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悬疑/内容

徐洋罗昕温如歌是什么小说全本阅读

悬疑 2020-08-18 17:28 阅读(1269)

徐洋罗昕温如歌是什么小说?这是一本都市悬疑小说,名字是阴缘天定冥夫找上门,讲述的是罗昕和徐洋是一对情侣,过年准备去男方家里谈婚事,罗昕本以为自己找个了能相伴一生的男人,谁知到了徐洋家里才发现上当了,徐洋的疯子姐姐温如歌提醒自己,如果不快点逃离这个家,就会成为祭品,然而还没等她逃走,徐洋就把她打晕了。

徐洋罗昕温如歌是什么小说全文阅读

>>徐洋罗昕温如歌是什么小说全文阅读<<

徐洋罗昕温如歌是什么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从此,我就低调地在食堂后方里学厨。

说实话。

从小我娇生惯养,被父母捧在手心里,从来没下过厨,对于厨艺,我除了会泡面之外,就什么都不会了,这相当于是从零开始,从基本功西红柿炒蛋学起。

别看杨屠夫以前是sha猪场里的屠夫,但自从来医院后,就“从了良”,转行开始研究做菜,做了五年菜,也渐渐掌握了一些做饭诀窍。

刚一开始,我是学做人的饭。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在后厨研究新菜,突然听到了一个令人发毛的声音。

笃笃笃……

剁肉声。

这时候我已经帮厨一个月了,已经会做一些简单的菜了,而杨屠夫对我也放下了戒心,完全就是任由我自己一个人待在厨房里研究菜谱,而他则是在前台服务“食客”们,一晚上他已经鲜少再进后厨来了,就更不用说是切菜了。

可这剁肉声……?

我咽了咽口水,手伸进口袋里,里面有我自己做的符,以防不测。

等捏好符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只见身后左侧站着一个身穿病服的人,砧板上还躺着一个人。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地上——

进这食堂后,杨屠夫除了教我做菜,还教会了我一些简单的辨别鬼的方法,那就是看影子。

鬼是没影子的,人是有影子的。

在一个阴气森森的地方过夜,最好用的照明物不是电灯,而是火烛。

因为阴魂的磁场会影响到电磁场,使电力不稳,于是电灯就会忽明忽暗,简单来说,就是容易伤人的肉眼!

所以入夜后,一过午夜12点,饭堂就改用火烛,火苗比较脆弱,风一吹就能扑灭了,这样倒是不伤眼。而且烛火还有一个特殊功用,那就是当阴魂靠近时,火苗的颜色将由昏黄转幽绿,颜色越暗越绿,就说明到来的阴魂越凶恶!

如今。

火光很暗、很绿。

来的鬼很凶、很猛。

我可能有点弱小、柔弱……咳!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我看到的那两人,在地上均无他们的“身影”!

这还好,两个都是鬼。

若是在剁一个活人,我才是真的心脏受不了!

而鬼剁鬼,只要用的方法不对,他们谁都sha不死谁,倒也没什么损失,最多就是观众会觉得有些恶心。

现在我该做什么呢?

逃?

鬼很凶,为了活命,我确实应该能有多远就跑多远!

可是这也可能是一个实现菜谱的机会!

我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往“他们”挪了一步。

“呜呜……”

越是靠近,我听到了一个伤心的抽泣声。

哭的是站着的女鬼。

她背对着我,肩膀随着抽泣声一抖一抖,手下却是不见停一下,这可真奇怪,剁人……不,剁鬼的明明是她,主动权掌握在她手中,她还哭什么呢?

在我距离她只有五步的时候,她察觉到了我的接近,于是转过头来。

当她转头。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女子拥有一双极其美艳的双眼,饱含泪水之时,那双眼楚楚动人,哪怕同为女子,我都忍不住心疼她,想要怜爱她!

但!

她的脸上只有一对美艳的双眼而已!

这就是传说中的无脸女鬼了。

她没有嘴,是有话不能说,我也就无法询问她为什么要哭了。

“咯咯咯……”诡异的笑声突然从砧板上传来,我看过去,刚刚因为女鬼挡着砧板,于是我无法看清躺着到底是男还是女,现在看出来了,是个男子。

他身上到处是dao痕,女鬼剁了那么久,却是没有一dao把他的肢体砍断的——这还得多亏杨屠夫的先见之明。

这食堂里dao具什么的太多,没到深更半夜,总有不少鬼或者有自残倾向的神经病人偷偷溜进后厨“借dao”,所以每天晚上,做完饭之后,杨屠夫就将dao具全都锁了起来,用符封住箱子,再放在隐秘的高处,这样不管是人是鬼溜进来,都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而留在外面的“dao”,不过都是些塑料膜具而已。

这女鬼为何哭,这男鬼到底为何笑?

正疑惑着,男鬼突然笑着朝我伸出手,手越伸越长,女鬼见状,美艳的双眼立马充满惊恐,拿着dao用力地砍向男鬼的手!

剁剁剁!

塑料dao剁不动!最多只是在男鬼的表皮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而已!

但她就像是害怕他会碰到我一样,拼命地剁!

这样剁是没有用的。

我忍不住抓住她的手。

她盈满泪水的双眼充满了问号。

我压低了声音说:“先挖他的眼睛,他就任你宰割了。”

说完,我把符贴到了模具dao上。

女鬼得到了指点,立马使出吃奶的劲朝男鬼的双眼砍去!

duang!

脑颅顿时血花四溅!

我清晰地看到,那男鬼在被砍之前还是轻蔑的笑,而等女鬼一dao砍下的时候,他的脸色便立即转变成惊恐!

然后。

他就失去了所有神色,再也不动了。

看来孟尘食谱上说的是真的呢。

火苗转暗、转绿,并不是因为女鬼,而是因为男鬼。在看到男鬼的一瞬间,我几乎确定了,这是一只凶鬼,因为他都把变态写在脸上了!

而现在,火光也渐渐地变转为正常色了,这证明了我的猜想是对的。

我不知道他看到我的一刹那会想到什么,但男鬼的双眼充满色谷欠,这说明他的贪念、戾气全是由双眼看到的东西而起,只要挖掉双眼,他什么都看不到了,那么戾气就断了来源,也就只能沦为他人dao俎了。

“把他的鼻子、嘴巴割下来,就是你的了。”我压低声音说。

女鬼极乖,马上动手把男鬼的口鼻割下来,安在自己的脸上,马上,她的五官就齐全了,只是当嘴巴安上去的时候,她就“咯咯”笑了起来,那笑声,俨然就是男鬼那变态的声音!

她马上惊恐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指缝里依然会流传出到男鬼咯咯的笑声。

她只能无助地看向我,乞求我的帮助。

我拿出一张镇邪符,贴在了她嘴巴上。顿时,笑声就停止了,而她本鬼,也是被镇住了。

呃……

毕竟莫哥不是一个好师傅,他教我的就这么多,我可没精细到可以只封住女鬼的嘴,而不会封住他们的全部。

这时,灯亮了。

是有人进来了!

我赶紧一脚踹到女鬼,把她踢入桌底下,随后我也假装晕倒了下去。

“小罗!”

我听到杨屠夫的叫声,他快步跑到我身边,接着是一个“哐当”的声音,这一定是他那把随身携dao的宝dao被放到了地上。

他托起我的头,掐我的人中,于是我慢慢地“醒”来,然后我装作惊恐的样子,拼命地挣扎:“不要sha我!不要sha我!”

“小罗,是我是我!”杨屠夫也吓坏了,他紧紧地按住我的头,让我看向他:“杨叔在这呢!你放心,杨叔到了,就什么鬼都不敢靠近你了!”

“嗯……嗯!”我“勉强”镇定了下来。

杨屠夫以前是专门sha猪的,屠夫这行做久了,身上就渐渐地产生出一种sha气,这种sha气能镇得住凶鬼,所以杨屠夫常常把他转行前的sha猪dao带在身边,这样在精神病院里,他也就能够畅通无阻了。

说起他的前职业,那可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他15岁辍学,跟着一个师傅学sha猪,他好像是天生吃这一行饭的一样,什么dao具到了他手里,就变得很有灵气的样子,他下dao下得干净利落,别人宰sha一头猪需要1个小时才能处理好,而他,只需要半小时。

所以杨屠夫在sha猪场里混得是风生水起,薪水都是其他屠夫的双倍。

直到有一日,他见到了“五爪猪”。

一般来说,正常的猪只有4个脚趾头,而五爪猪则是有5个脚趾头,用现代的话来说,这一定是在母胎里基因变异了才会这么与众不同的,这就跟有些人比一般人多生一根手指头,是六指畸形一样。

但在sha猪行里,却不是这个说法。

屠夫们身上虽然sha气重,但毕竟干的是sha生的活儿,所以他们比谁都更信玄学之说。在入行之时,杨屠夫的师父就告诉过他一句话:“逢到五爪猪,三年不做屠。”

年轻的杨屠夫问为什么?

师父拿起一只猪蹄,问他:“你看这有多少个脚趾?”

杨屠夫数了数:“4只。”

然后师父又伸出手掌,问他:“你数数看我有多少手指?”

这还用数吗?杨屠夫想也不想就说:“5只手指。”

师父叹了一口气,说:“这不就得了?人有五只手指,猪只有四趾,如果你看到一只猪有五根脚趾,这就说明它前世是人!跟你我一样都是人!这样你还下得了手吗?”

杨屠夫想了一想,顿时一阵恶寒。

然后师父还告诉他,这五爪猪还有天五爪和地五爪之分,前脚生五趾是天五爪,而后脚生五趾则是地五爪,其中天五爪最凶。如果sha了五爪猪,将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所以一般人碰上五爪猪都会选择放生,而屠夫则是要三年不能动dao子。

可前面不是也说了吗?

杨屠夫sha猪比同行快两倍。

所以那一次动dao子,杨屠夫也没例外,三下两除五,就把猪给利落地宰sha了。

等他收工,徒弟帮忙整理猪肉时,突然叫了起来:“哎呀,这猪怎么有五根脚趾头呀?”

他脸色一变,赶紧抓过猪脚一数,一二三四五,果真是五根脚趾头!

入行第十年,sha过无数头猪,杨屠夫从来没碰见过五爪猪,所以也就渐渐淡忘了入行时师父讲过的话,直到今天,他不仅见到了,还sha了?!

“这、这是前腿还是后腿?”杨屠夫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到自己15岁时根据师父的话去脑补sha的猪其实是“人”的画面,顿时恶寒,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徒弟说:“师父你傻了呀?这前腿后腿你还分不清楚吗?这是前腿呀!”

天五爪!

杨屠夫记得自己的师父说过:天五爪的猪极凶,sha了天五爪,不死也要脱层皮!

但他师父没告诉过他,万一不小心sha了五爪猪,该怎么化解这场劫难!

这时候,一个更不幸的消息来了。

徒弟说:“呀!这猪不仅一只脚是五根脚趾头,四只脚都是呀!”

当时杨屠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天都要崩了!

他赶紧把猪蹄全都找过来看,数了三遍,这才确定自己没有数错!

这猪!

每根脚上都生五趾!

那比当年他师父说的天爪猪得多厉害几倍呀?

这时杨屠夫的内心何止是卧槽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得一万个卧槽才足够!

“小猪小猪你别怪,你是阳间一道菜,人不买来我不卖,人不吃来我不宰,这一切都是天注定,你千万不能怪我呀!”杨屠夫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把入行以后知道的所有祷告咒语都念了一遍!

徒弟困惑地看着他:“师父你怎么了?”

要知道杨屠夫过去为人十分豪迈,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显露出惊恐的表情。

问话之后,徒弟就发现杨屠夫的不正常了,因为他好像根本听不见自己说的话一样,嘴里的絮叨是越来越含糊,旁人越来越听不清楚!

而且杨屠夫一边絮叨着,一边双手作揖,倒退出屠宰场,眼睛是长在人的面前而不是在身后,于是杨屠夫这倒退的走法,当走到门口的时候,果不其然脚跟一绊,就摔到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师父!”徒弟吓坏了,连忙跑过去查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见杨屠夫像是中风了一样躺在地上,两眼翻白,口吐白沫,全身抽搐!

徒弟赶紧把杨屠夫送去医院,但不管怎么检查,医生们都得不到所以然来。

人家说,这五爪猪是要来找替死鬼的,只有杨屠夫替了它,它才能重新转世投胎成人,而杨屠夫则将要代替它转世成猪!直到再碰到一个不长眼的屠夫来替他!

我当时听这说法时,不由得吃惊,赶紧问杨屠夫这说法是不是真的?

杨屠夫点点头,说自己在口吐白沫时,其实已经见到来拘魂的黑白无常了,而且也被他们的拘魂链给锁住了。

他很惊恐,连忙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黑白无常一般都很通融,不会让人死得太糊涂,所以就把前因后果告诉了他:

原来他平日sha的猪一般都是前世欠债不还的人,所以来生才会转世变成猪去还债。

而那五爪猪不仅欠债不还,而且还劣迹多多,阎王便罚他们做百世猪,那“五趾”实际上是给黑白无常们做特殊标注的,免得他们拉错了魂,或者是不小心把魂送错了胎。

一般来说,猪生五趾,多出一趾则是一百世的惩罚,待百世刑满,就能重新投胎做人了。

而杨屠夫见到的那只四蹄五爪猪,在阴间生死簿上则是标记为“永世为猪”。

但谁能甘愿永世做猪?

而想摆脱这个命运的话,它们就要找一个替身,而杨屠夫就是这倒霉悲催的“替身”!

不过黑白无常安慰他说,做替身的话不用背负“永世做猪”的命运,只用轮回一百世做猪就行了。

这安慰有个卵用啊!杨屠夫只要一想到,自己由一个sha猪的变成猪,以后要做一百世的猪,也就是说他起码要被人宰sha一百次!而这sha他的人,可能是他认识的同行,也可能是刚收不久的小徒弟……这么一想,杨屠夫心里就又是一万个卧槽!

“得了,老兄,虽说一百世好像太多了,但一头猪最多养四五个月就被宰了,一世就是四五个月,你要是勤快点,大概……”黑无常掏出算盘,好好地算了一下,说:“大概就三十三、三十四年就走完一百世了。如果运气好一点,被人烤乳猪,那时间就更短了。你看你现在要不要赶着去投胎?你要是赶投胎,我们有特殊渠道可以帮你免去复杂的流程,直接投胎去。”

杨屠夫忍不住骂道:“要做猪的不是你,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平生安分守己,从来没做过什么缺德事,凭什么要帮别人顶罪,这他妈的又不是我该背负的!”

“唉,你现在在这里跟我们争这个很浪费时间吔,有这时间,你还不如赶紧走完百世的流程。”黑白无常忍不住伸手来拉他。

杨屠夫越想就越不服,就反抗了起来。

这sha猪的人往往是身强体壮、孔武有力的,而且sha生太多,身上sha气极重,这sha气又正好能镇邪,杨屠夫反抗起来,气势竟然压住了黑白无常!短短之间,黑白无常竟然没法拘走他的鬼魂!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黑白无常忽然浑身一抖,拘魂链竟然松了。

原来是来人了。

来的是谁?

不知道。

当时我问杨屠夫好多遍,他都很肯定地说,他并没有看清楚那个人的样子,在他想要看过去的时候,就突然感觉到一种可怕的压力从那人的身上传来,而那压力……竟是只是视线!

是呀,那人光是看人一眼,就让人感到内心莫名的恐惧、灵魂的颤栗!

所以,换句话来说,杨屠夫当场就给那人跪下了,屁话都不敢再说一句,就更不用说抬头看那人一眼了。

“这个人,我要了。”

一句话,改变了杨屠夫的命运。

杨屠夫并不知道来者何人,只知道那对黑白无常对来人毕恭毕敬,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的那种毕恭毕敬。还有,尊称那人为“爷”。

爷?

我听到时第一想法就是我家的那位爷,阴间能被称作“爷”好像也没几位,可杨屠夫又说来的人气势凶猛,压得全场没人敢抬头,我就不敢确定究竟是不是阴弢了,毕竟阴弢在我心里的形象就跟大型忠犬差不多吧,看起来高大威猛,实则一憨逼。

总之,那人把杨屠夫要走了。

他问杨屠夫还想活多少年?杨屠夫想也不想,肯定大言不惭地说了呀:“我要长命百岁!”

那人就应了下来:“成,我便再借你七十二年阳寿,但我要你七十二年的自由!”

“好!”

“回去吧,醒来后,去东郊丹伏路174号,找一个叫阴善的人,他会安排好你的。”

然后,杨屠夫就活了。

他醒来的时候贼刺激了!

人是从棺材里蹦出来的,一推开棺材盖就正好吃了满满的一口土:“卧槽!到底是那个鳖孙往爷爷头上洒土呢!”

这可不,当场就把所有人吓得屁滚尿流了,胆子大的还有人往他身上扔符、洒糯米(据说糯米镇邪,尤其特别能镇诈躯的和僵躯)。

这都没啥,还有人要当场sha公鸡,往他身上泼公鸡血,杨屠夫一看,觉得鸡血脏呀,衣服难洗啊,于是赶紧制止了:“别泼!老子还活着!活的!阎王爷借了我72年阳寿,老子还能活到100岁!”

这场闹剧才结束了。

后来别人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把这事说了出来,那个来给他安葬做法事的道士听后,连连称奇,说这种事一亿人都未必碰得上阎王借命的事,所以要杨屠夫一定按着“阎王”说的话去做事,不然不仅会丢掉借来的72年阳寿,还可能祸及全家!

杨屠夫听了十分害怕,于是赶紧按着“阎王”的吩咐,来到了精神病院——

是的,“那人”借给他七十二年阳寿的时候,还给了他一个地址,但没明说是精神病院,所以当杨屠夫按着地址来到精神病院的时候,整个人愣在精神病院门口,傻呆了半天都不知道这门该进还是不该进。

但最后他还是进去了。

毕竟死过一遍,谁不惜命?

他进精神病院后,才发现那个叫“阴善”的人原来是精神病院的院长——好的,这里,我们完全可以排除阴善就是杨屠夫“死”后见到的那个人了。

然后,阴善就给杨屠夫安排了一份“厨子”的工作。

让一个sha猪的转行做厨子——杨屠夫完全懵逼了。

要知道,他只是一个sha猪的,可不是一个下厨的。平常在家都是妻子下厨做饭,他自己则是半点不沾,更别说是管一整个医院人口的饭菜了!

但让他完完全全更想不到的是——做精神病院的厨子,可比sha猪还更要惊心动魄!

他负责的是食堂的夜晚工作,天黑就干活,天亮就离场,刚得知新工作班次的时候,杨屠夫是完全傻的,心想这正规的医院怎么跟“夜市”一样?天黑后才摆摊?

后面,阴善还对他立了几条规矩。

1,不要给食客开小灶。

2,不要接受食客自带酒水食物进食堂。

3,不要答应食客的任何请求。

4,不要吃食客们带来的任何食物。

5,天未亮,不可擅自离开食堂半步。

前面三条规矩都还算正常,就最后一条规矩有点怪,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于是杨屠夫也就答应了下来。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做精神病院的厨师,比做sha猪的还要刺激吖!

而规矩嘛,从来都是用来破坏的。

对滴。

刚入院时,阴善给杨屠夫立下的所有规矩,杨屠夫都一一破了过去。

“呸,什么叫破了规矩?老子明明就是被那些不是人的东西坑了个遍!要不是老子命硬,挨得过去,不然今天就不能在你小罗面前吹牛皮了!”——在我的面前,杨屠夫是这么说的,而据我了解,“四大恶人”刚进院时,阴善都对他们交代了不同的规矩,而不出意外的是,基本上每个人都破了“规矩”,但幸好,他们命硬,撑了过去。

我问杨屠夫,万一破了“规矩”,不幸死了呢?

“你当那位‘爷’借了我们几十年的寿命是白借的?像我们命硬的,能保住肉身不死,天亮后还能回家和家人团聚。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有些‘同事’命就不够硬,在这里丢了肉身,而生死簿上又记载着他们‘阳寿未尽’,所以也没有黑白无常带他们走。于是他们就被锁死在这里,再也不能回家见亲人,也不能转世投胎。然后有些人撑不住,和‘病人’们同化了,而没有被同化的,据说院长给他们安排了新任务,从那以后就很少见到他们了,但偶尔见一次面,总觉得他们过得不是很好。”

这些对话都是后话了。

而当时的杨屠夫刚做厨子,没到三天,就把刚入院时,阴善对他的叮嘱抛到脑后了,直到有一天,有个病人来饭堂吃夜宵的时候,被他发现他是自带食物进饭堂来的。

“墙上贴的条律没看到吗?食堂禁止携带外来食物!”杨屠夫毫不客气地上前禁止了。

但那个病人却像是没听到的一样,自顾自地吃着自己带来的炸鸡腿,嘴巴吃得吧唧吧唧响,也不知道怎么的——

该死!

真香!

杨屠夫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他就是觉得那鸡腿特别香,引得他肚子里的馋虫不断地翻腾。他也知道自己刚转行做厨子,煮出来的大锅菜跟给猪吃的没两样,他已经接受了不少病人的投诉,也许这个病人特地带来炸鸡腿,就是想要抗议他这几日来做菜太难吃的!

他也觉得自己炒出来的大锅菜很难吃。

所以。

这炸鸡腿真他妈的香啊……

杨屠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想吃吗?”病人问。

杨屠夫很快就回过神来,赶紧摇摇头,还是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饭堂拒绝外带食物,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病人当然不肯,自顾自地吃。

杨屠夫是个暴脾气,看到客人这样,顿时火冒三丈,拍着桌子把病人给赶走了。

那病人挺冷的,不是说他肉体是冷的,说的是他性格很冷,被赶走的时候,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生气,但是对他冷冷地笑了,不无意外,杨屠夫顿时觉得后背一阵凉意。

第二天,外带食物进厨房的病人越来越多了。

这人数越多,杨屠夫一个人就镇不住了。

最后他被这些神经病气得自闭,索性连夜宵都不做了,让外面的病人随便吃了。

没过多久,他就被阴善叫去谈话了。

用杨屠夫的话来说,他刚进院长办公室,感觉自己是进入了一个冰窖一样,一看墙上的空调,竟然已经降到了0℃!

没想到院长竟然喜欢把空调调成这么低的度数呀!当时杨屠夫的的想法还是很天真的,因为谁还不知道,正常的空调哪有0摄氏度可选?能选0摄氏度的那是智能电冰箱!

院长浑身散发着修罗场气质,直接逼问他是不是放任病人们乱吃东西了?

杨屠夫的心态也是崩溃了,生气地说管饭堂的就只有他一个人,一堆精神病人来造反,他又能怎么办?论摔东西,他还能摔得过一群精神病?而且还听说——精神病人sha人不犯法!他哪敢跟精神病人们对着干!

辞职!

当时杨屠夫和阴善大吵了一架,也不管阴善同不同意,他就冲回了家,再也不回精神病院了。

辞职后,杨屠夫就重新做回老本行。

离开医院的第二晚,杨屠夫开始觉得食欲不振,什么都吃不下,呕吐不止,还发了高烧。

第三晚,高烧不退,耳朵、脖颈、后背皮肤潮红、发紫,样子吓坏了妻子,可带去医院,又看不出什么病来,医生只给他开了退烧药,可这高烧却是退不下去的。

天亮后,杨屠夫突然发现自己腋下、腹部长出了不规则的鲜红色斑块,他突然警醒了过来,匆匆忙忙跑去卫生间脱下了裤子,掰开自己的屁股一看,屁股上也长出了不规则的鲜红色斑块!

sha猪的,基本也认得出这是什么!

这是猪才会患的病!

患病的猪如果得不到及时医治,很快就会死掉!

杨屠夫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妻子,两个人都吓坏了,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来杨屠夫“还阳”一事,于是赶紧把曾经给杨屠夫做法事的道士请来。

道士一进门,看见杨屠夫这样子,马上掉头就走,妻子赶紧上前拉住了道士,问他为什么要走?

道士说,杨屠夫是“阎王”圈定的命,阴间黑白无常不敢管,阳间道士就更加不敢插手了。不过他告诉杨屠夫,只要按照最初和“阎王”的约定去做,回到精神病院去,他的病自然就会不药而愈了;如果不照做,那他这具肉身还是一样会病死,而鬼魂依然要回精神病院去,直到“服役”期满,才能离开精神病院。

杨屠夫很怕死,于是乖乖回到精神病院去,好好地和院长道了个歉,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工作,说来就是这么神奇,在阴善点头后,杨屠夫身上的红斑点就消失了,也变得有精神了,全身有使不出的力气了。

阴善的脸色依然很不好,身上还是散发着修罗场气质。

他把一组照片甩到杨屠夫的身上,让他好好看看自己都做了什么好事!

杨屠夫看了照片后,顿时觉得全身寒毛耸立!

都是死人照片!

阴善给他看的都是死去的病人的照片!

还有一些奇怪的医学解剖照片!

有一张照片最是直接。

——手术台上,一个病人的肚子里,被剖出了一只完整的壮年猫!

也就是说,照片里的那些什么老鼠、女人的头发、断指、青蛙、蛆虫什么的,都是从病人的肚子里剖出来!

对了,还有一张照片是,病人剖开的胃里长了一张人脸……

杨屠夫吐了。

作为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他扔下照片,冲到旁边的洗手池里吐了个稀里哗啦!

“自己造的孽,自己解决。”阴善站在他背后,面色不善地说。

怎么解决?

他问,但修罗院长不肯答。

再回到深夜食堂,看着群魔乱舞的精神病人们,杨屠夫内心很绝望,他很清楚,这些精神病人就是在他的食堂里乱吃东西,才会在手术台上剖出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那晚上他脑里不停回忆的就是那张人的腹腔有一只完整的壮年猫的照片——你说人的喉咙就那么小,那又是怎么塞进一只完整的壮年猫呢?

他好想阻止病人们乱吃东西,可他更怕从厨房里走出去后,会被病人们强行塞下一只猫……

就在这时,有个人敲了敲玻璃窗。

杨屠夫抬头一看,看见一个穿保安制服的男人站在外面,但他不想理会,以为他是个病人偷穿了保安的制服。

但那男人一开口就让他惊呆了:“兄弟,这么乱,你不打算管管?”

这语气,正常的啊!

在一堆精神病里,听到一个正常人的声音,你说杨屠夫能不感动、能不激动吗??

所以杨屠夫赶紧开窗和保安说:“你、你是正常人?”

“废话。”保安给了他一个白眼。

“你是什么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保安自嘲地抖了抖胸前的工作牌,那工作牌和杨屠夫的工作牌一模一样,上面只写了个姓,而没有全名。

杨屠夫马上明白过来,原来他不是唯一一个荣幸地借到“阳寿”的人,这精神病院里还有其他人。

于是他看莫保安特别的亲切,马上就跟莫保安吐苦水:“可我该怎么管呢?”

“听说,你以前是sha猪的?”保安点了支烟。

“是。”杨屠夫点头。

保安问:“以前sha猪时用的dao还在吗?”

“在。”

“拿来,那些东西谁敢凶你,你就砍谁。”

杨屠夫一听就愣了:“万一砍死人呢?!!”

保安哼了一声:“你要是能砍得死,那就算你有本事。”

然后问:“有吃的吗?”

“有、有……”然后杨屠夫赶紧拿出自己煮好的菜,保安吃了一口就郁闷了:“果真不好吃!”

嗯!

没错的!

莫哥当初的一句话给杨屠夫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从那以后,杨屠夫就发奋图强,刻苦研究厨艺,最后手艺堪比五星级大厨师!

而当时得了莫哥指点的杨屠夫,第二天回家拿了sha猪dao,没想到那就成了他的镇(饭)堂之宝,但凡有人闹事,只要一掏出sha猪dao,不管是人是鬼,通通变乖!

但杨屠夫也不敢真正的拔dao砍人,因为他也分不清来饭堂里吃夜宵的是人是鬼,有些时候,鬼隐藏得太好,站在阴暗处和你说话,你是根本看不出来他/她到底是有影子的还是没影子的——他也怕自己砍错人。

后来,我才知道,杨屠夫他们被选中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每一个人的共同点就是八字命格极其刚硬,这种人天生不易撞邪,甚至能镇邪!

所以不管是杨屠夫还是梅姨,他们一发威,都能一下子就平定精神病人们的暴行。

而我就比较惨了。

莫哥曾经给我算过八字,发现我八字没有一个是硬的,只算出了我二十岁时会有一场桃花死劫,要我二十岁时一定要提防男人——

“可是,莫哥,我今年就二十了,而且我想,你说的桃花死劫我应该已经渡过了。”

“哦,那就没事。”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