

“嗯……”韩文淏微应了声,便拿起菜单看着……

韩文轩才离开没有多久,酒店总经理便再次来到韩文淏的身边说:“总裁……酒店大堂有一位叫安雅的小姐,说约了韩副总在本餐厅的VIP间见面……因为韩副总没在座位上,便想来请示一下您……”

韩文淏一听,眸光一闪,想着安雅是自己弟弟的救命恩人,便放下了菜单,亲自站起来,说:“知道了……我亲自去接她……”

“是!“总经理即刻退开来。

韩文淏亲自放下餐巾,然后缓缓地起身,往着餐厅外走去…………

电梯叮的一声打了开来。

韩文淏走出电梯,直接独自一人往大堂处走去……可是当他走至大堂,环看周围的环境,与来往的客人,终看到安雅依然穿着公司的制服,混沥着身子,站在金澄高柱下,环抱着双肩,轻扫着冰冷的手臂,有点懊恼地抬起头,看着那倾盘大雨,喃喃地说:“又下雨了,那爸和妈不是又被雨淋着了?”

她想到这里,那双明亮的双眸稍暗淡,轻咬下唇,又是一阵心酸地低下头,伸出手擦了擦自己额前的雨水……

一方手帕轻替到面前……

安雅一愣,抬起头,居然看到韩文淏那般磅礴气势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背后是那狂妄风雨,可他的眼神却灼热无比地看着自己……她倒抽了一口气,吓得脸色惨白地退后了几步,紧张地看着他,流露震惊与不可思议的表情!!

韩文淏看着安雅那紧张的模样,他深邃双眸抽折射锐利的光芒,只得缓和下来,稍扬一点笑意地说:“你见我,总是这么紧张……我有多吓人?”

安雅急喘着气,脑子还凌乱乱的,她咽了咽干喉的喉间,声音颤抖地轻叫:“总……总……总………总裁……”

韩文淏听着安雅那颤抖的话,只得再露温和笑意,缓缓地说:“别这么紧张……文枫与我说,你昨晚在台风夜救了他,所以想我们一起请您吃个饭,以表谢意……刚才在餐厅,他有事出去了……”

安雅给吓得心脏都跳出来,突然一句话不敢哼,感觉韩文淏就在自己的面前,那强大的气场,带着近乎窒息的感觉,直扑向自己……

韩文淏稍显疑惑与不理解地看着安雅,他的手,执着那方手帕,依然停放在空中,等着她……

安雅的心莫名地颤抖,而且不停地回忆起六年前那个晚上,她的眼眶急剧地一红,这种莫名的心酸与委屈,让她害怕地咬紧着下唇,动也没敢动,甚至没敢直视他的眼神……那股强大的气息越来越熟悉,熟悉到想起那个晚上可怕的吻与纠缠……

韩文淏看着她那般紧张与纠结的模样,只得再靠近一步,给她提个醒……“安雅……”

安雅依然动也没敢动,所有的意识全在六年前的那个晚上……她不停地回忆,不停地搜索,不停地想起黑暗夜晚中的那句……“救我……”她的眼泪可怜地滚烫落下……如同六年前的那个晚上……

韩文淏被她这强烈的变化,愣了……他稍皱眉心,双眸掠过一丝异样的情绪来看着她……最终,还是稍高声地问:“安雅……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哭?”

安雅一听这话,猛地一惊醒,才发觉自己已经流泪满脸,她赶忙失礼地擦干眼泪说:“对不起……总裁……我……我……”

韩文淏沉冷着神色,很有耐性地等着她往下说……他好奇这件事……

“我……我……”安雅急忙地扯了一个谎地说:“我……我每到下雨天,或许下雪天,情绪都会有点低落……”

“为什么?”他径直地问。

安雅的脸一红,倒也没有说谎地说:“父母亲在媒矿负责拉媒,一到下雨天,也还是不能休息,都披着雨衣继续干活……所以每次他们回来,都会身体有点不舒服……”

韩文淏静静地听着,稍疑惑了几分,看向她那水汪汪的眼睛,继续滴着泪,他便再将那方帕递到她的面前说:“拿着……”

“不用了……”安雅刚想继续拒绝,却看到韩文淏那眼神透过一阵不容抗拒的坚定,她的心脏又莫名地颤抖了一下,仿佛以生俱来地不能拒绝他,犹豫几分后,只得小心翼翼地拿过那方柔软的手帕,轻轻地腑头擦了擦眼泪,然后看着手帕上明显的泪痕,羞涩紧张地问:“弄脏了……怎么办……”

韩文淏依然深深地看着她……听着她的话,脸上再掠过一点笑意地说:“没关系,这只是我的襟花……你留着吧……”

安雅先是愣了地抬起头,看着他西服上的那片襟领,才惊觉他的肩膀已经有点湿沥,原来他刻意地站在这个位置,是想为自己挡去一点风雨,她连忙抱歉地说:“对不起………让您的身子淋到了……”

韩文淏再掠过一点笑意说:“没关系……进去吧……”

安雅也没敢停留,连忙点头……

韩文淏看着她的情绪终于恢复正常,便直接伸出手,轻扶着她的臂间,说:“走吧……”

安雅的冰冷手臂,一接触到他温热的掌心,她的脸迅速地滚热起来,一阵奇怪的感觉,仿佛入侵自己身体每处神经,霸占着自己整个人……她连忙低下头,紧张地捏紧那方手帕,跟随在他的身旁,一路往大堂内走去。

“一路坐车过来,怎么身子倒淋湿了?”韩文淏边走边淡淡地问。

“我刚才坐计程车过来,谁知道路上塞车,我的心里着急,怕迟到……所以半途下车,跑了过来……”安雅诚实地回答。

韩文淏转过头看了一眼她那额前的头发,依然湿沥,刘海的一撷发丝,还垂在脸庞边……他便直接说:“看来你很重承诺……只是以后不要这样了……”

安雅不作声,只得微垂下头,沉默不作声。

俩人走到电梯前,韩文淏亲自按下了电梯开门健,俩人就沉默地站在电梯门前,等着电梯来……

安雅心情终渐平伏下来了,因为这个所有人传说中很可怕的总裁,原来也很有照顾人的一面,她情不自禁地抬起头,却看到电梯门的金属反光镜中的韩文淏,依然闪着一双灼热的双眸来看紧自己,她的脸又滚红了起来,立即害怕地低下头……

韩文淏终于转过头,先是有点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问:“我有这么可怕吗?”

安雅连忙抬起头,老老实实地看着他说:“没……没……没有……我……我只是有点紧张……我这个人天生怕上司……因为我脑子笨,老做错事,老挨骂……”

韩文淏听着这句话,稍笑了一下地说:“不用紧张,你是文枫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们韩家的救命恩人,我们感谢还来不及……一会儿用餐的时候,就专心地用餐……放松自己……”

他如同老师教导学生般。

安雅一听这语调,便傻气地像个学生那样,绵绵软软地应了声……“哦……”

韩文淏的眼梢处,不由主地微露笑意……

电梯门打了开来。韩文淏再让过身子,轻扶着安雅的臂间,与她一同走进了法国餐厅的VIP间,只见那落地窗边的四人沙发上,依然空空,只是奢华的红色餐台的水晶盘中,点着悬浮在水中的腊烛,正缓缓地燃烧着……

“副总还没有过来?”韩文淏问餐厅经理。

“没有………”餐厅经理说。

“嗯……”韩文淏轻应了声,便轻扬手,对着身边靠窗的位置,看向安雅微笑地说:“坐……”

安雅进到般这奢华的地方,尤其是看不到韩文轩等人,她就一阵局促不安,却还是硬着头皮,缓缓地坐在了韩文淏身边的位置上,俩只小手都不知道往那里摆,看向红色餐布都刺绣着非主流的唯美图案,中央摆放着的水晶盘,仿佛近乎暧昧的光芒……

韩文淏沉默地坐至位置前,十分绅士风度地松开了西服钮扣,也坐了下来。

侍应生立即为安雅先上餐巾,再用金色的托盘,放上刀叉,再捧上冰水,温水,还有冷开水……安雅从来都没有来过这种高雅尊贵的地方,她吓得脸涨得通红,连连对侍应生说:“谢谢……谢谢你……”餐厅部长亲自为其送上欧式宫廷餐牌,渡金字体闪闪发光。

安雅接过餐牌,一打开,看到那眼花缭乱的法文,她的脸红了,尴尬地看了一眼韩文淏……

“我……我不挑食……随便就好……”安雅紧张地放下了菜单,连忙说。

韩文淏不作声,只是捧起红酒,稍啜了一口,才体贴地说:“法国名菜系有:鹅肝酱煎鲜贝,法式鱼卷,法式洋葱汤,煎龙虾肉,槟榔排骨锅,香脂醋风味烤鸡,白酒法国田螺,冷烤鸡,咖喱油烟虾段,翡翠肉汤,核桃鸡汤……我说的这些,有没有你喜欢吃的?”

安雅的眼神凌乱地闪了闪,便不知道怎么回答:“呃……那个……”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