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悬疑/内容

罗昕徐洋冥媒正娶结局无弹窗目录阅读

悬疑 2020-08-18 17:20 阅读(1191)

本站提供罗昕徐洋冥媒正娶结局无弹窗目录阅读。这本都市悬疑小说又名阴缘天定冥夫找上门,主要讲述的是罗昕去男友徐洋拜年,对方父母给了自己一红一黑两个包,黑包打开里面装的是冥币。罗昕大惊失色,想要逃跑,却被徐洋打晕了,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棺材边,而徐洋的疯子姐姐蹲在脚边,神神叨叨地说要救她。

罗昕徐洋冥媒正娶结局无弹窗全文阅读

>>罗昕徐洋冥媒正娶结局无弹窗全文阅读<<

罗昕徐洋冥媒正娶结局无弹窗精彩章节导读

门锁开启的声音。

“十~二~哥~,你终于来救我了!”我欣喜地回头,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我的表情顿时凝固在脸上——来的是梅姨。

阴弢那王八蛋,死活不出来,要他何用?!

梅姨也是愣了一下:“十二哥,谁?”

“唉,你听她那发春的语气还不知道吗?肯定是她的情哥哥啦。”角落里的前主任医师说。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梅姨走过来解开我的束缚:“原来你有对象呀?他是哪里人?”

我闭嘴,我哪能跟她说,我对象是个鬼呢?

见我不说话,梅姨也识趣地不问下去了:“你住院一个月了,我都没见过有什么人来探望你,我看你那对象应该是不会再和你继续谈下去了。没事,我们医院里多的是单身汉,到时候,我给你介绍几个,保证不会亏待你的。”

得了吧,你要介绍的夜班人一个比一个丑、一个比一个凶,我才不要咧!

解开了束缚衣后,噔噔噔,道友挪着椅子跑过来了,堆着笑脸讨好梅姨:“老巫婆,你也顺便帮我解一下吧!”

梅姨脸立即拉了下去:“你说谁是老巫婆呢!”

说完,她一脚踹翻道友的椅子,就拉着我出去了。

出去后,她把监禁室门一锁,拿昨天我穿过的护士服给我穿,对我说:“今晚放你出来活动,不过明天天亮后,我会把你锁回去。你知道的,日班和夜班的工作人员是互不交接的,他们并不知道我们的事。”

“嗯。”我换好衣服后,高兴地问梅姨:“今晚我们去哪里?”

梅姨脸上充满担忧地说:“去找老莫。”

“莫哥?找他做什么?”

梅姨叹了一口气:“今天回去之后,我一直都很担心,怕你会出事。果然今天来上班时,到你房间外,看见你门口上有好多血手印!果然,你还是被鬼盯上了。”

她说的是我白日见到的那几个人?

我好奇地说:“可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并没有见到门口上有什么脏东西呀,怎么会有血手印呢?”

“那恐怕是到了夜晚才出现的。”

“我要去看看!”说着,我就高兴地往住院部走。

梅姨赶紧拉住了我,责备道:“你这孩子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天黑了,住院部那还是人能去的地方吗?走吧,先去找老莫,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说:“怕什么?我有守护灵!”

梅姨翻了一个白眼:“你那守护灵厉害吗?”

我一本正经:“超厉害的!”

“再怎么厉害也不是人!走吧,找老莫。”梅姨强硬地拉起我的手,看样子,我还是免不了要去见莫哥了。

10分钟后,我们抵达保安室。

这次莫哥知道我们要来,所以倒是没有在看什么不可描述的视频了。

我们进门后,悬在门口的风铃叮铃响了。

“?”我和梅姨困惑地抬起头,奇怪了,我们来时没有风呀,怎么这风铃会响呢?

“看来是有客人到了。”莫哥笑着对空气说。

难道他说的是阴弢?

哼,我就知道,他还在附近,就是不现身而已!

莫哥对空气敬礼:“朋友既然来了,不如现身一见,我们也好聊聊?”

安~静~

莫哥叹了一口气,伸手从抽屉里拿了一张符,用打火机点燃后,嘴里念念有词,然后朝门口一洒,符在空中燃作灰烬。

但——

没个反应。

这就尴尬了。

我知道他在做什么,于是我安慰他:“没事,那家伙装逼得很,我叫也不出来呢。”

“咳咳。”莫哥尴尬地擦擦汗:“看来小罗的守护灵不是一般的守护灵啊,不然我一定能把他叫出来的。”

我哈哈一笑:“对的,他超厉害的。”

“厉害……”莫哥突然想起了什么,凝重地问我:“小罗,你见过你的守护灵?他是什么样的鬼呀?一般来说,守护灵都是去世的长辈所化,不算厉害,但一定会是最尽心尽力守护自己子孙的。但现在看来,恐怕做你守护灵的不是一般的鬼啊……”

“怎么说?”

“能抵抗我的符咒的肯定不是一般的鬼,而厉害的鬼会甘心做守护灵的只有一种可能。”莫哥紧张地问,“小罗,你是还不是跟什么鬼结冥亲了?”

“!”这都能被他猜到?

莫哥看我反应就明白了:“小罗呀,和你结冥亲的的是什么鬼呀?你和莫哥说说,这结冥亲可不是小事呀,这说明你的未来都不可能再和第二个男子发展关系了,你还这么年轻、这么漂亮,怎么可以就这样和一个鬼绑定一生?你告诉我,那个鬼姓什么名什么,坟在哪里,我以后有空了,想办法去帮你解除这桩婚姻,让你能够和人正常谈恋爱。”

咯咯……Duang!

莫哥身后的桌子裂开了,而且好巧不巧,正是从他那个装了符的抽屉处裂开的,黄符撒了一地,全化作灰烬了。

莫哥的脸色顿时变黑了:“恶鬼……恶鬼!!好凶恶的恶鬼!竟然能一下子毁了这么多法器,这肯定是凶恶无比的厉鬼无疑了。小罗啊,这桩冥亲必须解除,不然他会害了你的!”

咚!

悬在门口的风铃坠落,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坑。

梅姨:“……”

莫哥:“……”

看着地上冒出的黑烟,我弱弱地提了一个建议:“莫哥,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说了……”

“嗯……”莫哥不敢吭声了。

这阴弢是怎么一回事呀?平常也没见他生这么大的气过呀,和我解除婚约,有让他这么难受的吗?难道他真的喜欢我?

喜欢我,还不出来见我?

过了分了!

“我们还是谈谈小罗昨晚看到的那几个鬼吧。”莫哥话锋一转。

我抬手拒绝:“不用了。”

莫哥:“?”

我咧嘴一笑:“莫哥,刚刚你也认证过了吧?我的守护灵无比厉害,那我可不可以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这桩事?”

莫哥严厉地说:“不行!谁知道你的守护灵和那些恶灵相比,哪一个更凶?”

“当然是我家的呀。”

“呃……”莫哥囧,一脸写着:你哪来的自信!

我自信地说:“比你们院长厉害那么一丢丢。”

话音刚落,旁边就来笃笃声,似乎不太满意我的回答。

于是我改口:“比你们院长厉害不止一丢丢!”

笃笃声这才停下。

真是的,这阴弢搞什么鬼?平常怎么叫都叫不出来,怎么现在倒是变得活跃起来了?再活跃也没用,有本事你出来啊!

莫哥嘴角抽抽,最终还是叹气说:“真没想到,我们医院里竟然来了这么一尊大神。好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梅姨皱眉:“不成!万一出事了,院长交代我,一定要保证小罗的安全,不管怎么样我都一定要看尽小罗才行!”

莫哥叹气:“得了吧,梅姨,你还看不出来吗?人家小罗根本就是想要过二人世界呢!”

二人世界?

我得到了提点,马上开心地说道:“对对对!是二人世界!梅~姨~,你就让人家单独一个人嘛~,你老跟着人家,多好的夜晚,就这样浪费了,嗯~”

唉,听这撒娇声,我自己都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了,真是自打进了精神病院后,我的演技突飞猛进啊!

梅姨犹豫一下,最后还是放行了。

“谢谢梅姨。”我高兴地跑出保安室,在离开保安室的时候,莫哥忍不住说了一句话:“记住,不管你多好奇,都去千万别去住院部顶楼!”

“记住啦!”

*

我高兴地跑回住院部,远远地,就看到住院部安全网上爬着鲜血淋漓的鬼,我忍不住张手喊道:“喂!你们不是要找我吗?我在这儿!来呀,我们一起玩!”

话还没喊完,我就被人捏着后脖子提了起来。

这霸道的感觉……

“罗昕,你真是不作就会死啊!”身后传来阴弢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囧:“阴弢?!你不是不出来吗?”

“你不是说要过二人世界吗?”

“咳!我是开玩笑的……”我苦逼地眨眨眼。

阴弢放下我:“但本君当真了!”

what!

他抓紧了我的手,我试着挣扎,但他抓得很紧,看样子我的“鬼屋探险”又泡汤了。

他带着我回房,在回到房门前,我就看到了,我的门上有数不清的血手印,血影重合在一起,完全看不出来到底是同一个人的手印,还是无数人的手印。

阴弢一挥手,那些血手印瞬间消失不见了。

他推开门,把我按在床上,就在我以为他下一步是要tuo我衣服、紧张得忍不住舔舔干燥的嘴唇时,阴弢突然说:“都是要当娘的人了,不许再这么不知轻重!”

“?”我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阴弢跟了我一天,肯定是把神经病道友给我把脉的那一段给当真了。我顿时好笑又好气:“你还真的把一个神经病的话当真了!”

阴弢静静地看了我一下,才低声说:“这里的人,也并非全是病人。”

说完,他拍了拍手。

地上立马冒出一阵白烟,等凝聚成人形时,竟是阴院长。

阴院长看起来状态不太好,脸色发青,捂着肚子趴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始终还是没爬得起来。但他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挨了一顿毒打,更像是……

吃饱了撑着了?

“呕……”阴院长一边强忍着吐意,一边举手投降:“十二爷,够了!小的知道错了,您就高抬贵手,别再喂我吃饭了!”

喂他吃饭?

他没在吃呀。

“呕……”阴院长捂着嘴,样子很痛苦。

阴弢点点头,他如得大赦,冲进洗手间里吐得稀里哗啦。

我于心不忍,想起身去给他递点纸巾去,却被阴弢用凶恶的眼神给吓住了,所以我只好站在床上,远远地朝阴院长看去。

只见阴院长吐出了……一堆香烟蜡烛?

而且还带火苗的。

噗嗤一下,浸了马桶里的水,就熄灭了。

我受惊了,真是看不懂他们鬼呢!

“你对他做了什么?”我忍不住问。

阴弢面不改色地说:“那家伙让人灌你吃饭,我就命小鬼守在他坟头,喂他吃点香烟蜡烛。”

这算是“吃点”?

强行灌饭那是昨天晚上的事了,以阴弢的行事风格,他该不会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给阴院长喂香烟蜡烛吧?

这……

好可怜。

我同情阴院长。

吃到吐的感觉,我也经历过,所以我能理解他。

起码过了半个小时,阴院长这才把吃多了的香烟蜡烛给吐干净了,但他抱着马桶已经摊成了一坨烂泥,完全没个鬼样了,而我私以为——明天我的马桶应该是堵塞了。

“吐够了就给本君过来!”阴弢冷着面说。

于是一滩烂泥的阴院长心不甘情不愿地擦擦嘴巴,爬了过来。

“十二爷有何吩咐?”阴院长不高兴归不高兴,过来了还是得乖乖行礼。

阴弢指着我说:“她身体有些不适,你替她把把脉。”

我身体不适?

我身体好着呢!

我很想辩解,但我也很快弄明白了阴弢的意思,他哪里是要给我检查身体,他根本就是请阴院长给我检查是否怀有身yun!

我突然有些慌乱起来。

这该不会是真的吧?

可我、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去当一个母亲呢!

我不太愿意伸手给阴院长把脉,但阴弢的眼神实在是骇人,于是我心不甘情不愿地伸出了手。

三分钟过后。

“罗小姐气血通畅、肝火有些旺,看来平常是太容易动怒了才会如此。罗小姐,请问你需要我为你开几贴降火药吗?还是自己修身养性,少胡冲乱撞?”阴院长松开了我的手,顺手给了我一个白眼:“我听手下人说,你可是特别想搞一个大动静来啊!”

我心虚地笑笑:“哪里呀,我其实只是想看看、看看你们医院都有什么古怪而已,不会给你们闹出什么乱子的。”

阴院长双眼冒火地问:“既然罗小姐想看,不如我现在就带罗小姐到处看看吧!”

“好!”我巴不得!

但下一秒就收到了阴弢的眼神杀!

“退下吧。”他对阴院长说。

“是。”阴院长赶紧脚底抹油,但他退出房门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叮嘱了一句:“十二爷,我们医院的床经不起太大的折腾,您……悠着点,成吗?”

说完,不等阴弢发怒,阴院长就关门溜走了。

得,连他都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竟然没怀上,看来是本君不够努力呀……”阴弢压了上来。

一夜chun宵。

第二天——

“对不起!”又是熟悉的声音把我吵醒!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身边已经没有阴弢的鬼影了,但被窝如昨日一般,拱出了一个人形。

小粉正准备退出房外。

我喊住了她:“早。”

小粉停住脚步,看了我一眼,小脸迅速地红了起来,她低下头去,小声说道:“你先穿好衣服吧。”

说完就关了门。

丢死人了!

为什么我不会阴弢说隐身就隐身的本领,这个时候,我就应该原地蒸发!

昨晚的痕迹!

尤其是医院的床单还全都是纯白的,让那些痕迹更加明显!

这时候我的脑袋都快炸了,哪里还有办法发挥我出色的演技,疯疯癫癫的把这件事应付过去?

该死的阴弢!

我红着脸走过去,抓起被子遮盖住床单:“这、这个,我来处理吧。”

说完,就不等她反应,我麻利地抱起被单,抱到洗手池上去清洗。

当我打开水龙头时,我背后传来了小粉复杂的声音:“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啊……”

“不不,没有!这世上没有鬼!”我一边清洗被子,就一边对她说:“小粉你可不能这么说,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在精神病院里说这句话,一切按精神病处理,难道你也想住院?哈、哈!”

这真是一个劣质的冷笑话。

“罗昕,其实你没疯,对吗?”小粉站在我身后,轻轻地问。

“对对对,我没疯。”我说。

这是一个很玄妙的问题,一般神经病都不会说自己疯的,如果我说自己疯了,那才是错误回答!

“我就知道,这个医院里,其实还有些人不是疯子,是误判才被关进来的!”小粉激动地说,“我已经见过好几个跟你一样的人了!”

“跟我一样?”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小粉激动地点点头,一对眼睛瞪得大大的:“是的,跟你一样!其实被送来精神病院看病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真的患病,而是他们拥有阴阳眼,能够看到许多人都看不到的东西,而他们把他们看到的东西说出去,根本就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们,于是才会把他们送进精神病院里。”

我吃了一惊:“这样的人多吗?”

“反正我知道的,再加你一个,一共有4个!”

“那也不算多……”我嘀咕着地低下头去洗床单,脑子里有点疑问。

道友说这里的病人是鬼上身。

小粉说这里有的人是阴阳眼,但没疯。

到底谁说的是对的?

还是,两种情况都有?

若是这样,那这样精神病医院的情况就很复杂了……

“我得把这件事记下来!”小粉高兴地跑到我床下,拿出了笔记本电脑。

是她的笔记本电脑。

我在洗手间里看得到这一幕,忍不住探头出去问:“你的电脑怎么在我这儿?”

小粉已经打开电脑,并坐下来了:“昨天我就忘记拿回去啦,所以今早上才想起来要来拿,本来以为你还在监禁室里面的,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得到……嘻嘻!”

她红了脸,没继续说下去,但是我也知道她想说什么,毕竟早起的那一幕实在是太尴尬了。

她一边打字一边说道:“本来,按照医院的规定,是要把你关上三天,等观察你发不发病再让你从监禁室里出来的。可没想到你从监禁室里出来了,而且还和……嘻嘻,我现在相信有鬼了。昕昕,你是打算告诉我你那位‘男朋友’的事,还是我自己发挥想象力,帮你们编一个的故事发到网上?”

“别!”我赶紧阻止她。

我和阴弢的事?

拜托,我自己都还很迷呢,又怎么能写成小说呢?

“那我就随便编咯?”

“随便你吧。”我想,反正故事都是新编的,既然是新编的,那就不再是我和阴弢的故事了,于是也就随便她了。

我洗好床单走出去,这书呆子已经完全沉浸在她自己的小说世界里,忘乎所以了。我站在旁边偷偷看了一眼她在写什么,果然是在打草稿写我和阴弢的事!

不,这是她自己编的故事,跟我和阴弢都没关系!

等我晒完床单,回头看见她把笔记本电脑藏在了我床底下。

“喂!”我忍不住开口:“你干嘛把你的电脑藏我床底下?”

“什么藏呀?我这叫放!昕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只用负责照顾你一个病人,所以在监督你吃药、和打扫卫生之后,我就什么事都不用做了。所以我就想呀,我可不可以把电脑放在你这里,无聊的时候,就拿出来写写小说?”小粉讨好地问。

我想了想,平时确实也无聊,现在小粉写的小说也算是我打发无聊时间的一个消遣了,于是我就点头答应了。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说。

“什么?”

“带我去看看你所说的那些有阴阳眼的病人,我想看看他们长什么样子。”

“好。”

在吃过早餐以后,我们就出发了。

路上,小粉和我说了一些事。

在她没有被安排照顾我之前,她和其他护士一样,在前面门诊部工作,所以接触到形形色色的病人,其中就有好几例阴阳眼患者被送进来就诊,刚开始她就以为那些病人是深度幻觉症,所以才会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的。

直到她开始接触一个阴阳眼病人。

那病人叫周亚红,女,24岁,据说是来医院前一个月出了车祸,人虽然活下来了,但是精神病院

周亚红进精神病院的时候,人已经快不行了,面黄肌瘦,全身仿佛只剩下骨头,微风一吹就能散架的那种。

她看谁都像鬼,精神绷得紧紧的,小粉还记得自己曾经只是在背后轻轻拍她一下,周亚红的反应之大差点吓死了她了!

医生把周亚红当做普通的幻觉病人,给她开了药,但不管吃什么样的药、做什么样的治疗,周亚红的病完全没有缓解的迹象,最后只好住院了。

她就是小粉当时负责的病人之一。

你们知道的,小粉是一个爱好写小说的码字者,遇到像周亚红这样的病例正是她求之不得的,她现在当红的连载作品,就是从周亚红身上获得的灵感,最开始的十篇短故事都是根据周亚红的口述而开始的创作。

一开始,小粉只是利用周亚红的“幻觉”去进行创作。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周亚红说得多了,她竟然也渐渐地感觉到身边微妙的变化,比如说:杯子把手的朝向似乎转动了;前台免费提供的薄荷糖似乎少了,而剥开的糖纸被扔在垃圾桶附近;门好像被“人”打开了一条缝隙。

小粉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是,周亚红刚住院的时候,每次出去活动时,都让她帮忙数一数人数,而她每次数完人数,周亚红的脸色都会刷的一下变白,惊恐地跑开。

后来小粉才知道,她数的“人数”永远比周亚红数的“人数”少!

为什么少?

因为周亚红还看到许多不该看到的“人”!

小粉觉得周亚红是病得太重了,因为医院给住院病人的活动时间通常都是下午,下午日头正盛,谁会白天里见到鬼?

“但实际上,白天好像还是能够看得到鬼的。因为有一次,我按照周亚红的要求去数医院的病人,等我数完,周亚红对我笑了,那是我照顾她半年以来,第一次见到她的笑容,也是唯一一次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小粉说。

我不解地问:“她为什么会笑?”

小粉说:“因为我数对数了。”

“数对了?”

“是的,我数的数和周亚红数的数对得上了,所以她高兴了。”

“那是她的幻听症治好了,还是……”我古怪地看了小粉一眼,实在没忍心把后半句话说出口:还是你也变成“阴阳眼”了?

虽然我是外行人,但我也知道,阴阳眼这种东西不是你想有就能有的,要么是先天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要么就是后天发生什么差点要命的意外,当人从死亡边缘爬回来,就有一定概率获得阴阳眼。

我前者后者都不是,可谓是鬼门关白去了,忘川白漂了。

可小粉她好端端的,什么都没经历过,又怎么可能会数对呢?

小粉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她点点头,说:“医生曾经和她说,假如有一天,有个人数的数能和她一样,就代表着她病好了。”

“可你不是阴阳眼呀……”

“对呀,我不是阴阳眼,可我那一天就是数对了。”小粉的脸上也充满了疑惑,“那天过后,周亚红就失踪了。”

“失踪了?”

“是的。她说她病好了,我以为她是出院了,所以我再也没见过她,可我去给她收拾房间的时候,却发现,她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带走。如果一个人病好了出院,又怎么可能不带走自己的东西呢?”

“……”我也想不明白。

这时,小粉突然对我说:“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现在住的就是周亚红住过的病房。”

恶寒!

我虎躯抖三抖!

“真是的,没事你突然和我说这个做什么?医院的病房也就那几个,大家轮流住呗,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嗔怪道,心里也觉得奇怪,周亚红又不是鬼,我怎么听一个人的故事也会恶寒呢?还是小粉写故事厉害,讲故事也一样厉害,才会让我忍不住恶寒的?

小粉嘿嘿笑了一下,抓抓头:“后来……”

我一愣:“周亚红都已经失踪了,你怎么还有后来呢?”

小粉说:“后来就是别人的故事啦!因为周亚红,我开始留心跟她一样病例的病人,我发现相同病例的病人有些病好了就出院了,但他们出院的时候却是什么东西都不带走,跟周亚红一样。唯一有一个人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突然有一天,她戳瞎了自己双眼,割了双耳,然后从楼顶上跳下来自杀了!”

我表示吃瓜群众一脸懵。

这个结局太意外,有点吓人啊。

“为什么会这样?”回过神后,我问。

小粉挠挠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听给她治病的医生说,是她的幻觉症越来越严重了,她不堪重负,就跳楼自杀了。”

“哦。”我点点头,心想也对,这医院里那么多鬼,对于拥有阴阳眼的人来说,进来哪里是治病?根本就是折磨……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这家医院,有人也有鬼。

阴阳眼可以看到鬼。

所以对于拥有阴阳眼的病人来说,住进来是备受折磨的,根本不可能治愈,那、那前面的周亚红以及和她拥有一样病症的病人又怎么会“治好”?

“所以我好担心你哟。”小粉同情地拍上我的肩膀,“现在我可以确定,你不是精神病人,而是阴阳眼。昕昕,按照你现在这种没心没肺的状态,跳楼自杀不可能是你的下场啦,但我怀疑你很可能会像周亚红一样,突然就消失哟!”

啧!

我嘴角一抽!

这预言!

冷静!

我想起了一件事。

阴弢曾经说过,待我死亡日,就是他八抬大轿迎娶我之时。

然后我问他什么时候要我死?

得亏阴弢是个古人,古人重孝道,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事他第一个不允许,所以他要我留在人世照顾家人,直到父母去世、弟弟娶妻生子,等一切事了,他才会带走我。

而且他也说过,自从我和他签订契约开始,我就是他的人……不,我就是他的鬼了,我的这条命全由他做主,阎王也收不走,我要“消失”——这可能就要看阴老爷的安排了。

“我绝对不会消失的。”所以我以十二万分的自信对小粉说。

小粉笑道:“那我就放心啦,这说明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说完,她又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

小粉:“昕昕,你知道吗?这本小说一开始我是以周亚红的故事开始写的,可是写到一半,她就失踪了。而且最糟糕的是我不知道她失踪的真相呀!所以一直没办法为她的故事补上结局——昕昕,追剧追到一半的滋味你知道是什么样的吗?”

我:“很不爽。”

小粉:“对!所以我被读者骂惨了!几乎每天都有一百多个人问我周亚红的后续是怎么一回事?我不知道啊!我怎么写?”

我:“编一个呗!”

小粉苦逼地说:“我怕我写不好!烂尾跟太监一样可耻,我要是写不好一样挨骂的。”

“烂尾总比太监好一点吧?至少让读者放心……”我嘴角一抽,嘀咕道。

“我不允许烂尾。”小粉摇头,“现在有一个可以知道真相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干嘛还要烂尾呀?”

“等等,你说的这个机会……”我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你说的该不会是我吧?”

小粉用力地点点头,也用力地拍我的肩膀:“同志,革命的任务全靠你完成了!”

我:“……”

“我的稿费分你一半!”

“成交!”我立马同意。

虽然不知道小粉的稿费大概有多少,但以她的点击量,应该很多吧?

有点小收入,总好过待在医院里发霉呀,更何况,自从我看了小粉的书,早就变成了她的粉丝之一呢。

我们来到了一个病房。

小粉拿工作牌刷卡进去,进去的时候,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等会儿你看到他的时候,说话要轻点,免得吓到他。”

“好。”

进门后,小粉就朝窗口走去:“小瑞瑞,我来了~,你还记得我吗?”

“……”

“好啦,你是生我的气了吗?气我很久没来看你了?”

“……”

“别那么小气嘛,我给你带一个病友来了,她跟你一样,都能看到鬼唷!没错,我相信你的话,这世上真的有鬼!”

“……”

“昕昕,快来!我跟你介绍,这是秦瑞。秦瑞,这是昕昕。”

“……”

我迟疑着,最终走了过去。

当我走到小粉身边,小粉咦了一声,担忧地看着我:“昕昕,你怎么了?你脸色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差?”

我勉强地勾勾嘴角,但我发现,我勾不起来。

该告诉她真相吗?

还是不要了……

因为,“他”现在还在这儿呢。

经过冷静的分析和判断,我收拾了一下心情,对着窗户说:“你好,秦瑞,我是罗昕。”

“……”

小粉推了推我,嗔道:“干嘛呢?秦瑞跟你握手呢,你怎么不握呀?”

我:“……”

我握个屁!

苦逼的我,面对窗台,努力挤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男女,授受不亲。我……是个有家室的人了,就不随便握手了。瑞哥,我……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我先走了,改日……算了,不改日了,以后再说吧!”

说完,我沉着脸,拽着小粉急匆匆地走了。

“干嘛呀?”小粉一脸的不乐意。

出了病房之后,她用力地甩开我,不开心地质问我:“昕昕!你在干嘛呀?是你要我带看一看拥有阴阳眼的病人长什么样子的,怎么才到,你就走?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我刚把你介绍给我朋友!”

我停住脚步,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该告诉她真相吗?

她应该知道,可我,却有些不安。

“昕昕?”小粉见我脸色不对,忍不住疑惑地叫了我一声。

我回头看了一眼刚走出来302病房。

那门,缓缓地关上了,好像真的有人在后面关上门一样。

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不是瞎,我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小粉进门后,走到窗台前,对着空气说话。

就是空气。

秦瑞是空气!

要么是我疯了,要么是小粉疯了,要么秦瑞就是个鬼!

我要告诉小粉真相吗?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不忍地开口:“小粉,我可以百分百确定以及肯定地告诉你,我——不是阴阳眼!”

“哈?”小粉一愣。

我说:“我的这双眼睛是经过你们家院长官方认证的,就完全不是阴阳眼,根本看不到鬼!所以……”

“所以你想说什么?”小粉疑惑地问。

“所以……”我担忧地看着她,担心她接受不了事情的真相:“有‘阴阳眼’的是你。”

小粉呆住了。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