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娄楚月分手系统穿越小说在线阅读

资讯 2020-09-18 14:17 阅读(181)

主人公娄楚月穿越自己写的书里,获得了分手系统,成为了分手大师,原因竟是她失恋醉酒胡乱给自己的小说组了80队cp。自己做的孽自己还,在读者强大的怨气下,娄楚月只有在这个世界足足拆散80对情侣才能回去。而在这个世界,腹黑总裁盛君正是她的丈夫。一天不能和盛君分手,她就不能回到现实世界,而霸道总裁的强势手段,让娄楚月困在他的温柔和宠爱之中无法自拔。

娄楚月分手系统穿越小说

>>娄楚月分手系统全文阅读<<

娄楚月分手系统穿越小说全文导读

“盛君?”娄佳佳惊讶的看向娄楚月,“姐姐,你说的是,难不成是盛世集团的的那个少爷,传闻中的君少,盛君?”

娄佳佳的话,让在场的两个男人都是一怔。

盛君?!

那可是他们都不敢想的人物!

娄尚志有些心疼地拉住了娄楚月的手,另一只手抚摸上了她的额头。

“这也没有发烧啊,怎么就说胡话了呢。”

“爸爸!我没有说胡话,我说的是真的,我跟盛君是两心相悦,情定终生,除了他之外,我谁都不嫁!”

娄楚月又看向陆远,“我话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陆远是个翩翩君子,对于娄楚月也不是特别的喜欢,跟她订婚也不过是为了商业联姻罢了。

“既然娄小姐这样说了,那我……”

“不行!”娄尚志再次拒绝,“我不同意!”

“月月啊,那个盛君是什么样的人物你不清楚,难道爸爸还会不清楚吗?且不说你是在说胡话,就算这是真的,我也不会同意的,不要忘记,你已经跟陆远订婚了!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

“爸爸……”

娄楚月刚想说什么,佣人突然跑进来。

“老爷,门外有位叫盛君的先生来拜访。”

在场的人都是一怔。

盛君?

难不成真是那位爷?

该不会只是同名同姓吧?

娄楚月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她觉得自己的嘴一定是开过光,不然怎么会这么准!

陆远狐疑的看了眼娄楚月,看到她的神情很是紧张,觉得有些好笑。

从刚才起,他就觉得这个娄楚月有些不一样,完全没有传闻中有自闭症的感觉,更是没有丝毫温婉可人的姿态,反而更像是个一直在外面混迹长大的小流氓。

“伯父,既然盛先生来了,那正好,我们有什么话就当面说清楚吧,如果他们真是两情相悦的话,我也愿意成全他们。”

“不好意思啊贤侄。”娄尚志有些尴尬的笑了下,“请他进来吧。”

娄楚月却是不敢在客厅里多待,生怕盛君进来之后,会将她生吞活剥了。

她怎么就忘记了,盛君的情报网很广呢!

该死,当初为什么要给这个人设那么多的势力,就是为了凸显他能力大吗!

才刚转身准备偷溜,娄楚月的衣领就被人拽住了。

“姐姐,你要干什么去?不见见你的心上人了吗?”

娄尚志回头,狠狠地瞪了娄楚月一眼,“月月,你要是再胡闹的话,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

陆远始终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姿态,对于娄楚月出现后说的那些话,完全不在意,也没有动怒过。

盛君是一个人来的,可即便是谁都没有带,这个男人出现之后,其余的人也不敢有丝毫的忽视。

娄尚志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看着盛君。

“君少!”娄尚志主动伸出手,“不知道君少这么晚光临寒舍,有什么指教吗?”

盛君并没有去握娄尚志的手,目光径直落在了娄楚月的身上。

“我是来找娄家大小姐娄楚月的。”

娄楚月低着头,不敢去看盛君的眼睛,这个男人的眼神仿佛暗藏利刃,只要被他看中,就会被他眼中的利刃刺死。

“月月,怎么?才刚分开,你就要装不认识我了吗?”

盛君的语气里带了几分戏谑的暧昧。

才刚分开?

这娄楚月前脚进来,说要跟陆远取消婚约,后脚盛君就跟着进来了。

再加上那一声宠溺至极的‘月月’,要是说他们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有的话,那谁会相信呢?

娄楚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将自己藏起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娄佳佳在后面轻轻地捅了一下娄楚月的手肘。

“姐,君少跟你说话呢,不回答人家的问题,可是不礼貌的行为哦。”

没办法,实在是躲不过去了,娄楚月抬起头,看向盛君。

“君君,你怎么来了?我们不是说好了明天见吗?”

那一声君君让人恶寒。

盛君剑眉微拧,这个女人,还真是戏精本精!又想玩什么把戏?

走到盛君的身边,娄楚月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再帮我一次!”

“凭什么?”盛君的声音不大,但刚好边上的人都能听到。

“赵雨霏,你想知道的,我全都告诉你。”

娄楚月踮起脚尖,在盛君耳边低语。

“你要是再耍我呢?”

对于这个女人说的话,盛君是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绝对不会,我……”

娄楚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揪住了后衣领,往后拽了拽。

他们两人那姿势,怎么看怎么暧昧。

“娄楚月,你爸我还在这里呢!人陆远也在,你给我矜持一点!”

被拉开的娄楚月轻咳了声,不断对盛君使眼色,希望他帮帮自己。

盛君仿佛没看到,偏头看向坐在一旁的陆远。

见他看向自己,陆远起身走上前,“盛总你好,我是陆氏集团的总经理,陆远。”

盛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陆家长公子,如雷贯耳。”

明明是句客套话,可从盛君嘴里说出,却充满了讥讽。

“君少,不知道这么晚了,你来找我们家月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爸爸!”娄楚月突然跪下,拉住娄尚志的手,眼泪汪汪地仰头看他,“爸爸,我跟君君已私定终生,酿下大错,他是来找你提亲的!”

“你,你说什么!”娄尚志被气得浑身发抖,“你们酿下了什么大错!”

戏精娄楚月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生米已然煮成了熟饭。”

娄尚志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娄楚月!”

边上的陆远眼中,也流露出诧异的神色,但唯独没有愤怒。

好似这出戏,跟别人生米煮成熟饭的女人,不是他的未婚妻一般。

娄楚月又挪动到盛君身边,抱住了他的大腿,“君君,快,跟我爸认错。”

盛君剑眉微挑,完全不配合娄楚月,抬手鼓掌,道:“戏演的不错。”

……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