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导读/小说/资讯/内容

慕夏夜司爵小说最新更新无弹窗阅读

资讯 2022-04-14 10:57 阅读(5098)

慕夏夜司爵小说最新更新无弹窗阅读出自小说《夜少的小祖宗又在装傻了》,是一本以慕夏夜司爵为主角的豪门总裁高甜宠文。慕夏在国外有着无数的马甲,可为了查母亲去世的真相,她只身回到司徒家,却在路上遭遇追杀,流落到荒岛上。七天后,她准备离开之际,意外救了受了重伤的夜司爵,她原本没打算让夜司爵报恩,谁知,夜司爵竟说要娶她,让她成为名副其实的夜太太,她震惊了……

未标题-2.jpg

>>慕夏夜司爵小说最新更新无弹窗阅读<<

夜少的小祖宗又在装傻了慕夏夜司爵小说导读

  慕馨月一走,司徒海就忍不住问慕夏:“杉杉啊,爸爸问你,你跟夜少是怎么认识的?你们关系很好吗?”

  这话司徒海早就想问了,又怕慕夏觉得他想利用她,所以一直忍着。

  但现在看来,这孩子无比天真,怎么都不会觉得他是个坏爸爸。

  正如他所预料的,慕夏毫不怀疑地回答:“我跟夜少其实不认识,就是我回来的路上遇上海难,正好碰到了夜少。当时他受伤了,我就找了些草药帮他处理伤口。后来他的手下找上来,就把我顺路带回来了。”

  慕夏忽略了那段脱衣取暖的事,也没说自己其实是救了夜司爵的命。

  司徒海听了,心里又失望又高兴。

  失望的是,慕夏并不是他以为的,跟夜司爵有什么感情纠葛。

  高兴的是,慕夏帮了夜司爵,那么就等于夜少欠了他家一个人情!

  夜家的人情,那可是比稀世珍宝还值钱啊!

  “好!很好!杉杉,不愧是爸爸的好女儿!”

  慕夏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对司徒海单纯一笑,低头认真吃饭。

  第二天,一行四人乘车前往京都机场。

  路上,慕夏和司徒清珊一起坐在后座。

  司徒清珊穿着黄家咖啡学院的制服,脸上的妆容完美服帖,俨然是贵族大小姐。

  相比之下,慕馨月给慕夏准备的衣服就普通多了,也没有人负责给她化妆,所以慕夏现在完全是素面朝天,头上简单地扎着个丸子头,像是个高中生。

  但哪怕是这样,她那无可挑剔的五官依旧让人移不开眼睛,整个人看起来清澈干净,像是一朵盛开的百合,让人不忍采撷,只敢远观。

  司徒清珊原本觉得自己今天价值六位数的妆容已经是完美无缺,但是看到慕夏,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绿叶,专门用来衬托她的。

  司徒清珊气得两只手紧紧地攥紧了拳头,指甲几乎掐到肉里。

  “咳咳!”坐在副驾驶的慕馨月咳嗽了两声。

  司徒清珊这才回神,敛去妒意,挤出笑容对慕夏说道:“姐姐,我一直没机会跟你道歉,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对不起,姐姐,我不应该耍小孩子脾气,做出那种事来,希望你原谅我。”

  长得再漂亮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只能观赏的花瓶?夜家那种豪门世家,要的可是德才兼备的名媛!才不会看上徒有其表的花瓶的。

  慕夏猜到司徒清珊这么说一定是慕馨月教她的,心底一声冷嗤。

  小孩子脾气?

  可没有小孩子耍起脾气来会想杀人的。

  但慕夏依旧一副体贴的样子,温柔地牵住司徒清珊的手说:“好妹妹,你不用再说了,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是一家人,道歉就见外了。”

  两个女儿的“和好如初”让司徒海很欣慰。

  从京都到南市需要坐飞机,司徒海买的机票都是经济舱。

  按照规定,头等舱的优先登机。

  慕夏走在最后面,跟着司徒海往前走。

  在准备登机的时候,司徒海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看向一个方向,惊喜地开口:“夜少?”

  司徒清珊也没想到会在机场遇到夜司爵,整个人顿时面露娇羞。

  夜司爵正在听助理汇报项目进展,冷不丁被打断,不悦地拧眉朝司徒海看过去。

  看到司徒海和挤到前面的司徒清珊时,夜司爵眼底略过不悦和迷茫。

  司徒海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没想到夜司爵没认出他。

  司徒清珊更是焦恼。

  这都第几次了?夜司爵居然还是没认出她!他的记忆力这么不好吗?

  而事实上,夜司爵的记忆力超群,但他只会去记值得去记的人和事。

  对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他不会浪费任何脑力和时间。

  至于慕夏,她也看到夜司爵了,但并没有想要跟他打招呼的想法。

  萍水相逢而已,没必要互相打扰。

  司徒海看慕夏这个笨女孩居然没借机打招呼,他只得自我介绍道:“我是司徒海啊,夜少,您前几天刚来参加过我女儿的生日宴。”

  夜司爵在脑子里思考了一下,这一周他参加了四个生日宴,一时间还是没法把人跟身份对照。

  司徒海看夜司爵还是没想起来,着急地把慕夏拉到前面:“夜少,你不记得我,还记得我女儿吗?”

  刚才慕夏被慕馨月有意无意地遮挡着,这时候夜司爵才看到慕夏。

  她一身的普通学生打扮,跟这家人的其他三个人完全不同,仿佛来自不同的阶层。

  夜司爵的眉头微挑了下,想试探慕夏的反应,开口道:“不好意思,我记性比较差,这位小姐,请问你是?”

  慕夏有点意外,夜司爵连她也不记得吗?

  但慕夏只是意外了一下,心里就再没有波澜了。

  她神情平静地说:“夜少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也正常,我们就不打扰你了,爸爸,我们走吧。”

  慕夏这么说,司徒海也不能再继续停留,心情阴郁地往登机口走。

  他这个大女儿在吸引男人这一方面,真是木讷到一无是处!

  司徒海越想越恼火,走路也越走越快。

  慕馨月和司徒清珊看司徒海这样,心里偷着乐。

  这下司徒海总不会还把慕夏当至宝捧着了吧?

  司徒清珊忍不住边走,边低声对慕夏说:“我的好姐姐,我还以为你跟夜少的关系非比寻常呢,没想到他居然根本不记得你。你可别难过啊,就跟你说的,夜少他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你一个从乡下来的,也很正常。”

  只是四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夜司爵盯着慕夏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眼底的光变得深邃莫测。

  等到慕夏登机后,夜司爵才收回视线,饶有兴味地低笑了一声。

  旁边看到夜司爵笑了一下的助理,心里无比震惊。

  平时一直不苟言笑,甚至堪称冰冷的夜少居然笑了??

  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夜司爵这么发自内心的笑了?

  助理正处于震惊中,夜司爵忽然开口问他:“你有没有觉得,她跟他们家人完全不一样?”

......

全章节目录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