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安雅韩文昊全文大结局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7 16:04 阅读(190)

本站提供安雅韩文昊全文大结局目录阅读。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等你爱我讲述的是六年前,安雅在生日那天举办了宴会,和同学欢乐地度过了一天,晚上回家的路上却遇到了一个陌生男人,对方全身是伤。出于好心安雅救了他,对方说会报答她,但她没放在心上。六年后,当她再次见到那个男人,对方已经是韩式集团的总裁了。

安雅韩文昊全文大结局全文阅读

>>安雅韩文昊全文大结局全文阅读<<

安雅韩文昊全文大结局精彩章节导读

“你们在作什么?”

韩文磊与安雅同时地转过头,看着韩文昊冷脸地站在他们面前,眼神闪灼着一股奇异的光芒,来盯着安雅……

安雅也不由主地迎上了韩文昊那审视的光芒……

“大哥……”韩文磊突然一下子放开了安雅,有点局促地看着韩文昊……

韩文昊却依然盯紧安雅,缓缓地向弟弟开口……“出什么事了?这样把安雅挡在洗手间门口,太失礼了……”

安雅不由自主地看着韩文昊,他的眼眸中透着一点疑惑与森冷,自己的心猛地一热,这种眸光太熟悉……

“没事了……回去吧……”韩文磊不由得再看了安雅一眼……

安雅不作声,也默默地往前走……

韩文昊陪在安雅的身侧,转过头,看着她那隐忍的眼神,他也沉默不语起来。

“过来了?”韩文轩微笑地站起身,亲自为安雅拉开座位,她的脸一红,无奈地叹了口气,便也坐了下来。

韩文磊看着哥哥这么细心,他再升腾起一股火气地说:“哥哥,你不要对我的秘书这么好,我会生气的……这样好像你挖我墙角啊……”

韩文轩爽朗地大笑地看着韩文磊说:“挖你墙角?你别忘了,你在一百零六楼,我可在一百零七楼……中国区的公司,都我在主待……”

“哟?”韩文磊满哼的一声,也不由主地笑起来说:“照这么看来,我是不是得成立公司,自立门户?”

“如果你有这个本事,我全力支持……”韩文昊微笑地举起红酒杯……

韩文磊与韩文轩也举起了酒杯,兄弟三人纷纷在看着安雅……

安雅依然如在梦中地想着自己的事,完全顾不上他们兄弟三人的事……

“安雅?”韩文轩微笑地轻叫……

“啊??”安雅一下子抬起头,看向他们那表情,她的脸刷地一红,连忙举起红酒杯,向着他们三人一迎过来……

“叮————”四酒杯相碰撞,然后四人一同举起酒杯,轻啜红酒……

“对了,哥……昨晚我送小豆丁回家,她还有没有和你朕系?我有点想那个小丫头了……”韩文磊微笑地问哥哥!

安雅的脸刹时发白,一团气压在胸口上,就要爆炸了,她紧张地捧起红酒,害怕地一饮而尽……

韩文轩看了一眼安雅,知道她的苦衷,便微笑地说:“没有……”

韩文昊淡淡地问:“什么小丫头?”

韩文磊一提起琳琳,他便实在佩服地笑说:“昨晚台风夜,二哥救起了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长得很漂亮,而且智商很高,记忆力超好,甚至算术和你一起棒!”

韩文昊一听,便饶有兴趣地仰头微笑地说:“哦?真有这么历害?”

安雅坐在一旁,吓得惊惶失措……

“对啊!我出任何的数学题,居然都难不倒她……而且又精灵乖巧……只可惜,她没有父亲……听那小宝贝方谈间,感觉得出来,她父亲仿佛扔下她母女俩,走了……”韩文磊叹息地说。

韩文昊略疑惑地问:“这么聪明可爱的孩子,那个父亲会舍得丢掉她?”

安雅的眼眶急速地红润……

韩文轩紧张地看了一眼安雅,才微笑地说:“不管怎样,我看她倒没有单亲孩子的那偏激与执拗,反而孝顺懂事……看来是母亲教育得好……”

韩文昊却缓声说:“母亲是永远代替不了父亲的地位……就像我们三人自幼都是承父亲教导……父亲在孩子的心里是不可缺的……孩子都会盼望有个爸爸,能更安全地保护自己,引领自己……”

安雅突然抬起头,看着韩文昊,心酸哽咽地问:“照您说来,那没有父亲的孩子,该怎么办?”

韩文昊直接看着安雅说:“如果这孩子没有了父亲,那我劝这位母亲偶尔要把她的那双翅膀给收回来,不要保护得太紧……要让她直接面对现实,而不是给她空空的幻想……以致未来会更残忍……父亲的很多形像都是伴随着仁慈与残忍同在……”

安雅的心里苦苦地一笑,才淡淡地说:“再怎么说,没有父亲的孩子,根本就不用去考虑要不要去接受现实……因为现实中,有很多人会提醒那个孩子,这个社会有多残忍……”

韩文昊听出了安雅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点苦,便不由主地转过头看着她……

韩文轩也心疼地看着安雅那无奈与忍耐的表情,他突然一笑地举起红酒杯说:“怎么说这么沉重的话题?来……我们再干杯……”

所有人一听,便全都举起酒杯,再轻轻地碰杯,安雅每次说到女儿的事,她的心就仿如扭紧般地疼,她感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那杯红酒一饮而尽……

“不管怎么讲……”韩文磊还是很热情地继续刚才那话题……“昨天让我看到那宝宝这么聪明的劲儿,我就想着,如果她是我的女儿就好了,我一定一定会把她放心里疼,像个公主一样,把她捧在手心……你们都不知道,她在车上睡觉的时候,那呼噜呼噜的模样,有多可爱……”

安雅的脸上不禁地溢过笑意,看了一眼韩文磊那热情的劲儿……

韩文轩却失笑地说:“你得了吧,你自己有时候,脾性还没有成熟,就想着当父亲了?”

“你不知道那个孩子该多有劲!”韩文磊很有兴趣地对大哥说:“哥!她的数术,真是太好了!而且记忆力和你一样,都超强!我实在很难理解,像大哥和这样的宝贝的头脑是怎么构造成的……怎么会这么聪明?”

韩文昊淡笑说:“像你这种人,是永远不能理解的……”

“不要瞧不起人嘛!!“韩文磊直接要捧杯喝酒!!!

韩文轩爽朗地笑起来,再举杯说:“来……干杯……”

安雅也缓缓地举起酒杯,经一碰杯,再想一饮而尽,可韩文昊却轻按着她的手背,顺道给她提个醒说:“别喝得这么快……会醉……”

安雅的脸一红,其实她刚才就没敢说,自己已经头晕目眩了,可又没敢拒绝,只得继续再喝……

“休息一会儿……”韩文磊心疼地看着安雅说。

“弟弟,哥哥总觉得你对这个秘书不够好,哥哥向你讨了如何?”韩文轩故意开玩笑地说。

韩文磊直接看着二哥干脆地说:“不行!谁都行,就她不行!我的秘书室里难得有个人这么傻呼呼,看着我舒服,看着我高兴……”

安雅再抬起头,看了韩文磊一眼,想起他刚才在洗手间外,误会自己的话,她的心再一暗淡……

酒菜程上来,这午餐吃得还算顺利,只是安雅在他们兄弟三人的兴致下,又喝了俩杯红酒,她彻底晕了,就连午餐完后,要起身告别,她几乎都站不稳,一个跄踉间,身子就要倒下去,韩文昊及时扶住了她,细看她那通红的小脸,还有混浊的眼神,直接说:“她还是醉了……”

“没有……”安雅傻呼呼地回答,一应完,头就又垂下来,韩文轩看着着急,便想过去搀扶,谁知道弟弟在身后抢先一步,来到安雅的身边,一手挽着她的纤腰,一手轻握她的小手,着急地说:“怎么几杯红酒,就醉成这样?”

韩文轩看着安雅那糊里糊涂的模样,他实在有点抱歉地说:“安雅……抱歉,刚才应该阻止你少喝一点酒……我不知道你原来这么不胜酒力……”

安雅没有办法回答问题,刚才坐着还好,怎么一站起来,就大脑不停地天旋地转……她轻喘了口气,有点失常地笑了笑说:“没事……没事……你们放心……”

“走吧……扶她回公司先休息一下……”韩文昊直接说完,便领先一步走了出来,韩文磊更是心疼地扶着安雅边往前走边气说:“就说你……不会喝酒,还敢当着男人的面,这样喝醉!如果我们三个是坏人怎么办?把你吃光抹净怎么办?”

韩文昊与韩文轩同时转过头,看着弟弟……甚至韩文轩笑着对弟弟说:“三兄弟中,最像衣冠禽兽的人,是你……”

“你……”韩文磊没好气地瞪着二哥,兄弟一向都这样开玩笑……

韩文轩逗完弟弟,才和哥哥相视而笑地往前走。

几个一同下楼,刚出到酒店门口,三个兄弟的座驾都驶到了门前,韩文磊刚想扶着安雅上车,却听到大哥说:“你们不是要午餐后,要到帝豪开会?”

“…………”韩文磊愣在一旁,看着大哥……他想先送安雅回公司,可无奈这个会议还是比较急……

“那安雅怎么办?”韩文轩想了想,问。

“我送她回去……”韩文昊直接说。

“你?”韩文轩笑着说:“她醒过来,可能会吓死……”

韩文昊没有再多说话,而是来到弟弟的面前说:“安雅交给我……帝豪这个会议,不能缺……”

韩文磊没有办法,大哥一向对工作十分严谨,绝不允许别人用任何借口,来推托工作……他没有办法,只得将那还在糊里糊途的安雅交给了大哥……韩文昊一手接过了安雅的小手,另一手轻搀紧她的腰间,让她的身子,稍贴向自己坚实的胸膛,再腑头一看安雅已经迷糊地将脸,靠在自己的肩膀前,昏昏欲睡了……

韩文磊与韩文轩俩人因时间问题,便快速地上了车,离开了……

韩文昊扶着安雅,站在酒店阶梯前,看着风雨交加的灰暗天气,再腑头看着她已经靠在自己身上,昏昏欲睡,看似走不动了,他便没有多想,一下子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让保镖为自己的挡着伞,走下阶梯,往车上走……

安雅已经醉得毫无知觉,只是靠在他的肩膀上,缓缓地睁开眼睛,迷茫间看着韩文昊那侧脸,她的心竟刻有一刹那的震动……“是你吗?”

韩文昊在飘雨滴滴答答间,听着这轻柔迷茫的呼唤,他缓缓地低下头,看着正脸色菲红,昏昏沉沉的欲睡的安雅,他便沉声问:“你在问谁?”

安雅近乎哀怨地想起六年前的那个晚上,她的眼泪不由主地滚落下来……

韩文昊的眉头一皱,看着她眼角那滴泪水,没有作声地将她拥进车子里,安置她坐好,自己再坐进去……“回公司……”

“是……”司机缓缓地启动汽车……

银色的劳斯莱斯在白茫茫的雨中穿行……

无数的行人提着红蓝黄绿紫色的雨伞,在雨中漫行着……

雨水急洒在窗面上,形成窜窜水流……

车子急转左弯……安雅在迷糊中,头偏在韩文昊的肩膀上,缓缓地继续昏睡着。

韩文昊稍腑低头,看着安雅那张昏睡的脸,甚至好近距离地看着她那长长眼敛毛,微翘而起,刹是好看,那抹红唇,因红酒的原因,显得鲜艳欲滴……

安雅重重地喘了口气,双手突然不由主地挽紧韩文昊的手臂,靠近他的身子,想寻过一点温暖与安全……

韩文昊不作声,却抬起头,看着车窗外飞洒的雨水……

“宝宝啊……”安雅迷糊间,轻轻地叫着。

韩文昊稍一提神,再低下头看着安雅……

“你告诉妈妈……一斤猪肉八块钱,我们要买十二斤猪肉给邻居老奶奶做寿宴,然后老奶奶还给我们十七块……你说,一共我们花了多少钱啊?”

韩文昊实在有点疑惑地低下头看着她……

“哗……宝宝真棒!我宝宝是最棒的!宝宝的数术最历害了!”安雅突然糊里糊涂地笑了。

司机实在好奇地看着车内镜中的安雅,她还是昏昏沉沉地靠在总裁的肩膀上睡着了……

“那你告诉妈妈……你这么聪明,你爸爸是不是也好聪明啊?”安雅突然幽幽地问。

韩文昊听着这话,他的眸光猛地一闪烁,回想起午餐时,她说的话……

安雅的心里一酸,眼泪颗颗地滚下来……她哽咽地说:“妈妈一直都在想,想着宝宝的爸爸长什么样子?想告诉他,他有一个很聪明很可爱很乖巧的女儿,从三岁就被人骂作小狐狸精,被人说她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说她是小杂种……我可怜的宝宝啊……妈妈不知道有多希望,你也有个父亲,对你仁慈与威严……”

韩文昊突然眸光热烈地流传了一下,再想起安雅的那句……“再怎么说,没有父亲的孩子,根本就不用去考虑要不要去接受现实……因为现实中,有很多人会提醒那个孩子,这个社会有多残忍……”

缓缓地……他低下头,看着安雅那紧闭的双眸,溢出颗颗泪珠,沿着菲红脸孔,滚落而下……

“宝宝啊……妈妈有多渴望,能给你一双又幸福,又安全,又美丽的翅膀,让你像所有的小朋友那样,自由自在地飞翔?可是妈妈的翅膀都被折断了,怎么给你?妈妈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你最温暖的怀抱,给你最大的鼓励,给你我的所有……给你我所有的幸福,来补偿你没有爸爸的苦……”安雅心酸地再哭着说。

韩文昊犹豫了一下,终还是伸出手轻擦了擦她脸庞上滚滴下来的那颗颗泪水……当那母指轻轻扫过她的柔润脸庞时,安雅却突然伸出自己纤长柔软手指,轻握着那厚实手掌,脸在他的掌心中轻轻地摩娑着……

韩文昊不作声,动作停了下来……

“宝宝啊……妈妈好像很困了,妈妈好像睡觉……你乖……你也睡……妈妈给你唱催眠曲好不好?”安雅再绵绵傻傻地说。

韩文昊的眼梢溢过一点笑意,腑头微等着她……

“你要听什么歌?啊……月儿弯弯……好……妈妈给你唱月儿弯弯……”安雅刚说完话,心里一酸,眼泪再滚落下来……“月儿弯弯眯着眼,风儿荡秋千,你笑得天真无邪,我做你的依偎,风筝高高飞得远,放开手中线,如果想飞用力追……美梦总会实现……”

韩文昊一愣,看着窗外那白茫茫雨水中的缤纷雨伞,顿时心里被她那甜嫩近乎缠绵动听的歌声给打动了……

司机也不由主地看了一眼安雅,车速渐渐地放缓下来。

“未来某一天,你或许调皮捣鬼,或许惹我生气流泪,可我依然爱你,不会改变,未来某一天,想起你说的永远……手中依然握着你给的誓言,多美……”安雅唱到这里,心里莫名地一酸,想起自己与女儿拉勾勾,将来母女俩永远不分开,要一辈子都在一起,相互依靠……

韩文昊继续听着那动听的歌声,细看她那单纯朦胧迷人的脸庞……

安雅唱到最后,终于昏沉地睡过去了,眼泪却继续滚落而下……他再轻伸出手,为她轻轻地擦拭去那颗颗泪水……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韩文昊接起了电话……“嗯……”

“大哥”韩文轩要进会议厅开会前,握着电话细心地交待……“安雅曾经只是我们公司的小员工,做事很怕张扬,和惹事非……所以你送她回公司休息的时候,麻烦您照顾一下她的情绪,避免在公司正门进去,不要让同事说她点什么不好听的话……她仿佛经不起这些折腾……”

韩文昊腑下头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安雅,便应……“嗯……”

车子快速地驶进了世纪大楼下的停车场,然后停在了总裁专用电梯前,靖容与思晴早已经在一旁,守候多时了,当她们看到总裁的车子缓停下来,她们立即上前,亲自为其打开车门,却看到安雅正靠在韩文昊的肩膀前,睡着了,她们一愣……

韩文昊没有再多说,只是冷凝着脸,凛然地走出车子,再转身将安雅横抱起来,往前走……

靖容与思晴尾随在后,疑惑地问:“总裁……您……要带她到那里?”

韩文昊直接说:“先回我的办公室吧……准备一张毛毯……”

“是……”靖容与思琪立即应下了。

总裁的专用电梯打了开来。

靖容与思晴先走出来,韩文昊再抱着安雅走出了电梯,然后往着自己的总裁办公厅走去……所有在一零八楼工作的同事,一看总裁抱着一个女的走过来,便立即站停了身子,低下头轻叫……“总裁……”

韩文昊直接抱着安雅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再将她抱向厅中央的黑色沙发上,轻放下来,再接过了晴容递过来的毛毯,再亲自为她披上。

安雅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身置一百零八楼的总裁办公厅……这个地方,曾经是所有同事的传说……她人傻,昏沉沉地睡过去了,莫名其妙地进来了。

韩文昊站在沙发旁,先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安雅昏睡的脸孔,眼神稍闪烁了几分,才终于缓缓地开口……“我要安雅的资料,三点前给我送上来……”

“是!”靖容立即点头说!

韩文昊缓声再开口……“准备一些解酒的饮料,她醒过来,应该要喝……”

“是!”思琪再应!

“出去吧……”韩文昊淡淡地吩咐。

靖容与思琪齐步走出了办公厅,关上门。

韩文昊再看了安雅一眼,看着她的脸稍偏向一旁,泪痕依旧未干,估计在梦里都沉甸甸地活着……他稍喘息了几分,才迈步来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细雨飞洒,沉脸地松开了西服的钮扣,脱下了西装外套,只穿着白衬衣配着黑色贴身马甲,一派尊贵气息地来到办公桌前,坐下来……

敲门声响起来。

他一边打开桌前的文件,边应……“进来……”

靖容手拿着安雅的资料,走进办公厅,来到韩文昊的面前说:“总裁……这是安雅的资料……”

“嗯!”韩文昊接过资料,说:“你出去吧!”

靖容退了出去……

韩文昊打开了浅蓝色的文件夹,一眼就先看到了安雅那轻微含羞的照片,那梦幻双眸,随时都透着一点点的朦胧感,很美,很梦幻……或许安雅不知道,或许就是这朦胧,透着不经意太吸引人的性感……

他先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照片,再缓缓地将眸光往下余,上面交待了有关安雅的年纪,学校,成绩,及毕业情况……他甚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她大学的数学成绩……60分!刚刚及格!

韩文昊的眼梢又溢过一点无奈的笑意,嘴角不经意地微扬,再往下看……接着他看到了有关安雅的私密资料……十九岁示婚先孕,二十岁产女……女儿如今五岁,名叫琳琳,就读星星幼儿园……他的眸光一亮,果然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沙发中的安雅或许因为酒醉的一阵不舒服,在沙发上辗转了一下身子,手从毛毯处提出来……

韩文昊抬起头,看向那头的安雅那不稳定的睡姿,再想起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随时都流露出来一种莫名的忍耐与惊惶,他轻提起手肘靠在办公桌前,手指一撑前额,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俩名弟弟,他们的眸光看向安雅时,都一片温柔如水,尤其是三弟,那眸光炽热如火……

敲门声再响起来……

“进来……”韩文昊浅应着!

“总裁……到时候开会了!”靖容细声地提醒着。

“嗯……”韩文昊直接起身……

靖容先是看了一眼还在沉睡中的安雅,便请示……“那……安雅怎么办?”

“让她继续睡吧……如果她醒了,就留她在办公厅……就说我有事找她……”韩文昊直接说。

韩文昊太高估了安雅的酒量,原本以为她睡一会儿,就醒了,可没想到,她居然一觉睡到了下午六点……他开完会再回来的时候,她还在那里睡……他确实意外了……

韩文昊将手里的文件,轻放在沙发边旁的茶几上,看着安雅依然卷着身子,沉沉地睡去,额前的发丝凌乱地垂在眼敛上方,因为有点热,后脖子还浸出点汗水……他无奈,便只得蹲下身子,将披在她肩膀上的毛毯,稍拉下来了一点,手轻碰到她的肩膀,下意识地再看了她一眼……她还是沉沉地睡着……

韩文昊脸上再掠过一点笑意。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

梦也总会醒。再美的梦都会醒。

夜晚八时。

万家灯火亮在这凄迷的雨夜,显得异常温馨。

安雅终于在沉沉的酒意中,醒了过来,可才刚恢复意识,便顿觉头疼热烈,让她轻喘了口气,才睁开迷蒙双眼,接触到周围的一片幽黑,她一愣,吓得一下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想着这是那里啊……

她一个奇怪地转身,竟然看到诺大办公厅那头的办公桌前,赫然坐着韩文昊,只见他的办公桌前只亮着一盏橘子色的台灯……而他正坐在台灯下,眸光专注地看着某份文件,手里的钢笔,轻放在某文件的点上,似乎在做犹豫……

安雅刹时又给吓得脸色发白,甚至她紧张地左右看着那周围的环境,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她的确真真切切地看到韩文昊坐在办公桌前,很认真严谨地审阅文件……

她的吸呼越来越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