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悬疑/内容

徐洋罗昕温如歌小说是谁写的在线阅读

悬疑 2020-08-18 17:32 阅读(1272)

徐洋罗昕温如歌小说是谁写的?都市悬疑小说阴缘天定冥夫找上门的作者是凌晨零点,讲述的是自从去了男友徐洋家,罗昕遭遇了一系列可怕的事情,徐洋的父母很奇怪,给了罗昕一黑一红两个包,还催促着她快拆开,罗昕正犹豫不决时,徐洋的姐姐将它抢了去,还偷偷告诉罗昕,这个黑包不能拆,拆了便永远走不了了,生是徐家的人,死是徐家的鬼。

徐洋罗昕温如歌小说是谁写的全文阅读

>>徐洋罗昕温如歌小说是谁写的全文阅读<<

徐洋罗昕温如歌小说是谁写的精彩章节导读

为人母,真太可怕了。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小结巴从厕所里钻出来了,一身的臭味。

“找、找不到。”她充满歉意地看着我。

我忍不住红了眼睛:“可不可以再帮我找找?他一定就在这里,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他能去哪儿呢?他就是不想见我而已,所以才躲起来了。”

“我……在……下面……找……找了三……三遍!没……没找到!”小结巴委屈地说。

这臭小鬼!

刚出生,就这么作妖!

我收拾了一下情绪,使劲一擦鼻涕,拿出画好的招魂符,用我所学的法术,使出十二分的力气去招魂,可不知道是因为我是个半吊子水平、还是那臭小鬼真的不愿意见我的缘故,我把身上所有的招魂符都用完了,招魂术用了六遍,就是什么都招不出来!

我心态完全崩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结巴举手无措地看着我:“要不……我……我再下……下去找?”

“等一下。”我强忍住这种崩溃的情绪,用力地擦了一下鼻涕,撑起身体站起来,抬起手,目光落到了手上的戒指上。

这是阴弢给我留下的法宝,为了防止我丢弃,还特地将方晴儿炼化成了器灵。

在我跟莫哥学法之后,总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坏事,和光明伟岸的阴弢是两回事,于是器灵方晴儿就不再是我的守护灵,而更像是来监视我的。

所以,我就将方晴儿封印了起来。

她一定恨死了。

可为了找到孩子,我还是施法解开了封印。

封印一除,一阵狂风刮了出来,方晴儿出现在我面前。

她死的时候才12岁,身材是娇小玲珑的,模样是青涩可爱的,可现在她却张牙舞爪、表情狰狞地看着我!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所以我在方晴儿抓狂前就扑通地跪下,吓了她一跳。

“帮我,找阴君的孩子!”我简明扼要地说。

方晴儿一愣:“阴君的孩子?”

接着,她看我憔悴浮肿的模样就明白了:“是你生的?”

我点头。

“你什么时候怀的孕?你不是没怀孕吗?”

我说:“我们都被阴善骗了,他记仇,所以故意隐瞒了我怀孕的事。现在孩子生出来,被我冲到下水道去了。我没法下去找他,只能拜托你们下去找他了!”

“冲下去了?!”方晴儿不敢置信地瞪着我:“罗昕你是猪吗?”

话还没说完,她就已经冲下去找孩子了。

“哎!我话还没说完呢!”我着急地叫道,但已经太晚了,方晴儿已经钻进下水道,不见人影了。

小结巴飘过来,看了我一眼:“我……跟她下……下去……”

我只能对她说:“你见到她,记得提醒她一声,孩子是吃鬼的,他已经很饿很饿了,要保护好自己,务必小心!”

“嗯。”说完,小结巴也就飘了下去。

等她们下去后,我就转身,蹒跚地离开了公共厕所。

臭小鬼厌恶我,只要我在,他就不会发声;只有我走远了,他才会啼哭,要是有声音的话,或许会好找些。

果然,等我走出厕所五百米,终于又听到了那令人牵肠挂肚的啼哭声,是那么的清脆、又没心没肺。

她们会找得到吗?

我站在榕树下,对厕所望眼欲穿。

过了很久,方晴儿和小结巴从厕所里一前一后地飘出来了,当看到她们出来的时候,我陷入了绝望之中,因为——

她们手里是空的。

可孩子的哭声还在厕所里回响,隔了一百米远,我也仍听得一清二楚。

她们飞到我面前,一身恶臭,方晴儿叹了一口气:“我们在下面来来回回找了三遍了,也明明听得清楚孩子的哭声,可等我们去到的时候,声音又在另外一端出现了。罗昕,这孩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尴尬地笑笑:“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方晴儿:“……”

虽然她无言,但我在她变幻莫测的眼神里,看出了各种mmp和os。

我羞愧地低下了头。

这时小结巴问:“现、现在……该、该怎么办?”

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问方晴儿:“要不,你叫你家阴君来吧?”

方晴儿恼怒道:“以前宁愿封着我,不叫阴君来,现在就想叫他来了?你现在把他的儿子冲马桶里了,你还有脸面对他吗?”

这话可真奇怪,孩子是我生的,别说是我了,就连阴弢又有什么资格自称是孩子的父亲?要知道在我怀孕的这十个月里,他都没出现过!

但方晴儿毕竟是阴弢的鬼,她的心向着他,而不是向着我的,我也不想和她争辩,只能低低地说:“我们都找了整整一个晚上了,什么法子都用过了,现在只能是把你家阴君叫来了。”

方晴儿说:“那你可做好心理准备了!你偷偷生下阴君的孩子,还冲到马桶里,我若是阴君,见了你,一定会sha了你!”

我点头,不管她说什么。

方晴儿动手捏诀,刚准备要召唤阴弢,然而看了一下天色,便放下手来,叹气说:“天快亮了,还是明晚叫阴君来吧。”

我很想说不行,可抬头一看,天已经露出了鱼肚白,也只能作罢。

方晴儿钻回了戒指里,而小结巴愧疚地叹了一口气,缩回了黑伞里。

刹那间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从来都没有过的孤独感淹没了我。

我低下头,擦擦眼泪,弯腰拿起黑伞,白日那么长,我又该何去何从?

走,是不可能走的了。

我只能走回公共厕所里,回到那个我冲走孩子的厕所间,关上门,打算在这里呆一整日。

公共厕所里设置的都是蹲式马桶,并不是坐式的。

若是坐式的还好,我还能合上马桶盖坐一坐,可蹲式的,那我也就只能是靠墙罚站了。若是一年以前,罚站一天,我可能熬一熬就过去了;然而产后的身体比我想象中的还虚弱,站还不到三分钟,我便疲累得不行了,只能就地而坐。

唉。

罗昕呐,你这是混得有多惨呀,竟然沦落到被关在厕所里的地步。

这是我原本该承受的命运吗?

我仔细想了想——

若是当初没有瞎了眼地认识前男友徐洋,没被他骗回家,也许我还是和外面的普通女孩子一样,好好地待在学校里读书,毕业后找到一份工作,赚钱孝敬父母,而不是沦落到这种凄惨的地步。

这个白天对我来说,无比的漫长和煎熬。

现在的我很容易犯累,然而每次一闭眼,耳畔就会响起婴孩的啼哭声,我就会马上睁开眼!

如此反复,不用过多久,我精神就快接近崩溃边缘了。

这是公共厕所,自然就是谁都能来上厕所了,所以有人来过,我听着她们在门外走来走去的脚步声,甚至在厕所位置紧张的时候,还有人会来敲我的门。

还有人在我旁边上厕所。

味道真香……

这一天是怎么熬过来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有时候真的想要一走了之了,但想到我的孩子还在阴冷黑暗以及肮脏恶臭的下面,就断了要离开的念头。

终于,入夜了。

等到终于没有人的时候,我这才从厕所里走出来。

我洗了把脸,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都难以改变自己在镜子里的形象——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蓬头垢面,连鬼都比我好看,而我,就将用这副最丑陋的模样去见孩子他爸了,等他见了我,一定会更讨厌我吧?

我擦擦戒指,把方晴儿叫了出来。

打开伞,把小结巴放了出来。

“叫你家阴君来吧。”我苦笑着说。

“嗯。”方晴儿把我手上的戒指拿出来,使劲地捏碎了!

“方晴儿,你!”我无比震惊,震惊的不是她毁了我和阴弢的定情信物,而是因为她已经是戒指的器灵了,如果毁了戒指,那不就等于自sha吗?!

方晴儿一寸寸地裂开了,但脸上却还是那么的倔强:“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阴君。如果没有阴君,我永远离不开徐家的地下室。”

说完,她就魂飞魄散了。

而破碎的戒指也变回了最原始的模样——一根皮鞭。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让我措手不及,也无法挽回。

绝望和悲伤同时浮现出心头,我蹲下来,慢慢地捧起皮鞭。

我不是第一次触碰这根皮鞭了,但却是这根皮鞭在我的手里面变得如千斤玄铁一般的沉重。

不久,我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冷意。

我知道是他来了。

他到来了,迟了几秒钟才问:“怎么了?”

我忍不住笑了,笑得悲凉无比:“弢,想见你一面可真难呀!”

下一秒,我就被他抓了起来,他紧张地问:“到底出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

当他看到我的脸的时候,他愣住了。

他当然会愣住啦,也许他以为他见到的是一个小甜心情人,可我现在心里一点都不甜,甚至还充满了怨恨!

我问他:“你就不能设置一个简单点的召唤方式吗?为什么非要方晴儿牺牲才能召唤你呢?”

阴弢问:“根本就没有任何强敌要伤害你,对吗?那你究竟是为什么要召唤我呢?”

我呵呵一声冷笑:“如果我说我是想见你,所以逼着方晴儿召唤你呢?”

阴弢厉声道:“那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让她去死?”

“我不知道!所以你为什么就不能用正常一点的召唤方式呢?现在人类都发明电话了,你怎么就不会用电话呢?”

“那是两码子事……”

“别、别吵了!”小结巴打断了我们的争吵。

阴弢看了她一眼:“你是谁?”

我说:“她是我的鬼!”

阴弢皱眉,看我就像是看个不可理喻的人:“你有方晴儿不就够了,还要什么别的鬼?”

我呵呵。

“别……别吵了!”小结巴焦急地一手拉住阴弢的袖子,一手指着厕所说:“孩……孩子!”

阴弢一头雾水地问:“什么孩子?”

我一擦鼻子,说:“你儿子,被我冲到马桶里了。”

他呆了:“什么儿子?”

我咬牙苦涩道:“我生的!”

“你什么时候有的……”

“徐家寨。”

“可阴善说……”

一提阴善我就火大:“那可真是你的好部下啊!”

阴弢明白了:“那次他是故意隐瞒不报的?”

我呵呵。

小结巴着急地推推阴弢:“找……找孩子!”

“嗯。”阴弢转身就去,可在踏步进厕所间时,他这才反应过来,回头问:“你不是在骗我吧?”

这真是绝世好男人!

我嘲讽地笑了:“用一个方晴儿才将你换了来,你觉得是真、是假?”

他转身进去了。

当他消失时,小结巴终于忍不住,凑到我身边来,小声地问:“这……这就是……孩……孩子他……他爸?”

“嗯。”

“长得好帅~”小结巴花痴地笑了。

我冷笑地看了她一眼:“你喜欢?送你了。”

“真的?”小结巴喜出望外地问。

“嗯。”

“嘿嘿……”小结巴荡漾地笑了一下,但很快不知想到了什么,就止住了笑,正经地说:“不……不用了。”

我是认真的,像这种几百年都见不到一次的“情人”,我愿意拱手送人!

……

不出十分钟,阴弢就出来了,他阴沉着脸,怒视着我:“罗昕!你说的是真话吗?下面真的有人吗?”

我问:“你找仔细了吗?”

“我里里外外横扫了三遍!”

三遍?

我笑了:“那您效率挺高的呀!”

小结巴和方晴儿的“三遍”,可是用了一个多小时,这大爷却只用十分钟,这效率可真快啊!

阴弢恼羞成怒地问:“你在嘲讽我?”

“不敢。”

“罗昕你……!”

我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出去。

“罗昕!”阴弢起身追来,但却被小结巴给拦住了。

直到听到那讨人厌的哭声,我这才停下来。

回过身,我看到阴弢的怒火已经消停了,他转身下去了。

这男人,从来都是做的比说的多,这或许就是他唯一的优点了。

办事效率极高的阴十二爷很快就再次出现在我面前了,他手上提着一个小黑鬼——不,不应该说是“提”,等他走到我面前了,我才看到,是那小黑鬼正狰狞地咬着他的手臂,根本就不需要他动手,就这样把小鬼给“钓”着过来了。

这就是我儿子?

不。

我还不知道是男是女,但我希望是个男孩。

看到这小东西的时候,我真是百感交集。

为人母,感动、激动。

孩子生得这般丑陋、奇怪、畸形,又很难过。

再想到阴善对我们母子俩做的事,我更愤怒、仇恨!

我伸出手,想要接过这小东西。

阴弢却抬起手,提高了孩子,不让我触碰。

他指着小鬼,充满怀疑地问我:“这是我的孩子?”

“嗯。”

“我孩子怎么会长成这样怪?!”阴弢愤怒地问!

“你问你的好部下去!”

“我问你!!”

我伤心欲绝地看着他,但他并没有为我而把态度变得柔软,我在他的脸上看出了他心情——他快疯了。

他和我一样,面对这突然降临的小生命,安全不知道该如何去迎接他的到来,而当看到孩子长得这般怪异的时候,更是不知如何自处。

我看了他许久,终于,低声开口了:“我喂他吃鬼。”

他震惊而愤怒:“你这疯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竟然喂你儿子吃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不知道!”

他无语了。

我说:“把孩子给我。”

他把举得高高的,我即便是踮起脚尖,也触碰不到孩子!

我突然之间有种强烈的不祥的预感!

“阴弢你想做什么?”我问他!

“食鬼之鬼,见到,必当诛之!”阴弢手臂一震,就把小鬼扔到脚下。小鬼狠戾,被摔到地上也不哭,反而是狰狞着小脸,爬起来,似乎还想反扑阴弢,可当小鬼看得到阴弢的手掌正对着自己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

眼前这个人很强大!他想sha自己!而自己是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的!

于是他瞬间露出了无助的表情,哇的一声,惊恐地哭了出来。

这一哭,把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所以我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把小鬼抱在怀里,想用自身的血肉之躯去挡阴弢的sha招!

但,

那一巴掌迟迟不下。

反倒是我RU上一疼!

他咬我!

“啊……”我疼,但我知道,他是在害怕。于是我抚摸着他的小脑袋,柔声说:“没事了,妈妈在这儿呢,谁敢伤害你,就要先从妈的躯体上踏过去!”

话音落下后,他慢慢松开了牙。

我就知道,这孩子其实一出生就能听得懂人话!

“罗昕,你看看他的样子,哪里还有点人性?要是继续让他留在这世上,他会毁了天地万灵!”身后,传来阴弢痛苦的声音。

我苦笑一声:“虎毒尚且不食子呢!阴弢,这可是你的儿子呀!”

“但我不能由着他祸害世间!”

“你们阴间的规矩我一点儿都不懂,现在我知道这是我的儿子,谁想sha他,谁都就得从我的躯体上先踏过去!”

“你别以为我不敢sha你。”

“你敢的,反正我们感情也不深,见面也没过几次,除了上过几次床,我对你阴十二爷来说,算个啥玩意呀?”我笑了,“sha了我吧,死在你手里,也总好过死在别人手里。”

我闭上眼睛,等待裁决的那一刻。

我累了。

这一年来,一直在伪装自己,最开始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却要背负那么多的罪名,却要像个犯人一样的失去自由。

现在一步错,步步错,我既然在犯错的路上越走越远了,那在此终结也不错,这世上,又有谁喜欢做个坏人,又喜欢不停犯错呢?

但那一刀,始终没下来。

反而是有一样东西狠狠地砸到了我头上,是那恢复原形的小皮鞭。

“你走吧!就当今天我没来过!”阴弢说。

他放过我了。

我抱着小鬼,吃力地撑起身体,转过身,看向他。

他目光如炬地看着我,那眼神太复杂了,我苍凉一笑,对他说:“阴弢,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你儿子,你永远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阴弢叹了一口气:“逃吧,在阎君找到你之前,努力地逃吧。”

我讽刺道:“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废物!”

他:“嗯。”

真是连吵架都不起劲的男人!

我对他失望透顶,抱着孩子,步履蹒跚地走远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天亮了。

我自己也不敢相信,以我这产后虚弱的状态,竟然走了整整一个晚上。

而让我最不敢相信的是,怀中的小鬼一晚上都安安静静的,不哭不闹,前一天他才不是这样呢,明明作得厉害,今天却这么乖巧,看来他是明白了这世上谁才是对他最亲的人。

现在我已经完全明白了。

阴弢和阴善私下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过节,所以阴善才会阳奉阴违,才会这么设计我,现在这种局面一定是他最想看到的画面了——

阴弢的儿子成了怪物。

父子反目成仇。

不,

应该说:

不论阴弢是选择站在我们这边,还是决定和我们反目成仇,都是非常精彩的一幕!

阴间受万鬼敬仰的阴十二爷,一世英名就此陨落,光明伟岸的形象将永远背负儿子这么一个污点,真是一件仇者快的事呀!

一路上,我不止一遍地悔恨自己,为什么会去尝那么一口鬼肉,如果没有那么一个开始,也就不会演变到这种地步了。

这世上要是有后悔药吃,那该多好呀?

又或者是有什么可以代替别人受罪的法术,那该多好呀,我宁可变成食鬼怪物的是我,而不是我的儿子。

当天地间出现第一道曙光的时候,小结巴打开了伞,躲进了伞里后,伞便掉落到地上了。

这时我才想起来,孩子是鬼,晒不得太阳,于是惊慌地把小鬼藏在怀里,伏在地上,用全部身体去为他遮挡太阳。

“嘤……嘤嘤……”

突然,怀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这哭声令我无比惊奇。

小孩都会哭,这没什么奇怪的。

但我的小孩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啊,他不会哭不会闹,好像能明白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事。而且,看他被摔在地上了,不仅不哭,还准备要反咬一口的凶悍样子,没来由的啼哭让我意外。

更何况,这哭声……

太纯澈了。

纯澈,是不知世事的纯澈。

也像普通婴儿一样的啼哭声。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低头一看——

呃……

这小猴子是谁呀?

要不是我一路上都没松过手,我都要以为我抱错孩子了!

怀里的这小孩和昨晚完全是两种模样。

昨晚是个小黑鬼。

今天是个皱巴巴、红彤彤,皮肤就像块薄膜一样的人类的初生婴儿!

那……能晒太阳吗?

我小心翼翼地试了一下,他毫无反应,自哭自的。

看来这孩子是有两种形态的,毕竟是人和鬼的孩子,所以他可能有两种形态,可人可鬼,白天是人,夜晚是鬼。

见到孩子不惧太阳,我便就放心了,可听着听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嘤嘤嘤……”

这哭声,怎么听起来那么孱弱呀?

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那怎么办?

这附近没医院,而且以我的身份,我也不能去医院吧?

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哎哟,这孩子怎么哭得那么厉害呢?”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只见身后站着一个六七十岁、老态龙钟的婆婆,她皱着眉打量我怀里的孩子,关切地问:“该不会是饿了吧?”

饿了?

我怎么没想到呢!

孩子从出生到现在,都已经两天两夜了,都还喝过一口奶呢!

他一定是饿坏了,才哭成这样的。

于是我赶紧背过身去,撩起衣服——这是从别人身上剥下来的外衣,里面是什么都没穿的,没想到这倒方便喂奶了。

直到孩子的小嘴碰到,最敏感的部位传来一阵辣辣的疼痛,我这才想起来,这臭小鬼昨晚上咬破了我那里,刚想换另一边喂他,却没想到这小鬼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了,于是我也就不忍打断他了。

“唉,都是做母亲的人了,可不能再这么傻里傻气的了,连孩子饿了都不知道。”老婆婆叹气说。

我回过头,想和她道谢。

可没想到,一转头,身后却空无一人!

我脸色顿时变了,这时候才想到:这里是荒郊野岭,谁家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会一大早就走到这里来?

这是撞鬼了?

我顿时不敢再在原地停留,赶紧抱着孩子,起身就走。

然而我走不了多远,便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昏迷时,总觉得自己好像是落到了什么人的怀里……

再醒来,是被骚动给惊醒的。

我睁眼一看。

便看到一个黑皮肤的小鬼在身上爬来爬去,他长得实在丑陋和可怕,所以我一睁眼看到他,就被他给吓了一跳。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不好意思,依然在我身上的爬来爬去。

我想逮住他,但他实在太灵活了,也极其不喜欢被人触碰,一直在躲着我,最后我只能放弃逮他,只能是任由他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背后。

此时,已是天黑了。

我打开伞,把小结巴放出来,想让她陪我一起赶路。却没想到,小结巴刚放出来,小鬼就像狼见了羊一样,眼睛一亮,就扑了过去。

这臭小鬼还是吃鬼!

我吓了一大跳,赶紧抓住他的两根小腿,但他已经咬到小结巴了。

“不许吃!这只鬼不能吃!”我紧张地叫道,“你要想吃,我、我给你捉别的鬼去!只有这个鬼,你绝对绝对不能吃!!”

他会听我的吗?

他会听我的吗?

我不敢确定。

但事实是,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将这臭小鬼从小结巴身上“拆”下来了!

再看小结巴,已经吓得整只鬼都白了。

可怜。

“这个鬼你不能吃!要吃的话,你只能吃那些做了坏事的鬼,你明白吗?”我斥责着小鬼,他现在正在我面前“罚站”,貌似是乖巧的表现,可那圆溜溜而又凸起的眼球好像是在怨气满满地瞪着我……

我儿,长得可不是一般的狠戾。

“咕噜噜……”小鬼肚子饿了。

小结巴恐惧地躲远了。

我也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这种“饥饿”的滋味,我亲身体验过,我知道这种滋味,要忍住这种渴望,真是太为难一个刚出生两天的小鬼了。

可这世上,也不是什么鬼都能到处可见呀!

当他饿到极点的时候,他可能真的要吃了小结巴……

那怎么办?

我越看,越觉得这张丑萌的小脸布满了委屈……

突然。

小鬼转身就跑了。

虽说他只出生了两天,可夜里化鬼时行动却变得无比迅捷,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等等呀!”我赶紧追过去,可没跑几步路,我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小结巴飘过来扶了我一把,我看见她,突然灵光一闪:“小结巴,你上我的身,带我过去追孩子!”

鬼上身,再怎么瘫痪的人都能动起来!

小结巴点点头,钻进了我的身体里,我马上就失去意识了。

等我再恢复意识,我已经身处乱葬岗里面了,旁边传来咕噜的声音,转头一看,是小鬼正在咬一只鬼的脖子。

那鬼全身红彤彤的……

卧槽,这厉鬼还真的是随便一找就能找到?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但可惜鬼是鬼,人是人,鬼的脑袋断了都能跟没事鬼一样,所以小鬼咬着厉鬼的脖子,根本就没能咬死厉鬼,厉鬼看样子还能有力气地掐着小鬼小小的身体,但他看到我:“帮帮我!”

我掏出了刀。

还好离开精神病院前是在厨房里呆了一会儿的,走时顺便顺了一把水果刀护身。

厉鬼不以为然地翻了一个白眼,似乎并不认为人能对个鬼怎么样:“神经病啊……”

直到我一刀捅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当厉鬼完全软掉,小鬼愣了一下,松开了小嘴,试探地戳戳倒下来的厉鬼,发现他动都动不了的时候,就高高兴兴地下嘴了。

因为有吃的了,小鬼看起来高兴了不少,那丑陋狰狞的面容越看,就越觉得可爱不少。

唉,真是自己生的,长什么样都可爱呀。

但是我……

咕噜噜……

我饿了。

可现在的我已经对鬼没有欲望了,我做好美食后,试着尝了一口,可刚舔一下,我就不行了。厉鬼的味道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香,反而是极度恶臭,就算勉强下口,却像是咬在了石头上,嗑都嗑不动!

“墙记”果然没说错,这世上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吃鬼的。

所以,我还得饿肚子。

但小结巴并不知道这一点,当听到我肚子也在咕噜噜的叫的时候,她的鬼魂变得更加惨白了。

她的内心os可能是: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呜呜呜,他们母子俩一定是想要把我当做干粮带在身边的。(T^T)

这一顿忙活让我有点累了,看着小鬼吃得开心,那绿莹莹的鬼火都变得不再是那么的阴冷了,我便忍不住慢慢地合上了双眼……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的瞌睡,我突然感觉有人轻轻推了我一下,我睁开眼一看,看见小鬼蹲在我身边,瞪……不,是睁着铜铃般的金鱼眼在看着我,而他的脚边是一只死去的小兔子。

我:“!”

我儿有点6啊!

我儿这么小就懂得感恩了,我这老母亲鼻头一酸,竟有点小甜蜜在心中荡漾开去。

“干得真棒!”我夸了他一下,这小东西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么了,竟然跳到我身上,迅捷地爬到我背后,就跟昨晚一样,碰也不给我碰一下,但就是黏着我。可这样子,我就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了。

但不管怎么样,算是有吃的了。

我填饱了肚子,就招手让吓得白了又白的小结巴过来,让她继续附在我的身上,带我走出这穷乡僻壤。

她并不知道徐家寨在什么地方,但是查过地图之后,很快就明白了。

第二天,我们终于走到了人类的城市里。

隔了十个月,我,罗昕!终于见到一个正常人了!

这种感动你们不会懂的!

我站在大街上,看到正常人的时候,忍不住擦了一把激动的眼泪,又哭又笑样子,引人注目极了,路人甲们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说:这哪来的神经病?!

但我真的激动极了!

首先,我需要一整套干净的衣服。

先不说身上穿的只是外套,里衣是一件都没有的,就说这产后的身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生完孩子后,总觉得下面不时地在流着什么,一股子的血腥气,难道是大姨妈?

这生完孩子后的第一天就马上迎回大姨妈了?

我完全不懂这产后的知识呀,只知道女人生完孩子后,要“坐月子”,只有外国人才不坐月子。可我好像生完孩子后都没时间好好调理自己,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不好的影响。

先不管那么多了,我现在只能顾得了眼下。

我走进一家店里,也不想慢慢挑了,看见那件衣服合身,就拿那件。

这时,旁边传来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哪里来的乞丐?别用你的脏手碰我们店里的衣服!”

我转头一看,是个势利眼店员。

而我也看到了,镜子里的我,蓬头垢面,外衣脏兮兮的,而且明眼人一看都能看得出来里面没穿衣服,最重要的是,我自己都能闻得见自己身上的恶臭。

现在我可能就差一个缺了口的碗,就可以上街讨饭去了。

我不说什么,赶紧多抓拿几件我可以穿得进去的衣服。

“哎!你别用你的脏手碰衣服呀!你的手多脏!你碰上去了,我们还卖得出去吗?!”女店员气急败坏地说,可她也不敢触碰我,一来是因为我够脏,二来是我怀里还抱着一个刚出生三天的小婴儿。

她气急败坏地叫道:“你再这样,我、我可要报jing了呀!你抱的是什么?是从哪儿抱来的孩子?你这人贩子!”

这时,她已经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了。

我当然是怕jing察的。

所以我就走过去,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幸好她身强体壮,倒也不会被我吓得心脏骤停。

但我并没有恐吓她,而是掏出手机,啪的一声,放在柜台上。

“结账。”我平静地说。

她这才回过神来,狐疑地看着我:“你有钱吗?”

我哼了一声:“你管我有没有钱。”

“这些衣服可贵的很。”

“我付得起,结账!”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