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贺景辰温晴大结局完整版目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 2020-07-07 17:17 阅读(167)

虐恋言情小说守一人度一生的主角是贺景辰温晴,本站提供大结局完整版阅读。这本小说讲述的是在贺景辰大四即将毕业那年,温晴一夜之间失去了亲情爱情友情,因为贺景辰的女友卢晓薇和温阳躺在一起,而卢晓薇的水里放了东西,这瓶水是温晴买的。温晴百口莫辩,所有人都指责她,她的生活也开始坠入地狱。

贺景辰温晴大结局完整版目全文阅读

>>贺景辰温晴大结局完整版目全文阅读<<

贺景辰温晴大结局完整版精彩章节导读

贺景辰直接走到我身边,将我揽入怀中,“抱歉。我现在只想给一个人幸福,就是她。其他人的幸福,与我无关!”

我瞬间感觉到卢晓薇怨毒的目光凶狠的射来。

我扭头,看着贺景辰刚毅的侧脸,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是风水轮流转吗?

转眼间,贺景辰便已站到我身边,跟卢晓薇对立。

这在以前,我可是连做梦都不敢想到的场景。

我感觉一道复杂的视线落在我身上,转眼去看,便见温阳抬眸看着我,眼里蕴藏着无数的情绪。

“温,温晴……”他有些生涩的喊出我的名字。

我心里瞬间凉飕飕的,他以前一直喊我姐,从来没喊过我名字。曾经我们是最亲的姐弟,无话不说。

现在,我思念了那么多年的弟弟就站在我面前,我却觉得,中间仿佛隔着一条银河。

他继续说道:“你能把贺景辰让给晓薇吗?”

他的声音带着乞求,看向我的目光充满真诚,是真的在求我。

他说:“你可以开个价,要多少我都给。”

我的心又遭到一阵暴击。

原来在弟弟眼里,我是一个贪财的女人。

我盯着温阳的脸,口吻极其忧伤的问:“温阳,别人不了解,你还不了解我吗?你觉得,我是想要钱?”

温阳淡淡回道:“我是萧明朗,谢谢!那你想要什么,你可以继续提要求!”

萧明朗萧明朗……

他是萧明朗啊!

他已经不是温阳了!

我瞬间脑袋清醒了一些,我冷笑:“如果我不同意呢,如果我就是要贺景辰呢?”

萧明朗神色变了变,说道:“我用我们二十多年的姐弟情分求你一次,求你放手,求你,让贺景辰和卢晓薇领证,可以吗?”

我感觉自己的心,被戳了几百个洞。

他原来还知道姐弟情分这个东西……

他真的很了解我,他知道我最在意什么,他知道我心里,什么分量最重。

所以,他用我最珍视的东西,求我……

“萧明朗,你太过分了!我贺景辰选择谁,是我的事!”贺景辰在一旁非常生气。

萧明朗却只望着我,“姐,求你一次,行不?”

他又喊我姐了。

也许会是此生最后一次了。

“好!”我对他点头,“其实,你们都错了,我从来没打算,要跟贺景辰在一起。他本来就不是我的,谈不上让一说。我只能向你保证,我不会跟他在一起。至于他会不会和卢晓薇领证,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温晴!你摘的干净吗?你觉得你这样说,就能撇清和我的关系吗?”贺景辰怒声道,“现在,我把决定权交给你!你亲口说,让我娶卢晓薇,我就同意!”

贺景辰死死盯着我,眼神的寒光一道接一道,落在我脸上。

“你为什么要我说?”我只觉得烦躁异常,“那明明是你自己的事!”

“我现在就要你说!”贺景辰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你说让我娶,我就娶!你说不娶,就算她真的去死,我也不会娶!”

我一直以为贺景辰是一个足够理智的人,万万没想到,他也会有如此任性,如此疯狂的一面。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竟说出这种幼稚的话,完全无视卢晓薇的死活。

我看着他脸上的执拗,觉得好像第一次认识他。

卢晓薇伤心的大吼:“贺景辰,你好无情!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明明爱过我宠过我的?你现在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心?你真的希望我死吗?好,我满足你,我这就死!”

卢晓薇说着上身前倾,一副要跳的样子。

“慢着,晓薇,别跳!”萧明朗焦急的喊住她,转头对我说,“姐,求你了,不要逼死晓薇!”

看着曾经一心向着我的弟弟,此刻全心全意的护着别人,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好,我说!”

我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有些陌生,仿佛不是我自己发出来的。

我机械的张开嘴巴,对贺景辰说:“贺景辰,你不是要让我说吗?那我说,你娶卢晓薇吧。祝福你们!”

我说完,转身便跑。

身后没有任何声音传来,贺景辰并没有阻止我离开。

我沿着楼梯间,疯狂的往下冲。

我高高仰着头,把想要喷涌而出的眼泪全部憋了回去。

冷不丁撞上一个人,我抬头一看,发现是陈良忆。

陈良忆神色焦急的问我:“你这是怎么了?听说卢晓薇闹自杀,我着急跑过来看看,你没事吧?”

“她怎么舍得自杀?她要跟贺景辰领证了!”我喃喃的说。

“什么情况?”陈良忆有些不明白。

“良忆,你说,为什么,明明是他们在逼我,一个个都在逼我,却反过来怪我在逼他们……”我语无伦次的说,“明明我才是被逼的无路可走的那一个!“

我整个人趴在陈良忆肩膀上,感觉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陈良忆抱住我,拍我的背,“你别难过。贺景辰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选择,我一直都不希望你们在一起。现在他跟卢晓薇领证更好,你以后别跟他有任何牵扯了!”

“不会了!”

我摇头。

不会再有牵扯了。

或许就像陈良忆说的,我在心底里,也认定贺景辰跟我不合适,希望跟他一刀两断,撇清关系。

我不想这样不清不楚的纠缠着,将彼此困在一张网中,挣脱不得。

陈良忆带我回她工作室,安慰了我很久,给我冲了咖啡。

我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拿起笔,在纸上画着依米花。

一朵一朵的花瓣,不同的颜色,不同的绚烂。

陈良忆走过来,看到我的画作,惊奇道:“哇,你这个设计真好看。这是什么花?”

“依米花。”我出神的说,“花开两天就会凋谢!”

“所以,如果用彩钻做出来,就永远不会凋谢!”陈良忆眼神亮晶晶的看着我,“我觉得,你可以正式作为设计师出场,设计一套依米花的作品出来。”

或许人生总是这样,有失有得。

在巨大的悲伤中,才能迸发出巨大的灵感。

我在这种心境下,画出了依米系列的珠宝设计图,虽然细节还需要修改,但整体的思路已经确定好了。

我画到很晚,全身心沉浸在设计中,似乎忘却了其他所有的事。

陈良忆一直在陪着我,等我结束后,她带我去了白芷湖边的一家名为“过客”的音乐酒吧。

我们各自点了一杯鸡尾酒,坐在角落,静静听歌。

台上,一个留着干净短发的大男孩,抱着一把吉他,边弹边唱:“我总是走着走着,就没了方向。我总是寻着寻着,就丢了信仰……”

一张干净阳光的脸,却唱着颓废的歌。

我正听得入神,服务员走过来,递给我一大束郁金香。

“额,谁送的?”我有点懵。

服务员回道:“刚才有位神秘的先生托我送您,说祝您开心。”

我四下张望,问道:“人呢?”

“已经走了。”服务员回道。

我透过玻璃窗朝外望去,远远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对面昏黄的路灯下。

见我望过去,他对我招招手,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上了一辆车,消失不见。

我看着那辆车离去的方向,久久回不过神来。

“谁呀,这是?”陈良忆问。

“席慕。”我回道。虽然灯光很暗,但我还是看的很清楚,刚才那个人,就是席慕。

“这个人看着挺不错呀,浪漫贴心,默默的对你好,又不打扰你,比贺景辰强多了。”陈良忆并不是特别清楚我和席慕以及贺景辰之间的事情。

我微微一笑,没有解释太多。

不是我想瞒着她,实在那些事太过复杂。

卢晓薇没有再来找我闹,我的生活似乎恢复了平静。

贺景辰也许久不出现,我不想再跟他有牵扯,所以强行赶走了卫一和米路。

我每天忙碌的工作,仿佛一切恢复如常。

这天晚上,公司几个高层管理聚餐,我稍微喝多了一点。

因为我知道他们对我都还有点排斥,我想要他们认同我,给我办事,喝酒是免不了的。

我必须先在酒桌上压过他们,工作上才更好展开。

喝的有点多,我中途出去上厕所,刚出来,没走两步,忽的被人强行拉住手腕,拖进了一旁的楼梯间。

“唔,谁……”我刚问出口,就被人强行捂住嘴。

“温总,别叫,是我!”

熟悉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我认出,这是销售部总监李海亮的声音。

李海亮今年已经三十九岁,是这个行业的销售精英,从别的公司跳槽过来做销售总监的。

他一手捂住我的嘴巴,另外一只手开始掀我的裙摆,口中急切的说:“温总,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好久了!你真是太美了,尤其是喝酒之后,脸上泛着红晕,美得让人窒息。温总,我知道你目前在公司处境很不好,工作很难展开,只要你给我一次,我可以帮你。行不行,行的话,你就点头!”

我立刻点头。

李海亮开心一笑,放开了我。

我二话不说,直接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咬上去。

“嗷!”李海亮疼的嗷嗷叫,用力甩开我。

我跌倒在地,他愤怒的压上来,对着我就是一耳光,“你敢咬我?”

“滚!别碰我,你不想要工作了吗?”我用力捶打,想要推开他。

无奈他长得胖,重重压着我,怎么也推不开。

他伸手去解我衬衣的纽扣,嘴里骂骂咧咧的说:“你敢开除我吗?整个公司销售团队都是我的人,我一走,你这公司都得垮。你现在应该好好拉拢我,收买我,把我伺候爽了,一切好说!”

这时候,一声厉喝从天而降:“你们在干什么?”

我转眼看去,只见贺景辰穿着一身笔挺的灰色西服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形宛若天神,一双冷傲的眸子睥睨过来,不带一点温度。

“贺景辰,救我!”

慌张之下,我情急的向他求救。

我知道我现在这样一定很狼狈,但我顾不上面子,只想快点逃离魔爪。

李海亮看到贺景辰,急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贺总,好巧啊!你买了公司后又不管,还交给温总,温总人倒是挺漂亮,就是管理不太行,我打算辞职,谁想温总为了留住我竟然主动投怀送抱……我一时没管住自己,让贺总见笑了!”

“李海亮,你瞎说什么呢?”我气愤的不行,这些人真是会颠倒黑白。

“温总,你刚才对我那么热情,怎么翻脸就不认了?”李海亮继续往我身上泼脏水,“你放心,我暂时不辞职了。我会好好辅佐温总的。”

“滚!”贺景辰冷冷吐出一个字。

李海亮被贺景辰气势吓到,灰溜溜走了。

楼梯间的氛围有点压抑,我扣好衣服的扣子,没勇气去看贺景辰一眼,只低声说了一句“谢谢”就朝外面走。

经过他身边时,贺景辰忽然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腕。

我抽了一下,没抽出来。

我继续用力的抽,他猛的一拉,将我拉进里面。

他一个转身,便将我牢牢禁锢在怀里,我的背部重重撞在墙上,疼的我眉头揪起。

“多日不见,你还是那么喜欢勾男人?”他附在我耳边,声音里带着轻蔑。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被强迫的!”我回道。

“强迫?”他抬起右手,手指尖暧昧的擦过我因为喝多了酒而有些滚烫的脸颊,“你喝这么多酒,也是别人强迫的?有人掰开你的嘴,强行给你灌酒吗?”

“没有……”我咬牙,没有再辩解。

我能感受到贺景辰眸光里的怒意,带着一点浓烈的恨,似乎要把我生吞入腹。

“不要什么?我没听清楚!”

贺景辰话音刚落,便将我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我挣扎。

“你确定要在这里继续吗?确定的话,我就放你下来。”

“什么啊?我不要继续,你放开我!”

“我现在放开你,你也站不起来,软成这样,就别挣扎了。”贺景辰直接将我抱进电梯,去了顶层的房间。

我无比震惊,他怎么连房间都开好了?

被扔在chuang上的时候,我还有点懵,“你为什么连房间都开好了?你,你是不是跟踪我?”

“你走?你不是结婚了吗,你还碰我干什么?”

我用力挥动手臂,却因为酒劲儿上来,根本没什么力气。

“你让我结婚,我就结。但我从来没说过,结婚后,就会放过你。”贺景辰张口吻上我的脖颈,“温晴,承认吧,你的身体需要我!”

“别别,不要……”

我在极致的疲惫中昏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我觉得浑身酸疼,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旁边传来啪嗒啪嗒按键盘的声音,我抬眼望去,发现贺景辰已经穿戴整齐,在笔记本电脑上工作了。

此时的我内心无比懊恼,我怎么又跟他发生关系了呢,真是糟糕透了。

我得赶紧离开。

虽然身体疼的不行,但我还是撑着坐起来,想找衣服穿,却发现衣服不见了。

“我衣服呢?”我瞪着他的背影问。

“垃圾,扔了。”他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我气的不行,问道,“你扔了,让我穿什么?”

他慢悠悠回头,看向我。

我急忙把被子往上拉,盖住自己的身体。

他勾唇一笑,笑容里极尽嘲讽,“你现在这样,连下chuang走路都困难,穿什么衣服?继续躺着吧……”

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贺景辰,你到底想怎样?”

贺景辰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没想怎样,就是一时没管住自己。男人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自控力,你知道的。”

我听了他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原来是这样想的啊。

“所以,就只是约了一发,对吧?”我冷笑。

“不然呢?你还想让我负责吗?你知道,我现在是有妇之夫!”贺景辰把“有妇之夫”四个字咬的特别重。

“你想多了,我不用你负责!”

我正思考着要怎么离开的时候,外面门铃响了。

卢晓薇尖利的声音传了进来:“开门!快开门!”

听着卢晓薇的声音,我只觉得头皮发麻,她怎么来了?

我连衣服都没得穿呢!

我焦急的看向贺景辰,却发现他气定神闲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我顿时气得不行,“你老婆来了!”

“我耳朵不聋。”贺景辰好笑的看着我,“紧张吗?”

“该紧张的人是你!”我狠狠的瞪他。

这个家伙,有时候真的非常讨厌。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捉就捉呗……”贺景辰直接朝门外走去。

“喂,你别开门!”我急急忙忙的喊。

“不开门,她会吵得全世界都听见。”贺景辰完全不理会我的意见,直接把门打开。

卢晓薇冲了进来,看到我后,直接上来拉扯我的被子,嘴里骂道:“果然是你!你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我跟景辰都领证结婚了,你为什么还要勾yin他?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

我心里急的不行,她如果把被子拖走,我可怎么办啊。

更糟糕的是,她后面还有几个拿着相机的狗仔,进房间后,就对着我猛拍。

我暗叫完了,我这次怕是要被整的很惨。

这些狗仔明显是卢晓薇故意带过来的,她肯定是查到我跟贺景辰在这里待了一晚上,专门带着狗仔来捉奸。

为了对付我,她甚至不介意其他人知道她被绿了这件事。

眼看着被子就要被人夺走,我急的不行时,贺景辰上前,一把拉开卢晓薇。

“景辰,我们才刚刚领证,你怎么就这样对我?你知道我现在有多痛苦,多难过吗?”卢晓薇脸上瞬间全是泪。

她冲上来又想打我,贺景辰用力一甩,将她甩了出去。

卢晓薇摔在地上,疼的直叫:“景辰,你竟然护着她?你现在是我老公!你怎么能护着她?”

贺景辰声音没有任何温度的说:“卢晓薇,你搞清楚一件事情,我和你领证,是因为温晴说,让我娶你。我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会听她的。她说让我娶,我便娶了。这跟你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领证后,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不,你还爱着我,你不可能对我这么狠心的!”卢晓薇不可置信的摇头,“你是舍不得我死,才娶我的,跟温晴没有关系。景辰,我们好好在一起,我给你生孩子,我以后哪儿也不去,在家相夫教子,好不好?”

贺景辰轻轻叹了口气,“你从来不了解我。但这不重要。你现在只需要听清楚一点,我不爱你,一点都不爱。以前没有爱过你,以后也不会爱你。”

“我不信我不信!”卢晓薇哭得异常狼狈。

随即,她抬起头,双眸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不管怎样,我现在是贺夫人,她温晴就是小三!你继续跟她纠缠不清,我就曝光你们,你婚内出轨,人设崩塌,公司也会受到影响。你确定,要为她,付出这么大代价吗?”

我觉得卢晓薇是真的疯了,她竟然开始威胁贺景辰了。

“曝光?靠他们?”贺景辰抬眼扫了一眼正在拍照的狗仔,冷冷开口道,“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把手里相机留下,每人领五十万人民币。二,拿相机走出这个门,从此便是我贺景辰的敌人,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一无所有!十秒钟的时间,做出选择!”

贺景辰说完后,空气沉寂下来。

狗仔们面面相觑。

贺景辰淡淡开口道:“还剩五秒。不选择的话,默认第二种。”

其中一个狗仔慌忙问:“去哪里领钱?”

“我助理王奕会联系你们。还剩三秒。”

贺景辰话音刚落,狗仔们一个个扔下相机跑了。

“喂,你们别走啊,你们收了我钱的!”卢晓薇焦急的喊道。

“不好意思,我们退双倍的钱给你。”其中一个狗仔回了她一句后,迅速消失。

卢晓薇出钱顶多也就一两万,哪里比得上五十万诱惑大。

最主要的是,贺景辰这个人是出了名的不好惹,上次闹出一点绯闻,没一会儿,就全部被撤了,可见贺景辰势力之大。

贺景辰冷眼看向卢晓薇,“所以,你花钱请狗仔,曝光自己被绿?”

“景辰,对不起,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挽回你的心,我只是想好好跟你过日子,就那么难吗?我们经历了那么多波折,才终于领证结婚,走到一起,求求你,给我一个好好爱你的机会,我们好好生活,行么?”卢晓薇抱住贺景辰的腿,哭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贺景辰冰冷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动容,“请你不要用挽回这个词。我的心,从来就不在你那里。你从一开始就骗我,我没找你算账,已经算很仁慈了。滚!”

“我不!景辰,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温晴?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