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内容

沈柏年顾云抒小说 作茧自缚全文阅读无广告

现代言情 2021-02-26 10:50 阅读(1298)

主角是沈柏年顾云抒的小说是作者渔不火最新编与的一部超人气豪门总裁类小说,名叫《作茧自缚》,全文讲述了沈柏年与顾云抒之前的爱情故事。因为顾家的突然破产,沈柏年与顾云抒的联姻也随之取消,沈柏年大喜,想着终于可以娶自己喜欢的女孩了,但奈何沈母只认顾云抒做儿媳妇,为此沈柏年开始与顾云抒合作,为得就是让沈母讨厌顾云抒,却没想到,越到最后沈母就对顾云抒越喜欢,最后竟连沈柏年也喜欢上了顾云抒。

27.jpg

>>沈柏年顾云抒小说 作茧自缚全文阅读无广告>>

作茧自缚沈柏年顾云抒小说导读


  顾云抒走进包厢的时候,男人已经坐在里面喝茶,面前摊着一份财经杂志。

  中午时分,窗外阳光射进来将他整个人勾勒得更加雍容迷人,连平时隐没在镜片后的那颗泪痣此时好像都闪耀着别样诱惑。

  她看得有点沉醉,但看见他抬头望向门口时,她又连忙掩饰情绪,扬起标准笑颜走过去,“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挺讽刺的,他们是未婚夫妻,可她却不敢多看他。

  男人表情疏离,“嗯。”

  即便顾云抒早就习惯他对她的冷淡,但看见他面无表情说话时,她仍是有点伤心。

  不过好在他们马上就要结婚,婚后、她相信他应该会变得不一样。

  “柏年。”她坐下,两手放在桌上紧紧绞着,身体因忐忑紧绷到极致,“有件事,我想对你说。”

  这么多年,他们之间虽然有婚约,但这婚约更多的是两家利益上的结合,跟私人感情无关。

  可在婚前,她想告诉他,她爱他,爱了很多年,当下就是最好的机会!

  男人依旧不冷不热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任何期待,“你说。”

  “柏年,其实我——”

  此时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没多久就有服务生推着餐车进来,“你好,这是你们点的——”

  瞬间,一切静止不动!

  还是顾云抒率先反应过来,她震惊起身,“唐绾,你怎么会在这?”

  说完,她忙转眸看向男人,只见他眼底哪有什么疏离冷漠,有的全是愤怒、满满的情绪像火山即将爆发。

  顾云抒怔在原地,她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沈柏年,有血有肉不再是冰冷的赚钱机器。

  等她反应过来,包厢内只有她人,她连忙也追出去!

  会所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在漫天风雨中,在商场上从来不显山不露水的男人此时正将柔弱女人死死扣在怀里,压抑低吼,“唐绾!”

  目睹这一幕,顾云抒只觉浑身冰凉,她的爱情还没开始就被震出局。

  她没勇气继续看下去,如逃般跑到自己车旁,颤着手开门坐进去,发动车子、快速驶离。

  但仍是忍不住望向后视镜,只见男女仍是死死抱在一起,似乎即便风雨再疯狂都不在乎。

  顾云抒失魂落魄回到家,可能她现在样子实在太吓人,有佣人看见了忙询问,“小姐,您怎么了?”

  “我没事,别告诉我爸妈。”

  丢下话,她苍白着脸孔上楼,每走一步都感觉浑身刺疼,脑子里不受控制想起关于沈柏年的一切。

  最终压抑不住泪流满面,她觉得她要失去他了,彻彻底底的失去。

  来到房间,她躲进浴室,拧开水龙头,让水声将哭声冲淡,直到流不出眼泪才走出。

  手机传来声响,她擦着头发走过去拿起,是朋友的信息。

  “艹!宝宝,那个唐绾怎么回来了?”

  顾云抒控制着情绪,丢开毛巾、白皙纤长手指打字,“你怎么知道?”

  很快朋友转发过来一条微博,微博已经登上热搜,下面评论无数。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沈大少未婚妻不是顾氏千金吗?

  ——未婚妻都是用来绿的,富家子弟真爱一般都是平民女。

  ——这新闻早就不稀奇了好吗?圈子里人都知道沈大少压根不喜欢顾氏千金,两人只是商业联姻。

  “商业联姻”几个字刺痛了顾云抒眼眸,但同时也让她清醒过来。

  这样的热搜一出会直接影响股价波动,现在不是难受悲戚的时候,必须赶快想对策。

  这时,手机屏幕上跳出一个来电显示。

  是沈柏年。

  第2章关

  顾云抒大概猜到他来电话的目的,但她仍是奢望他能对她解释一两句。

  她心脏提到嗓子眼接听,“喂?”

  “微博热搜。”他嗓音清冽,凉薄尽显。

  顾云抒单手挠着额头,尽力压抑情绪,“看了,怎么?”

  “我已经通知公关部,记者招待会放在明天早上九点,你准时出席。”

  顾云抒知道所谓记者招待会就是两人配合演戏,但她现在不想,真不想,“把热搜撤了就行。”

  对他来说撤个热搜很简单。

  “不行,那样绾绾仍会受到记者骚扰,我不放心她的安全。”

  难得他会跟她说这么多话,但却都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顾云抒死死捏着手机,指骨泛白,她想质问他,那她的心情怎么办?他到底有没有考虑过她分毫?

  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手机那头传来吵闹的女声,“沈柏年,你放开我,放我走!你已经有未婚妻,我不想当第三者!”

  “绾绾!你再这样不听话,信不信我把你绑起来!”

  “……”

  即便隔着电波,顾云抒似乎都想象得出来手机那头的画面。

  女人正在闹,但男人又拿她无可奈何,只能用这种没有任何威胁性的话恐吓。

  这样的画面每一帧都在戳她心脏,让她疼得呼吸不畅,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说:“我不会去,沈氏公关部那么强,肯定可以让这件事平息。我累了,先挂。”

  这么多年来,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反驳他的话,似乎感觉还不错。

  至少心情比刚才好了不少。

  将手机放到旁边,她整个人缩进被褥中闭眼,但始终无法入睡,而手机里的消息却一点都不停,连续来了好几条。

  她起身拿过来看——

  “宝宝,你没事吧?我以为你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没想到唐绾那女人会突然回来,那你到底有没有跟沈大少表白?”

  顾云抒:“没有。”

  “呜呜呜,宝宝你回复我就行,我真的好担心你啊!我早就告诉过你,唐绾那个女人不简单,你就是不相信我。”

  “你想啊,当年我都看得出来你喜欢沈大少,她还大胆向他表白,你说她存的什么心思?那分明就是抢人啊!”

  沈顾两家是世交,逢年过节都有走动,所以顾云抒每年都能见到沈柏年,开始只当他是大哥哥,后来感情就渐渐有了变化,但她不敢表露心迹,一直仰望他,将他当成遥不可及的启明星。

  可这颗启明星最终被人摘了下来,那人就是唐绾。

  顾云抒叹息,“真爱没有抢不抢一说。”

  “切,那我也觉得沈大少各种帅气逼人,为什么我就没那么做?你啊,就是看着精明,其实傻!”

  顾云抒头疼,她现在真不想谈这个问题,可偏偏问题就来找她。

  聊完关机后她刚要躺下去,就有人来敲门,她下床走过去开门,有点惊讶,“爸,您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最近顾氏新项目刚启动,她父亲经常忙到半夜,平时现在这个时间、他依旧还在公司开会。

  顾父双鬓花白,神色看上去有点疲倦,“换件衣服,去书房找我。”

  几分钟后,顾云抒换下睡衣,穿上居家服来到书房,一走进去就闻到浓重烟味,她刚想开口——

  “跟沈家的联姻要是觉得委屈就作罢,我会去沈家那边说。”

  顾云抒暗暗垂眸,知道他也看见了那个新闻,“如果跟沈家取消婚约,我们顾氏是不是会损失惨重?”

  “那些你就别管了。”沈父吸了口烟,眼中透着无奈,“我只要你一句话,委不委屈?”

  顾云抒瞬间如鲠在喉,脑子里交织着各种画面。

  一边是夜以继日为公司劳心劳力的父亲。

  一边是沈柏年那张冷漠至极的脸孔。

  怎能不委屈?但有些委屈她能咽得下,“爸,网上那件事您别担心,我明天就会处理好。难得早回来一天,您早点休息,晚安。”

  回到房间,她拿过手机给沈柏年发消息,“明天我会准时到。”

  结果第二天她被堵在路上。

  第3章雎

  她边等边看着记者招待会的微博直播,现场看上去井然有序,但仍是给人感觉拥挤,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人。

  可即便这么多人,她依旧一眼就看见坐在靠边位置的男人,如常的西装三件套,黑发往后梳得一丝不苟,他正低头不断在平板显示屏上点着什么,明明瞧着慵懒随性,却让人感觉气场惊人。

  顾云抒觉得若非他亲自在那坐镇,那些如豺狼虎豹般的记者能将其他工作人员一口吞了。

  从他身上收回视线,看向直播下面的评论。

  ——到底哪个女主角?顾氏千金还是雨里那个女人?

  ——记者招待会嘛!就是骗骗人的啦,女主角肯定是雨里那位,但今天会到场的是顾氏千金。

  ——卧槽,我有个大胆猜想,万一顾氏千金甩脸不来,那沈大少会不会直接将雨里那位提上位?要是这样,那真的绝了。

  看见这条评论,顾云抒瞬间陷入沉思,这事以沈柏年的性格不是做不出来,他做事向来不按牌理出牌。

  无疑,若是他真的那样做,对顾氏并没有任何好处。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想办法赶到。

  …

  沈柏年晦暗的眸瞟了眼手腕上的表,站在旁边的助理眼尖走到他身侧俯身询问,“沈总,招待会需要现在开始吗?已经到时间。”

  男人并没说话,只是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桌上慢条斯理敲着。

  助理随即顿了顿又道:“三环那里堵车,顾小姐应该是堵在路上了,要不然派人去接?”

  “不用。”男人嗓音冷然,“用备选方案。”

  “是。”

  助理走进休息室,对坐在里面满脸着急地女人说:“唐小姐,沈总让你出场。”

  唐绾秀丽脸庞露出窘状,“我怕我不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助理说:“照着给你的稿子念就行,跟我出去吧!”

  唐绾点了点头,双脚发颤跟着走出去。

  但两人刚走出休息室,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骚动,不知是谁吹了个口哨,之后只见女人穿着香槟色的优雅套装正缓缓走来,栗色微卷长发在灯光下像有生命,极具古典美的脸庞,唇色诱人漂亮,肌肤如雪。

  顾云抒的美,别说异性,就连同性看见了也喜欢。

  所有人视线都聚焦在她身上,但她丝毫不显慌乱,一颦一笑都做到极致完美,她来到男人身边俯身在他颊边亲了口,“亲爱的,抱歉来晚了。”

  这是戏,她知道他会配合。

  男人挑眉扬手,意思是说她可以正式开始记者招待会。

  顾云抒拉过椅凳坐到他身边,旁人瞧着就是一对璧人,但只有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最多就是比陌生人强点。

  很快就有记者站起来,“顾小姐真是漂亮,如果我是男的,我肯定选顾小姐,可惜我不是。”

  顾云抒很会活跃现场气氛,“没关系啊,女的也可以,漂亮小姐姐我也喜欢。”

  “哇塞,顾小姐真敢说——”

  现场有不少女记者,而且年纪都比较轻,顾云抒笑容满面得回答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满足她们的猎奇心。

  很快,原本比较沉寂的记者招待会就演变成茶话会。

  顾云抒原本以为会这样插科打诨蒙混过关,但还是有人站出来直戳核心,“顾小姐,要是你跟沈大少感情真那么好,为什么我们从没拍到过你们在一起的画面?”

  顾云抒心里有点发慌,但脸上笑意却更明媚,“那是不是你们工作还不够到位呀,我要不要让你们领导扣你们奖金?”

  所有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顾小姐,我觉得你在转移话题。”那人却穷追不舍。

  顾云抒笑意渐渐冻结,她下意识望向身边男人,希望他能给出一点回应,却不经意瞥见躲在工作人员中的唐绾。

  原来,真是那样,若她不到场,他就准备将唐绾提上位。

  她不着痕迹收回视线,心情既悲又愤,精致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破绽,依旧在笑,“那你要怎么样才相信呢?”

  记者摸着头直说:“……反正两位看着并不像情侣。”

  顾云抒压抑心中痛感直接起身,在众人疑惑目光中拽过身边男人领带,白皙修长美腿骑到他膝盖——

  低头贴上他弧度完美的唇。

  他唇很冷,就像平时他对她的态度。

章节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