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悬疑/内容

阴缘天定冥夫找上门罗昕徐洋全文在线阅读

悬疑 2020-08-18 17:14 阅读(1280)

阴缘天定冥夫找上门的主角是罗昕徐洋,这本都市悬疑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罗昕过年去男朋友徐洋家拜见父母,两人交往了一段时间,罗昕觉得对方很适合自己,就认定这个男人了。谁知道去了徐洋家,才发现一切诡异得可怕,徐洋母亲给了自己一个红包,而徐洋父亲给了一个黑包,里面装的竟然是冥币,把罗昕吓坏了。

阴缘天定冥夫找上门罗昕徐洋全文阅读

>>阴缘天定冥夫找上门罗昕徐洋全文阅读<<

阴缘天定冥夫找上门罗昕徐洋精彩章节导读

再次开车,我发现阴院长的脸色很不好看,看我的眼神也和过去不同了,看起来骇人得很,该不会是计较阴弢将他踢下车的事吧?

不对,阴弢级别比他高,他怎么敢计较?若不是计较那事,那他瞪我的眼神是在算计什么?

“你……”我眨眨眼,小心翼翼地问:“看我做什么?”

“看来,日后我是不能再轻慢对待你了,免得你把我医院拆了。”阴院长说。

我眨眨眼,问:“你怕我拆吗?”

“怕。”

“可你好像也说过,就算是阎王爷到了你这里,也不能随便坏了你的规矩呀……”我试探地问。

阴院长气恼地说:“理是这个理,可像阴十二爷那种大人物,若真的要拆我这个小破医院,我又能拿他有什么办法呢?我现在只盼你能够稳重些,别在我们医院里肆意妄为就行了!”

“那……明日我可以逛逛医院吗?”我小心翼翼地试探。

阴院长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会儿,我实在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又或者他们阴界的人/鬼都喜欢用这个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的好。

半晌,阴院长才说:“随你。只不过我依然希望你能懂点分寸,阴司各个部门虽职责不同,但与芸芸众生的命运息息相关,你不要在我们医院里乱了苍生。”

我点头:“我会的。”

阴院长转过头去,不再和我多说,但我看得出来,他并不相信我的话,因为我目前的所作所为就不像是个靠谱的样子。

回到医院后,我睡了一天。

等醒来时,床边就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更年期妇女……咳!是那位只值夜班的老护士。

我揉揉眼睛,看得到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是下午4点,外面日头应该正盛,但病房里的每一扇窗户都拉上了窗帘,可我记得我病房的窗帘并不厚实,遮光性不强,可不知这次是怎么了,病房里的一点光都没有……

老护士直勾勾地盯着我,面若寒霜,虽然没有起鸡皮疙瘩这种悬疑感觉,但看老护士,我竟觉得她给人的惊悚程度比我过去见到的鬼们有得一拼……

这人不是只在夜里值班的吗?怎么白日也来了?小粉呢?她去哪里了?

我心里有一箩筐的问题想问,但我不敢问。

“你家住哪里?”半晌,她开口问。

“长风街123号。”

“回答正确,你并不是精神病人。”

“呃……”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套话了。

这是鉴别精神病人精神状态的一个方法,通常是问一个简单的问题,看他的回答是否符合逻辑,如果符合逻辑,那就意味着这个精神病人基本康复了。

我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套话”,可不知为什么,在面对老护士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说了实话,可能是因为她面目很不友善,从气势上把我吓住了吧。

“所以说,你杀人分躯了?”老护士问。

我哈哈一笑,避开她的注视:“没有。”

“那你真是个可怜人,碰上这种无法解释之事,也只能默默担着了。”顿了顿,老护士说:“我姓梅,你可以叫我梅姨。”

她没有胸牌,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她叫什么,直到现在,我终于知道该怎么称呼她了。

我从床上撑起身体,问:“好的,梅姨。您找我有什么事呢?”

到这时,我忽然发现老护士梅姨的姿势很刻板,头颈背一线,笔挺得很,双手交叠在小腹上,这种酷似礼仪小姐的站姿,如果不是过于正式的场合,一般不会有人特意这么做的吧?

这让我想起了昨晚的女鬼,她的姿势就是十分僵硬的,不仅头颈背保持一条水平线,就连呆滞的双眼也是保持稳定的水平线。

窗帘紧拉着。

室内没有透光。

而老护士平常都只在夜间出现……

她该不会是鬼吧?

这家精神病院的特色就是所有工作人员准点下班,而且天黑之前必须全部离开医院,那晚上会在这里上班的,是人是鬼呢?

我同样想起了昨晚上的小周司机,作为这家精神病院的员工,他一样也是晚上出现,而他和老护士给我的感觉很像,身上都有着一种非人类的气息……

反正这家精神病院的院长都不是人了,那他手下不是人——也是可以的吧?

老护士并没有察觉到我心里的小九九,呆板地回答道:“院长说,住院部来了个新人,怕她不懂规矩,会到处乱闯,所以特地让我来带带你。”

“新……新人?”我愣。

老护士点头:“院长说了,医院不养吃白饭的。”

“什么吃白饭的?”我不服,“我爸妈有交住院费了!”

“起来洗漱吧,我和你说说这儿……住院部的规矩。”

“哦!”虽然我爸妈确实交了住院费,但我还是像个“新人”一样,乖乖地爬起来刷牙洗漱。

在洗漱的时候,那老护士就站在我的背后和我说:“你和我们在职人员不一样,我们白天下班,晚上工作,天亮了就可以离开医院了。而你却是从白日待到黑夜,一天24小时都不离开医院,所以你要守的规矩和我们都不一样。”

“嗯嗯。”我含着一口泡沫,认真地点点头,实际上双眼从来没有离开过镜里的老护士的镜像。

据说鬼照镜子是没有镜像的,可她却有?

呃,这不能当做直接证据,魏院长还有影子呢!

老护士说:“白日里的医院是什么样子的,我不是很清楚,但你只需要记住住在这里,只要恪守‘三个不要’就行了。”

“嗯!”

“一,晚上不要出门。”

“嗯……嗯!”我假意答应,心里却想着说,晚上不出门,那还有什么意义?躺在床上发霉吗?我已经做好打算,准备来一场惊悚的“鬼屋探险”了!

“二,不管晚上听到什么声音,又或者是看到什么,都不要为任何人开门。”

“嗯。”

“三,不管是白日还是夜晚,不管你见到的是人还是鬼,都不要答应他/她的任何请求,也不要接受他/她交给你的任何东西。”

我刷着牙,含糊不清地盯着老护士的镜像问:“就这些吗?”

“其他的规矩,你慢慢就了解了。”

“哦……”

“穿件好看的衣服,晚上,我带你巡夜。”

“啊?”我正低头漱口,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整个人都是懵的,刚刚还说晚上不要出门呢,今晚就带我巡夜?这不是冲突了吗?

我赶紧漱好口,抬头想问个清楚,却发现镜子里没有人了。

转身,身后也是空了。

那老护士走路竟然没有半点声音,离开也离开得太快了!

我郁闷地洗好脸,心想这一定都是那个魏院长安排的,他是打算对我“废物利用”了吗?与其让我躺在病床上发霉、又或者是像个愣头青一样乱闯,还不如发展我做他的下线?

也不是不可以啦,有点事做总好过躺着发霉。

只不过我希望他能发工资。

——对了,听小粉说,这家精神病院的工资高得离谱,是外面的2-3倍呢,我要求不高,魏院长能给我个3.5倍就好。

在我洗漱完后,发现小粉来了,正在为我收拾床铺。

她拉开了窗帘,病房里的光线明亮了些,但我发现外头乌云密布,并且下着雨,难怪没有半点光透进来。

我忍不住问:“小粉,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人出去?”

“没有呀。”小粉说:“昕昕,你今天起得真晚,昨晚上做什么去了?该不会是梦游吧?”

我一本正经地说:“说来你可能不信,我昨晚——”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昨晚——去和帅哥约会了!”

“有多帅?”

“比现在当红的流量小生还帅!”

小粉咯咯笑:“我不信。”

我一本正经:“真的!”

“那你说说看,你们是怎么约会的?”

“就是昨天晚上你走的时候,他来了……”

“等等!”小粉突然打断了我,她叠完被子的最后一步,然后从被子下拿出她的护士笔记,坐下来,摆好姿势后,才和我说:“你现在可以说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那么喜欢做笔记呀?你真的来当护士的吗?我怎么看你更像是个来收集素材的小说家呀?你该不会是潜伏进来的卧底吧?”

小粉吓了一跳,大眼睛扑朔了几下,然后四下观看了一下——这还用看吗?我这病房是特殊的监护病房,常年关着,除了小粉常进出为我打理卫生之外,就只有医生们常规检查才会开门了。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的身份是个危险的狂躁精神病患者,有命案在身,虽明面上说是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但实际上,警方是要求医院对我严加看管,这豪华高级的监护病房实际上就是我的牢房。

小粉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才压低了声音和我说:“被你发现了,我……我其实是写小说的。我进这家医院工作之后,发现这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地方,虽然我也没弄明白是什么原理,但只要一点点素材,我就能发挥无限的想象力,把它写成小说!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的书可红着呢!”

很红?

我吃惊地看小粉,小粉脸上稚气未脱,看着就像个孩子一样纯真,可这样的人竟然是个当红小说家?

说起小说家,任何人听说起来都会忍不住心生敬畏,要知道,写小说得拥有多丰富的想象力、多高的才华才能写得出来呀?

反正我是写不出来的,所以我对写小说的人都是敬畏的。

“你不信?我给你看。”小粉拿出自己的手机。

她的手机真可爱,外面包着一层兔子外壳的皮,而且还是粉色的。

她当着我的面打开了一个月阅读APP,给我看了排行榜,点击量和读者留言数,我虽然看不懂这其中的门道,但排行榜第一名我还是看明白了。

小粉展示完她的成绩之后,骄傲地问我:“怎么样?现在信了吧?”

我点头:“信了。”

小粉收起手机,笑得就跟个孩子似的:“我的这些成绩都是来这家医院工作之后才有的,里面的小故事都是根据医院的传说和病人们的口述改编的,只要一直待在这个医院里,我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素材呢!昕昕!”

她突然叫我的名字:“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这件事不要告诉院长好不好?”小粉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他不希望医院的秘密流传出去,但我却把它写成小说,还被那么多人观阅了,他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的。所以你可不可以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要把你写的小说给我看!”

小粉松了一口气:“好呀。”

她伸出小指和我拉钩,我和她拉钩的时候,心想小粉真是孩子气,都多大的人了还喜欢拉钩做约定,不过可能写小说的人都是要保持一定童真的,这才能写出更好的小说吧?

拉过勾后,她就把她的手机交给了我。

我看了几章就被吸引住了。

早知道身边有这么一位才华横溢的小说家,我就应该早点跟她要小说看啊,这样我也就不用躺在床上发霉整整一个月了!

我沉迷小说不可自拔,不知不觉中,天就黑了,我的房门被人打开了。我从小说世界里回过神来,发现进来的是老护士梅姨。

梅姨好像是不会笑的一样,嘴角一直都是下垂的,眼神又很凶,就像中学的教导处主任。所以我一见到她,我就本能地把手机藏到了被子下面。

“你藏了什么?”

“没……没什么!”我赶紧爬起来,乖巧地问:“梅姨,你来带我巡夜了吗?”

“还早着呢。”

“那你怎么来了?”

“带你出去吃饭,难道你打算饿着干活?”

“哦。”

梅姨上下扫了我一眼:“我不是叮嘱过你,让你换一套好看的衣服,你难道想穿着病服跟我去巡夜。”

我无辜地说:“可我住在这里就是天天穿病服呀,你让我上哪儿找一件好看的衣服呢?”

她无语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我郁闷,她怎么说走就走呀?那我怎么办?

我无聊,又翻出小粉的小说看,可刚看几章,梅姨就返回来了,手里多了一套粉色护士服,让我换上。

我接过来,意外地发现护士服上还贴着胸牌,上面是个熟悉的名字,“袁菲菲”,这不就是小粉的名字吗?看来梅姨是去了护士换衣间给我现找的衣服,而且还很巧的给我拿了一套熟人的衣服。

这时旁边伸来一只老手,把名牌摘去了。

“你不需要这个。”梅姨把名牌扔进了垃圾桶。

“哎……!”

就算我不需要那名牌,你也不能随便乱扔别人的牌子呀!

“快点换上吧。”梅姨说完就出去了。

于是我就没说什么,换好衣服后,就去把小粉的名牌捡起来,冲洗干净后放在桌上,就跟出去了。

梅姨在门口等我,她真像个教导处主任一样严格,审视了我一遍:“眼镜呢?”

我也打量了她一遍:“你不也是没戴?”

“对于新人来说,还是戴一戴吧。”她冷冷地说。

“好吧。”于是我折回去,戴了眼镜才跟她一起出去。

可戴了眼镜,就跟黑夜里戴墨镜一样,我本来是一个找鬼的人,戴了眼镜又怎么找鬼呢?

这时我又突然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我把我今天晚上看到的一切告诉给小粉听,那她不就又有写小说的素材了?

这么一想,我就更打定主意,今晚要“好好”逛一逛这家精神病院了!

梅姨带我去的第一个地方,是食堂。

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吃饭,过去精神病院对我看守太严,根本就不让我踏出房门半步,所以我都是在病房里吃饭,而手脚不便的时候,都是小粉一口一口喂我吃的。

梅姨带我排队打饭,我趁她背对着我的时候,我摘下眼镜偷偷打量饭堂,想看一看摘眼镜和戴眼镜会有什么不同。

结果让我失望了。

摘眼镜和戴眼镜看到的东西,都一样。

什么光怪陆离的东西都没见到。

或许,时间还太早,孤魂野鬼什么的都要等到凌晨0点才现身,现在才刚刚是晚餐时间呢。

“到你了,点菜吧。”梅姨突然说。

我赶紧向前,就被吓了一跳。

这掌勺大叔长得好凶!

眼睛瞪得有铜铃大,梅姨表情是冰霜,那这大叔就是杀气腾腾,而且……他旁边就放着一块砧板,砧板上立着一把寒光闪烁的菜dao……

我、我只是来打饭的,为什么却感觉像是来到了屠宰场?

“老杨,把能吃的都给新人来一份。”梅姨突然说。

我一愣,扫了一眼这琳琅满目的菜品:“不用了吧?这么多,我吃不完的。”

“没事,院长说,今晚你吃的可以找他报销,而且他会返双倍饭钱。”

“……”

真大方。

于是我获得了一份豪华大餐。

刚开始我还吃得津津有味,而等到我吃饱停下的时候,坐在我面前的梅姨发话了:“吃完。”

what?!

“这么多,我吃不完的!”我说。

但梅姨面不改色:“不要浪费。”

我皱眉,刚想质疑她是不是故意整我的时候,duang的一声,寒光一闪,一把菜dao插入了桌面!

我吓了一大跳!

“吃完。”分菜的杨大叔加入了胁迫阵营。

我完全傻眼了,不就恶整新人吗?用得着上菜dao吗??

于是我好气又好笑地说:“叔,你是个厨子吔!拿菜dao威胁一个柔弱少女,合适吗?”

“不,我是个杀猪的。”杨大叔高贵冷艳地说。

我脸完全绿了。

杀猪?

你把谁当猪呢?

“吃完,别浪费,否则会遭报应的。”杨大叔杀气腾腾地说。

我无辜,我委屈:“我本来就不想打这么多菜,是你们帮我点的!”

“吃完,不然会有不好的事发生的。”

“……”我内心mmp,在心里把阴善、梅姨、还有杨大叔全都骂了一遍,这帮王八蛋,竟然这么整我!老虎不发威,你们真当我是HelloKitty呀?!

恼羞成怒的我特别想摘下戒指,听阴弢的话,拿出小皮鞭,把这些欺负人的地方拆了!

但最后还是为了阴院长那句“不可乱苍生”而忍下了这口气,恨恨地瞪了梅姨一眼,我抓起筷子,重新扒饭。

吃完这餐饭,我发誓有生之年再也不吃自助餐了!

呕……

我冲到洗手间里,吐了起来!

梅姨走了进来。

我问她:“吃不完会有不好的事发生,那我吐没关系吧?”

“没关系。”梅姨笑了。

我发誓,这绝对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笑,而且笑得……非常的“友善”!

我基本上把硬塞进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吐的过程中,我好像听到梅姨嘀咕了一句:“怎么吐得这么厉害?现在都吐完了,那等会儿吐什么?”

“?”

“没事没事,你吐你的。”

也许是我吐得实在太厉害了,吐到最后,想要整我的梅姨都于心不忍了,帮我拍背、递水,照顾得很是周道。等她把我从厕所里扶出去的时候,我基本已经不行了。

我瘫在椅子上的时候,我听到梅姨他们在说悄悄话:

“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还好吧,我也没加太多吃的,我们谁刚来的时候,没接受过这个待遇?怎么到这姑娘身上就不行了呢?”

“哟,老杨,你还知道那是个姑娘呀?”

“呃……”

“你看人家小姑娘这身材板,能跟我们比吗?那一看就是个没受过苦的孩子。梅姨能一餐吃三碗饭,那姑娘……大概也就能吃半碗吧。”

“别拿我一个老太婆和小姑娘比!”

“梅姨,我看那小姑娘现在都吐成这样了,干脆今晚你就让她回房间好好休息吧。”

回房休息?

我马上弹起来了:“我不!”

我都被关一个月了!

哪怕是被鬼吓死,也总好过继续发霉!

但这一抬头吧,我就差不多被吓死了!

因为我一喊,窃窃私语的人齐齐转过头来看我,那感觉就像是古侠小说里的四大恶人一回眸!

冷面寒霜梅姨。

dao疤脸小周司机。

杀猪厨子老杨。

还有一个我没见过的,但保安制服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而他长得也好不到哪里去,身材削瘦,尖嘴猴腮,保安制服应该是给人一身正气的感觉,但他看上去就像是个地痞流氓偷了别人的制服。

阴善到底想什么呀?招的员工就不能招个好看的吗?就算不招个养眼的,那也应该招点看上去正常相貌的人呀。要是灯光再暗一点,这四人的一回眸就不是四大恶人,而是四大恶鬼了!

呃……

他们老板都是从阴间来的鬼了,也许他们真的也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呢?

哈……

我拿清水漱了漱口,举手坚决地说道:“这是组织交给我的考验,是我身体素质不好,没有能够经组织交给我的第一个考验。但是我保证,我将会以不畏艰难险恶的精神去接受组织的下一个考验!今晚巡夜,请带上我!”

“噗!”那瘦保安笑了一声,“这小孩很有趣啊。”

梅姨不忍说:“今晚你就回房间休息吧,院长那边我会去说说情的。”

我疑惑:“说情?说什么情?”

梅姨说:“你身体不舒服,今晚不能巡夜,这件事我会向院长报告的。院长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不会计较你第一天上班就离岗的。毕竟,这也是我们有错在先。”

啥?

他们真的把我当做新来的了?

不不不,我老公可是你们老板的上司,我是来鬼屋探险的!

算了。

和阴弢约过,这件事越少人知道就越好。

于是我就当我自己是个新来的小白,眨眨眼,我迅速融入新角色:“不不,这不是你们的错,是我自己身体素质不行,是我没有经受得了组织的考验。”

四大恶人面面相觑,半晌,那瘦保安才不忍地问同伴们的意见:“我……可不可以告诉她真相?”

梅姨叹一口气:“说吧。”

瘦保安这才走过来,笑着和我握手:“我姓莫,你以后就叫我莫哥就行了。”

我也报上姓名:“罗昕。”

瘦保安又笑了一下:“今天你当着我们的面说全名没关系,但是以后可要记住了,在这个医院里不管碰见什么人问你姓名,你都千万不要告诉他/她姓名。如果一定要告诉,那就告诉他/她姓什么就行了。”

“为什么?”

“可能会惹上解决不了的麻烦。在这医院里,能少一点麻烦就少一点麻烦,谁还不想活到退休呢?你说是不是?”

“这么严重呀?”

“嗯。”然后,瘦保安告诉我,刚刚那顿撑死人的饭其实是加入他们团队的“入伙饭”,吃了那顿饭之后,就算是他们小团队的人了,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互相扶持到退休。

其实按照他们的年龄,距离“退休”还远着呢,可从瘦保安的话里,我能感觉到他们对“退休”无比向往,唯一的工作目标就是能活到退休!

一句话,道尽多少辛酸呀。

而那顿“入伙饭”呢,其实和魏院长没有半毛钱关系,纯粹就是他们小团队的入伙仪式,因为他们第一天值夜班的时候都会吐!

反正都要吐,那当然是吃够了,才能吐个够呀!

所以他们干脆就立了一个规矩,那就是请新人吃饭!这样等到晚上巡夜时,看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的时候——就很精彩了。

莫哥笑着和我说:“小罗,你现在明白了吗?这根本不是什么考验,而是我们对新人的一个恶作剧。你身体不舒服,今晚就好好休息吧。这巡夜,今晚明晚都一样的。”

“不不不,”我拼命摇头说,“我这吐都吐完了,你们还不让我看看这医院有什么,那我岂不是白吐了?而且我吐了那么多,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全都吐完了,就算今晚上再看到什么恶心的画面,也不会吐了啊。”

在我的执着要求之下,梅姨终于勉为其难地答应带我巡夜了,但我注意到了她在答应之前,和其他“恶人”有过眼神交流,我感觉今晚上的“鬼屋探险”是泡汤了,因为在吃过“入伙饭”之后,这四大恶人看我的眼神都变得亲切许多,俨然是把我当做他们罩着的小妹了。

果然,晚上巡夜的时候,基本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晚餐时我如果吐得不厉害,梅姨可能就要把我往最不可描述的区域去带了。

而我也打听到了,梅姨虽然被委托来照顾我,但是并没有义务指导我的工作,魏院长的原指令好像是:今晚带那丫头好好“逛逛”,让她好好长长“见识”,等她见识过那些不太美妙的画面之后,看她还想不想要“刺激”!

结果,这原指令是泡汤了。

吃了入伙饭之后,梅姨对我的态度变了很多,从原来冷面寒霜教导主任变成了耐心的班主任,我问什么,她都会告诉我。

经过再三确认,“四大恶人”真的是人不是鬼!

他们只是长得比较凶恶。

也因为长相凶恶和非主流,所以他们在外面很难找到工作,而他们来到这里工作也都是因为各自的机缘,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在最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遇见了魏佚,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和魏佚签订了契约合同,成为了精神病院值夜班的人。

所以,在他们心里,魏佚是个特殊的存在。

是他给了他们转机,也是他给了他们希望,所以他们敬他;

而魏佚又十分神秘,似乎蕴藏着无比强大的力量,所以他们畏他。

再简单直白地说:

他们是人。

在他们心里面也觉得魏佚是人,是个厉害的怪人。

旁敲侧击出这一点的我,乖乖地闭上嘴,免得泄露了魏佚的真实身份——这些可怜(X)、可爱的人在医院里已经是天天担惊受怕,害怕一不小心出错就死了,我就不要告诉他们,其实他们敬畏的院长大大就是个鬼!

因为梅姨的仁慈,没有特地带我什么不可描述的地方,所以我仅仅是在住院部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住院部也不算太平,晚上的精神病人比白日里的精神病人更活跃!

难怪梅姨能够一眼就看出我是装疯的,因为我晚上都是乖乖睡觉,一个真的精神病人晚上怎么可能不出来跳舞?!

笑cry~

我在住院部三楼见到了那日相谈甚欢的“道友”。

他盘腿坐在阳台上,还好精神病院很了解病人们的状况,所以阳台都用铁杆焊死了,就算“道友”坐在阳台上,也不会被风摔下去,和这个世界说Byebye。

我看到他就高兴,忍不住走过去,笑着问:“你在修仙吗?”

他眼皮都不睁一下:“不,贫道在炼丹。”

“是飞升成仙丹吗?”

“不,是美容丹。”

“噗!”我赶紧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这怎么能不好笑呢?这话要是个仙姑来说就不奇怪,可这道友不修边幅,完全看不出是个爱美之人呀。

我忍住笑后,问:“你是打算炼好美容丹之后,拿去卖吗?还是拿去撩仙姑?”

“不,是承诺。”

“承诺?”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