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陆景绅季舒小说全集阅读

资讯 2020-09-18 14:31 阅读(191)

主人公陆景绅季舒小说名字叫做《对陆先生又爱又恨》,女主季舒在一次坠海后患上了选择性失忆症,每天晚上都会在梦里梦见奇怪的梦魇,但最终只能探寻到梦中的男人对她很重要,是她爱了一辈子的人。养父破产后撒手人寰,她则履行契约婚姻,嫁到了陆家成为了陆景绅的妻子。季舒眼里的陌生让陆景绅愤怒,明明是他最爱的人,却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不管是用苦痛还是甜蜜,陆景绅都要用尽手段,让季舒想起他。

陆景绅季舒小说

>>陆景绅季舒小说全文阅读<<

陆景绅季舒小说全文导读

“我……我没事,谢谢你。”季舒捂着心口站起来,那一股强烈的感觉已经过去,现在更多的,还是现在对沈时安说不出的熟悉感。

仔细想想,作为沈家流落在外多年的亲生女儿,她也有多次出现在电视节目上,见过或者眼熟应该也是理所当然的。

陆景绅看着这一幕,眉头拧起有些不悦:“我不是说过不要在陆家乱走动吗?现在还学会窃听了?是想给老爷子报信?”

他的这一番猜测让季舒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看起来这个男人对她已经有了根深蒂固的偏见。

虽然确实是忍不住偷听了,但她还是倔强的别过了头:“我原本心脏就不太好,刚才我的手机落下了,我只是想去拿手机而已。”

“好了,陆哥哥你别吓到季小姐,季小姐,抱歉把你卷入这样的事情来,我听陆哥哥说了,只要五个月你就可以有自由身了对吧?”沈时安笑眯眯的开口问道。

现在的季舒看上去惶恐不安,眸中只有惊慌失措,看起来还真的是失忆了没有演戏的成分。

虽然沈时安看上去极为好相处,但是季舒还是忍不住想逃离:“嗯,我不打扰你们了,我拿了手机马上回去。”

她迫不及待地拿着手机离开的动作,在陆景绅看来就是不知好歹。

沈时安一走,陆景绅便一脚踹开了季舒房间的门,门锁直接被破坏,把季舒吓了一跳。

她还沉浸在莫名的悲伤之中,看着露出狠戾神色的陆景绅有些害怕:“陆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你不要以为我和安安一样好欺骗,到底老爷子还给你安排了什么事?”陆景绅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真的没有,陆先生你还要我说几遍,我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你了。”说不上为什么,开口后季舒的眼圈就红了。

她的眼泪毫无预兆的就触怒了他,不过就是问一句话而已,这有什么好哭的?

这么懦弱的货色,还想贴到他的身上?简直是痴心妄想!

“把你的眼泪给我收起来!”陆景绅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沉声一字一顿开口:“我改主意了,我可以给你一笔钱,前提是你要滚出陆家,老爷子也不会再找到你。”

季舒很想答应,但是想起来陆老爷子那张苍老的脸时,她的心再一次动摇了。

陆老爷子把对于孙子唯一的希望放在了她的身上,如果她就这么走了的话,还不知道陆老爷子该有多失望。

还有钱……

就算是陆景绅给她的,那也是陆家的钱。虽然对于他们而言那只是个小数字,可她做人有自己的原则。

“我不会再打扰你了,如果我走了,陆老爷子一定会很失望的!”季舒眸中透露出坚定。

可这一切在有色眼镜的曲解下,让陆景绅再一次曲解了她的意思。

“呵,你不用拿老爷子来威胁我,你这样的货色,是我见过的最下贱的。”陆景绅冷笑。

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想要到陆家的女人千百个,从名媛到明星,总有几个做着黄粱大梦,但却没有一个这么死皮赖脸的。

不仅用了陆家的钱,还想成为他的女人。

现在他越来越觉得季舒只是利用五个月之期作为理由来留下了。

“我从来没有那样的想法,你不用一直带着有色眼镜看我。”季舒攥紧了拳头,只觉得屈辱至极。

什么叫她这样的货色?

她没有做过杀人放火的恶行,却要被这个男人句句都戳着脊梁,如果不是因为欠下的债,她也不会坚持下去。

显然陆景绅不是会那么轻而易举改观的人,他嗤笑了一声,轻蔑的目光投了过去:“见钱眼开不惜主动贴到男人身上的货色,难道我说错了?”

他错了,大错特错。

季舒红着眼圈吸了吸鼻子,从前听再多被人瞧不起的指责和议论她都可以装作没事儿人一样,但是从陆景绅口中说出来的话,格外的刺耳。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忍不住开口讥讽道:“你没错,你陆景绅永远站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又怎么会错呢,谁敢说你错了?”

那岂不是要被拔掉一层皮,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说这些,可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话已经脱口而出了。

不出所料,男人的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他低眸看着季舒,身侧的拳头攥的咯咯作响。

如果不是他从来不打女人,这样的货色也不敢跟他猖狂。

陆景绅还没来得说什么,季舒就已经开了口:“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你不用担心,如果我做出了什么和你拉近关系的事,我自己就收拾东西滚出去,你满意了吗?”

到了嘴边的话被硬生生逼着咽下,陆景绅的手攥的都有些颤抖,这么多年来,敢跟他顶嘴的人也就季舒一个。

“好,很好,我等着你滚出陆家的大门。”房门猛地被摔上,声音大的给人以整个屋子都震了一下的错觉。

季舒忍不住跟着一抖,反复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把自己的心思平复下来。

她没什么欠陆景绅的,也没必要一直对这个男人忍让。

次日,天还没亮,季舒就感觉一只手猛力摇晃着自己。

她睁开眼,就看到长相不错的女佣拉着一张脸不屑的看着她,其中还有浓浓的妒忌。

话还没问出口,一块抹布就被扔到了她的脸上,随之而来的还有尖酸又刻薄的声音:“太阳都要出来了,土包子,真当自己是来吃干饭的?!”

季舒猛地翻下床拿掉抹布干呕了两下,这样一个举动也引得女佣尖笑了几声:“还真以为自己是娇贵的陆太太了?还有两个小时吃早饭,要是想有口饭吃,就赶紧爬起来把外面的玻璃都擦一遍!”

说完,女佣就冷笑一声扭着身子傲慢的离开了,留下脸色极差的季舒。

她知道在陆家的日子不好过,但是没想到会这么不好过。这不过是第一天,女佣的活就扔给了她。

而且不用想,这样的事,如果不是有陆景绅的指使,那女佣也不会那么大的胆子。

……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