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王富贵王瞎子风水都市小说全章节阅读

资讯 2020-09-18 17:22 阅读(203)

主角是王富贵外号王瞎子的都市玄幻风水小说名为《最后的天师》又名《我当风水师那些年》,这本书的作者是叁月,讲述了王家独苗王富贵从小跟着爷爷学习风水八卦,爷爷还给他开了天眼。可王富贵的道行没到,只能开到一半天眼,见光则痛,于是被大学同学取了个王瞎子的外号,联想到天桥下那些算命瞎子,倒也坐实了他是个风水大师的身份。校花李雨遇到怪事,请求王富贵帮她看风水,为了积累功德早日开全天眼,王富贵来到了李雨的出租屋,发现了别人种下的婴灵,一场惊心动魄的都市冒险由此展开。

王富贵王瞎子风水都市小说

>>王富贵王瞎子风水都市小说全文阅读<<

王富贵王瞎子风水都市小说全文导读

我看向旁边低着头的李雨。

她如果不追究,我也懒得揽事上身。

李雨肩膀一抖一抖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我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等着她发泄情绪。

过了两三分钟,李雨才抬头看向我,抹了把脸上的眼泪,“算了吧,大家都同学一场,我不是没事吗?”

她清澈的目光好像天池中的水,很干净,也很单纯。

我点点头,“行,那你以后小心点,李子玉不像是会善罢甘休的人。”

李雨转过身,正对着我,取出一张卡,说,“我才换工作没多久,只有两万块钱,谢谢你帮我。”

我也没矫情,接过来随手放到兜里。

回家帮李雨取了行李,走在路上的时候,她忽然问我,“明天的同学会你真的要去吗?”

我点头,“钱都收了,能不去吗?”

她犹豫了一会儿,说,“那我和你一起吧,正好我也有话想当面问问他。”

我没多说什么。

她想问就问吧,李雨还是心思太单纯,真要有危险,我帮一把就是。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李子玉这个王八蛋又开始在群里搞事了。

“ 王瞎子,你出来。”

“你特么是不是怂了,收钱跑了。”

“草,老子就知道你是骗子。”

“昨天看到你和咱们系花李雨在一块,你俩干嘛呢,你再不出来我找她去了。”

我还没睡醒,就被一堆消息给轰炸醒了,手机嗡嗡震动个不停。

我没好气的用语音回了句,“喊爷爷干嘛,说时间地点。”

过了会儿,李子玉给我发了个定位,“今天晚上八点,咱们就在这。”

我点开看了一眼,玉成娱乐会所。

这家会所我有点印象,在新城的最东边,几乎已经是外环边缘了。但奇怪的是,这么偏僻的地方偏偏生意火爆,还上过几次新闻。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懂行的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家会所有问题。

他们不仅赚活人的钱,还赚死人的。

新城最东边原来是一处墓园,后来不知道被哪家缺德的房地产商给铲平了,改了风水,建了玉成娱乐会所。

结果导致那一片风水全乱,听说死了不少人,没过多久就附近的几座小区就全都空置了。

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去看过一眼,回来就警告我,凡是涉及到城东外环的事都不要碰。

我问为什么?

爷爷没解释,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爷爷的表情那么凝重。

李子玉选择在那聚会,是巧合,还是有什么预谋?

似乎是怕我不去,李子玉又加了句,“王瞎子,你要不敢来我也不怪你,只要你承认你们王家是江湖骗子就行了。”

我冷笑一声,激将法都用上了。

我不在乎在同学群里名声怎么样,修道之人应淡泊名利,但他侮辱我们王家。

思衬了一会儿,我回了句,“好,我去。”

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给李雨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时间和地点,约定晚上七点见面后,我直奔菜市场去。

菜市场是个好地方,什么东西都有,价格还经济实惠。

五谷我分别买了二两,凑够一斤,用个小布包包好,绑在腰上。

随后,我来到一个腥臭的摊位前。

老板是个一米八两百多斤的壮汉,压迫感十足,手里拎着把染血的剁骨刀,案子下面还有两只气都不敢喘匀的黑狗。

我恭敬的喊了声,“二叔。”

二叔只是论辈分叫,实际上他就比我大了不到四岁,一身煞气阴灵莫近,四年前和我爹闯荡江湖,称兄道弟。

后来他回来卖狗肉,我爹彻底失去音讯。

本名已经被人忘了,江湖中人称二狗子,一身蛮力和混劲起来了,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里。

什么邪祟,见到他都得绕道走。

二狗子瞅了我一眼,用着粗犷的嗓音说,“你小子最近是不是摊上事了,眉心煞气怎么这么重?”

我笑了笑,“没事,就是帮老同学个忙,惹了个养阴灵的。这不过来取点黑狗血,晚上要用到。”

二狗子瓮声瓮气的说,“我看你这样不像是碰到个养阴灵的,倒像是被下咒了。也罢,年轻人总得多闯荡闯荡,等我会儿。”

他转身回到身后不足十平米的小破屋里,拿出来一个药瓶大小的透明玻璃瓶,里面是黑褐色的血。

“昨天刚杀的,血还热乎,今晚你要去哪?”

我说,“去城东,参加同学聚会。”

“城东?”二狗子念叨了一声,忽然脸色一变,“你小子该不会招惹城东那东西了吧?”

不等我回答,二狗子紧接着皱眉说,“不对,你要惹上那东西估计活不到今天,今晚你不能去,不然要出事。”

他也没比我大多少,一口一个小子,听的我别提多郁闷了。

我说,“没啥事,有爷爷教的雷法。”

没想到二狗子却摇头说,“有雷法也不行,那里的东西怨气太重了,你道行不够。”

二狗子凝重着一张脸,表情和当年爷爷从城东回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二叔,城东到底有什么,连我爷爷都忌惮?”

他连连摇头,“不可说,不可说,今后千万不可踏足城东。”

他越是不让我去,我就越是好奇。

雷法克制天下一切阴邪,我想就算解决不了问题,自保总该没问题吧。

李子玉那王八蛋侮辱我们王家,我要退缩了,那今后王家能被吐沫星子淹死。

思来想去,还是得去,躲不掉。

但我没想到,这次任性妄为,差点害的我回不来。

晚上七点,我和李雨约好在她的小区门口见面。

没想到李婉晴也跟上来了。

她警告我说,“城东有点不对劲,今晚你们小心点,不对劲赶紧跑。”

我点点头,拦了辆出租车,带着李雨直奔城东。

车上我拿出银行卡还给李雨,“我留了一万,剩下的还你。”

李雨接过去,小声说了句,“谢谢。”

我和李雨说了声到地方喊我后,依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今晚是个鸿门宴,我得养足精神,不能大意。

……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