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小说主角陈飞宇和柳胜男目录阅读

资讯 2020-08-05 17:35 阅读(447)

小说主角陈飞宇和柳胜男的小说故事中,陈飞宇口口声声说要找的未婚妻竟然是明济市公认的女神苏映雪,柳胜男还以为陈飞宇在说谎,可陈飞宇真的是听从师命来到都市,也真的是前来都市正寻找苏映雪完婚的,而在柳胜男质疑中,两人遭遇了一起十分凶险的绑架案,陈飞宇看在柳胜男载了自己一路的份上,决定帮助柳胜男解决危机,而美女警花柳胜男发现,这个乡巴佬陈飞宇竟然只用一根银针就制服了歹徒,更是展露出了令人震惊的武功和医术。

小说主角陈飞宇和柳胜男目录阅读

>>小说主角陈飞宇和柳胜男目录阅读<<

小说主角陈飞宇和柳胜男在线阅读

屠岩柏持剑立于江面之上,浑身上下衣衫凌乱不堪,甚至衣角都被撕扯下来,显得狼狈不堪。但是身体上的狼狈,怎么也比不上心灵上的震撼。

他成名十几年,遇到过大大小小的对手,其中也不乏惊才绝艳之辈,但是无论那一个对手,都比不上陈飞宇给他带来的冲击。

他已经是“通幽后期”巅峰的高手,宗师境界之下无敌的存在,现在竟然被自陈飞宇压着打,难道陈飞宇已经是宗师不成?

“不,绝对不可能,如果陈飞宇是宗师的话,我早就已经被他斩杀了,如果不是宗师,难道是半步宗师?”

半步宗师,一脚踏入宗师之境,是真正的宗师之下无敌的存在!

“年纪不及二十,便已经是半步宗师,如此实力,如此天资,陈飞宇真是个可怕的人。”屠岩柏一颗心已经沉了下去。

有风起,江面之上,白气飘散,水波荡漾。

“最后一招,取你性命!”陈飞宇傲然道。

屠岩柏一惊,随即冷笑道:“好,也是该分出你我胜负了。”

陈飞宇手捏剑诀,斜指江面,被他引而不发的剑气所迫,水面上竟然出现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屠岩柏全身心关注,他明白,陈飞宇这一招,绝对是雷霆霹雳,一不留神,就会命丧江水之上。

出道以来,以这一次最为危险!

他不敢托大,将浑身内劲全部汇聚于剑身之上,软剑猛然笔直,甚至微微颤抖,发出“嗡嗡”的剑鸣声!

几乎是在同时,两人将剑意提升到顶点,不同的是,屠岩柏手中有剑,陈飞宇心中有剑!

在两人剑意的对撞之下,江水波涛起伏,哗然作响。

突然,陈飞宇眼神一凝,踏水飞速前行,剑指所过之处,江面上拖曳出一道水波,激起阵阵浪花!

屠岩柏毫不示弱,持剑,迎面而上!

望江楼里,蒋天虎等人心神紧张,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眼见两人即将分出胜负。

突然,陈飞宇心神一动,莫名感觉到危险来临,下意识向后退去,下一刻,只听“噗”的一声,一颗子弹射进水中,溅起半米浪花,如果陈飞宇没向后退的话,这颗子弹百分百会射进他脑袋里!

“该死,血骨,暗杀失败,我先撤了。”不远处一座山坡上,毒蛇对着对讲机气急败坏道,接着熟练无比地拆开狙击枪,猫身向远处跑去。

作为专业的杀手,一击不中,便迅速退去,丝毫不会暴露行踪。

高手相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陈飞宇被突如其来的暗杀阻了一下,已然失了先机,屠岩柏喜从天降,把握难得的良机,一剑朝陈飞宇胸口刺去!

千钧一发之际,陈飞宇心中一惊,连连后撤,于电光石火间避开了致命伤,不过屠岩柏剑势何等犀利?依然被屠岩柏刺进左肩,红色的鲜血飞溅而出,落于江水之中。

望江楼上,蒋天虎等人纷纷倒吸口凉气,心中再度泛起不详的预感。

“马拉个巴子,老子以为自己已经够无耻的了,想不到屠岩柏比我还无耻,竟然乘人之危。”蒋天虎呸了一声。

厉尘生冷笑道:“蒋老大,话不能这么说,生死决战,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陈飞宇已经受了伤,估计不会是屠岩柏的对手了,我看,咱们还是先商量好,臣服于赵家之后,咱们该如何行事吧。”

成仲等人默不作声,神色凝重,显然也是认为陈飞宇输面更大。

蒋天虎脸色铁青,额头青筋直跳。

江水上,战场中。

陈飞宇向后退出数步,肩头上血流如注。

屠岩柏持剑哈哈大笑,说道:“真是天助我也,陈飞宇,要怪就只怪你得罪的人太多了,竟然请杀手来暗杀你,现在你已经受伤,只怕胜负要逆转了。”

陈飞宇丝毫不在意伤势,神色傲然,眼中神采飞扬,自信道:“别说这点区区小伤,就是再伤十倍,我照样有自信,这一招,取你狗命!”

陈飞宇眼神微凝,手捏剑诀,脚踏江水,再度蹂身而上,仿佛江水都为之划开。

气势惊人,有进无退!

纵然陈飞宇有伤,屠岩柏也丝毫不敢大意,对准陈飞宇的来路,大喝一声,长剑下劈,全力施为。

生死对决,只在瞬间!

下一刻,光芒一闪,江水激荡数米高,陈飞宇与屠岩柏错身而过。

“到底是谁赢了?”望江楼里,众人凝神屏息,紧张等待着惊天一战的最终结果。

江面上,水浪纷纷落下如雨,归于寂静之中。

“这……这怎么可能?”屠岩柏背对着陈飞宇,眼中充满愤怒、不解以及对陈飞宇最后一招的惊艳!

“我说过,我会让你重蹈你徒弟的覆辙。”陈飞宇淡淡的道,肩膀之上,伤口扩大了一分,鲜血流失的速度更快,不过陈飞宇毫不在意。

因为,胜负已分!

“你别得意,我师兄一定会给我报仇的,他是真正的宗师,杀你轻而易……”屠岩柏愤怒转身,话还未说,脖子上突兀地出现一道血痕。

紧接着,屠岩柏瞳孔收缩,喉咙上下咕咚,鲜血蓦然喷溅而出,整个人直挺挺地向江水中倒去,鲜血把周围江水染的通红。

陈飞宇突然上前,抢先将软剑拿在手中,冷笑道:“剑是好剑,只是人配不上这把剑,只是想不到,屠岩柏还有一位宗师师兄,另外,到底是谁暗杀我?”

陈飞宇向不远处的高坡望去,早就已经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了,显然杀手早已离开。

望江楼里,众人神情古怪,又是惊喜又是担忧。

喜的是陈飞宇斩杀屠岩柏,他们不用再臣服赵家,忧的是,前些天他们不但没给陈飞宇面子,反而还出言不逊,尤其是厉尘生,更是直接反水倒戈,如果陈飞宇真要追究的话,以他的实力,在场众人一个都跑不了。

只有蒋天虎神情得意,指着程立夫等人鼻子,哈哈大笑道:“我之前说什么来着,陈先生绝对能够解决赵家这个麻烦,你们不是不信吗?程立夫,我记得你是第一个跳出来,对陈先生出言不逊的吧,还有厉尘生,你不是自以为很聪明,能选正确站队吗?马拉个巴子,怎么样,现在一个个的成傻逼了吧?”

蒋天虎说话难听,但也是事实,程立夫、厉尘生等人苦笑一声,只能硬生生挨骂。

下一刻,陈飞宇借力,脚踏浪花高高跃起,接着轻点柳树树枝,从墙壁大洞里跳了进来,一手持剑,一手提着屠岩柏的人头,神情冷淡,宛若神魔。

成仲等人倒吸一口凉气,神色间充满了敬畏,接着,众人齐刷刷鞠躬,恭敬地大声道:“陈先生好!”

长临群雄,尽皆俯首!

程立夫和厉尘生两人弯腰最深,额头冷汗直冒,生怕陈飞宇记仇,来找他们俩麻烦,到时候荆宏伟这群人为了讨好陈飞宇,非但不会帮忙,甚至还会踩上两脚。

陈飞宇环视一圈,淡淡道:“我现在时间紧急,蒋天虎,过段时间你出面,把在座各位都召集过来,我得好好跟你们说道说道。”

“是,陈先生!”蒋天虎大喜,陈飞宇一发话,自己非但在明济市,就连在长临省都是地位大涨,马拉个巴子,简直比跟着谢家混还要爽!

程立夫与厉尘生心里“咯噔”一声,更加害怕陈飞宇秋后算账,心里这个悔啊,连肠子都悔青了。

陈飞宇点点头,转身径直向外面走去。

等他离开后,在场的长临群雄纷纷松了口气,尤其是程立夫和厉尘生,冷汗把后背衣服都给打湿了。

“陈先生真他娘的厉害,连赵家第一高手屠岩柏都被他斩与剑下,啧啧,这一战,足以让陈先生名震长临省了。”荆宏伟惊叹道。

“你们说,陈先生走的这么急,是去了哪里?”程立夫好奇道。

“还能去那里?你没听到之前陈先生说的吗,先杀屠岩柏,再斩赵悠然,现在肯定是去谢家,找赵悠然了。”成仲神色凝重。

众人纷纷惊呼,瞳孔猛地收缩了下。

“先杀屠岩柏,再斩赵悠然,陈先生真是太疯狂了,只怕,整个长临省地下世界都要变天了。”厉尘生苦笑道。

此刻,谢家别墅。

对于谢家来讲,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省城赵家来人,而且还是赵家的大公子赵悠然,专门前来商讨和谢星轩定亲的事宜。

赵家是大家族,在长临省中地位举足轻重,而且后劲充足,再加上有武道高手屠岩柏坐镇,又上了一层保险,对于谢家来说,能够和赵家联姻,绝对有百利而无一害。

因此,连老爷子谢安翔都笑容满面,特地安排了家宴,这无疑与是宣布赵悠然已经是一家人了。

餐桌上,都是谢家自己人,谢星轩和赵悠然分别坐在谢安翔的身旁,由此可见谢安翔对他的重视。

谢星轩坐在赵悠然的对面,妆容精致,明媚动人,不过神色冷淡,一言不发。

谢安翔也不疑有他,还以为是谢星轩女儿家脸皮薄,不好意思说话,笑呵呵说道:“悠然啊,当初我跟你爷爷在省城见过一面,当时还有你们赵家的第一高手在旁,当真是风骨不凡,至今印象深刻。”

赵悠然得意地笑道:“您说的是屠叔叔吧,屠叔叔作为长临省有名的剑客,的的确确是一代高人,赵家能发展至今的规模,有一多半都是屠叔叔的功劳,这次屠叔叔有别的事情抽不开身,下次我和星轩结婚的时候,再带着屠叔叔来拜会您。”

“那敢情好,就这么一言为定。”谢安翔畅快的笑道。

“慢着。”

突然,原本一言不发的谢星轩开口道,神色间有些冷淡。

赵悠然眼睛一亮,笑道:“星轩,怎么了?”

谢安翔也笑呵呵地看向了这个宝贝孙女。

只有谢勇国了解谢星轩的想法,暗中叹了口气。

谢星轩咬着下唇,显然内心波动极大,突然,她想到陈飞宇,一咬牙,冷漠道:“我不愿意,也不会嫁给你。”

声音清脆,婉转动听,但是语气却如断冰切雪,不容置疑。

赵悠然脸色瞬间一变。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